nzhdh小說 我真不是大魔王笔趣-第270章 羣英殿分享-02ook

我真不是大魔王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大魔王
“恭迎镇楚王。”
“哈哈哈哈,叶王爷,这两天辛苦诸位您和各位将士了,老夫深表歉意!待今夜晚宴,老夫必会向各位一一道歉,以示赔罪!”
“贤王大人客气了,王爷也是为我南楚牵挂,我等又岂会放在心上?”
叶向佛入城引发的震荡不少,但是同叶向佛楚贤王两人的虚与委蛇相比,李云逸更有兴致地反倒是周围的其他人。当叶向佛走入城门,李云逸赫然看到原本站在较远位置的二十余人凑了上来,不留痕迹地融入了叶向佛身后的队列。
“呵呵。”
“已经开始站队了么?”
看到这一幕,李云逸轻笑带过。
“各位车马劳顿,一路辛苦,还请暂且回府休息吧。待接风宴开始,本王必会派人去请诸位。”
楚贤王开始忙前忙后的安排了,李云逸见状眉头一扬,又岂能看不出他的心思?无非还是老一套——
威逼利诱。
楚贤王为何选择在正午刚过就邀请叶向佛等人入城?在其他人看来,这或许是出于礼数,但李云逸知道,这绝对不是。
内荐只有两天,今天已是最后一日,在这个时候,楚贤王的任何一个举动,乃至任何一句话,都必然隐藏着巨大的心思!正如现在,他提前邀请叶向佛和后者麾下诸将入城,目的并非威慑叶向佛那么简单,他的真正目的,就是叶向佛麾下的各位能使得内荐天平摇晃的三品以上大将!
你挖我的墙角?
我也挖你的!
楚贤王的目的和叶向佛的完全一样,只是在此之前,叶向佛和他麾下大将都在城外,聚在一营,他根本找不到合适的机会。可一旦后者入城,形势就必然变得不一样了。
皇城,这是他的主场!
“有劳贤王大人了。”
叶向佛不悲不喜的回应着,也不知道究竟有没有看出楚贤王的处心积虑。总之,这场看起来是欢迎叶向佛进城的仪式就这样结束了,但楚贤王的小动作显然并没有。
正当李云逸不咸不淡地看完这场戏准备离开之时,突然,芈松柏走了过来。
“各位王爷、侯爷、公主大人,贤王大人有邀,如今京都人多眼杂,晚宴之前不知会有什么变故,为了诸位大人的安全,还请各位先去王府休息吧。大人早已备好茶点,欢迎各位大人莅临。”
又邀请?
人人惊讶,李云逸也是眉头轻轻一挑。
人多眼杂?
你是在逗我么?
现在整个京都执行了禁令,寻常人士不得随便进出,即便是朝中大臣,也是在管辖之下才能走动,你给我说人多眼杂?
别说是李云逸了,就连诸葛剑等人也能轻而易举地看出楚贤王这般安排的原因。
“不就是不想让我们和叶向佛接触么?找的什么破理由?”
芈松柏原本以为,他替楚贤王提出这样的要求只怕会引起诸葛剑等很多人的不满,此时相当忐忑,但令他没想到的是——
“呵呵,既然是贤王大人相邀,我等自然没有不从的道理。”
“芈侯爷辛苦,还请在前引路吧。”
出乎所有人意料,这次站出来的竟然是鲁冠侯,更让芈松柏惊讶的是,鲁冠侯此言一出,诸葛剑等人刚才脸上还有惊诧,突然就变成了认同。
“没错,既然是王爷之令,何须再言其他?请侯爷领路,我等正缺个地方歇脚呢。”
芈松柏闻言愣住了。
这……和昨天晚上不一样啊!
昨天晚上你们不都不愿意留在贤王府么,怎么这次……
芈松柏无法理解诸葛剑等人态度大变的原因,只以为是昨夜回去之后诸葛剑等人已经做出了最后的决定,就在这种又惊又喜又疑的心情下,他终于把众人领到了贤王府。
熟悉的府邸,熟悉的院子。
东景苑。
“请各位侯爷自便,只要不出府即可。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我等就在门外。”
芈松柏站在了拱门后,显然是从现在到晚宴开始都不打算离开了,诸葛剑等人并不在意,觥筹交错间,虽然没有言语上的吐露,但眼珠子那叫一个灵活,距暗送秋波就差一线了,当从李云逸的眼神里得到肯定的回答,他们纷纷举起杯盏朝鲁冠侯迎去。
“来,鲁兄,我敬你一杯!”
“东齐一战结识至今,鲁兄可实在是令我等惊喜啊!”
一时间,鲁冠侯身前觥筹交错,再无停歇,一时有些手忙脚乱,但脸上的笑容却越来越深,偶尔望向李云逸,更是充满感激。
“似乎……也没什么问题?”
李云逸还在思索昨天看到鲁冠侯背影时突如其来的警惕心思,仔细观察,依然没有所获,鲁冠侯面对诸葛剑等人的热烈先是略显笨拙,后来越发熟练,没有一丁点值得怀疑的地方。
“真是我想多了?”
李云逸撇撇嘴,暂且把此事搁置一旁,看着身前的热闹,嘴角泛起一丝微笑。从诸葛剑等人的举动中他能看出,诸葛剑等人应该还不知道自己的真正计划是什么,只是从鲁冠侯处知道,今夜他有别的心思,希望能得到诸葛侯等人的支持。对于诸葛侯等人来说,这确实有点久旱逢甘霖的意思了,鲁冠侯的邀请令他们感到惊讶,因为鲁冠侯主动站出来为各大诸侯国献计划策,这还真是破天荒的第一次。当然,原来也没有谁,只有李云逸一个而已。
“不说别的,就说鲁兄这份担当,无论事成与否,我都必挺你!”
鞠王显然有些不胜酒力,有点醉了,说出了众人至此最露骨的一句话,让拱门旁监听的芈松柏都是双耳一振,惊讶望来。
事?
什么事?
诸葛剑连忙打圆场。
“哈哈哈,鞠王兄,贤王大人的晚宴还没开始,你可别喝醉了。我等诸侯国本是一体,皆为我南楚功勋之后,所行之事必为王朝,必忠于皇室,谈什么挺不挺的?”
“依我说,咱们的贤王大人,镇楚王大人,他们才是咱们南楚的主心骨啊!”
诸葛剑一拍鞠王的肩膀,真气如针刺在他的肩胛骨上,鞠王浑身肥肉一颤这才猛地惊醒,余光看到芈松柏彷如针芒的目光,酒劲一下子散了大半,连连点头,顺着诸葛剑的话道:
“对!”
“贤王大人才是咱们的主心骨!”
一阵喧闹,又是一波觥筹交错,当众人感受到源自芈松柏的视线渐渐淡去,他们才终于松了一口气,但尤其是鞠王,却是再也不敢乱说话了。李云逸全程看着这一幕,忍不住暗暗摇头。
这群家伙,真是沉不住气啊!
不过好在,他们还是知道利祸的,对于自己而言,这已经足够了。
李云逸眯着眼睛瞥了一眼身边和熊俊等人坐在一起的两个黑衣人,黑袍严实遮掩身形,更有斗篷遮面,两人并肩而坐,也不喝酒,也不吃菜,只是干坐着。其实他们和诸葛剑等人身后的宗师一样,滴酒不沾,保持着绝对的理智和警惕,诸葛剑等人包括芈松柏也早就注意到李云逸身后的这两个黑袍人了,诸葛剑甚至还在路上调侃了一句。
“军师大人,你们景国可就三个宗师,江姑娘还是那么的如花似玉,若是怕人惦记,我等定会帮军师赶走哪些烦人的苍蝇,但您要是把江姑娘给憋坏了,可就真有点过分了啊。”
“呵呵,你放心吧,就是便宜了别人,也轮不到你。”
李云逸当时只是轻轻一笑,笑骂了一声,把诸葛剑赶走了,却还是没有让福公公他们脱去黑袍。诸葛剑等人也不在意,只是以为李云逸不想让人看到江小蝉的花容,惹人惦记而已,至于福公公的一身黑袍……也只是为了追求表面上的一致而已。毕竟,今晚的宴会算是南楚最顶尖的聚会了,服饰还是要多加考量的,李云逸为福公公他们选择这身装扮或许也有这个意思,谁都没有多想。
芈松柏也一样,因为他是见过福公公江小蝉的,知道他们是宗师。他得到的任务就是看好诸葛剑等人,不得让叶向佛的人同他们有半点接触,其他的并不在他的职责之内,也没心思考虑。在芈松柏看来,有这个心思,他还不如多从诸葛剑等人的话锋里多打探点有用的情报呢。
“来,鲁兄,我也敬你一杯!”
李云逸收回视线,拿起身前的酒杯,朝鲁冠侯走去,立刻又引来一片喧哗。
……
贤王府东景苑觥筹交错,看似热闹,其实和囚禁也差不多。但他们也不在意,因为不止是他们,整个楚京皇城除了楚贤王自己之外,又有哪一个不是身处“囚笼”之中,哪怕能随意走动,也必然会备受监视。
至于此时皇城里会有什么小动作,他们虽看不到也能想到,无非是楚贤王暗自派人前往叶向佛麾下诸将府邸威逼利诱这类事。
今夜的重头戏,究竟谁会成为真正的胜者?
诸葛剑等人看似欢快,其实心里也没有那么轻松,哪怕他们知道鲁冠侯有些计划,但在后者真正展露计划之前,他们也无法确保鲁冠侯是否能真的帮他们各大诸侯国于这场皇权震荡中脱身出来。
每个人的心底,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大不了弃权!”
“反正我们各大诸侯国本来就同皇权貌合神离,有本事你灭了我国?”
在他们看来,最保险的办法自然就是各国都选择弃权,这样一来的话,无论日后谁上位,都不可能真正拿他们怎么样,因为在这次选择上,各大诸侯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你若想泻火,也只能找一个吧?至于这倒霉蛋是谁,那就看后事筹谋,谁这么不长眼会撞到南楚的枪口上了。但他们最怕的,也是弃权!
倘若自己弃权了,其他人没有弃权呢?这种局势下,特例可不是个好东西,必定是被敲打的对象!
“横竖一赌!”
“天塌了还有高个子顶着呢!”
所以,诸葛剑他们的希望一在鲁冠侯,二在弃权。至于第一种是否可行,第二种又会不会把自家给坑了……没人能确定,正如直到现在也没人敢说,叶向佛和楚贤王最终谁能取胜,从而得到南楚皇权的真正掌控,毕竟他们手里还各有名额没有放出,这也是虚虚实实威慑对手的手段!
“看命吧。”
杯酒苦涩,茶点不香,但也只能忍。
直到,黄昏已至,天色将暗,诸葛剑云菲公主一众足足在这东景苑呆了一整个下午,夜幕降临时分,拱门外的芈松柏终于主动现身。
“各位侯爷,时间到了,请吧。”
“车马已备好,贤王大人在群英殿等候诸位。”
群英殿?
芈松柏此言一出,就连李云逸都不由眼瞳微震。
在楚京皇宫百殿中,群英殿只是毫不起眼的一座,但不是因为它貌不惊人,实在是因为它的光彩都被旁边一座大殿遮掩了。
宣政殿!
是的,正是南楚历代君皇朝见群臣,听政及举行朔望册封等大典的宣政殿!它是整个南楚当之无愧地权势中心和行政中心,无论是设定储君、继位大典等事都是在那里进行举办。群英殿距离宣政殿只有一里距离!
楚贤王这是准备夜宴之后就推举储君的节奏?
他对自己一方这般自信?
或者说——
被迫自信?
人人互视一眼,看到彼此眼底的凝重,让他们原本沉重的心不由又低沉了几分。但除了眼神之外并没有过多的交流,众人跟随芈松柏出了贤王府,登上马车,不一会儿就驶入了幽深的宫墙之中。
果然。
群英殿前已经点燃上了火把,整个宫殿前方灯火通明,连个影子都留不下。另外一边的宣政殿前同样有火把矗立,只是还未点燃,但人人都知道——
它们,很快就要被点燃了。
就在今夜!
“决定历史的时刻?”
这等场面着实令人不由肃穆,心跳都不由加速了,不敢多朝宣政殿多看一眼,人人脚步匆匆。
只是当众人随着芈松柏来到群英殿前准备依次踏入,轮到熊俊为首的景国众人时,突然发生了意外。
“请两位宗师大人摘下面罩,容我等辨认一番,好能登记在册。”
脱帽。
登记?
诸葛剑等人一愣,纷纷停住,这才看到,在大殿旁边,竟然有人在登记什么,他们每个人的名字都赫然在列,不由暗暗皱眉。
楚贤王竟然还有这等安排?
“为何要登记在册?难道你们还怀疑我们中会有人欲行不轨不成?”
“这是对我们诸侯国的侮辱!”
诸葛剑等人纷纷上前,倒不是他们为李云逸出头,实在是没见过这等做法,这等做法也实在让人心生不满。
这时,芈松柏无声无息地站在了书记官之前,拱手行礼道:
“各位侯爷息怒,我们也是听从贤王大人的授意安排行事,还请诸位侯爷多为担待。”
拿楚贤王压我们?
诸葛剑等人眉头大皱,正不爽时,突然——
“本侯愿为景国两位宗师担保。”
众人惊讶望去,一张如玉的面容映入眼帘,连芈松柏都是一惊。
竟然是鲁冠侯!
他什么时候和景国的关系这么好了?
可惊讶归惊讶,芈松柏显然不是那么好说话的,垂下头,身子躬地更低了。
“还请诸位侯爷不要为难松柏。”
这都不成?
鲁冠侯深深皱起眉头,他身边的诸葛剑等人也是如此。身为各国王侯,却被楚贤王如此对待,他们心里当然不爽,但芈松柏的态度都明确到了这个程度……
“熊将军,易军师,要不咱们……”
正当鞠王瑟瑟发抖的欲要劝说之时,突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鲁冠侯大人不行,那如果再加上我呢?”
一道分明苍老却给人带来无尽活力的声音传来,殿门前聚集的众人蓦地一愣,旋即猛地抬起头来,惊讶地望向大殿之内,眼底诧异非常。即便在抬头之前他们就已经听出了后者的声音,可当后者的身影面容真正展现在众人之前,还是令他们心头猛地一颤。
不止是他们。
芈松柏也是大吃一惊,望着大步走来的灰色身影,整个脑子都是懵懵的,瞬间头大。
“风国师,您怎么来了?”
不错。
突然插手的不是别人,竟是——
南楚国师,风无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