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705m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怪物被殺就會死 愛下-第十九章 地球世界,恐怖如斯! (7800,第一更!)-vei01

怪物被殺就會死
小說推薦怪物被殺就會死
“投,投降?”
“对谁投降?仙天?”
“这倒是蛮新奇的,不过我们连仙天对面究竟是谁都不知道不清楚,这怎么投降啊?”
“有没有有经验的老哥说一下,投降这个选项选了后一半是正收益还是负收益?”
在长久的沉默后,整个先驱探索者的灵魂空间中一片哗然。
一时间,成百上千人同时开口,纷纷扰扰,也不知道究竟是谁在和谁说话,也没有一个主持人开口镇场子。
这并不奇怪——探索者的身份都是相等的,即便是云王柏云天,也不过是一位实力强大的老资格探索者,没有人会真的因为他是云王这个身份就尊敬他,而是尊敬他为了九玄云王领万民的所作所为。
而如今,话题一被撬开,登时所有人都各自抒发自己的看法。
“诸位,我之所以说投降,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战斗本质毫无意义,根植于我等九玄界之上的绝望,并非是‘资源匮乏’,而是社会结构出了问题。”
此刻,柏云天也在苏昼的指点下,大声忽悠着身侧的其他九玄探索者:“难道我们九玄界到了会有人饿死的地步吗?或许有些王领是,但是大多数王领还是没到这个地步的。所有人争夺的,不过是能不能成为修行者的机会罢了!”
“可是据我所知,仙天一侧,人杰地灵。众所周知,仙天联动万界,他们在灵气复苏后绝对不缺乏资源,却是缺乏人手去探索诸多界域……我等九玄之民和仙天之民本就同根而生,且可以互相弥补,何苦需要互相战斗?”
“投降只是个说法,本质上,就是以诚待人,以信待人,双方交易,各取所需而已!”
柏云天的意见,不过是众多声音中的一部分。
不过,却引导了相当一部分的思潮。
很快,随着各自不一的观点寻找相近的同类,整个灵魂空间,就被划分成了两大类。
不愿意投降的,和愿意和平交涉的。
不愿意投降的光点其实非常老派,无非就是我九玄之民天生高贵,乃是大天尊后裔,即便是仙天族裔也无非是平起平坐,岂能不战而降,显得他们好像是怕了仙天一样?
更重要的是,他们可是先驱空间的探索者,九玄界打仗受损不受损,和他们有什么关系?站着说话不腰疼,那自然就选择站的稳不用下跪的选项——真的打不过,那个时候跪也不迟,实在不行就回先驱者空间嘛。
而愿意交涉的,大多是因为这个新奇的选项而意动。
在这群人看来,九玄界的一切,都是已知,已经被探索过了的,无论是九玄界的地理环境,还是人文制度都是如此。
打赢了,无非就是多点钱财,多点荣耀,而仙天也会变成另一个扩大版的九玄界……先不谈能不能打赢,就算是打赢了,那样的世界,对于这群探索者而言,也非常的‘没意思’。
毕竟先驱空间乃是根基于伟大存在的意志之上,祂的资源之丰厚何等可怖?虽然涉嫌偷取其他伟大存在和烛昼这等寻常天仙血脉自用且不给专利费这等罪责,但对于探索者们而言,只要不是太过珍稀的资源都等于没有,寻常战争能获得的战利品根本不值一提。
换个简单的说法:因为九玄界的混乱局面,这群探索者已经看厌了‘开战’这个选项可以带来的结果了,而‘和平交涉’这选项就有点新奇,值得一试!
探索不同选择的不同结果,这就是先驱最爱干的事情。
当然,争论也有。
“兀那鸟贼,汝等不战而降,意欲何为?!”
“你懂什么,你难道不想看看投降后有什么发展吗?那肯定很有趣啊!”
柏云天作为挑起这个话题的人,在挑起话题,阐述自己的观点后,就没有多说一句话。
他只是默默地笑着注视着这一切,看着投降派和主战派唇枪舌战,各自引经据典,互相分析好处得失。
引导先驱者空间中的探索者的思潮,对他而言,不过是顺手之劳。这些探索者注定不可能选择同一个选项,因为他们本身就是探索无尽未知的代表,而柏云天在苏昼嘱咐下作的,无非就是将‘投降派’的思潮扩大一下。
更何况,不打一场,让两个世界互相体会到对方的力量,很多事情就没办法名正言顺,也没办法让人信服口服……也只有打了一场后,知晓九玄界分量的地球一方,才会思考和谈与接受投降的可能。
至于苏昼为何要这么做……其实原因也很简单。
探索者这种东西,其实力量并不大,数百位探索者加起来,恐怕也就和一两位封王的亲卫战斗力相仿,他们并不能引导九玄界内部的力量走向。
但是,这群人却是极大的变数——一群能探索万界的冒险者,天知道他们能掏出什么东西和传承出来!
两个不同世界独有的产物混合在一起,可是说不定能造就‘奇迹’的啊!
到时候,即便是地球一方有百般谋划,也未必能真的应付得了这群探索者的千般计谋。
所以,他便干脆借柏云天之力,用最简单的方法,让这群先驱探索者内部意见无法统一。
当然,倘若真的有想要投降的,那无论是苏昼还是柏云天都鼓掌欢迎:归根结底,苏昼也不想让昔日中央神庭继承者之间竞争这样的‘人民内部矛盾’,转化成两界开战这样几近于不死不休的‘根本矛盾’。
如今,先驱探索者这群潜在的搞事者,大致算是被苏昼和柏云天一大一小两头烛昼搞定了。
而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更加深入的正事。
从嘈杂的灵魂大厅中归入现实世界,已然将自己的伤势再生完毕的柏云天在自己的营帐中苏醒。
“……新奇的感受。”
闭上眼睛,九玄云王嘴角微微翘起——虽然说已经和苏昼签订了相关的契约,但苏昼真正吸引他的,却并非是那强大的力量和原初烛昼的血脉,乃是那可以不断带来全新发展的可能性。
走出营帐,他抬起头,九玄世界的两轮红日正在逐渐降落,而第三个太阳早已坠入地平线。
昔日大天尊们的行宫,就建造在这些九玄界的‘太阳’中,负责人工调控这个世界的光照和天气,那个时候的九玄界风调雨顺,四海清平,是再也美丽不过的花园世界。
而现在,柏云天环视自己营帐周围:入目之处,他只能看见无数黑绿色的树木,这些树木不结果,树皮有毒,且根系虬结,令周边大片地域的土地无法耕种,无法种植。
而除却这些为了适应无灵无光环境变异的树木外,整个九玄界地表上都没有任何其他多余的草木……莫说是人类可以食用的野菜,就算是牛马能吃的牧草也是半点没有。
整个世界的生态,已经被彻底摧毁,想要真正彻底的解决这个问题,需要的是几十年,乃至上百年更长时间的不断改造。
“唉。”
想到这里,柏云天也不禁长叹一声,这位九玄云王抬起手,将自己继承自青龙血脉的淡青色长发束在一起,他有些忧愁地自语:“如若能正常的生活,不用斗争就可以饱腹,让人民安居乐业,谁又会想发动战争呢?”
“可这整个世界的改变,又并非是区区人仙,地仙能办到的……即便是天仙,倘若想要独自做到这样的事情,也极其费力啊。”
作为昔日中央神庭的继承者之一的后裔,柏云天很清楚有关于类似青丘星星球改造的事情——将一个无生命世界改造成有生命世界,的确是在天仙的权能之内,但是如若没有相应的帮手,什么都让那位天仙事事亲为,恐怕很长一段时间,少说十几年内,那位天仙都没有时间去干其他的事情了。
而那位天仙——苏昼——会愿意浪费这么长的时间吗?
天仙苏昼当然是不愿意的。
废话,十几年的时间,他指不定都进阶大天尊了!
到时候,谁还搁这里玩一板一眼的星球改造呐?
而且,九玄界的情况也远没到需要进行那等级别改造的地步,凭借自己在神木之道上的修行功底,苏昼察觉到,九玄界的事情对于其他人而言或许比较困难,但是对于和神木一系缘分颇深的自己来说,并非是不能解决的。
“神木一系,都会在自己的成长过程中,发展出一个以它为根基的巨型生态圈,这生态圈倘若出现在一个已经有了本地生态的世界,那或许是一场灾难,就像是蟠榕不死树在神木世界所作的那样。”
一丝神念凭依在柏云天的灵魂中,苏昼的魂念喃喃自语:“但倘若,在一个生态几近于完全丧失的世界,擢升,亦或是一颗全新的神木,或许这样的情况会大大改善?”
对于这件事,苏昼到也不能说是轻车熟路,但是他的确在轮回世界和完美世界中都留下了一株近乎于神木的植物。
镇守‘水之魂’的玄冰神木,还有镇守无尽怨魂的安息神木。
虽然说,苏昼在本地都不过是因势利导,并没有真的凭借自己的力量创造出一株神木出来。
哪怕是他现在的战舰神木形态,本质上也是战舰居多,只是形态看上去像是树木。
不过,无论是智慧树,蟠榕不死树,亦或是正国位于传道塔周边的其他神木,他都认识,并有相关的接触渠道。
智慧树的生态,其实已经很明显了,厄木和祈灵本质上就是由它和苏昼衍生而出的眷族,某种意义上来说,算是智慧树的造物子嗣也并不奇怪。
而其他的神木,他也颇为熟悉,不是不能去找来帮帮忙。
“话说回来,我记得兽神界的生主大树,似乎才是正儿八经,真的以一己之力,创造了整个世界生态的神木。”
“倒是比其他神木更加专业对口一些。”
如此想到,苏昼不禁喃喃自语。
不过在此之前,他还是需要认真观察一下整个九玄界的地质和生态情况。
毕竟现在的一切都只是猜测。
“柏云天,你去地底深处看看。”
“我要看看你们九玄界,究竟是如何撑过这数千年的。”
神念中,苏昼的分神如此说道,他语气平和,并没有下令的意味,但是云王却认真无比地点了点头:“遵尊上法旨!”
而就在苏昼的分神和柏云天在搅乱先驱探索者们的阵营后,又潜入九玄界深处,分析世界之时。
整个地球,对于如今九玄界,乃至于武神刘理进阶地仙之事,反应的都非常有趣。
【是敌是友?异界文明举止凶横,意欲擒获我国探索小队!】
【又一全新异界文明被发现,或为古代天尊否认——每晚八点半,点击中央16台,与专家一齐探索昔日中央神庭之秘!】
【战争的警笛:论两界文明关系之我见】
仅仅是一晚上,各式各样悚人听闻的报告,震惊体的新闻,亦或是捕风捉影的小道消息便层出不穷,占据了整个东南亚区域网络的所有相关界面。
甚至,就连位于城市中心的巨型虚拟投影屏上,都有着相关官方节目的广告,24小时循环播放与九玄界相关的消息。
其中,绝大部分都是讲述‘战争’这一可能的。
战争。
自从灵气复苏后,全世界所有传统意义上的战争,就已经彻底消失不见,即便是有地方冲突,最多也不过是一些偏远地方的军阀混战,假如那玩意都算是战争,那动力蓝牙地区的民间械斗恐怕也相差不远。
全世界所有大势力都在关注自己势力内部的超凡相关事宜,尽可能的让所有人展开修行,进入‘全民修行’时代……如此一来,原本昔日的世界搅屎棍,到处送钱培训,让许多地方不得安宁的势力也收敛了起来,令整个世界都为之一清。
除却超凡病患者外,整个世界相较于从前,算是和平了无数倍。
所以,当战争这个词汇出现之时,所有人在惊讶之余,第一时间想到的,却是有些兴致勃勃。
人类并非是天生好斗的生命……但是没有经历过真正的血和火,却也从不排斥‘斗争’,因为那就是人体内本能的竞争欲望。
尤其是修行之后,掌握有超过一般生命的力量,那种发自骨髓的优越感和力量感,更是容易引导人好胜斗勇。
如若不是各国的筑基修法都是会让人心境平和的类型,恐怕类似远古神代,到处都是大侠和巨盗,超级英雄和超级罪犯的凡界乱象早就出现了。
没有战争,还有竞技,还有比赛。
对于那些修行了很长时间,在擂台上大展身手的修行者们而言,或者说,在他们的眼中,战争不过是一个更大的擂台,更大的舞台,能让他们更好的展现自己的实力。
他们不仅不畏惧,反而迫不及待。
而刘理成就地仙这件事,更是令整个地球的气氛都为之一变。
【罗斯国,中央情报总局副局长,斯捷帕妮多奇卡女士成功突破‘天门’,进阶霸主,成就神祇之境!】
【欧罗巴联盟,协和局南区总理事,费兰尔先生铸就‘白银之躯’,进阶霸主,成就神圣之境!】
【美洲联邦……】
刘理进阶后,或是为了壮大自己的气势,不弱于正国,亦或是本来就有相关的打算,只是稍微提前一点,总之,全世界所有的大势力,都有相应的地仙涌现,进阶霸主。
不过很可惜,这些地球霸主进阶的过程,虽然也被拍摄了视频录了下来,但是论起气势,还是远不如武神刘理握光成剑,画地为牢擒获整个鸿王和他的亲卫队来的霸气。
在各大视频网站上,刘理老爷子进阶的视频,早就飙升到了数千万级,再过几日,甚至不用几日,过亿只是轻轻松松的事情。
就有点像是昔日战争时期,美洲联邦下饺子一样下战舰那样,全世界下饺子一样涌现霸主阶强者的情况,毫无疑问地刺激了整个地球的民间气氛。
而在这气氛之下,所有人对‘可能到来的战争’这点,或多或少都有些麻木,亦或是怀有极大的自信。
“短短一两天的时间,就有四位霸主地仙进阶,官方果然都藏拙了吧?顺带总算是有人能追上苏昼了——至少能不被拉下两个大境界。”
“我就问你,我们四位霸主接连进阶,这怎么输,拿头输!”
“是啊,飞龙都骑脸了,这怎么输,我用底裤打赌必输不了!”
“楼上的把底裤收起来吧,你们怕不是忘记了,咱们的苏天仙还在月球上坐镇呢——九玄界失心疯了才真的打仗。”
这便是如今地球一方的舆论,虽然算不上看不起九玄界,但却都一致认为,战争倘若发起,那地球一方必胜无疑。
甚至无需苏昼出手,单单凭借地球的基础生产力,就足以将对方碾了。
当然,也有几位比较清醒的网友,在乐观之余,也提出了一些比较实际的问题。
“九玄界的情况怎么样啊?他们究竟有多少兵力,有多少地仙,现在又能拉出多少可战之兵?”
“还有九玄界为什么会袭击我们的探索队?他们又为什么会和我们产生矛盾?这些关键的问题,节目和新闻里面都没说啊!”
当然没说——因为除却白映雪的‘重生者’资料外,如今的地球一方对九玄界其实也是一无所知。
而重生者的信息,正国一方自然不能这么光明正大的发出来,就算是要发,也必须找一个足够合理的渠道来作为掩饰。
比如说……被生擒的九玄封王,鸿王。
此时此刻,正国青州安全局,地下密室中,有着一根鲸角的鸿王面色无比疲惫。
鸿王原名‘鸿昆’,乃是昔日拟道一系妖尊‘鲲鹏’的血脉后裔,不过灵气断绝,血脉劣化,到了他这一代,也就那一根鲲鹏血脉衍生而出的独角鲸鲸角算是血脉的证明。
这位九玄封王被捕获后,就直接被送到此地,封印了修为,进行无间断地审查……实际上,不管他有没有说,正国一方的信息渠道都有了来源,所以审讯人员并没有特别认真,也没有去可以折磨这位鸿王。
可是,鸿王此时,却在自己折磨自己。
“什,什么?!仙天之裔居然如此底蕴深厚,一日四地仙,还这般游刃有余?!”
在看完自己被刘理进阶地仙后吊着打的视频后,鸿王又看完了其他几位地球文明霸主的进阶视频,他当然看得出来,那些视频都真实无比,没有半点伪造的痕迹,故而震撼莫名:“天尊在上,这等盛况在昔日中央神庭也是足以令天尊侧目的啊!”
当然会侧目,地仙已经足以进入万仙庭,万神殿,在登仙册上登录姓名,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仙神一员。
受到专门培训过的地仙,还可以成为一方世界的主政仙神,而如若不想被下放地方,也可以留在中央神庭,继续修行追逐大道。
一日四地仙,相当于仙神们一日多了四位同类同道,这当然是需要庆贺的事情。
对于此事,鸿王在震撼之余,也感受到了一丝庆幸。
虽然说,他之前在和云王交流时,显得非常强硬,但那不过是因为知晓九玄界的实力而导致的自信而已。
九玄帝君陛下,乃是地仙高阶,执掌九玄帝兵‘炎融遍照十方印’,凭借钧天领的赤地熔火大阵,即便是天仙也不是不能一斗。
而九玄二十四王,虽然大家都自称是统领巅峰,可所有人都清楚,早就有几位封王凭借有些不能告知的手段,分别进阶为地仙。
就像是那九玄云王,鸿王就很清楚,对方在半年后,估计也可以进阶地仙。
而那些地仙级封王之所以隐瞒,鸿王猜测,可能是打算趁着日后与仙天战争的时机,摆脱九玄王庭的统辖,彻底割据一方,也当个‘帝君’试试!
总而言之,一年内涌现出复数地仙,对于九玄界而言,这算是相当傲人的成就了,在过去也足以令九玄界获得神庭嘉奖和勉励,获得巨大的荣耀。
可是……现在,这份自信,却被彻底打碎。
因为仙天界域这边的底蕴……显然更加深不可测!
他完全能看得出来,包括刘理在内的众多地球地仙,明明早就可以成就,但是却偏偏压制。
“……仙天族裔,恐怖如斯!”
而就在鸿王震惊之余。
包括塔林人,克洛人乃至于瑟洛斯提亚人在内的三位外星文明大使,也都陷入了震惊之中。
【原来……地球文明,真的只是压制自己的力量,维持社会的稳定吗?】
比起是在寂静时代成长起来,对超凡社会不明所以,只是单纯震惊地球文明实力的塔林人和克洛人,塔因·先知这位瑟诺斯提亚文明的大使看的就比较通透一点,他凝视着眼前的视频,不禁默默点头:【很少有文明会这么做,仅仅是为了稳定和社会的发展,就放弃高端武力。】
【在黑暗的宇宙中,面对无尽的威胁,只有不停地的提升力量,才能保证‘未来’……而为了未来,社会能否稳定发展就不值一提了,逐渐地,所有文明都会走上以灵能强者,超凡强者为中心的道路。】
【但是,地球却不太一样……】
如此想到,塔因·先知抬起头,他在地球之上,敬畏地看向天空中逐渐浮现出的那一轮明月。
【因为有苏昼先生的存在……这个宇宙中,就绝无有文明,可以在‘高端武力’上战胜地球文明——即便是我们瑟诺斯提亚人也不行。】
【而他对文明也充满了宽容和怜爱,既不盲目索取,也不无偿赠予,只是默默守望,默默帮助,即便合作,也公平公正。】
【只有在这样的强者的守望,而并非是统治之下,才能保证文明的可持续性发展,不至于彻底偏移到‘文明就是强者的附庸’这条道路上!】
这是一条未曾设想过的道路,整个地球宇宙中,恐怕都从未有过和苏昼这般,几乎无欲无求,实力又强的吓人的存在。
所以,塔因·先知才会极其感慨——这不仅仅是地球的幸运,还是其他文明的幸运。
实际上,不仅仅是地球宇宙,就算是整个多元宇宙中,这样的情况下也极其少见。
至少,对于最近刚刚成为先驱空间资深探索者的九溟与邵霜月而言,就是如此。
“哎,我距离地仙还有好远的距离,而且哪怕是成了地仙,也不过是堪堪恰到昼哥的尾气。”
已经和九溟在现实中的天都会和,如今正在烛照集团旗下酒店包厢中大吃大喝的邵霜月一边看着手机视频,一边发出近乎叹息一般的感慨:“而且昼哥最厉害的地方还不在于实力,而在于初心不变!”
“那么多世界,那么多任务目标和人杰,获得强大的实力后,心思都会变化,会有额外的目标,进而变得不够纯粹……但是昼哥自始至终,似乎都是一个模样。”
说到这里,少女住口,然后细细思索了一番后,摇了摇头:“不对,不是没有变化——说实话,最开始的昼哥和现在的昼哥相差还是挺大的。”
“只是,即便是有变化,也是更好的升华!”
将一颗草莓从饭后的甜点蛋糕上拿起,塞入口中,黑长直美少女美美地叹息了一声,然后转过头,看向自己正在一旁凝视着笔记本电脑,一言不发的队友。
她颇为好奇道:“九溟老弟,你在干啥啊?难不成是被刘理老爷子和其他人进阶地仙的场景刺激到了?不过你距离地仙还远着呢……”
“我当然知道还远,我才十五岁,还是个孩子,别和我说什么地仙,太早啦!”
蓝发的龙王少年抬起头,没好气地急匆匆地回了这么一句话,然后便继续低下头,摆弄着他的电脑:“暂时别打扰我,我正在为我的修行添砖加瓦呢!”
“根据安全局和新世界探索部的消息,过段时间,我就要配合大部队,‘远征’九玄界了——在此之前,我可要准备一些底牌才行!”
“咦,什么添砖加瓦,什么底牌?”闻言,邵霜月顿时大感好奇。
她甩了甩头发,然后靠近九溟,凝神看向他的电脑屏幕。
“这些……”
一开始,邵霜月本以为自己能看见许多有关于修行的典籍。
但实际上,她看见的,却是种种令她异常熟悉的视频。
“咦,等等?”
看见那些显然是在星际时代登陆突击战的场景,亲身经历过这些场景的黑发少女顿时有些懵逼了:“这不是上次,我们在‘天关之界’中的任务过程吗?”
“九溟,你什么时候录下来的?这些视频又和你的底牌和修行有什么关系?”
“所以你瞧,我正在把咱们在任务过程中的精彩片段剪辑出来,上传到视频网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