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淵行
小說推薦臨淵行
五色船从古老大陆的遗迹上方驶过,下方,是古老的建筑群落。
莹莹看到神通海的海水尽管覆盖在五色船上,然而却没有任何神通爆发,心中不禁纳闷。过了片刻,她大着胆子飞出楼阁,却见神通海的海水中蕴藏的神通静谧无比,迸发出炫目的光彩,却无一爆发。
这些神通中有着奇奇怪怪的生物形态,也有着琳琅满目的宝物形态,也有着古老宇宙的先民们对道的理解。
此刻,神通海的神通处于一种奇异的安静状态之中。
这是苏云的先天道境所带来的奇妙景象。
苏云的先天道境在神通海中铺开,笼罩了这艘五色船,海水也侵入他的道境之中,但在先天道境的影响下,处于微妙的平衡状态之中。
要知道,神通海极为暴烈,苏云猜测这里的海水是古老宇宙的强者在宇宙灭亡之前,将他们的神通和执念打出,形成这片阻挡混沌的海洋!
这片海域保护了古老宇宙最后的土地。
这片海域在遭遇外物时,无数神通便会爆发,先前五色船还是黑色的时候,便被神通海的神通磨去了混沌海的侵蚀,让宝船回归到最美丽的状态!
五色船只至尊道君炼制的采矿船,至尊道君炼制的宝物,经过混沌海不知多少岁月的侵蚀才变成黑船,而神通海能将这艘船洗得如此光亮,可见这片海域的威能!
但是,现在的海水温顺无比。
苏云的先天道境,让神通海的海水中的任何细微神通,都感应不到外物。
这些组成海水的神通倘若有意识的话,那么会以为自己身处道的包围之中,不会生出任何排斥的念头。
苏云的先天道境,便是如此玄妙神奇。
莹莹背着小金棺,扑闪着纸质翅膀,飞行在神通海的海水中,徜徉来去,惊讶的看着这一幕。
她的视野下,宝船泛着五色光芒,正在先天道境中行驶,从她眼前流过的海水中,无比细微的神通在缓缓变化着,带着古老宇宙的大道之美。
“士子,你的先天一炁不属于仙道,也不属于古老宇宙的道,为何能够不被仙界的天地大道所排斥,又被古老宇宙的神通所融合呢?”莹莹询问。
苏云笑道:“莹莹,先天一炁,深远像似万道之宗,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世间神通,自然而然与其相容。”
莹莹也修炼了先天一炁,书中也多有关于苏云对先天一炁的理解,但是苏云的话她还是似懂非懂。
五色船驶入海底,从古老宇宙的遗迹之间驶过。
莹莹打量海底的地理,观察山峦走势,突然道:“这里就是至尊殿堂!士子!沿着从古老大陆的山峦,一路走往海底,便会来到这里!这里就是至尊殿堂!”
苏云心头微震,打量四周的建筑。
至尊殿堂?
上一个宇宙的至尊道君、至人和天君们所打造的对抗末日灾劫的至尊殿堂?
这时,他突然看到许许多多的脑袋怪物飞来,纷纷向其中一片建筑群落飞去,苏云心中微动,悄声道:“莹莹,咱们到那里去!”
莹莹控制着五色船向那片建筑群落无声无息的飞去,那些建筑极为宏大,五色船飞行在建筑之间,光芒照亮了四周。
苏云看到一尊立着的高大人像,这是古老宇宙的人类,其人容貌有着一种阴柔的美,眼睛中有双瞳,背部生有骨翼,一只手中持着书籍状的宝物,另一只手挥起,做施展神通状。
“栩栩如生,这雕工绝了。”莹莹不禁赞叹。
苏云顺着高大人像的目光,抬头向上看去,只见石像所看的方向是神通海。
五色船继续前行,然后看到了另一个人像,这尊人像是个女子,衣貌昳丽,哪怕是古老宇宙的异族,也给人一种怦然心动的美感。
“大丈夫在世,若是能娶这等女子……”
苏云看到她时,不觉生出这种念头,随即有些羞愧。自己已经道心成圣,竟然还会贪恋女色。
“莹莹不是说我好色是因为在长身体么?难道我还在长身体?”他心中暗道。
那异族女子像是在舞动裙摆,翩翩作舞,但是从她的姿态和手指眉目上的细节来看,苏云可以断定她也是施展神通的姿态。
接着他们又遇到了第三个高大人像,此人是个老者,佝偻身子,拄着拐杖。已经老到头顶已经光秃秃的,铮亮无比,但头部边缘居然还有一些白发。
七情 傷弦月
这老者眯着眼睛,一手掐诀,另一只手像是把全部力气都压在拐杖上,抬手对天施法。
五色船继续前进,看到了千千百百尊这样的人像。
莹莹不解道:“为何古老宇宙的人们在灾难到来时,不去对抗天灾,却在这里修建如此恢弘的人像?劳民伤财!”
这时,他们来到建筑群落的中心,只见几尊人像已经倒塌在地,五色船停下来,苏云近前查看。
战世纪
过了片刻,苏云摇头道:“他们不是人像。”
莹莹近前,只见那人像倒塌,断裂的部位有着骨骼和肌肉的纹理。
苏云直起腰身,四下里望去,只见大大小小的人像遍布在这片建筑群落之中,姿态各异。
“他们是神通海的创造者。”
“他们一直在施展神通,对抗末日灾劫的到来,直到他们被累死。”
“莹莹,我们看到的这些人像,是他们死亡的那一刻。那时候,他们已经被累得动不了了。”
莹莹起身,缓缓拍动翅膀,来到苏云的肩头上,看向那些人像,他们是至尊殿堂中数以千百计的古老宇宙的至尊。
“他们在保护什么?”莹莹喃喃道。
“不知道。”
苏云继续前行,来到至尊殿堂的中心。
極品抽獎
在这里,他们看到了一片海中洞天世界。
四个更加高大的身影,跪坐在洞天世界的四极上。
鍛仙
这四位巨人拆掉了他们的肋骨,组成了这个洞天的撑天柱子,撑在这片海底洞天世界的边缘。
一尊胡须邋遢的巨人站在洞天中心,用自己的头肩和双脚,撑起这片洞天世界的天和地。
他的双眼从眼眶中飞出,化作日月围绕着自己的头颅绕行,带给这个洞天世界光辉。
这里没有被混沌所侵袭,虽然被神通海所淹没,却不曾被神通海所毁灭,这片洞天中还有着生机,还有着城郭建筑。
然而惟独没有活着的古老宇宙的人们。
苏云和莹莹站在这片洞天外,看到那里有着一具具站着的尸体,他们没有头颅,就这样站在洞天世界中。
神通海大脑袋怪物从外面飞入这片洞天,触须舞动,轻飘飘的落下,落在无头尸体的肩膀上。
它们的触须钻入这些无头尸体的体内,可以控制这些尸体的走动,宛如活人。
一只又一只大脑袋怪物飞来,过了不久,洞天中便人来人往,宛如这些古老宇宙的先民们又活了过来。
莹莹催动五色船驶入这片洞天世界,苏云犹豫一下,没有阻止她。
他也对这里的历史极为好奇。
在这片洞天中,他们游历了良久,脑袋怪物与先民尸身融合,便没有继续杀他们,而是有模有样的生活,甚至会机械的向他们这两个外来人招手。
他们的脸上,还会露出诡异的笑容。
不久之后,苏云和莹莹找到了一片山崖石刻,石刻上记载了末日灾劫到来之时的景象。
苏云对石刻上的文字一窍不通,只好眼巴巴的看向莹莹。
天师 楚寒衣青
莹莹依据南轩耕的记忆,解读石刻上的内容,道:“石刻上说,至尊道君和至人们,用他们的道化作了一个奇特的世界,从宇宙各地选择一部分出类拔萃的年轻人,带着他们的文明结晶,进入这片道的世界,躲避天灾,期盼延续文明……士子,这片洞天世界,想来就是至尊道君和至人们用他们的道所化的洞天世界!”
苏云四下望去,道:“这么说来,那四个跪坐在天地四极的人,便是至人,而中央那个挖去自己双目的人,便是至尊道君。他们……”
他顿了顿:“他们还是死了。其实他们是可以逃走的,他们是可以像南轩耕一样逃走的,可是他们为何没有……”
苏云突然有些堵得慌,堵得心里发慌。
“是了,他们是为了这些人,为了自己的文明的延续,所以他们没有走,所以他们留下来,用自己的道来组成最后一道堡垒,延续种族,延续文明……”
苏云的咽喉有些发干,心底更加发慌:“如果是我,我会这么做么?如果是我,我会舍弃自己的性命,去保全这些弱者,保全种族和文明么……”
嬌寵小秘書 小雛菊
莹莹的声音传来:“至尊们在化道之前对我们说,有一天,神通海会炸开,将混沌开辟,那时我们便可以走出这里,开辟新的文明。”
“……洞天历过去了二百万年了,神通海还在,长老派人去神通海中探索,看看混沌有没有退去……”
“……第一代移民已经死完了,最后的长老元神枯亡。新长老派人去探索神通海,这是第五百万次。有人传说,神通海永远也不会炸开。还有人说,有些被派出去探索神通海的人被污染了,变成了海中吃人的怪物,人心惶惶……”
“……至尊洞天要坚持不住,天空开始破烂,有神通海的海水渗透下来,第十四代长老说,这里会变成神通海的一部分,我们会成为怪物的粮食……”
“……还是没有人能学会至尊们留下的典籍,修复洞天世界。第十六代长老说,神通海会吞没我们,与其等死,不如我们主动拥抱神通海……”
绝代小书生 沐晨夜
星舰迷踪
后面崖刻上的字迹有些潦草,显然刻崖刻的人有些心不在焉。
“……很多人受不了这必死的绝望,变成了怪物走掉了。但是我不会,我会坚持为人,可是我的朋友们,他们越来越少了……”
“……这里只剩下一些老人了……”
“……最后一个人变成怪物走掉了,这里只剩下我了……”
“……我该舍弃自己的身体,头颅飞升到神通海,变成怪物,与我的族人在一起。只是那样的话,便再无我们,只有怪物了……”
……
莹莹读完崖刻。
苏云听得入神,询问道:“这个最后的人怎么样了?他是变成了大脑袋怪物,还是依旧留在这里?”
莹莹还未来得及回答,只见一个浑身只有肌肉没有皮肤的巨人走来。
苏云心头微跳,这巨人,正是那个混沌海骸骨所化!
那骸骨巨人口中传出古怪的语言,不知在说些什么。
莹莹却听懂了,向苏云道:“他说,最后的人是个懦夫,就在那里。”
苏云顺着骸骨巨人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脑袋怪物飞来,收拢触须落在一具无头尸体的肩膀上。
那具尸体像是活了过来,转头看向他们,露出礼貌的笑容。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