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bwmz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貞觀俗人 ptt-第653章 安祿山分享-9dg5a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
被赶出卫国公府的倭人带着惶恐不安回到四方馆,听说他们得罪了卫国公,连鸿胪寺四方馆里的小吏们,也马上对这些倭人换了个脸色。
冷炕冷茶还有冷脸。
这位卫公虽不说权倾朝野,但确实是深得圣眷,兼之去年挟灭吐谷浑之功还朝,更是令长安上下都深为佩服。
大唐尚武成风,长安城里的勋戚子弟,城外的五陵豪少们都喜欢以侠少自居,最是崇敬秦琅这样能打仗的人了。
若说以前,秦琅的红,还只是皇帝的近臣,是大帅秦琼的儿子,是皇帝女婿身份,但是现在,秦琅已经再不止是天子近臣,也不会再有人称秦琅为幸臣了。这位文能安邦,武能定国,长安人已经将秦琅称之为大唐霍骠骑。
这么一位既有名望,又位高权重的宰相、检校司空,太子太师,几位倭人也敢得罪?别说几个倭使,就是倭王,都不配跟大唐的宰相并列,更别说是秦琅这样当红的宰相。
一时间,四方馆内,倭国使团在屋里愁云惨雾,个个哀声叹气。
很快,四方馆里又迎来了一批使团,却是那加十国。
苏我仓麻侣气愤的拍碎了一张桌案,结果门被推开,一名身着褐色圆领袍衫,脚踩乌皮靴,头戴软脚幞头的小吏进来,目光扫了几眼,然后阴阳怪气的道,“想不到倭国使者个头不高,力气倒是不小啊,我们这几案可是特别订制的上好物什,就这么打碎了,可是得照价赔偿的。”
苏我仓麻侣气的脸发白,最后却又不欲跟这小吏纠缠,只好取了一块碎银给吏员。
“约摸着有一两左右,不过成色可不太好,也就值千钱左右,可不够啊。”
“你这一张木桌,千钱还不够赔?”
“不够!”
小吏一翻白眼,“都说了这是鸿胪寺特别订制款,补一张可不容易,费事着呢。”
苏我仓麻侣只得又拿了块约一两重的碎银递过去,那小吏才满意的走了,临走前还提醒,若是损坏物品,一律照价赔偿。
“欺人太甚!”
物部连子阴沉着脸道,“这那加十国,原本都是我大和任那之地,已经被新罗、百济侵占,现在居然得大唐赐封爵位,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还不明显吗?那是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难道大唐还要我们把吞下去的领地再吐出来,让他们复国不成?”
苏我仓麻侣摇头,“这不可能,也就是恶心我们。”
不管是当年的弁韩,还是后来的任那,又或是后来分离出来的加罗联盟等,其实在半岛南部中间这块土地,早就已经逃不脱被周边百济、新罗、倭国吞并瓜分的趋势。
甚至其实已经没有了什么任那、加罗等了,因为任那诸国已经被新罗陆续吞并,虽还有诸国王室在反抗,但事实已经灭国。而加罗名义上还存在,可事实上也已经沦为了百济的附庸,而倭国口口声声喊着任那是他们的,加罗也是他们的,但现在事实则是他们只在半岛上维持了五座据点,随时有可能要被新罗人给赶出半岛。
这就是事实。
可偏偏大唐不理会这些事实,这个时候把加罗等十国列为藩属,宣布他们是大唐的被保护国,这就让人恶心了。
恶心的不仅仅是倭国,也还有新罗和百济。
“唐人究竟是怎么想的?”
物部连子有些不解,这次大和主动来朝贺唐天子,提出结盟,这应当是好事啊。
正使犬上三田耜叹气,“我打听到的新消息,新罗已经跟高句丽翻脸了,如今在大唐的倡议下,新罗和百济重新结盟,共同对抗高句丽。”
听到这消息,苏我氏等都大为惊讶。
新罗原本跟高句丽结盟,也正是因为这个结盟,新罗得以全力向南征讨任那,对抗倭国,而高句丽与新罗结盟后,也得以安心向北,与中原的隋朝交战,双方各取所需。
因此,倭国来找大唐结盟,认为大唐没理由拒绝这个结盟,毕竟新罗是高句丽的盟友,那也就是大唐的敌人才对。
可现在,新罗人的狡诈让倭人大出意料。
······
四方馆里,原本加罗等伽耶十国是没资格住进来的,因为所谓十国,有一半多其实早就亡国了,所谓的国王,其实也只是流亡大唐而已。他们本来租住在平康坊或怀化坊中,谁料突然就得到大唐的册封,还被请到了四方馆内。
一个个兴奋万分,在馆里得意洋洋。
一名高鼻深目卷发的粟特胡走进了四方馆,敲响了倭国使团的院门。
“自我介绍一下,鄙人姓安,名禄山。”
高大却又肥料的粟特胡一身丝绸,十个手指上都戴满了宝石戒指,满脸堆笑。
苏我仓麻侣打量了他几眼,“有事?”
“我是一名粟特商人,祖上是安息王子,但我出身武威,在长安多年,我曾在右骁卫大将军、凉国公手下当过兵,不过现在是四海商号的管事。”胖子笑眯眯的道,“我知道几位使者的需求,我能帮到你们。”
“你?”
苏我仓麻侣表示怀疑,他没听过眼前这人名字,也不知道凉国公是谁,更不晓得四海商号,可一个粟特胡商,敢说能帮到他,他不相信。
安胖子递上一张名贴,上面是烫金字。
四海商号,安禄山,别无其它。
“几位倭使初来长安,不知道四海商号也不奇怪,但是你只消知道,四海商号背后的东家是谁,便会相信了。”
“你东家是谁?”
“四海商号的东家很多,但你只消知道其中两个大当家就好,最大的东家便是武安州世封刺史,另一位是嘉德银行的主人。”
几位倭使面面相覷,却并没有领悟到胖子话中之意。
“怪不得你们办不成事,你们居然连武安州世封刺史便是卫国公也不知,嘉德银行是东宫产业这事你们也不知?”
苏我仓麻侣惊讶,“你是秦相公家管事?”
“更正一下,我不是秦相公家管事,是四海商号的管事,秦相公是四海商号的大东家。”
苏我仓麻侣却不纠缠这些,“你说能帮我,怎么帮?”
安胖子却笑道,“几位倭国使者不请我进去一坐?难道倭国有站在门口谈事的习惯?”
倭人赶紧将胖子迎进门,要倒茶,却热水也没,去喊吏员倒茶,也没有人应。安胖子招了下手,身边随从出去。
片刻之后,四方馆就有一名七品绿袍的丞官进来打招呼,对安胖子一粟特胡商居然十分客气,他来打过招呼后,马上就有吏员进来端茶送水,还附送了丰盛的果盘。
“几位使者来长安,对长安感受如何?”
“长安很大,很辉煌!”苏我仓麻侣道。
“是不是看到什么都想买点回去?”
苏我仓麻侣不想东拉西扯,可胖子却告诉他,如果双方能够合作,他便愿意出面帮倭使的忙。
“合作?”
“再次介绍一下,我们四海商号,专营海上贸易,我们有意跟倭国开展贸易,开辟对倭航线,并在倭建立商站。”
四海商号是一家新建的海上贸易商行,主要贸易对象是海东诸国,也就是跑东海航线,高句丽、百济、新罗、东瀛以及靺鞨、契丹等都是贸易对象,主要对象还是高句丽、倭国等海东四国。
这家商行由秦家牵头组建,拥有七十多个合伙人,秦家是最大的股东,东宫也在里面入伙,甚至国舅长孙无忌家、太尉秦琼家、兰州都督程咬金等许多勋戚之家入伙。
虽然合伙人多,但这家商行的架构采取的还是职业经理人经营制度,商业决策上还是按照股份决策,日常有管事团队运营。
秦家拥有超过半数的股份,因此拥有商行的最高且最终决策权,安胖子是商行的总管事,负责平时商行的运行。
有着如此雄厚的实力背景,因此四海商行目标很大,在扬州、广州、登州、幽州、交州、杭州等分设商站,订购商船,招募雇佣兵,甚至发行自己的金银币以及银票和汇兑业务。
四海商行甚至是大唐第一家发行股票的公司,募集资金,发放分红派息,有东宫的支持,四海商行甚至还可以在海外建立起殖民地。
凭借着七十多个强大的股东家族,以及后续公开招募得来的大量资金,四海商行在各大船厂订购商船,各地挖船长水手管事,采购货物,招募佣兵,一上来就已经是拥有三十多条大商船的巨无霸了。
安禄山做为一名粟特人,天生就有经商的特赋,而他曾经在凉国公安兴贵手下当兵,确切的说曾经是安兴贵的义子。玄武门之变时,结识秦琅,后来投到秦琅手下的镇抚司,最后又到了东宫,再到现在,成为四海商行的大管事,他身上有多重标签,也代表着许多势力。
其本人长袖善舞,交际能力强,经商有天赋,又有一股子凶悍狠劲,秦琅曾说他是笑面虎,最后也是秦琅钦点他来做大管事。
“只要我们达成合作,你们的事包在我安胖子身上!”安禄山笑呵呵的拍着胸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