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wng5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封神之我要當昏君討論-552.諸將定計熱推-fcop7

封神之我要當昏君
小說推薦封神之我要當昏君
“不错!敖烈淡然一笑:“周军派兵伏击,阻止我军支援鲁将军,大军行军行军必然受阻,哪怕我军不公开行军路线,只要有擅长军事之人,仔细推算一番,猜出行军路线并不难,一旦找出我军必经之地,事先设下埋伏,便能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最起码也能延缓行军速度。”
余达的神色渐渐凝重起来,敖烈说的不错,爬山、过河,总得沿着山道或是桥梁,这等必经之处,即使不公开也知道商军肯定会经过,他道:“照将军这么说,我们应该加快行军速度,尽量在周军得知消息派兵阻拦之前,早日赶往汜水关与鲁将军汇合才是。”
“不。”敖烈摇头,道:“我们不但不能加快行军,还要减慢行军速度,并且按照陛下所说,将行军路线登报刊载,公之于众,不怕周军知道,就怕他们不知道啊!”
余达也不是笨人,略一思忖便明白了:“李将军是说,陛下将行军路线登报刊载公之于众的意思,其实是要来个将计就计,让周军自以为能够伏击阻截,实则已经落入我们的诱敌圈套算计之中,被我们反伏击?”
敖烈赞许的点点头:“不错,这就是陛下的算计,鲁将军即使大败一场,在与南北两路兵马合兵之后,依旧有着兵力优势,足以继续西征,也正因此,鲁将军没有任何撤军的意思,只是更加谨慎,驻扎在汜水关之外整顿兵马,等待三路汇合。”
这时候,殷破败也渐渐明白过来,补充道:“我们领军支援鲁将军,其实并没有什么用,西征并非是多出我们这部分兵马就能够得胜而归的,而且御驾亲征一旦不利,攻势再度受阻,反而就和诸位之前所说的一样,徒劳无功不说,白白折损陛下威信。”
“可陛下为何执意亲征?难不成是强行终止西征亲自去将鲁将军带回来?”
“这自然是不可能的,陛下所谋,便是在我等去汜水关的路上,以支援的名头诱敌来攻,西征大军现在缺的不是粮草,不是兵马,而是士气,是胜仗,只要打个漂亮的胜仗,好好鼓一鼓士气,必让周军有来无回!”
众将听得热血沸腾,敖烈与殷破败的武艺他们见识过,没想到还有如此眼光,几乎想也不想就应了声好,陛下当真神机妙算,竟然考虑了这么多东西?!
余达倒是头脑很冷静下来,见着这一幕便明白过来,敖烈与殷破败已经在这群潼关将领之中确立了核心地位,对此他自然不阻止。
不过想要反埋伏周军,还得细细考虑一番,于是他认真说道:“这事说的轻巧,真正实施起来可不容易,周军会派多少兵将埋伏,会在什么地方设伏,这些我们通通不知道,万一一不小心弄巧成拙该如何是好?到时候鼓舞士气不成,反倒吃个败仗,不仅丢人现眼当做笑柄,更是损兵折将,便是西征也会变得更加艰难。”
余达这番话,让敖烈很是高兴,独角戏自然不行,有人反对,有人挑刺,才方便他更好的展现自己揣摩圣意的能力。
“余将军的顾虑没错,此事绝不能大意,需要仔细商议再定计,陛下要我们商议,便是商议此事,大方向陛下已经做好了,剩下的细节,自然由我们这些将领来完善,若是今日将战略部署以及行军路线登报刊载,周军得到消息后就算立刻派兵,也要耗费两三天的时间,再算上周军轻军行军的时间,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商议对策。”
余达也正色说道:“汜水关虽然已是一座死关,但假以时日恢复后,依旧是重要的驻军之地,如果周军想继续东征过五关,必然要将大部分兵力都放在汜水关,而且大军出行,时日甚久,若是派出太多兵马,行军缓慢,即使埋伏也很容易被发现,因而必然只会出动小股兵马,最多比雷震子此前所率领的兵马稍多一些,毕竟兵马多寡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挑一个有利便于伏击突袭的地形,这样才能杀我们一个出其不意….”
他忽然沉默,半晌后才道:“其实没有什么万全的办法,这仗若是要打,是一场硬仗,我们至多只能算是以有心算无心,多一些准备罢了。”
敖烈摆摆手,道:“没有绝对能赢的仗,我们做好最坏打算就是,就算反埋伏失利了,也要力求用最快的速度撤离,不过余将军不必太过担心,有陛下在军中,只管挺直胸膛,我大商君臣携手共进,不必惧怕任何敌人。”
敖烈的这番话,顿时打消了余达的顾虑。
是啊,有纣王在呢!
只是竖立了敖烈与殷破败的威信,确定了他们的地位而已,这只兵马的主帅,真正的领军之人,是在这帐中看似载歌载舞,实则深不可测的纣王啊!
既然纣王都已经算计到了这种程度,难道他们还有不放心的地方吗?
余达的眼睛登时便亮了起来,不说十成,起码有七成成功可能,这对于一场战争来讲,已经足够了。
“好,李将军,殷将军,既然大家都有信心,干脆现在就让人将还有军中所有将领们都叫过来商议一番。”
敖烈哑然失笑:“也不用这么急,先将第一件事做好,将战略部署与行军路线登报,这才是最重要的一步,至于剩下的,再行商议也不迟。”
余达笑着应了。
…….
子受在帐中唱着跳着,不知怎的,就睡着了。
也不知是什么时辰,帐外传来了殷破败粗厚的声音:“陛下,还有一刻大军就要出发了。”
子受一个激灵,懒洋洋道:“再延迟半个时辰,将士们要是等的乏了,就跳跳万舞,多吆喝几声精神一下。”
赖了会儿床,他才慢悠悠的在侍女的伺候下,穿衣梳洗吃饭,再简单的收拾一下。等出去一看,士兵们果真在跳着万舞,数百个营帐早已收拾妥当,大军整装待发。
便是拖了半个小时,天色也才刚蒙蒙亮,显而易见,将士们都是天没亮就起来了。
子受摩挲着下巴,军容不错,这早操跳的也不错。
打了个哈欠后,他便吩咐身边的传令官打出旗语,大军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