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diz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愛下-第323章 細思極恐的龍島閲讀-ed6pp

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小說推薦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碧水剑已然归鞘,沈天提剑而立宛如谪仙。
齐少玄却是眉头微皱,目光中带着震惊和凝重之色。
因为他发现自己的生命本源被削去一截,或说寿元被削去部分。
虽然被削去的生命本源并不多,折算成寿命也就三五十年,而且能补回来。
但看问题不能这么看。
沈天方才那一剑涉及到极为高深的法则领域,齐少玄的防御几乎没有起到作用,很诡异。
也就是说沈天能斩出那样的一剑,就能斩出十剑、一百剑。
如此,岂不是能将齐少玄寿元抹尽?
更何况齐少玄并不会认为,方才那一剑已经是沈天的极限。
虽然跟沈天认识时间还不长,但齐少玄很清楚,沈天是一个无比低调、谦逊的真正君子。
沈兄从不咄咄逼人,方才那剑肯定有所留情,不然就不只是三五十年而已。
一剑抹寿数百年,青丝化雪凋红颜,估计一点问题都没有。
想到这里,齐少玄由衷地感叹:“不愧是你!”
“沈兄这招剑诀无缺无垢,如羚羊挂角不着痕迹,又如剑仙谪世超凡脱俗。”
“更暗含生命法则的奥义,竟能直接斩去敌人的生命本源,令人寿元大跌,实在是玄妙。”
说着,齐少玄不动声色地望了望旁边的玄武石碑,觉得自己应该再多悟悟。
这秘法虽然造型不怎么样,但用处还是挺大的,值得学学。
至少,以后能多接沈兄几招。
就在此时,另一边响起王神虚的惨叫声。
“靠,我的寿元怎么又少了?”
众人循着声音望去,却见此时的王神虚头发洁白如雪,黑眼圈深邃而无神。
更重要的是,此时王神虚浑身上下都开始散发臭味,让原本站在他身边的敖乌直捂鼻子。
……
“是天人五衰!”
齐少玄嘴角微抽:“这家伙寿元所剩无几,快凉透了。”
所谓天人五衰指的是修仙者在寿元即将耗尽时,周身会自然散发出与‘生气’相冲的‘死气’。
与此同时身上也会散发出恶臭,而且寿元所剩越少臭味就会越浓郁。
王神虚欲哭无泪:“我明明给自己留了四十年寿命的,怎么会就天人五衰了呢!”
是啦,没错啦!
王神虚嘴角微抽,他刚刚好像冥冥中感觉到,生命本源被削掉不少。
难道是沈兄方才那一剑的剑气逸散,把我也误伤到了?
想到这里,王神虚不由幽怨地望向沈天。
老夫都没几年好活了,沈兄你还给我一刀,太过分惹。
沈天情商很高,他从王神虚的目光中读出了这小子的悲伤和小委屈。
从储物戒中再度取出一瓶涅槃圣液递给王神虚,沈天道:“沈某初次掌握长生剑诀,还不熟悉。”
“王兄如今损耗寿元过多,这龙岛上处处危机,还是先恢复些元气吧!”
王神虚现在的长春经造诣还较浅,闭关十天只能恢复三年寿元,三十年就得三个多月。
真要等这货学玄武吐纳,把这几百年寿元补回来,估计沈天都结婴了。
为今之计,只能让这家伙先嗑药应付几天了。
“沈兄果然仗义,我王某人欠你个大人情,日后定会备厚礼回赠沈兄。”
王神虚也不客套什么,现在都快寿尽人亡的他,继续补充生命本源,不然啥都做不成。
毕竟混沌海域中危险太多,《太虚帝经》才是王神虚最大的保命底牌。
咕噜咕噜咕噜~
王神虚心疼地将十斤涅槃圣液灌下肚,顿时浑身上下都冒出绿色光芒。
尤其是天灵盖,一道绿光直冲天际。
绿得透彻,绿得飞扬。
这是最本源最纯粹的生命能量,对王神虚补充寿元有着莫大的效果。
尤其是第一次服用,毫无药抗性的时候,能补回大量寿元。
……
王神虚盘膝而坐,开始全力运转功法炼化这些涅槃圣液的力量。
而齐少玄趁着王神虚炼化圣液,悄悄咪咪地跑到玄武古碑盘坐下,用余光扫描着玄武古碑。
呵呵,齐某说它姿势丑,又没说自己不学。
能恢复生命本源的秘法谁会嫌弃,大不了关上门自己躲在被窝里练。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王神虚身上散发出来的绿色光芒越来越收敛,直到最后光华完全收敛。
“十斤涅槃圣液勉强让我恢复五十多年寿元,但这是第一次的效果。”
王神虚看着剩下的一瓶涅槃圣液,不打算继续喝了。
因为他能感受到这种涅槃圣液的效果在降低,如他以前喝得那些宝药一样,越喝越没效果。
剩下的这些涅槃圣液,还是留着以备不时之需吧!
真要补回寿元,还得趴下学玄武。
等这次混沌海域试炼结束,立马回太虚圣地闭死光,不把长春经练到大成境界不出关。
嗯,寿元也得补满。
这样从今以后,王某也有蓝可以消耗。
等下次王某把《虚天送葬》练熟,再找那姓齐的一决雌雄!
这天下第一名号,王某也想争他一争!
……
齐少玄和王神虚心里各自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沈天却是在盯着齐少玄的脑袋算时间。
他们在这玄武秘境里已经呆了十几天,距离齐少玄和敖乌的机缘出现,也没剩下几天时间。
按理说,龙岛上的那些巨龙们应该也消停了吧!
嗯,以防万一,先出去踩个点。
“三位兄弟先在这里修整几日,沈某出去探查探查情况。”
跟齐少玄等人打好招呼,沈天收敛所有气息独自飞出了玄武秘境。
一出秘境,沈天顿时嘴角抽搐。
因为他赫然发现那毒龙沼泽附近有好些巨龙在徘徊,看那模样肯定不是来旅游的。
毕竟这破地方,有啥可参观的?
而在那些巨龙中,赫然还有被沈天锤得满头是包的黑暗毒龙。
它现在望着自家沼泽,目光是既幽怨又畏惧。
可恶的人类,抢夺其他巨龙那么多宝贝也就罢了,居然还霸占本龙温暖舒适香喷喷的泥巴窝。
还打本龙,牙齿都打掉了。
我那漂亮的獠牙,木有了,都木有了!
黑暗毒龙越想越气,越想越气,忍不住仰天咆哮。
然而它的咆哮声才刚刚响起,便瞬间化为呜咽,因为它看到了那个男人。
一道璀璨的金色身影出现在黑暗毒龙面前,周身气息没有半点隐藏掩饰,如太阳般耀眼。
“呜~呜呜~呜呜呜~”
黑暗毒龙吓得整个龙都跳起来,接着撒丫子朝着反方向逃去。
似乎生怕跑慢了,又得承受爱的锤锤。
什么,龙族的骄傲?
不存在的,它可不想被怼成龙肉丸子。
……
沈天不再隐藏气息,自然是为了将这些巨龙给引走开。
要不然沈天自然可以轻松溜走,可齐少玄等人出来,就完犊子。
被这么多巨龙包饺子似的围在中央,就算是全盛时期的齐少玄也未必能脱身。
敖乌和王神虚那俩小子就更不用说,前者就是个龙宝宝,连尊阶都未入,怎么对抗天尊?
而王神虚现在是名副其实的‘太虚圣子’,虚得连路都走不稳,更别说战斗。
真被这些巨龙包围,王神虚只会有俩选择,要么老死要么咬死。
“哎,爸爸真是替你们操碎了心。”
一方面是对韭菜的关爱,一方面是老父亲的关怀。
沈天最终决定以身犯险将巨龙们引走,虽然其实并不怎么冒险。
一件件宝物被沈天从储物戒中祭出,悬浮在虚空中,散发着独特的神韵气息。
顿时,沈天能明显感觉到一道道炙热狂野的目光朝他扫荡而来。
这种目光富含侵略性和攻击性,那是原始的欲望。
沈天知道,这些巨龙想撕碎自己。
然后,拿回自己的宝物。
“嘿嘿嘿,有本事你们来咬我呀!”
所有宝物全被沈天收回储物戒中,沈天背后黄金神翼陡然展开。
呼~
天地间,鲲鹏异象浮现。
黄金神翼猛然振翅,刹那间与虚空融为一体。
沈天整个人化作一道金光,刹那间遁飞出万丈之外,快得几乎看不清。
嗷呜~
吼~
昂~
唳~
……
眼见着可恶的人类出现挑衅,那些巨龙如何能忍受?
各种巨龙仰天咆哮,全都朝着沈天追来。
其中不乏修为堪比天尊巅峰的存在,速度甚至能逼近沈天。
毕竟,沈天还只是个弱小的金身期修士,修为上的差距实在是太明显了。
幸好沈天的优势也很明显,那就是他几乎没有缺点,海陆空以及地下四路都可以通行。
你在天上追我,包围得水泄不通?
那我就往地上跑,实在不行再往地底一钻。
本源气息一藏,谁也发现不了。
就这么荡漾,就这么无情,就这么不要脸!
这种疯狂的追击持续了三天时间,巨龙们不但没能威胁到沈天,反而又被沈天趁乱收刮了不少宝物。
最终,逼得所有巨龙都只能偃旗息鼓各回各家。
毕竟追又追不上,单打独斗还未必打得过,再加上这小子随时都能‘隐身’。
怎么追杀?
根本没法追杀好不好!
现在巨龙们只能祈祷,这家伙早点离开龙岛。
这样,大家都安生。
这三天沈天过得倒是挺嗨,被一群天尊级巨龙追杀,让他的鲲鹏法进展神速。
现在他再以鲲鹏法催动羽化仙金,简直就跟真正的鲲鹏一样,速度快得能让天尊都战栗。
男人,就是要快!
这句话被沈天贯彻到了极致!
当然沈天也不是没有遇到过危机,这三天里有一次他无意靠近了龙岛核心处。
那一刻,他无比真切地感受到死亡的危机。
足有数千丈的遮天龙爪,直接从虚空中探出,几乎覆盖整片虚空。
在这龙爪面前,沈天感觉自己弱小得就像一只蝼蚁。
若非沈天钻地钻得快,同时立刻收敛气息。
可能这一百多斤肉,就这么交代了。
而这,也让沈天彻底对龙岛升起敬畏之心。
这看似蛮荒的岛屿,显然并不像他想象得那么简单。
……
那些始终呆在核心区域的圣阶巨龙到底有没有高等智慧,又为何一直呆在最深处不出来?
是在看守什么东西?
还是说,被某种禁忌的东西禁锢了?
嘶,细思极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