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68o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地上道國 線上看-0413 石頭-jcur5

地上道國
小說推薦地上道國
不一会儿,郭嘉到来。
仍旧一身青衣,只是脸色略有苍白,显然是修行鬼道对他的外在气质有些影响。
庾献皱了皱眉,有些不解。
以郭嘉的天纵奇才,就算一时意识不到天命顺逆,也不该对这些巫鬼之术看上眼。
郭嘉看到庾献,眼前一亮。
接着掩饰下去,假模假样的一个躬身,嬉皮笑脸道,“侄儿见过叔叔。”
“……”
庾献心中凉凉,所谓卧薪尝胆,笑里藏刀也就是这样吧。
这货认叔叔的事情都做的出来,以后恐怕是难以善了。
行吧,先走一步看一步。
庾献轻咳一声说道,“贤侄,今日掌教相召,我要回山一趟,你随我同行如何?”
郭嘉闻言,一本正经的说道,“叔叔吩咐,小侄自当遵行。”
唉。
庾献惆怅。
他索性也不再拜会重玄子等人,带了郭嘉,两人乘马出了军营。
两人单独相处,庾献本以为郭嘉要说点什么。
谁料或许是被封住了斩将台,让郭嘉没了底气,这一路郭嘉除了仔细观察沿途的景色,并未多话。
庾献倒是想找机会认个怂,和这位乱世强人缓和下关系。
可惜实在是挑不起话头。
行了数里,奔上一处荒丘。
庾献点燃一丛篝火。
随后投入打湿的枯枝树叶,鼓荡起滚滚浓烟。
约莫持续了一刻,又将火熄灭。
如是三次之后,庾献在地上刻下标记,带着郭嘉继续前行。
从剑阁赶往鹤鸣山一路并不好走。
等到夜色临近,庾献主动说道,“赶路也不急于一时,咱们就近找个地方休息吧。不然若是夜间惊动了什么山精水魅,也是一桩麻烦事。”
郭嘉四下看看,见所处正是荒野中一片空地,地势高阔干燥,视野极好。
当即笑道,“倒是个扎营的好地方。”
说完,手中一抖,扔出一些豆子。
这些豆子落地化生,一个个成为强壮军卒的模样。
随后这些军卒,开始翻掘蛇鼠,夯实地面,又有一些去附近林中砍柴,渔猎采集。
控兵之细腻,匪夷所思。
庾献在郭嘉撒豆成兵的时候,就惊出了一身白毛汗。
这货……
又能动用杀伐之力了。
不愧是巨佬啊!
庾献礼貌又拘谨的离郭嘉远了些坐。
晚上的食物,庾献一样没动。
郭嘉在火堆旁饮酒食肉之后,颇有些故态复萌的意思,看向庾献的目光,虽然假作尊敬,但那傲气和不屑,却也流露无遗。
很快弯月高悬,星布如海。
两人都无睡意,各自分心自己的修行。
到了后半夜。
庾献悄悄睁眼看了看郭嘉。
见他正翘着二郎腿,舒适的闭目仰躺着。
庾献犹豫半晌,终究还是息了去入梦查探的心思。
庾献等了一夜,要等的人都没到来。
他看向来路方向,心中有些不安。
管亥这家伙,该不会有什么意外吧。
等到天亮,庾献留下信号,带着郭嘉继续往鹤鸣山赶路。
又行了大半日,眼看着鹤鸣山已经不远。庾献默默感受着附近的气息,主动向郭嘉提议道,“西边有一处水源,正好可以喂马。”
郭嘉自无二话。
两人行着,就听到溪水咕咕之声。
离的越近,轰鸣之声越大。
到了跟前,才发现一条水量丰沛的溪流,在一处横断处形成瀑布,底下则是日久年深冲击出的一个小潭。
潭水满溢,又随着山石罅隙,流向远方。
庾献看周围茂林修竹,颇是幽雅,开口称赞道,“真是个清修的好地方。”
庾献和郭嘉下了马,将之牵到溪边。
两人默契的在下游寻了位置喂马,都没有去动那潭水。
他们只是路过喂马的旅人,这美丽的风景应该留着等待一个更加知情识趣的人。
战马的需水量很大,趁马喝着,庾献洗了把脸,欣赏着周围的风景。
郭嘉看了一会儿,不知道发现了什么,慢慢向上游行去。
庾献犹豫了一下,也跟了上去。
一直到了那清澈的潭边,才见郭嘉正看着水边一块大石,目不转睛的瞧着。
庾献看了半晌,才稍微看出了点特别。
那大石只是寻常的砂岩,倒没什么可说的,不过砂岩上却有许多细密的痕迹。痕迹处色泽有些黝黑,有些褐黄。
可这似乎也并没什么。
郭嘉见庾献摸不清头脑,又有了卖弄的心思。
他略带得意的提醒道,“用手摸下这岩石试试。”
庾献试着将手伸了过去。
刚触上那岩石,庾献就感觉到浑身汗毛倒竖,仿佛被什么猛兽盯上一样。
接着熟悉的感觉传来。
这是,杀伐之力!
庾献瞪大了眼睛,一块石头上竟然能有杀伐之力?
这种情况庾献只在郭嘉的斩将台上见过!
可那斩将台被郭嘉养在灵识深处,寻常根本不能现世。
这块石头,莫非还是什么奇宝?
庾献心中狐疑。
他自问若是自己发现这种奇物,可不会像郭嘉这么大方示人。
郭嘉见庾献迟疑,慢慢的又提醒了一句,“你试着吸收下这些杀伐之力,看有没有用。”
庾献当即按照法门,慢慢的将里面的杀伐之力导引出来,灌入到随身携带的虎符之中。
似乎有用。
庾献面上欢喜。
谁料只是半盏茶的时间,那块大石上的杀伐之力,就被吸收了个干净。
庾献看着郭嘉愕然,“就这?”
这点杀伐之力,还不够自己撒豆成兵一次的呢。
正有些失望,那砂岩上又有少量杀伐之力形成。只是无论是质还是量,和前次都不能比。
庾献有些明白为啥郭嘉看不上这玩意儿了。
和他的斩将台一比,这东西根本上不得台面。
郭嘉目光微动,看了远处一眼,提醒道,“有人。”
庾献回过神来,也很快觉察到了不远处有人正慢慢行来。
随着竹影晃动,一个面容苍老的老道慢悠悠的出现在视野中。
看了两人一眼,开口笑道,“原来是你们两个,既然到了鹤鸣山下,为何在山外徘徊?”
来人竟是上次见过的治头大祭酒白云子。
庾献连忙和白云子见礼。
顺便开口解释了一句,“听得水响,来这喂马而已。”
接着庾献好奇的打听道,“上次听说治头大祭酒要往长安一行,我还以为要有些时日见不到,想不到会在这里遇上。”
白云子闻言,脸上的笑容收起,“老道正是从长安回来。”
庾献见白云子这般表情,神色也郑重了些,“局面不太好吗?”
老道长叹了口气。
“我入长安之时,就觉出里面有股不弱的妖气。我怜那满城百姓无辜,不愿让妖魔手段得逞。当即违背心意,去见了太师董卓。”
“那董卓虽敬我是有道之士,却不肯相信城内有妖魔作祟。老道好不容易才说动此人,让我以桃木剑悬挂钟楼,寻找那妖魔位置。可说来也怪,老道找寻半天,竟是一无所获。打听守城的官兵,都说除了渭阳君董白率军出征,并无别人进出长安。”
董白?率军出征?
庾献瞪大了眼。
这什么鬼?
那小丫头是这块料吗?
董卓老贼不会是破罐子破摔了吧。
白云子说完,又叹气道,“老道丢了面皮,自是不好在长安多待。唯一的收获就是确认了一事,董卓赖以镇压气运之物,确实已经不见了。想必,真是丢在了成皋附近。回来时,想着看看青青子回来没,特意绕到了这边。”
“青青子?”
庾献意外。
如果庾献没记错的话,这青青子应该是和重玄子、白云子一个辈分的。而且从重玄子话中来看,很能打青青子正是鹤鸣山的武力担当!
白云子老道笑道,“不错,这是青青子磨剑的地方。你们两个寻到这里,倒是和她有缘。”
听得此言,庾献和郭嘉都面露惊愕,目光瞬间落到了那块大石上。
磨剑?
莫非这块能自生杀气的石头,就是青青子的磨剑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