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rp8a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明之雄霸海外 愛下-第2009節 哈立德·奧利夫帕夏的不解熱推-bdo31

大明之雄霸海外
小說推薦大明之雄霸海外
众将会商攻破敌城之计,但都觉得棘手。
城墙高十米,斜度高度二十米,合计高度为三十米!
怎么打?
郝摇旗说他已经尝试过建起土山,大家忙问如何?
他手指前面空旷处散落的两个土堆,没有成功!
“这里的石头硬,取土不容易,且风大,把砂土都给吹飞了!”郝摇旗悻悻地道。
大家注意到海风吹来,把旗角吹得猎猎作响,看上去很有力的样子!
其实城高也就罢了,关键它建在斜坡上,导致攻城作业不容易开展,无论是长梯、云梯、井栏、冲车、攻城锤都不好使。
马重禧建议道:“我们挖地道吧!”
郝摇旗变出乌鸦嘴道:“我们挖过,但城下方是块岩石!”
我靠!
大家顿时觉得郝摇旗很不可爱了,但在场的将军都是积年老贼,可不会因为一座难打的城池而气馁,先前的包头佬这么顽强,不照样被我们兵临城下!
李来亨叫参谋来,作出指示:
“一、派出部队袭扰敌城,让敌人无一刻安宁!”
此招正是中国人闲不住的一个表现,不仅仅自己闲不住,还要让敌人闲不住。
“二、打造或组织运输攻城工具,准备攻城!”
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就创造条件!
李来亨着人赶快与海军运输部队联系,把“伊城巨炮”调来!
伊城炮是攻城炮,调来后开炮,看看是矛利呢还是盾坚。
“再请海军配合,合力攻打这座堡垒!”李来亨问道:“大家觉得怎么样?”
李来亨的命令都是应有之举,其他将军一致同意。
人员出动,纷纷执行命令。
很快地,清脆的枪声不断响起,正在狙敌。
东南军骑兵就在城下奔跑,向墙头抛射弓箭,一簇簇的箭矢飞到城墙上,只要有敌人,肯定有收获。
飞雷炮与简易的人力式投石机组装起来,向着堡垒投掷炸弹进行轰击,不一会儿,海锁堡垒的西面城墙就深受其害,看到城墙上空烟雾弥漫,爆炸声不断,接着其余城墙也响起了爆炸声。
东南军干活很给力的,晚八点,海军运输舰靠岸,热情扬溢的军工们马上卸货,海军的兄弟们为他们送来了“配重式的投石机!”
这是一种最大型的投石机,它利用杠杆原理,一端装有重物,而另一端装有待发射的弹弹,发射前须先将放置弹药的一端用绞盘、滑轮或直接用人力拉下,而附有重物的另一端也在此时上升,放好石弹后放开或砍断绳索,让重物的一端落下,弹弹也顺势抛出。
在当时其威力不俗,足可以将一百斤重的蔡依琳扔出到四百米远。
相比之下,人力式投石机的射程不到一百米。
包头佬也有还击,他们使用线膛枪狙击东南军,让近前的官兵们不得不时刻顶盔穿甲。
灯火通明,照见道路,点的都是马灯,这东南军从来没见过灯油匮乏过,一到晚上,就是包头佬嫉恨的时候,因为他们没有这么多的灯火!
东南军热衷于种棕榈树产棕榈果榨油,还宰鲸榨油,加上石油采集,于是满载着油坛和油桶的船只一条接一条地从东南亚驶进了地中海,保证了燃料的充足供应。
军工们不顾劳累,运送配重式的投石机的组件,立即把它们组装起来。
不仅如此,工程兵与民工们都果着上身,在那里热火朝天地清理地面,堆砌坡道,准备等着伊城大炮的到来,安装到来。
且说东南军海边直到堡垒下都是火光接天,包头佬看着,无不心惊!
城墙上东南角是东南军狙不到的地方,包头佬主将哈立德·奥利夫帕夏与副将阿拉法特·谢赫·帕夏看着东南军的情形,不断摇头。
他们都是坚心忍力之辈,但对上东方来的异教徒,都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
包头佬弹药不足,缺衣少食,但他们意志坚强,打出了百分之一百二十的战斗力。
再凭借着地利,然而还是不能战胜东方来的异教徒,让他们很无语。
这些异教徒阔佬,这么富有,却净会来欺负贫穷困苦的包头佬,打得包头佬损失惨重。
当然包头佬的两位大佬也与包头佬同甘共苦,他们进入海锁堡垒誓与堡垒共存亡。
第二天的清晨时光,他们还在睡觉,就被唤醒,勿忙起床,冲到了近海的东面城墙,他们看到了海面上一支强大舰队,那是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场面,足足三十二艘战列舰在向着海锁堡垒在逼近!
很快他们就开炮了,他们象一群被激怒的海上蛟龙般开始残暴地扫荡着整个堡垒。
有几艘战列舰离堡垒很近,他们甲板炮阵列的不是长炮,而是飞雷炮,把点燃的炸弹抛射入堡垒上。
这很冒险,但杀伤力不俗。
包头佬们龟缩在碉堡、城墙城垛边,哈立德·奥利夫帕夏把手指头塞在耳朵里来抵御由于爆炸而起的强烈震荡,爆炸声停息后他爬上碉堡顶,看见敌人的战列舰编队一摇一晃地驶来,这是多么地井然有序,壮观的一幕!
哈立德·奥利夫帕夏微叹了一口气,他很清楚这些战列舰的价值,奥斯曼帝国曾经苦心经营,想弄出一支战列舰编队,终究不成。
不仅仅是这大批大批的装备,上面装载的人更让哈立德·奥利夫帕夏感到敬畏,他觉得有一条人生哲理在此失效:有钱人怕死,越有钱的人越怕死。
但东南军不怕死,他们死战不退,哈立德·奥利夫帕夏很清楚,哪怕东南军中一个小兵的待遇,都相当于包头佬的军官待遇和普通阔佬。资产先不论,东南军中一个小兵每顿有茶喝有肉吃还有烟抽,胜过了奥斯曼帝国至少八成人的生活水平!
更不用说他们的军官,这么有钱,却为什么和我们这些穷光蛋去争夺一块鸟不拉及的地盘呢!
你要是抢一块金矿或者银矿来和穷鬼拼命,我都理解,可这里的地方,是不毛之地啊!
至今没有一条象样的道路,道路崎岖难行,出产稀薄。
哈立德·奥利夫帕夏十分痛恨东方来的异教徒,恨不得把他们全部杀光光,更为这些东方来的阔佬这么拼命而百思不得其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