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1h8精彩絕倫的小說 空想之拳 txt-第四章.閒逛調查推薦-dwx9n

空想之拳
小說推薦空想之拳
“最危险的存在是我?”
“对啊,老梁你没想过吗,也许这个蓝星末日就是因为你来了这儿才有的。”
栗知弦捧起清酒瓶子吨了一口,用故作深沉的腔调缓声道:
“来自最古蓝星的流浪者,追逐末日焰火的飞蛾。
为了回到故乡,忍受着难以想象的孤独和痛苦,不惜成为空海邪神的爪牙。
降临异界,想要借助末日的力量将信息传回,可怎么等也等不到那个该来的末日。
漫长的等待变成了煎熬,在煎熬中失去理智的男人变成了不顾一切的疯狂野兽,亲手掀起了末日的烈焰。
将一整颗星球化作燃烧的薪柴,只为照亮回家的道路。
这个男人的名字就是……”
梁德指顶掌心,比了个暂停的手势:“等一下,先不管这个男人的名字叫什么,弦哥你是从哪里知道我的所寻之物和末日传讯计划的?”
“传讯计划是太常务告诉我的,上个月我献祭了一些在襄北搜集到的素材,问他是不是打算写末日题材的新作,他就和我解释说明了一下。
最古蓝星的事情我早就知道了,鹤鹤跟我聊天的时候说的,她说你不是什么怪人,也不算什么坏人,只是回不了家心里着急,所以有时才会比较讨厌,让我工作的时候对你包容一点。”
“……她没看出来你才是需要包容的那一方吗?”
栗知弦抱着胳膊昂首挺胸道:
“我在鹤鹤这种可爱的女孩子面前可不是在你面前这副样子,怎么说我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正统派美少女,想要表现得讨人喜欢一点很难吗。”
“这有什么好得意的,你这个卑鄙的女人。”
栗知弦摇手指:“不是卑鄙,是内秀!
老梁,一个美少女用来展现可爱的精力是有限的,当然要用在鹤鹤身上啦,难道装可爱给你看啊,你想看吗?”
“请务必不要,非常感谢。”
梁德起身走出凉亭,对跨界直播那头的栗知弦道:
“没有末日就创造末日这种事,我不会做,你不用担心。
你现在应该也明白了,奉先老师不是那种为了所谓的体面遮遮掩掩的大人物,我发挥的作用还挺关键的,属于核心员工,如果他的计划是让我到处降临做末日之源,一定会事先告诉我,不会出现你想的那种情况。
这种事情你以后跟我直说就行了,没必要用那种开玩笑的语气讲出来。”
栗知弦严肃点头:
“那我就直说了,老梁,刚才你扫来扫去乱晃镜头的时候,我看到公园那头的便利店里有个背影雅俊的妹子,你能不能过去调查一下,能不能得到信息无所谓,主要是给我增添一点创作激情。”
“……行吧,反正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到末日之源是什么,我就围着公园绕圈,和每个人都聊一聊问一问,看有没有蛛丝马迹。”
“我看那些跳广场舞的老头老太太都挺精神的,你小心别被他们当成可疑分子举报到有关部门那儿去了。”
梁德摆摆手:“没事,你看我这身打扮,西装革履,器宇轩昂,他们顶多以为我是卖保险的,再说了,我一个神出鬼没的神话人物,有关部门能逮住我吗?”
他先去了趟栗知弦说的便利店,可惜弦哥说的那个妹子已经不在了,没能增添她的创作激情。
不过也不算全无收获,梁德用吞天食地法深吸了两口便利店里的烤肠粒子,获得感大大提升。
从便利店出来后,梁先生步履从容,带着和善的笑容在公园里四处搭话,为了融入群体还跟在广场舞团后面跳了几节,和那些热情的大爷大妈闲扯了半天,几个小时下来,知道了许多家长里短的无用信息。
但他也不是一定要找到末日源头的线索,即使不知道起因,等末日来了之后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反正死不了。
毁灭因素自然有此界蓝星呼朋唤友来解决,他只要适时登场制造噱头吸引眼球就行了,闲逛调查是因为在这儿也没有其它重要的事情可做。
既然这座公园是末日中心,那么这附近很可能出现关键人物,如果能提前发现他们的踪迹,贴到他们旁边,蹭热度的机会肯定比别的地方多多了。
公园里都是些普通市民,但很多拯救末日的英雄就是从普通市民里诞生的,不可小觑。
梁德聊聊逛逛,走遍了公园里每一个有人的地方,连躲在僻静处卿卿我我的情侣也没能逃过他热情洋溢的问候。
一直到晚上在公园卖荧光气球和陀螺地鼠的小贩收摊,他才跟着三三两两离开的人们一起走出公园,去到公园附近的大街小巷转悠。
在十几家商店进行了似乎想买其实不买的表演后,他离开了灯火明亮的主街,穿行于昏暗狭窄的小巷,没过多久,一些在夜晚谋生的人便盯上这个穿得还不错的光头男子。
繁华的城市,也有很多只能在黑夜里找到的商品,提供这些商品的人往往能敏锐地识别出他们的潜在主顾。
一个成年男人,漫无目的地在夜晚的小巷晃荡,一定是想要找一些别时别处得不到的玩意儿。
梁德放慢了脚步,让背后跟着他的那个人赶上来。
这是一条死胡同,没有路灯,全靠附近居民楼的灯光照亮。
那个穿着长外套的年轻女人一脸神秘地走到梁德面前,拉开外套拉链,低声道:
“大哥,要买钱么,都是不连号的真钞,一百的五十的都有。”
梁德看着她外套内兜里花花绿绿的纸钞,转了转眼珠子道:
“你这钱多少钱?”
“一千卖一千二,大哥你要是买五千以上可以给你打九折。”
“你这些钱……都是真的?”
“大哥你放心,这都是真钱,我带了验钞笔,你要不信可以随便抽几张验验。”
卖真钱的年轻女人把一支金属笔递到梁德手里,又靠近了一点。
“大哥你随便抽一张,保证都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