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c6ih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與仙爲途笔趣-第七十章 仙……丹?(5000字)鑒賞-jeqhz

與仙爲途
小說推薦與仙爲途
原本树上的三颗果子,现在居然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数十个小的果子,这些果子只有拇指大小,与开始看到的差距太大了。刘安有些懵逼,然后仔细查看黄泉水瓶。
结果发现这在树进了黄泉水瓶之后,这些果子居然就缓缓的缩小,然后分别长出了其他的小果子。
“这是什么意思?”刘安心里嘀咕。
来到太虚里面,刘安就把这果树拿出来,整个果树十几米高,其中骸骨与根须占据了三分之一左右,树桩也很大,树桩有些发黑,新发的纸条已经刚见面的时候要粗不少了。
就在刘安仔细观察的时候,发现这根须上面的骸骨居然慢慢的碎裂,就像那种风化很严重的样子。
还发出咔咔的爆裂的声音,片刻就碎裂成了一堆石头碎碎块的样子,紧接着就继续碎裂,最后就像是一个土包一样,只是颜色还是白色的。
而这颗古怪的树就扎根在这土包上面,不过刘安可以清楚的看到这树已经在这里扎根了。
“三十一个。”仔细确认没有什么其他危险,就仔细数了一下了数,发现有三十一颗果子。
“这是被雷劈的?”刘安又仔细看这树桩,发现上面有三米多长一截,里面居然蕴含了强大的雷法。
这都多少年了,居然还有雷法隐藏在里面,这也就是传说中的雷击木,但是这比万年雷击木都还强大。
“难怪可以在死水里面存活,看样子与这树桩里面积蓄的雷法有关系。”刘安算是明白了。
刘安打开了净水瓶,净水瓶里面的净水拿出来,然后控水术操控着这净水进入到了这树桩里面。
一个小时!
两个小时!
三个小时之后,刘安轻轻的一掰树桩,接近四米的黑色的树桩就被掰下来了,而其他部分已经存活了。
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如果不把这蕴含~着强大雷法的树桩摘掉,那么这新发的树枝也许就会枯死。
而要想完全的剔除雷法,靠外物不行。
那么就只能靠内部的力量了,控水术加上净水,让这树木自己内部把里面的雷法逼~迫到一定位置,然后直接切断链接。
依靠树木自己强大的生命力来断开链接,一方面是可以清理掉里面的雷法,另外就是可以轻易的拿下来。
清理完雷法之后,树桩整个就恢复起来了,大量的净水让这树看起来更加的精神了。
“这材质不得了。”刘安仔细看了看断掉的树桩,这材质比万年雷击木都要强悍很多,这还是材料状态,要是炼制成为宝贝,那就更加强大了。
这材料收起来,至于这树什么什么宝贝,刘安自己不清楚。
死水湖下面得到的宝贝,一根黑色的棍子,这黑色的棍子只有很微弱的灵气在里面,这棍子外表被死水腐蚀的不像样了。
刘安想了想,把这宝贝丢进了雷宵葫芦里面。
电浆祭炼一番,然后拿出来。
“竹仗?”现在可以看出来,是一根黝~黑的竹仗。
竹子法宝,在道门,佛门都有不少。
道门的笛子,竹剑等等。
佛门最有名的就是苦修士的竹仗。
“应该是佛门的。”刘安仔细看了一下,这长度应该是佛门的,竹剑不会这样的长,竹笛也是,大概有一米七左右得长度。
刚刚收了阵法,栽种这树木的时候防止意外,所以布置了阵法。
“师兄,这就是那奇怪的果树啊,怎么有这么多?”晨灵已经挺个大肚子在这边来了。
“我也不知道,原本有一颗大的,两颗小的,现在有三十一颗。”刘安来到晨灵身边,开口说道。
“好奇怪,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人参果?”晨灵开口问道。
“我也不知道,不过能够让合欢门视为至宝的,肯定不简单。”刘安摇头说道。
“这是什么?”晨灵又看到刘安手里的竹仗,开口问道。
“应该是佛门的宝贝,咱们用不上。”刘安把竹仗递给晨灵,然后说道。
晨灵刚刚拿上,就喊道:“好重啊。”
然后就放弃了,刘安狐疑的掂量了一下:“不重啊。”
“就是好重。”晨灵摇摇头说道。
“我来,我来。”小伶在一边喊道。
刘安就把竹仗放在小伶身上,然后缓缓的放手。
“好重啊,好重啊。”小伶也叫~了起来。
“也许……,也许是因为我身上功德很多的缘故。”刘安思量了一下,然后说道。
晨灵点点头,有这个可能,宝贝越是高级,使用的条件越是苛刻。
刘安只好把宝贝收起来。
陪着晨灵在里面走了一阵,然后又吃吃喝喝的。
晨灵休息了之后,刘安才出了太虚,出了太虚之后,刘安就开始琢磨,恢复治疗了。
人鱼术士闭关也结束了,也许是因为人鱼术士治疗其他修士,积攒了功德,这次闭关之后修为几乎都提升了。
召开山门大会,云龙山这这边有个山门,丹宗老爷山还有一个山门。
参加会议的有刘安,刘仁,刘玄,刘冥,李小风,李小伶,李小娥,李小娘,李兰,李梅等等其他的人。
没有参加会议都在闭关修炼。
还有一些没有化形的都没有资格参与。
“别人还说我取名有问题。”刘安心里嘀咕,其实大部分都是自己选的名字。
“今天召集大家呢,就是宣布一个消息,明天开始继续给修士解丹毒,还是按照原来的规定执行。”刘安开口说道。
“是,门主!”下面的人都领命。
“好了,没有其他什么事情了,散会。”刘安想宣布孩子的事情,但是觉得还要再等等。
云龙山坊市,修行界第一大坊市,哪怕是器宗,丹宗的坊市都没有这边的大。
这边坊市常驻人口达到了三万,其中金丹修为以上的修士,超过了五成。
也就是金丹以上的修士超过一万五千人。
这样庞大的修士群体,没有任何人敢来这里闹事。
地仙境的修士最多的时候达到三位数,超过一百人。
地仙境修士,以前是很少见到的,地仙境修士都在自己顿悟,根本不会与其他修士打交道。
这里是一个例外。
分神期修士,元婴期修士就更多了。
小伶宣布第二天开始治疗丹毒之后,不到一天,就传遍了整个修行界。
不过现在要来云龙山,就得有手续,要认证,必须要当地的大门派派人带来。
并且每一个人都需要查验一番,没有人敢说不。
这是因为上次有人暗算刘安,被揪出来。
虽然无形之中增加了治疗丹毒的人的开支,刘安也没有反对,因为刘安不可能说知道所有人的底细,哪不现实。
道门本来想突袭一下魔门修士,然后就后撤,但是谁能想到,居然误打误撞的发现了鬼王门的地宫。
数百的分神期修士,用了一天时间,直接炸开了一座大山,暴露了鬼王门的地宫。
而十八罗汉阵很快吸引了佛门大能的出手,十八罗汉阵是佛门第一阵。
当然这其中有没有道门通风报信就不知道了。
刘安每天都在接受最新的消息,佛门大能已经到达,并且后续有三百名佛门修士支援。
道门这边一百多分神期修士,炸开了鬼王门的地宫,暂时没有好消息。
“这倒是一个机会。”刘安心里嘀咕。
什么机会?
炼丹渡劫,顶级的丹药手里没有多少了,刘安也想储备一些丹药。
关键是要是打开鬼王门的地宫,那么功德肯定不少的。
刘安就把自己的想法给丹宗老祖发送了过去,丹宗老祖在几个小时之后就回信了。
刘安赶紧的驾驭着云雾兽朝魔门方向飞了过去。
看到刘安这么快就来了,丹宗老祖也是有些惊愕,但是明智的没有说什么。
“这就是鬼王门的地宫?”刘安在二十里开外,看到一座山的半边崩塌了,高度起码有一千多米高,山腰中间,一个黑黝黝的洞口正冒着黑色的雾气。
“嗯,这下面是极品阴脉,地宫依靠阴脉的力量,咱们也是不容易拿下。”丹宗老祖宗开口说道。
“正好晚辈蕴养了一炉破障丹,在这里说不定还弄些功德。”刘安开口说道。
“你有把握没有?”丹宗老祖开口问道。
“有,诸位前辈后退,晚辈立即就上前。”刘安开口说道。
丹宗老祖立即打出一道道传讯玉符,道门修士纷纷后撤。
鬼王门的地宫里面,一个铜盆里面,铜盆里面是一盆,水里面就看到外面的情况。
“道门老杂毛这是要干什么?”
“欲擒故纵呗?”
“嘿嘿,咱们就稳住,看道门这些老杂毛有什么手段。”
“就是!”
鬼王门一众鬼帅开口说道。
鬼王门里面分小鬼,鬼卒,鬼将,鬼帅,鬼王。
鬼王只有一个,其余的都是鬼帅,器宗不乏有道门修士走上这条路的。
鬼王门的鬼修就是炼化其他魂魄,来壮大自己,所以鬼王门一旦抓到人,就要让这人死了有冤气,才能有鬼存在。
所以落到鬼王门的人,或者修士,下场都很惨。
“道门这个小杂毛干什么?”
“不管他!”
“也是,道门老杂毛不会以为咱们看到小杂毛,就出去吧?”
鬼王门这边看到刘安飞了过来,刘安大大咧咧的来到鬼王门地宫入口,看到有黑色的石头建造的墙壁,上面有阴暗的死气。
刘安就盘坐在地宫门口,飘荡的鬼气几乎就在咫尺。
神念一动,黄泉水瓶就悄无声息的融进了鬼王宫的墙壁里面去了。
元鼎丹炉被拿出来了,天空就出现了异样,乌云密布,雷声滚滚,暴风骤临。
呼啸的狂风带来的黑云,让整个天空都漆黑一片,好像是在黑夜里面。
“不对劲啊?”鬼帅门看到铜盆里面的景象消失了,感觉有些不妙。
“我还是往下去一点。”刘安感觉到暴虐的灵力,就往下几百米的距离。
半个时辰,天空雷声轰鸣,整个天空电蛇飞舞。
一拍丹炉!
六百多颗破障丹一瞬间就飞出来了。
轰隆隆!
一道巨大的雷光,在五百里开外的道门修士纷纷后撤,而在千里之外的低级魔修,被这一声雷,炸的魂飞魄散。
这一道仿佛是破开黑暗的雷光,直接落向了刘安,这雷光要把下面那个逆天而行的家伙弄~死。
不过这雷光在落到鬼王宫的时候,忽然发现不对劲,这边还有一个逆天而行的魔头。
于是这一道刺眼的亮光直接落在了鬼王宫上。
鬼王宫的阵法也一下子亮起来,血色的雾气让人感觉到恐惧。
天上的雷劫怒了,白色,红色,蓝色,紫色,金色,空中的劫云展现出来五种颜色。
一颗白色的巨大雷球,就像太阳一样落下去。
刘安神念一动,面前激活黄泉水瓶,沉向了地脉深处,然后一收丹药,进了太虚里面。
渣渣!
雷劫暴怒不已,逆天而行的那个渣渣,居然不见了,于是已经稳定的五色云彩,直接多了两层,就像一个宝塔一样。
道门修士疯狂后撤,三千里之外的灵力都暴虐不已。
嗡!
天地间发出嗡的一声!
砰!
砰!砰!
鬼王宫里面的无数小鬼,鬼卒毫无征兆的爆开了,什么都没有留下。
鬼将,鬼帅感觉好想失去了知觉。
白色的雷球落在鬼王宫的墙壁上,墙壁仿佛不存在一样,雷球直接落进去了。
“啊!”
“啊!”鬼王宫里面,白色的雷球忽然爆开,一道巨大的电网让鬼王宫第一层的鬼将以下的直接爆开,鬼将哀嚎不已。
外面更大的白色雷球,就像下雨一样落下来。
这些雷球落在山体上,山体直接消失一大块。
几个呼吸的时间,山体消失了百米高。
然后是红色的雷火,就像一个个巨大的火球,在山体上留下一个个深百米的大坑,少部分就像排队一样从鬼王宫入口钻了进去,进不去的就在旁边炸开!
蓝色的是电网一样,蓝色的电网落在山体上,山体立即布满了裂痕。
紫色的雷光就像一颗巨大的紫色太阳一样,直径有数百米大小,轰然落下。
山体中间出现一个直径三里地的一个大坑,可以看到黑色的地宫了。
金色!
金色的雷光就像一条条金色的蛇一样,钻进了地面去了,这一瞬间,鬼王宫的阵法彻底被粉碎,无数的黑气缭绕。
嗡!
一道青色的雷光在空中爆开,发出嗡的一声,数百里之内的任何生物一瞬间神魂俱灭,鬼王宫下面的鬼帅,一个个的形体暗淡,鬼王的神魂之火,更是一闪一闪的,好像要熄灭一样。
“神罚!”让很多人没有想到的是,一个五色的虚影在空中形成,这个五色的虚影一闪就落在了破碎的地宫上面。
五色的虚影一挥手,数百的金甲虚影就冲进了地宫里面。
这些金甲虚影手持金色长枪,那些奄奄一息的鬼王宫的鬼修,纷纷被洞穿,洞穿一些鬼修之后,这些金甲人影居然凝实了很多。
数百金甲虚影在不到十息时间就杀到了鬼王宫最底层的地方。
“不可能!”
“不可能!”
下面十几名鬼帅看到金甲人,纷纷惊呼起来。
“孽障,受死!”数百金甲人,化作一个金甲人,鬼帅,鬼王纷纷的爆开一团黑雾。
“哼!”这金甲人一挥手,一点五色火焰就出现了。
嗡!
五色火焰一下子爆燃起来,十几个翻滚的人影发出一声声的哀嚎声。
“不可能,天将,怎么可能是天……。”鬼王哀嚎不断,话没有说完,就没有了。
金甲人看着壮大的五色火焰,微微点头,就要离开,然后一跺脚,地宫轰然塌陷。
金甲人看着地脉里面的黄泉水瓶,微微皱眉,伸手就要摸这黄泉水瓶。
手刚刚接触这黄泉水瓶,黄泉水瓶就周围就爆发出一朵火焰一样的莲花。
“啊!!业火!”金甲人惨叫一声,远远的避开,看着安静躺在地脉里面的黄泉水瓶。
“怎么可能!”黄泉水瓶外面的红色火莲慢慢暗淡。
“收!”金甲人手上包裹着五色火焰,就像一层手套一样,抓~住了黄泉水瓶。
“哼!”黄泉水瓶里面一声冷哼声。
金甲人身形一下子暗淡了,这一瞬间,黄泉水瓶爆发出一个巨大的业火红莲。
啊!!!
“里面居然有器灵!”这金甲人哀嚎一声。
在鬼王宫外面的那个五色人影,看了看天空,打出一道法诀。
下面地脉里面的金色人影,嗖的一下就不见了。
“啊,我的宝贝……。”这金色人影留下一道哀嚎声。
金色人影落与五色人影融为一体。
“什么!”五色人影惊呼一声,但是来不及了,周围仿佛有一股巨大的力量,把五色人影挤到了半空中,然后消失。
一道银光从空中落下,钻到了地底下面,落在了地脉上面了。
三天之后,刘安陪同道门修士看到的是一个湖泊,一个散发着淡淡寒气的湖泊,虽然水没有装满,但是已经有不少了。
“完了,鬼王门完了!”在场的一名地仙境修士开口说道。
“鹤鸣,你炼制的是什么丹药?”实在是有人忍不住了,开口问道。
“我也不知道,看起来平平无奇……。”刘安拿出一颗丹药,开口说道。
周围地仙境的修士骇然不已,明明看到丹药在刘安手里,但是神念根本看不见。
“仙……仙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