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kuu人氣小說 縱橫天下從鐵布衫開始-第四百三十章 第三波異變出現(第一章)熱推-6y1qr

縱橫天下從鐵布衫開始
小說推薦縱橫天下從鐵布衫開始
金匡天一边向着孔雀族结界飞去,一边心中疯狂咒骂孔雀族老祖。
这个该死的老祖脑子有问题!
绝对里面装的都是水。
你他么出来后不先干掉陈宣,自己却先跑了,现在陈宣找上门来了,就该把你们孔雀族的人全部干掉才好。
“孔兄弟,速速开门,我有重要情况汇报。”
金匡天向着里面大喊道。
准备先骗出来一个孔雀族妖王再说。

西北区域。
孔雀族妖祖一路行来,脸色淡漠,身躯高高瘦瘦,身上没有一丝的气息波动,外表看来就像是一个寻常的老人一样。
连续经过两处小镇,两处小镇的居民无一例外,全都被他一指点死,正是为了寻找他们族内无数年前遗留的瑰宝。
不过两个小镇被他翻了一遍,也没能找到瑰宝的痕迹,这让他眉头皱起,继续向着其他方向寻去。
“难道这无数岁月中又发生了变故?我族的记号黯淡了。”
孔雀族妖祖一路走过,向着第三处小镇走了过去。
整个小镇一片熙攘,热热闹闹,各种叫卖声传遍整个街道,一道道小吃的香气被微风一吹,飘荡了好几里。
“人族,都是一群弱者,传承被斩断,一无所有,又被感情所羁绊,注定永远也无法翻身,想要对付他们,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他们陷入崩溃。”
他极其自负,眼神冷漠,向着小镇走了过去。
街道的一侧。
一身衣衫褴褛,看起来像是丐帮弟子一样的铁龟道人,蹲在一处墙角,正在啃着硬馒头,一脸诧异的看了看这位走过去的孔雀族妖祖。
“有妖祖出来了?不对,是身外化身,奶奶的,身外化身都出来了,距离最后一重枷锁解封更近了,让我算一算。”
他忽然伸出手指,以高深算法开始掐算起来,“嗯,时间越来越近,这样推算的话,甲乙丙丁,李狗蛋、张二蛋、王傻蛋…应该就是八到十日左右,最早八日,最迟十日,天地最后一波异变就会出现…”
他算着算着,忽然脸色一变,像是触发了什么,继续掐算起来,失声道:“不好,将来必有大劫。”
轰隆!
“啊…”
忽然,一阵惨叫声传入到了铁龟道人的耳边,大地轰鸣,如同发生了恐怖地震一样。
铁龟道人猛然回头,只见那位孔雀族妖祖一脸冷漠,从街道走过,一巴掌拍碎了一个店铺,恐怖的妖气横扫四周,震得整个街道都粉碎了。
不知多少人突然炸开,化为血雾,两侧的建筑物纷纷炸开。。
铁龟道人眼睛一立,怒喝道:“放肆,胆敢如此?”
呼!
他身躯一闪,刹那消失。
孔雀族妖祖拍碎了一处酒楼后,探出一个巨大的手掌直接向着地底按去,轰的一声,震得整个大地都崩开了,一块块土石到处飞溅。
他的大手在一阵乱摸,忽然摸出一个古老的黑色玉符。
他看了一眼,轻轻叹息。
“无尽岁月过去,我族遗留的瑰宝居然也已经被腐蚀,岁月,当真不饶人啊。”
忽然,他寒毛竖起,感到一阵惊悚。
一股莫大的危机从他的心田浮现,让他一瞬间有种灵魂颤栗感。
这怎么可能?
什么人让他有这种感觉?
他猛然回头。
什么都没看到,一个巨大的道袍直接套在了他的脑门,接着一股无比强悍的力量一巴掌落在了他的脑门,啪的一声,打的颅骨粉碎,意识消失。
孔雀族老祖眼睛一黑,身躯扑倒在地。
发生了什么?
谁杀死了我?
铁龟道人收了道袍,狠狠吐了一口浓痰,一脸凶狠,道:“在老子眼皮底下也敢杀人,找死不成,麻蛋陈宣,都是你害的老夫,老夫要活剥了你!”
他气的一阵咬牙切齿,要不是陈宣,他现在还是堂堂铁龟楼楼主,每日小酒喝着,小情偷着,别提多自在了,怎么可能会被吓得满天下乱跑。
忽然,他感到一阵惊悚,寒毛耸立,急忙回头。
只见街道尽头,两道黑影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瞬间出现,脸色呆滞,目光冰冷,身上穿着极其古老的服饰,手中拿着勾魂锁链,冷冷看着他。
“该死,这么快又找上来了。”
铁龟道人脸色一变,赶忙以最快的速度亡命逃窜。
两道人影闪电般追过了过去。
“我日你仙人板板陈宣,都是你害得我…”
他愤怒大叫,一路逃窜。

孔雀族结界的不远处。
之前的那位孔雀王很快被骗了出来,脸色狐疑,一路跟着金匡天向着前方飞去。
“金兄,你不会在骗我,陈宣真的死了?可我问过我族老祖的本体了,他现在还没动手。”
那孔雀王诧异的道。
“是真的是真的,据说松鼠族的妖祖出手了,一巴掌拍死了陈宣,咱们快去看热闹。”
金匡天开口道。
孔雀王更加狐疑,有些不大相信。
他忽然停了下来,看着金匡天,道:“金兄,你不会有什么阴谋吧,算了,我还是回去了,外界的世界好危险,我等几天再出来。”
他说着就向着结界入口再次飞了过去。
金匡天脸色一变,赶忙道:“别啊,孔雀兄,大家都在看热闹,你怎么怂了,尼玛蛋孔雀族,你们怎么这么怂?”
孔雀王心中大怒,懒得理他,加快速度向着结界入口飞去,不过飞着飞着,忽然异变出现。
他发现眼前的环境在迅速改变,他不断往前飞,但是距离自家结界入口却越来越远,与此同时,天地开始变得空旷。
他似乎越飞越远,越飞越诡异。
忽然,孔雀王露出惊悚,赶忙停了下来。
“不对,是幻境,谁?什么人在出手?金匡天,你敢阴我?”
他惊怒大叫。
刷!
忽然,他感觉到自己的脑门一凉,像是有一个手掌一下捏住了他的脑门,接着眼前的环境迅速消散,天地不再空旷,不再诡异,四面八方的空间统统消散。
他居然不知何时来到了一个小土丘这里。
而小土丘上屹立着一道白色人影,正探出大手,一把牢牢地捏着他的脑门,五根手指扣住他的颅骨,像是在捏椰子一样。
孔雀王顿时吓得冷汗滚滚,惊骇无比。
“陈….陈…陈少侠!”
他颤声道,眼睛赶忙向着四面八方看去。
只见四周一位位妖王,各个一脸恭谨,露出谄笑,向着陈宣看去。
孔雀王大怒,道:“你们背叛了妖族,背叛了我孔雀族!”
“hatui!”
巨象族妖王一口口水喷了过去,不屑的道:“谁他么和你是妖族,现在我们都是人身,我们是人族!”
“对,大伙都是人族,就你一个是妖族!”
一群妖族纷纷开口,表着忠心。
“你们…”
孔雀王气的浑身发抖,惊恐的看着陈宣,道:“陈少侠,我如果说这一切都是误会,你信不信?”
“你猜我信不信?”
陈宣露出森白的牙齿。
孔雀王哀嚎不已,赶忙求饶。
咔嚓!
陈宣一巴掌拍过,震碎了孔雀王的后颈,打断了他的神经,让他陷入瘫痪,同时震溃了他一身真气,催动血阎王之眼开始催眠孔雀王。
“你们族的那几个重宝都埋在什么地方?你族的老祖又去了哪里?”
陈宣平静问道。
孔雀王陷入浑浑噩噩中,语气喃喃,开始讲了出来。
片刻之后,陈宣从孔雀王这里得知了他想知道的一切。
仔细想了想,最终一巴掌拍死了这位孔雀王。
现在他可没有时间再去拍卖,他得赶紧去找那个孔雀族老祖,若不然对方要是屠城,不知道又能干掉多少人。
看到陈宣一巴掌拍死孔雀妖王,一群妖王全都打了个冷颤,心头暗骇。
陈宣的目光冷冷看向他们,忽然行动起来,动作如电,催动【封神指力】向着他们的身躯点去。
“陈少侠饶命!”
“听我解释…”
砰砰砰砰!
一群妖王很快全都被他打入了数道封神指力在体内,各个脸色煞白,惊骇无比,赶忙向着自己脑袋摸去,想看看脑袋还在不在。
一摸之下,他们顿时松了口气。
脑袋还在,陈宣没有杀他们?
“这叫封神指,中了这道指力的人,每七天到半个月发作一次,发作起来痛不欲生,身如刀绞,会渐渐陷入癫狂,想要解药的,就给我好好听话,要不然活活疼死你们。”
陈宣冷冷开口。
一群妖王直打冷颤,赶忙应是。
其中雪豹族妖王心中暗喜,陈宣没有他动手?
难道是忘了自己?
砰!
忽然,他的身躯炸开,化为血雾。
陈宣收回手掌,淡淡道:“想什么呢,雪豹族屠杀百万,是必死的,见一个灭一个,没有必须要种下封神指。”
他身躯一闪,离开了此地。
一群妖王各个脸色复杂,心头暗恨。
这下完了,他们身上都被种了这种神秘指力,今后再想对抗陈宣,只怕根本不可能。
就是不知道这封神指,法身级妖祖能否化解?
一群妖王带着各种心思,迅速离开了这里。

陈宣在这片大地上迅速掠过,接连找了两个地方,都看到下方一片狼藉,建筑物崩塌,一具具尸体到处横陈。
他的心中越来越沉,加快速度向着远处掠去。
终于,在寻到第三处小镇的时候,发现这处小镇保存的还算完好,只是中间有一条街道炸开了,但依然死伤无数,不知道多少人在血泊中大叫,哭爹喊娘,一片凄惨。
陈宣落下之后,精神力覆盖而下,忽然眼睛一闪,迅速闪过,落在了一处废墟的近前。
这处废墟的前方,一具身穿五彩羽衣的老者,静静躺在地上,颅骨碎裂,红的白的流淌了满地都是,眼睛瞪圆,死不瞑目。
陈宣眼神一凝,轻轻地吸了口冷气。
孔雀族妖祖…死了?
他的目光向着四面八方看去。
是谁杀死的他?
这可是一位法身级强者的身外化身!
陈宣忽然注意到这老者的手中,有一面古老的黑色玉符,表面布满裂纹,很多区域都已经被腐蚀的不成样子。
他从这老者手中将黑色玉符取下,发现这玉符之内,存在了数十道不同的符文,神秘莫测,每一个都比他之前从青色古玉上悟出来的符文要晦涩。
这就是孔雀族遗落的瑰宝?
陈宣看着地上孔雀族老祖的尸体,一时间心头翻滚不停。
究竟是什么人干掉的他?
难道人族之中还有不可思议的存在?
忽然他心中一动,找到了一位附近的幸存者,以精神力向其脑海观去,却发现其脑海之中,无比混乱,之前根本没有看到任何异常。
陈宣接连搜了好几个人,都是相同结果。
“那人动手时,一定是以精神力笼罩了自身,所以街道上没有一人看到了他。”
陈宣暗凛。
他拎着这位孔雀族妖祖的尸体,迅速离开,向着神都飞去。
本来会有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等着自己,不成想到最后居然是这种结局,让他脸上变得精彩绝伦。
不久后,天下轰动。
各路妖族无不惊骇。
孔雀族妖祖出世的事情,之前已经传遍了天下,他们本以为法身级强者出动,陈宣是必死无疑,可结果却是,陈宣带着孔雀族老祖的尸体回来了?
这样一幕,让所有妖族都忽然惊慌起来,感到莫大恐惧。
能杀死孔雀族老祖的身外化身,这绝对意味着陈宣也达到了【法身境】。
就算没达到【法身境】,绝对也不远了。
各路妖族之间如同掀起了一场大地震。
“要变天了,人族要翻身了。”
“这个陈宣一直在扮猪吃老虎,他居然也是【法身境】的高手,难怪能一战灭绝三十二位妖王,这根本不是人!”
无数妖族惊慌。
而那些原本想要有大动作,想要瓜分人族世界的妖族,顿时再次老实了下来,各个遵纪守法,唯唯诺诺,怕被陈宣清算。
消息传入到一个个妖族结界中,也引发了巨大的震动。
“不一定是他所为,现如今的外界,还不允许有法身级的强者出现,他绝对不是真正的法身!”
一位妖祖语气幽冷。
“天地间最后一重枷锁未开,没有任何人能达到法身境,强行冲击,只会造成反噬,孔雀族妖祖的死亡有问题!”
另一位妖祖开口。
“对,需要立刻去找孔兄确认。”
不少妖祖都发出同样的话语。
与此同时,各个妖族结界的内部也在发生着惊天动地的异变,原本各个种族的结界是相互独立的,彼此之间只有一到两条裂缝相连,但是这一刻,这些裂缝居然在加速扩大,发出轰隆隆的声鸣。
不仅如此,结界与结界之间的裂缝更加密集了。
原本莽牛族和犀牛族只有一条裂缝,结果这几日过去,一下出现了七八条裂缝,不过,这七八条裂缝不止是从莽牛族通往犀牛族,还与周围的黑虎族、雪豹族、巨象族、猫头鹰族相联通。
无形之中,似乎有一个无比庞大的黑手,在操控这些妖族结界,让他们的结界迅如融合,进行大一统。
不过这些事情都只是发生在结界内部,外部的天地却依然没有任何变化。
各个妖族在外面的人,这一刻全都向着结界内部返回了过去,唯恐自家族内遭遇到了其他种族的轰击。
一时间,外面的妖族在迅速减少。
神都之地的陈宣露出诧异,明显能感觉到各路妖族在仓皇撤退,似乎发生了无比巨大的变故。
“主公,我也要走了,我们族的结界与九命猫妖族和黑蛇族相连了,搞不好这两个种族要灭掉我们。”
鼠吞天一脸慌张,跑过来向着陈宣辞别。
九命猫妖族与黑蛇族,是他们黑鼠族的天生克星,现在结界一下相连,说不动手估计都没人信。
“到底怎么回事?”
陈宣问道。
“现在各族的结界在融合,向着统一转变,一个前所未有的变故要出现了,结界里面已经杀到沸腾,无数妖将喋血,妖王级高手全都在参战,我得赶紧回去。”
鼠吞天开口道。
他急匆匆的离去了。
在他离去后不久,黑驴族的驴得水也一阵长嚎,迅速奔来,向着陈宣辞别。
“儿啊儿啊,祸事了,各族结界在融合,主公,我们黑驴族被围攻了,我要赶紧回家。”
他嚎叫一番后,立刻向着远处奔去。
“结界在融合?”
陈宣吃惊了。
妖族结界本来是独立的个体,彼此很难相通,但现在居然融合了,那非出大事不可,也许短时间内,这些妖族无暇外顾,但时间一长,他们停止内斗,必然会更加可怕的卷土重来。
“不行,这段时间我也要加速修炼。”
说不定最后一波异变马上就要开始了。
陈宣脸色变幻,当即去找上官炎,将消息和他说了一遍,而后带着龙龟、赵日天向着金佛古洞飞去。
孔雀族妖祖死亡的事情传出,让他的知名度再次暴涨了1000.
现在他的知名度和幸运值马上又要到了可以开盒子的时候。
知名度:四海皆知(3498/3500)(知名度每提升5点,可获得1点幸运值)
幸运值:258(幸运值提高260点,可开启一次大礼包)
只差2点就可以再次开盒子。
不过眼下妖族全部避世,他再想积累知名度,只怕也很困难,所以只有先前往金佛古洞去修炼。
在陈宣准备闭关的时候,上官炎也在着手闭关。
妖族结界发生融合,对人族来说,有利也有弊,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让人族抓到机会,迅速提升自己。
一旦等妖族内战完毕,恐怕就是妖祖灭世的时候了。
整个天下瞬间陷入死寂。
所有的妖族都撤离了,走的仓皇而又飞快。
五天过去。
外面的天地中再难找到一个妖族的身影。
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无数江湖人士和贩夫走卒感到惊诧不已。
又过去了两天。
外面的天地忽然再次变黑。
这一次却不是从白天开始的,而是从夜晚开始的,当天黄昏,太阳落山之后,就再也没升起过。
刚开始人们还以为自己醒得过早,白天还没到,不过有的人睡着睡着脑袋都昏沉了,这才反应过来。
不是自己醒得过早,而是太阳直接没升起。
无数人惊慌不已。
各个家族和门派的掌舵者全都脸色惊变。
他们知道,第三波天地异变终于要出现了。
这和前面两次一样,天色漆黑,会持续下去。
“据说天地之间有三重枷锁,之前已经解开了两重了,现在第三波异变终于出现,是不是意味着最后一重枷锁也要开了。”
“最后一重枷锁打开,意味着妖祖级的存在也要出现了。”
“这一场黑暗不知道要持续多久,也许再次张开,世界将天翻地覆。”
无数人感到不安。
而在无尽的黑暗中,外界的天地也在缓缓发生转变,如同有一层轻柔的薄纱缓缓地被扯了下去,一座又一座的断壁残垣从一处处深山老林中浮现而出,一片又一片暗红的血光从一些干涸的区域浮现…
整个天地在向着不可思议的方向迅速转变。
漆黑之中,高空之上缓缓地多出了一双巨大的眸子,阴森诡异,如同小山一样大小,咕噜噜转动,盯视着整个大地,忽然发出一阵‘嘿嘿嘿’的诡异笑声。
接着,巨大的眸子开始缓缓模糊,消失不见。
房间内。
赵断魄心生感应,猛然间张开双目,幽冷如电,向着遥远的高空看去,目光似乎穿透了虚无,神秘而又可怕。
他的身躯,脖子以下的部分都已经变成了透明,只有一颗头颅还是血肉状态,不过这一刻,他的头颅也在缓缓向着半透明转变。
无声无息间,他的房间之内阴风呼啸,温度狂降。
两道黑影不知何时出现在他的房间一角,脸色呆滞,目光冰冷,身上穿着极其古老的服饰,手中拿着冰冷幽森的勾魂索。
“发现逆种,当诛!”
冰冷无情的声音从这两道黑影的口中发出。
赵断魄眼神一眯,幽森可怕,左边的眸子还算清明,右边的眸子却直接绽放出幽森冰冷的血光,像是可怕的修罗附身。
“逆种?凭你们也配这么喊?”
赵断魄语气冰冷。
呼!呼!
两道黑影瞬间扑了过来,杀向赵断魄。
整个房间内瞬间一片漆黑,阴森恐怖。
妖族结界内部,喊杀震天,各族全都在拼杀。
结界发生融合,让很多种族的利益受损,不少妖族的药田都已经发生融合,数个种族为了争夺药田,杀得头破血流。
外面在异变,里面在喊杀。
无论人族还是妖族,似乎都在向着某种不可预料的方向走去…

日常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