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灰原哀再一次快速伸手,将烟盒抢了过去,盯池非迟。
池非迟再次伸手进左裤子口袋,摸出一个黑盒子。
有空逗逗自家小萝莉,还是很不错的。
灰原哀‘嗖’一下伸手,又一次把盒子抢了过去,拿到手才发现不对,低头看了看明显不是烟盒的黑色纸盒。
盒子上面不是银色的英文字母,而是一个彩虹块状物的图案,她抢过来的时候,里面还传出硬物撞到纸盒的声音。
“打开看。”池非迟提醒道。
灰原哀疑惑打开那个巴掌大的小盒子,看到盒子里装满了包着各色塑料纸的小号硬糖,有些惊讶地抬头看池非迟。
池非迟看向那边的柯南和孩子们,“收到糖果要跟朋友分享。”
“知道了……”灰原哀小声说着,抿了抿唇,把没收的三包烟递给池非迟,板着脸道,“自己要节制。”
“嗯。”
池非迟面不改色地把烟盒收回口袋里。
小萝莉这就想像管阿笠博士一样地管他?不存在的。
灰原哀合上盒子,转身看场间的阿笠博士等人,嘴角悄悄扬了一下。
收到礼物,心情超好。
……
在兄妹两人玩‘幼稚抢抢抢’游戏的时候,柯南已经问土师一诚要了日之镜最后一块碎片,跟之前拿到的三块碎片拼在一起,又跟和仓勇海拿出的夜之镜背对背合拢,镜子边缘的凹凸纹正好能合到一起。
“这样祭典活动就能圆满地进行下去了吧?”柯南有些感慨地把两面镜子递给阿富婆。
阿富婆接过镜子,用粗糙的手指轻轻摩挲着,红了眼眶,“这两面镜子时隔这么多年,终于再度相逢了,但上面已经承载了太多的悲哀……”
“婆婆,你想把跟和仓家有关的人赶走,又想拉着土师先生去神社祈祷,是想阻止土师先生犯案,对吧?”柯南问道。
在发现土师一诚就是凶手之后,他也想起了阿富婆之前的行为言论,这个婆婆也不是那么凶。
“是啊,真知子死后,我看土师这孩子无依无靠很可怜,就一手把他拉扯大,”阿富婆看向人群后方,“至于和仓家的事,我大概也猜到了一些,毕竟我的妹妹就在和仓家做女佣。”
阿友从人群后方走上前,面对和仓美沙惊讶的目光,有些愧疚地低下头。
作为女佣,本不该随便透漏主家的事。
阿富婆再次低头,深深注视着手里的黑曜石镜子,突然吹了声口哨。
一米多高的金雕扇动着翅膀降落。
“哇!”
旁边的村民们、柯南等人连忙退远了一些。
曾经深爱成灰烬
金雕收拢翅膀,停在阿富婆身边。
阿富婆拿出一个布袋,把镜子放进去后,将布袋口的绳子系紧,挂到金雕脖子上,“至于这两面镜子,就让它们回到神身边去吧。”
金雕再次扑腾着翅膀,飞向天际。
“哎!那可是证物……”柯南阻止不及,只能懵逼看着金雕远去。
他只是把镜子给阿富婆完成祭典用,一会儿目暮警官到了,还要带回警视厅去的……
“好了,各位!”阿富婆提起精神来,“继续祭典活动吧!”
“噢!噢!”
村民们发出欢呼,将没有点燃的献祭之树纷纷用火把点燃。
每棵献祭之树都在广场中央,跟其他树相隔一段距离,不用担心引燃了其他树木。
大火沿着树干往上蹿,村民们穿着金雕战士的服饰载歌载舞。
树林深处突然飞出大群飞鸟,从神社上方掠过,组成的黑影遮天蔽日,让神社里的广场的光线骤然暗了下去。
阿富婆喊道,“大家,大鸟神已经召唤来了日全食,现在请在心里默默自己的心愿祈祷吧!”
柯南仰头看着天空中的大群飞鸟,“这就是祭典会出现的日全食啊。”
村民们低头默默祈愿,连妃英理、天堂晴华、灰原哀这些外来女性都被气氛感染,跟着在心里许下心愿。
人群安静下来,周围只有火燃烧发出的噼啪声,和自远处靠近的直升机传来的轰鸣。
池非迟回头看了看群鸟飞出的树林。
红子应该已经拿到了那两面镜子,他还得跟着其他人回去一趟,再带着池真之介让人买到的血液过来。
两架警用直升机飞到近处后,找了空地降落。
目暮十三抵达后,还要带着警察去调查和仓洋一、和仓琴美的尸体,让直升机先送池非迟、妃英理等人离开。
直升机上,五个孩子凑在一起领糖。
“谢谢你,小哀!”
“小……灰、灰原同学,我想要一颗桃子味的!”
灰原哀见元太改口,才把一颗桃子外形的小糖果放在元太手心里。
阿笠博士笑眯眯道,“那我就吃一颗橘子味的吧!”
灰原哀把一颗橘子外形的糖果给了阿笠博士,转头看柯南,“江户川,你呢?”
“呃,我就不用了。”柯南见灰原哀还问自己,有些意外,不过他不想像小孩子一样领糖果,幼稚。
灰原哀没有坚持,看着盒子里仅剩的糖,一阵心疼。
烟盒大小的黑盒子本来就不大,被做成各种水果形状的糖果也小小的,只装了十颗,分完一圈她就不剩几颗了……
犹豫了一下,灰原哀还是伸手,把盒子递向坐在一起的妃英理和天堂晴华,“妃律师,天堂小姐,想吃什么味的请自己拿。”
她又不是小孩子,居然心疼自己的糖果,真是太幼稚了。
妃英理拿了颗小柠檬外形的糖,笑道,“谢谢,小哀可以跟柯南一样叫我婶婶,叫妃律师太见外了。”
灰原哀淡定脸点头,看向天堂晴华。
天堂晴华迟疑了一下,伸手拿了颗草莓外形的糖,回头看了看聚在一起笑闹的其他孩子,用哄小孩子的语气笑道,“不介意的话,你也跟其他孩子一样叫我‘晴华姐’吧。”
灰原哀继续淡定脸点头,看向饭合拓人。
最后一个了。
那个叫福浦玲治的男人找借口留在十五夜村,实际上谁都看出来那个人是想对和仓家的小姐献殷勤,不过这样也好,她还能省下一颗糖。
“啊,谢谢你。”饭合拓人笑着拿了颗草莓味的。
“不客气。”灰原哀冷淡脸转身,心在滴血。
她不幼稚,可是非迟哥送糖真的很难得,这还是第一次,又是那么好看的彩色水果形状的小糖果。
这不是糖,这是惊喜,结果桃子味的没有了,草莓味的也没有了……
饭合拓人感觉有被冷到,干笑着挠头。
天堂晴华转头看着灰原哀走到池非迟身边,无话可说。
听说是池同学的妹妹,还真是一样的别扭,明明积极主动地跟大家分享糖果,还是一副‘我才不想给你吃’的表情。
灰原哀回到池非迟身旁坐下,把手里的盒子往旁边递了递,“还有三颗,柠檬味的,橘子味的,葡萄味的,你先挑。”
柯南侧目留意,心里默念:橘子味的,肯定是橘子味的……
池非迟收回看窗外的视线,伸手拿了柠檬味的,剥开糖纸,放进嘴里。
他不喜欢吃太甜的东西,有酸味的糖就好多了。
“咦?”柯南觉得意外。
池非迟大半夜发错消息问他吃不吃橘子,他还以为池非迟是比较喜欢橘子这种水果的,大半夜还琢磨着吃不吃……
灰原哀犹豫了一下,挑了葡萄味的,发现池非迟又转头看窗外,就连非赤都趴在池非迟肩膀上看着窗外,疑惑问道,“你和非赤从刚才就一直看窗外,到底在看什么啊?”
池非迟没回头,“大鸟神。”
灰原哀:“???”
抱着‘非迟哥的脑子可能坏掉了’的想法,灰原哀一头雾水地探过头,往窗外看,才一眼,就愣住了。
十五夜村里那些被火点燃的献祭之树还在燃烧,从高空中看下去,那些献祭之树赫然烧成了一个展着双翅的鸟图案,火焰被风吹动,就像一只火羽飘扬的大鸟。
或许这就是十五夜村三百年才会出现一次的大鸟神,一只只有祭典活动开始、随着分布各处的献祭之树被点燃才会出现的火鸟。
“怎么了?”柯南好奇离开座位,走到池非迟那一边一个空出的座位旁,从窗口看出去,也愣了愣,“这是……大鸟神?!”
“什么?”
阿笠博士凑上前,其他三个孩子凑上前,妃英理、天堂晴华等人也好奇过去,也都看到了在视线中越变越小的火鸟。
可惜,他们发现得太晚,刚看到那只火焰鸟没两秒,一转眼,十五夜村连同下方那只火鸟就被直升机抛在身后,再也看不到了。
“啊……”光彦遗憾。
“看不到了。”步美失望收回视线。
柯南也没能看多久,转头瞥池非迟,心里呵呵干笑。
某个家伙都看到半天了,居然不动声色地坐着一个人看,都不提醒他们,真是够了。
池非迟依旧看着窗外,他一开始的目的、包括之后留意更多的,都是十五夜村附近的地形。
一群人见没得看了,只能回到原位。
妃英理坐下后,突然想起一件事,转头问天堂晴华,“你没关系吗?”
“啊?”天堂晴华有点懵。
“我听说福浦是你的男朋友,你们交往了四年,但他似乎又对美沙小姐来了兴趣,”妃英理解释道,“恋爱不是婚姻,就算有一方出轨,也没法起诉,在这方面我是没办法帮上什么忙,但如果是作为比你年长一些的女性的话,跟你聊聊,说不定能让你开心一点。”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