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讓世界變異了
小說推薦我讓世界變異了我让世界变异了
“诅咒神炮!周玄门!”
“不对,是梅尊!”
天庭的异变者都慌了,梅尊居然带来了周玄门的诅咒神炮,一炮就把孟轩轰飞,重伤垂死。
“老尊,真有你的!”
“尊,你行!”
“哈哈哈哈!居然借来了周大元老的诅咒神炮,梅尊,你真行!”
人间这边的异变者又惊又喜,大声称赞。
肖沐展颜微笑,太意外了,尊前辈不仅提前到来,利用人皇威权符隐藏在附近,还从周大元老手中借来了诅咒神炮。
“梅尊,是你?”天庭的异变者中,最惊慌失措的莫过于重伤垂死的孟轩。
此人实力虽强,在周玄门的诅咒神炮之下,也抵挡不住,一炮就被轰的重伤垂死。
他凝视梅尊,愤怒而又不甘,诅咒之力在全身流淌,侵蚀了他的身体。
正神的威权让他抵御艰难,哪怕调动了全身威权来抵抗,也无法阻止诅咒的蔓延。
“肖沐。”
尊没有理会孟轩,而是突然望向肖沐,接着大吼。
“收到!”
猜到尊心思的肖沐答应一声,嗖嗖嗖,突然展开五遁合一之术,身体化作五色遁光,犹如一条五色流线,突然冲向孟轩。
“拦住他!”
重伤垂死的孟轩大吼,向其他天庭异变者求助。
他慌了,猜到了肖沐意图。
嗖嗖嗖!嗖嗖嗖!
遁术的声音接连响起,四道身影全部化作五色遁光,冲向孟轩和肖沐之间,对肖沐展开拦截。
嗡!
威权震荡的声音响起,神灵气冲霄,四种完全不同的威权在高空激荡,紧跟着下落,开始对肖沐镇压。
天庭异变者同心协力,每个人都施展出了全力,要拦截肖沐,阻止肖沐剥夺孟轩。
看到正前方的天庭四人,正施展遁术冲向孟轩的肖沐心神微乱。
尊的声音却立刻响起,“肖沐,你什么都不要管,一切交给我们。”
他早已算到天庭四人行动,说话同时,在他肩头,诅咒神炮再次闪烁,诅咒的光华重新汇聚。
嗖嗖嗖!
黄渊,朱浮沉,余文恩和尊配合默契,从侧面冲向天庭四人。
砰!
尊的诅咒神炮速度最快,不多久就蓄力完毕,又是一炮轰出。
灰黑色的光华一闪,这一次锁定了孤崖真人,狂暴到极点的诅咒能量在炮口汇聚,如一条灰龙直冲而前。
“啊~”
孤崖真人惊怒嚎叫,眼看尊使用诅咒神炮向自己轰来,恐惧当中,急忙闪身躲避。
轰隆!
黑光一闪,孤崖真人根本躲不开,就和孟轩一样被诅咒神炮轰在胸口,向后倒飞。
诅咒的力量迅速蔓延向孤崖真人全身,包裹住他的身体开始往内部侵蚀。
咔嚓!轰隆!呜呜!
一道死光,一道灾劫,一道霹雳,分别自黄渊,朱浮沉,余文恩头顶飞出,冲天而起。
砰!砰!砰!轰隆!
天庭其余三人的口中传来咆哮声,愤怒迎向黄朱余三人,六种威权之力在空中激荡,各种狂暴的能量被引发,在空中狂飙飞舞。
“滚!肖沐,你敢靠近我!”
重伤垂死的孟轩冲靠向自己的肖沐大吼,同时挥手打出一道雷霆威权。
喀拉!
雷霆霹雳的声音在肖沐体内响起,肖沐第一时间中招,被霹雳击中。
他的左肩炸开了,一团模糊,化作焦炭。
定道
然而,肖沐的身影一晃,五色光一闪,就直迎而上,穿过霹雳,到达孟轩的后方,右手伸出,自上而下,对镇孟轩头顶天灵盖按落。
“镇!”
嗡嗡嗡!
天帝印飞了出来,自高空开始下落,将孟轩镇压,人形虚影伸出双手,按住雷公相。
“剥夺!”
咔嚓!
白光一闪,造化的光华飞出,孟轩雷公相身上,八劫银风冠、八劫银风袍、八劫银风靴、霹雳锤、雷公轰,五件神宝,先后飞出,落在肖沐手里,被肖沐顺手收入大地印空间。
神醫 混 都市
“肖沐,你剥夺了我的神宝!”
孟轩惨嚎,急怒交加,神宝被剥夺,他的实力和威权全都大幅度降低。
肖沐对此人毫无怜悯之心,右手一伸,八棱锤出现在手里。
嗡!
金光一晃,肖沐手执八棱锤,在空中划出一条优美的弧线,轰向孟轩头顶,毫不留情。
“慢!肖沐,此人给我来杀!”
尊的神念传音突然传入肖沐的耳朵。
砰!
肖沐及时收手,右脚飞出,一脚将孟轩踢往尊的方向。
“啊~”
孟轩的咆哮声在空中回荡,愤怒无比,无奈,却又恐惧。
嗖嗖嗖!
在踢飞孟轩的同时,肖沐就已经再次施展遁术冲向孤崖真人。
“肖沐,你敢!”
刚刚落地不久的孤崖真人还没从诅咒神炮造成的伤势中回复过来,看到肖沐冲向自己,慌了。
“死!”
呜呜!
死亡的哭泣声自孤崖真人体内响起,死判位业影响之下,整个大阵空间都充满死意。
紧跟着,此人右手伸出,配合头顶死判相,将一只漆黑色充满死亡气息的玉笔对着肖沐一勾。
嗤!
一团死亡的光线破开重重阻碍,如剑如戟,直直刺向肖沐的身体。
死亡的意志随后涌来,跟随在死之笔的笔光之后,如巨网兜向肖沐的身体,要将肖沐包裹。
噗!
肖沐的身体被洞穿,一股死气笼罩住了他的全身,带来死亡。
然而,左肩刚刚被孟轩用雷霆劈过的肖沐对此并不理会,依旧直直冲向孤崖真人。
嗖嗖嗖!
肖沐陷入死之笔后面的死意当中,遁速突然慢了下来,身上出现一道道黑色的死亡阴影。
他的身体变了颜色,一团黑一团白,黑白交织,看起来像是一只滑稽的斑马。
死亡涌动,肖沐随时面临死亡。
嗡!
城隍相突然震颤,威权齐全,各种神宝在身。金色的城隍威权包裹住肖沐的身体,犹如透明鸡蛋壳,帮肖沐暂时抵挡住了死亡的侵蚀。
嗖嗖嗖!
肖沐的遁速又加快了,变异之后的五遁合一快过了人的视线,他的身体突然在别人的眼睛里消失。
孤崖真人面色惊变,全力挥舞勾命书。
呼啦!
如同有风吹动,勾命书一页接一页自动在孤崖真人的手中翻开。
每一页纸张被掀开,都有一道死亡之光射出。
死亡的光华汇聚了,交织成网状,阻挡在肖沐的前方。
“开!”
五色光闪现,肖沐现身而出,出现在死亡之网的前方。
天帝印在高空飞舞,大令旨飞了出来,突然对着死亡之网一压。
一个紫金色的‘开’字从大令旨中飞出,落向死亡之网,直接侵入。
嗤啦!
死亡之网受到大令旨的旨意冲击,突然从当中分开一条缝。
嗖嗖嗖!
肖沐的身影再次化作五色光,穿过裂缝,瞬息间,到达孤崖真人身前。
“滚开!”
孤崖真人愤怒大吼,双手分别挥舞死之笔、勾命书,当做神宝轰向肖沐。
嗖嗖嗖!
遁光一闪,肖沐身体从孤崖真人前方消失,出现在他的后方。
“镇!”
肖沐右手对着孤崖真人的头顶按落。
哗啦!
孤崖真人惊怒中死之笔、勾命书改变方向,如刀削向肖沐手掌。
嗡嗡嗡!
天帝印镇压下来,人形虚影按住了孤崖真人头顶上空的死判相。
死判威权被镇压,死判相身上的神宝完全失去效用,孤崖真人手中的死之笔、勾命书突然消失。
“剥夺!”
造化的白光闪过,五件死判神宝,勾命书、死之笔、镇玄削命冠、镇玄削命袍、镇玄削命靴先后从死判相身上飞出,落在肖沐手里,被肖沐收入大地印空间。
砰!
肖沐扬起八棱锤,毫不犹豫的对准已经被剥夺神宝的孤崖真人头颅砸落。
能量+20。
“孤崖!”
“他们杀了孤崖!”
“是肖沐,肖沐杀了孤崖!”
孤崖真人的死亡惊动了另外三名天庭正神境,让他们心生恐惧。
咔嚓!咔嚓!咔嚓!
骨骼碎裂的声音响起,尊挥舞金瓜锤,连续四次,分别砸向孟轩的四肢。
“啊~”
孟轩口中传来凄惨的嚎叫,四肢同时断裂,他大叫,急怒无比,“梅尊,有本事你就杀了我!”
砰!
回应孟轩的,是梅尊的金瓜锤。金瓜锤从空而降,直接砸在孟轩的脑袋上。
純白 魔女
孟轩脑袋犹如西瓜一样的被砸扁。
而趁着击杀孟轩的时机,尊突然闪身离开,化作一条五色遁光冲向唯一的那名城隍。
天庭唯一的那名城隍正在和余文恩一对一,看到尊冲向自己,立刻慌了。
他右手伸出,左手一晃,右手食指对着余文恩一捺,接着向后急退,试图躲避尊的攻击。
“镇!”
镇压的声音自此人身后响起,肖沐的身影在同一时间出现,按住了此人的头颅。
嗡嗡声中,天帝印出现在高空,罩住此人的身体。
砰砰两声闷响,余文恩双手如剑,同时从这名城隍的两肋刺入,而紧跟着,尊的金瓜锤便至,横扫而来,轰在城隍的胸口上。
天庭城隍胸骨碎裂,胸腔也被刺穿。
而不等这名天庭城隍有所反应,天帝印便已经彻底下落,镇压在此人头顶。
“剥夺!”
造化的白光打出,一本生死簿、一顶玄阳炎金冠从城隍相身上飞出,落入肖沐之手。
正在和黄渊、朱浮沉战斗的雷公、电母看到这边的情景,都是一惊。
惊忙中,两人突然丢下黄渊、朱浮沉,五遁合一,逃向大阵之外。
噗!
灰白色的光华闪烁,大阵突然爆出命运的力量,天庭雷公、天庭电母的身体撞在大阵上面,遭遇命运之力,直接被反弹。
“命运!是命运!我们安排的命运!”
“帝君救命!”
天庭雷公、天庭电母都慌了,嚎叫着,没想到自己设下的命运之力反而害了自己,成了阻拦自己逃跑的障碍。
危急当中,两人大声呼喊泰甲帝君救命。
泰甲帝君听不到,听到了也救援不了,他的力量还没有真正延伸到人间。
嗖嗖嗖!
四道五色遁光同时亮起,除肖沐之外,人间四人同时出手,四道不同的威权之力几乎同时轰击在天庭电母的身上。
这天庭电母受伤,身体直接萎顿。
砰!
能量+20。
肖沐击杀了天庭城隍,立刻冲向天庭电母。
此时,电母刚刚被尊等人打成重伤,毫无还手之力,正等着肖沐前来剥夺。
“呵呵,我就算死,也不会让你剥夺我的神宝!”
天庭电母极为强硬,突然冲着肖沐冷笑。电母的身上白光涌现,闪电的力量在体内汇聚,冲向体外,他的身体突然炸开。
狂暴的闪电能量涌向四面八方,大阵中的每个人都感到身体一热,全身被烧灼,就连被命运之力守护的大阵都被这股狂暴的能量冲击的晃了一下。
可惜!
肖沐有点遗憾,这名电母居然自杀了,其身上的神宝没有剥夺成功。
“不要杀我,我愿意投降!”
最后的那名天庭雷公反应截然不同,突然冲着四人双膝跪地。
“哼!”
天魔神决 狂奔的蜗牛
黄渊一声冷哼,就要冲过去,毫无接受投降的意思,要将对方击杀。
“老黄,慢着!”
尊突然伸手拉住了黄渊。
“为什么要阻拦我?”
黄渊停了下来,不悦的回头张望,发现阻拦自己的是梅尊,脸上还是现出不高兴的神色。
“交出你的神宝吧!”
尊冲黄渊挥了挥手,制止黄渊继续说,接着命令那名天庭雷公。
最后剩下的这名天庭雷公胆子极小,唯唯诺诺,这时很是松了口气,“只要你们不杀我,一切都好说。”
紧跟着,在肖沐等人的注视之下,此人深深吸气,释放出雷公相,在他头顶,雷公相的身上,共有两件神宝,一件是霹雳锤,一件是八劫银风冠。
此人摘下神宝,双手托住,恭恭敬敬的放在自己身前地上。
尊把手一招,这两件神宝就先后飞出,落在尊的手里。
“尊,帽子适合我用。”
黄渊双眼放光,盯着尊手里的八劫银风冠。
尊一挥手,八劫银风冠便飞向黄渊,被黄渊接过去,交给神相使用上了。
“人间的匠师呢?被你们送到了什么地方?”
尊突然开口了,询问起人间匠师的下落。
“人间的匠师?”
天庭雷公显然没想到尊关心的是这个问题,略一停顿,便急忙回答,不敢隐瞒,“人间的匠师都被送到大林渊去了,那里将有大事发生,据说是造化池的真正位置。”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