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包大明
小說推薦承包大明承包大明
不可思议!
真的是不可思议!
双方都已经打的如此焦灼,按理来说,不管发生什么,大家还是能够接受的,但这篇文章出来之后,朝野上下兀自感到十分震惊。
他们甚至都觉得郭淡疯了。
饶是申时行,他也只是认为,郭淡是要针对礼教动手,而不是针对整个儒家思想。
自董仲舒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后,儒家的地位几乎就没有人挑战过。
即便有挑战的,下场也不是很好,也没有兴起什么波浪。
此乃华夏禁区啊!
而郭淡这篇文章,直接将儒家思想定义为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意思是再明确不过了,就是要废除儒家思想的统治地位。
整个朝廷是如临大敌。
…...
一辆马车缓缓驶在闹市中。
“方兄,我要去见陛下,你拉我来这里作甚,我要去见陛下。”
马车内的王家屏非常焦急地向方逢时言道。
方逢时笑道:“你先别急,咱们在这里逛上一圈,你就不会想着去见陛下了。”
王家屏疑惑地瞧了眼方逢时。
方逢时只是笑而不语。
“为陛下而战!为陛下而战!”
忽听得车外传来一阵叫喊声。
王家屏掀开窗帘一看,只见在一个摊位的后面,一个人年轻人正挥舞着一条头巾吆喝着。
而在摊位上则是堆满着头巾,上面写着“为陛下而战”。
又见过往的普通百姓,几乎都过去拿上一块头巾,就直接扎在头上,然后便径自离开,似乎这头巾也不要钱了。
王家屏皱了皱眉头。
这时,又听得前面有人喊道:“罢黜儒家!罢黜儒家!”
王家屏心里咯噔一下,斜着身子,往前看去,又见到一个摊位上,一人挥着一块帕子吆喝着。
然而,摊位前仍旧聚集着不少百姓,他们纷纷拿上一块丝帕,搭在自己肩膀上,然后面无表情的离开。
这一幕令王家屏是深感害怕,一夜之间,为什么人们就会变成这样,他喃喃自语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方逢时笑道:“首先不得不说,郭淡那小子确实聪明,百姓不善言辞,而且他们即便开口,也不会引人重视的,他想出的这个办法,可以让百姓即便不张口的情况下,也能够道出心中所想。”
王家屏道:“可是儒家思想都已存在千年之久,为何一夜之间就会变成这样,难道郭淡还会仙法不成。”
方逢时笑了笑,突然侧目看向窗外,道:“在这里停一下。”待马车停下来之后,他又向王家屏伸手道:“请。”
王家屏不明所以,但还是与方逢时下得马车,发现自己已经来到梁园。
正当这时,听得前面有人道:“不好意思,小店不欢迎你们儒生,你还是另寻别家吧。”
王家屏抬目看去,只见金玉楼前,一个迎客的中年男人,拦住了一个正准备入店的年轻人,瞧那年轻人身着长衫,显然是一个读书人。
娥媚
那年轻人道:“我方才明明看到几个读书人入得店内,为何我就进不得。”
那中年男人指了指头上的头巾,笑道:“这读书人亦分好坏,有些人喜欢坐在光鲜亮丽的大堂内,也有些人喜欢臭烘烘的茅坑。”
“真是岂有此理,你给我等着。”
那年轻人怒瞪那人一眼,便从袖中取出手帕,又从袖中掏出一支短小的毛笔来,舔了舔,在丝帕上写上“为陛下而战”,当即扎在头上。
那中年男人顿时神色一变,“客官快里面请,今日小店五折优惠。”
“哼!”
那年轻人怒哼一声,入得店内。
他刚刚进去片刻,又有两个老者便来到门前,那中年男人一瞧,忙道:“哎呦!二位大人大驾光临,小店蓬荜生辉。里面请,里面请。”
方逢时笑道:“不要头巾么?”
“不敢,不敢。”中年男人脸上堆满着尴尬地笑容。
王家屏冷冷瞥了他一眼,入得店内。
以前金玉楼可是他们官员最喜欢的酒楼,但如今里面是连一个官员都没有,全都是年轻的读书人,他们坐在桌旁,拿着报纸高谈阔论。
周丰这一回也下得血本,是全天候,无限制五折,金玉楼毕竟是京城最好的酒楼,只有那些大富人家吃得起,年轻的读书人可是吃不起,故此他就打五折,让年轻人也吃得起。
大家见得方逢时、王家屏到来,不免皆是一愣,酒楼里面顿时安静了下来。
方逢时环目四顾,笑道:“你们怎么不说了,老夫今儿与王大学士来此,就是想听听你们的想法。”
王家屏瞧着这些年轻人,眉宇间露出一丝哀伤,苦苦劝说道:“你们可都是儒家出身,这做人可得饮水思源,你们今日如此诋毁儒家,良心何安啊!”
楼中的年轻人,面面相觑,面对这些大人物,他们还是有些心虚。
这时,一个年轻人站起身来,行至王家屏身前,拱手一礼,然后言道:“大人,晚辈常听闻大臣们经常规劝陛下兼听则明,偏听则暗,要广开言路,虚怀纳谏,不知是否?”
王家屏点了点头。
他也想知道这些年轻人的想法,因为他对此感到非常不理解。
这年轻人又问道:“大人以为这是对的吗?”
王家屏道:“这自然是对的!”
年轻人笑道:“所以大人您支持独尊儒术。”
王家屏当即一愣。
其余的年轻人不由得暗自拍手称快。
说得可真是太妙了。
年轻人等了一会儿,又道:“如邹永德、张文熙等人,他们身为臣子,一方面敦促君主要广开言路,甚至不惜粗言想向,另一方面又弹劾申首辅等阁臣专恣自断,且自己以直臣、君子自居,可他们却又容不得他人对儒家说一句不是,如此标准果真是很儒家啊!论霸道,论专断,这自古以来,试问谁又比得上儒家。”
“妙哉!妙哉!”
又有一个年轻人起身言道:“臣以死谏为忠,我们儒生难道就不能反对儒家思想吗?”
王家屏吸得一口气,他没有想到自己堂堂大学士,竟然会被一个年轻人给怼得连话都说不出。
关键这个年轻人不是郭淡呀!
君主至高无上,儒家思想也是至高无上。
臣子规劝君主广开言路,兼听则明,可是又要独尊儒术,容不得其它思想,甚至不惜动用权力来打压这些人,二者听着就非常矛盾。
方逢时打量下这年轻人,觉得这年轻人在他们面前都能够表现的如此从容淡定,不禁问道:“你是?”
那年轻人拱手道:“在下袁宏道,乃是一诺学府的老师,听闻京城有人诋毁郭顾问,故而特地赶来京城支援郭顾问。”
方逢时笑道:“原来是郭淡的人,难怪这么会巧辨。”
袁宏道笑道:“大人抬举晚辈了,晚辈的恩师百泉居士以郭顾问的学生自居,不过根据晚辈所知,郭顾问好像就只收了一个学生,那就是三王子。”
“原来是李贽的学生,那就更不奇怪了。”方逢时笑道。
在文坛,李贽的大名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这家伙可是反孔子的主,袁宏道作为他的学生,反儒家也是很正常的。
袁宏道点头笑道:“大人说得是,大人们独尊儒术,为得是自己权利和地位,而我们年轻人要求罢黜儒术,同样也是为了自己的前途,大家彼此彼此。”
王家屏道:“你怎能这般想,可不是人人都如你说得那样。”
袁宏道笑道:“也不是人人都如晚辈这般势利。”
方逢时指着袁宏道笑道:“有那么一点郭淡的意思。”
“多谢大人夸奖。”袁宏道倍感激动道。
方逢时顿时一阵无语。
他哪里知道,如今开封府就连那卖菜的百姓,都能够跟他们侃上两句,因为那边天天都在论战,这都是因为郭淡当初将论坛的模式放在报纸上,这简直就是为他们量身订做,同时也培养出一批高质量,有着真才实学的毛笔侠,开封府的老师、学生个个都是身经百战,他们去到外面,绝对是能够独当一面。
出得金玉楼,王家屏显得有些颓,瞧着街上人人都扎到写有口号的头巾,心中更是五味杂陈。
鋼鐵 王座
难受啊!
方逢时叹道:“熙熙攘攘,皆为利往,此道理人人皆知,但唯有郭淡将这一点发挥到极致,这得意者终归是要比失意者少得多啊!”
王家屏道:“既然如此,纵使罢黜百家,也不能改变这一点,只不过是换了一批人罢了。”
方逢时道:“但是百花齐放,是能够给更多年轻人提供施展才华的机会。”
……
顺天府。
“陈知府,你为何还不下令抓人?”
超神调节器
邹永德急急忙忙赶到顺天府,向知府陈岸闻问道。
急了!
保守派这回是真的急了,他们又不是瞎子,这满街的口号,他们不可能看不见,他们知道再不动手的话,这千年之浩劫,将会降临儒家。
他们直接要求顺天府抓人。
百姓都不听他们的了,不动用权力怎么办。
结果大半天过去,顺天府一点动静都没有。
陈岸闻无奈道:“邹御史,我也想抓人,但是…但是上面不准,我……!”
邹永德问道:“是何人不准?”
“是我!”
话音未落,就见申时行与沈一贯走了进来。
邹永德当即怒目相向,道:“郭淡如此诋毁儒家思想,妄图破坏大明百年根基,申首辅竟然还想包庇他。”
申时行不紧不慢地坐了下来,微微笑道:“当初我曾几番劝阻邹御史,不要因为一份报刊,就大动干戈,可是邹御史却是不听,既然你如此不尊重我,又怎好意思对我提出要求,你可要记住,我是首辅,而你只不过是一个御史,别把自己看得太高了,有你没有你,对于国家是没有半点影响。”
沈一贯笑道:“记得当初你们弹劾申首辅专恣自断,不准他人说话,如今你们却要求申首辅不准郭淡说话,你们言官可还真是知行合一啊!”
“你们……!”
“住口!”
申时行突然叱喝一声:“你一个小小御史,竟然下令顺天府捉人,这是谁给你们的权力,你们真是目无法纪,无法无天,这一笔账我待会再跟你算。”
……
皇极门前。
只见不少大臣跪在地上,一个白胡子老头,老泪纵横,仰天哭喊道:“我大明百年基业…..!”
“大明好得很,不容爱卿为此担忧。”
只见万历走了过来,左右两边跟着张诚、田义。
“陛下!”
大臣们看到万历那张胖胖的脸,顿时泪崩,您可算是出来了。
王者 風暴
大臣们顿时是争先恐红,诉说着思念之情,不,弹劾郭淡,都恨不得将郭淡说成魔鬼。
张诚听着只觉好笑,你们当初这么诋毁皇帝,如今却说得你们好像是站在皇帝这边的,你们就这么幼稚吗?
万历面带微笑地聆听者,任由他们说,尽情地说。
你们越是着急,朕心里就越爽。
渐渐的,大臣们安静了下来,看着万历。
万历这才言道:“记得诸位爱卿以前规劝朕的时候,总说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亦或者民心所向,朕是深以为然,这回亦是如此,你们谁若能够争得民心,朕就支持谁。”
魏星海激动道:“郭淡妖言惑众……!”
不等他说完,万历也道:“你们亦可,朕相信郭淡一个童生,就是再能说,也是说不过朕的爱卿,朕非常相信诸位爱卿的口才,毕竟朕发个报刊,你们都能骂上两个月,区区一个郭淡,又何足挂齿。去吧!去吧!去把民心争回来,朕相信你们可以做得到。”
一个言官道:“难道陛下不顾自己的统治地位吗?”
万历斜目一瞥,笑道:“这大明江山可是当年太祖打下来的,可别说得是你们儒家赐予的,相反,是太祖赐予了你们儒家尊贵的地位,而你们却将这顺序给弄反了。”
群臣骇然。
你们儒家!
这说得还不够明确吗?
万历又道:“朕作为天子,在乎的只有朕的子民,民心才是朕最为关心的,故此你们只要争得民心,朕一定支持你们。”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