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天唐锦绣
长孙溆走出屋子,心情如飘雪的天空一般压抑,惊慌不定。
兄长与长乐公主的纠葛他自然清楚,如今只看兄长绸缪大事之余依旧对长乐公主颇多关注,显然是一直耿耿于怀,不肯善罢甘休。
他就纳了闷儿了,当年长乐公主在长孙家孝敬公婆、妯娌和睦,简直就是贤良淑德之典范,纵然夫妻感情不合导致最终和离,可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大家一别两宽岂不更好?偏偏兄长无比介怀,前两年居然潜返长安挟持长乐公主,差点闹出人命……
至于么?
都市妖藏:诡医
再者说来,这两人是死是活他并不是太关心,可为何偏要将这等事交给他去办?
万一兄长哪天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害了长乐公主性命,皇家追究起来自己岂不是亦要遭牵连?
他心里又惊又怒,彷徨无措,回到居处坐卧不安,思虑半晌,唤来两个亲随,一起出府。
坐着马车在长安城内转悠半天,确定兄长没有派人跟着自己,这才放下心,来到靖善坊蒋王府。
门前禁卫见到长孙溆前来,连忙入内通秉,片刻返回,一个内侍引着长孙溆直入府内,来到花厅落座。
侍女奉上香茗,须臾,蒋王李恽一身锦袍,头上戴着一个镶嵌白玉的抹额,兴致勃勃的从后边出来,大咧咧坐在椅子上,笑道:“长孙八郎今日怎地有闲暇光临寒舍?呵呵,遣人喊了你几次出来耍,也见不到人,看来本王请不动您这尊大佛啊。”
长孙溆苦笑道:“殿下何必挖苦在下?这些时日家中事多,实在是无暇出门,殿下见谅。”
他们两个年岁相当,一个是亲王,一个是世家子弟,又是姑舅亲,平素常玩在一起,交情甚笃。
只是自从长孙冲潜返长安,开始绸缪大事,严谨家中子弟四处游逛,所以蒋王李恽数次派人找长孙溆出来玩耍,都被拒绝。
李恽奇道:“你家能有什么事儿?莫不是前些日子你那两位兄长闹得幺蛾子还未消停?”
长孙淹犯下弥天大错,几乎被朝野上下认定大难临头,结果就在他四处走动求爷爷告奶奶的时候,却被自己的亲兄弟在背后狠狠的插了一刀,差点使得长孙淹遭受灭顶之灾。此事早已在长安城内哄传,这等“兄弟阋墙,手足相残”的戏码最是让人津津乐道、喜闻乐见,也使得长孙家沦为世家门阀之中的笑柄。
兄弟相争只是寻常,但是如同长孙温这般恨不能将兄长活活坑死却并不多见,这等行为也被世家门阀引以为耻,将长孙兄弟的事迹当作“反面教材”告诫自家子弟。
整个长安城都在看长孙家的笑话……
不过这些时日以来,长孙淹闭门不出,长孙温亦是鲜有出现人前,事情已经渐渐淡化。
长孙溆清秀的面容涨红,有些羞愧,连连摆手道:“非是如此,是因为大兄回来了……”
李恽正待嘲讽两句,忽然醒悟过来,瞪大眼睛道:“你说谁回来了?长孙冲?”
长孙溆忙道:“殿下小点声!大兄如今还是钦犯,若是传扬出去,势必引得京兆府衙役登门抓捕。”
李恽大声道:“废话!那厮当初犯下谋逆大罪,人人得而诛之,如今居然还敢潜返长安?真真是胆大包天!不行,本王要派人前往京兆府告发,让人将这厮生擒活捉!”
“殿下,不行啊!”
长孙溆都快急哭了,急忙拦住李恽,哀求道:“在下与殿下交情甚笃,故而才毫不隐瞒,若是殿下此番前去告发,在下往后还如何面见大兄?更别说一旦父亲回京知晓此事,怕不是得活活打死在下!”
“哼哼,瞅瞅你那怂蛋模样,罢罢罢,本王就当没有这事儿,成了吧?”
李恽不满的哼了一声。
他与长孙溆交情好,而且他的母亲王氏出身于太原王氏,与晋王妃源出同支,立场上自然是倾向于长孙家的。
只不过他素来敬重长乐公主,因此对长孙冲极为厌恶,若非一旦告发会使得长孙溆遭受长孙无忌惩罚,他甚至都想亲自带人打上长孙家,将长孙冲那个叛逆之徒生擒活捉……
不过即便不会去告发,脸色依旧不好看:“你那个狗屁大兄不是个好东西,你得离他远着一些,否则指不定哪天被人撞见,就会牵连到你。”
长孙溆苦笑道:“何需他日?如今在下就被大兄给难住了。”
便将长孙冲让他去监视长乐公主之事说了,末了,他说道:“殿下素来足智多谋,还请给在下出出主意,此事到底要如何处置?”
他们两个从小玩到大,感情甚厚,长孙溆也素来佩服李恽的计谋,毕竟每一次闯下祸事,最终受罚的都是他长孙溆,人家李恽整日里无法无天,偏生屁事儿没有……
李恽一听,眼珠子登时瞪得溜圆,怒道:“简直丧心病狂!那厮害得长乐姐姐还不够么?直至如今,长乐姐姐也未能找到良配,整日里青灯道经凄苦孤独,都是那厮害的!居然还要心存不轨?娘咧!老子这就带人去宰了他!”
“殿下息怒,殿下息怒!”
长孙溆连忙将暴怒的长孙溆死死拉住,苦劝道:“大兄只是让在下去查探长乐殿下的情况,又没有说当真意欲不轨,万一是大兄对长乐殿下余情未了,你这般岂不是冤枉了好人?更何况一旦大兄出事,父亲必然知晓是在下泄露了大兄返回长安之事,到时候还不得打死我?”
好说歹说,才将李恽安抚住。
李恽坐回椅子,犹自愤愤不平:“你那兄长简直狼心狗肺,当初父皇、母后如何待他?简直比吾等皇子更为亲近,结果他却恩将仇报,犯下谋逆大罪不说,还害得长乐姐姐凄凉孤苦,着实可恨!”
长孙溆连连赔罪,苦着脸道:“在下今日前来,是想恳请殿下给出出主意,此事到底如何是好?”
李恽哼了一声,道:“你有何顾忌,又有何想法,不妨先说说看。”
两人便凑在一处,密谋一番。
无路可逃 天照玉鸾
李恽知晓了详情,尤其是听闻长孙冲极有可能是因为听到了一些关于长乐公主于房俊的流言蜚语,故而心生妒忌,这才想着打长乐公主的主意,不由得眼珠转转,泛起了心思。
长乐公主于房俊之私情,外界只是传言而已,谁也不知真假,但是对于皇室中人,谁心里不跟明镜儿也似?
父皇为此多番责罚房俊,总不会是冤枉了他去……
而长孙冲无论心里对长乐公主打着什么样的念头,都必定是房俊所不乐意见到的。若是自己能够从中坑害长孙冲一回,房俊岂不是要记着自己一个大大的人情?
超品鉴宝 武争
毕竟他虽然因为母族的关系跟关陇门阀亲近,可谁叫自己看上了人家房俊的妹子呢?
只要设计得足够巧妙,就连长孙冲也未必能够察觉是长孙溆事先泄露了他的行踪。
而自己在房俊离京之时看护长乐公主,挫败长孙冲或是“辣手摧花”或是“重归于好”的阴谋,到时候自可向房俊邀功,顺带着在此向房俊提亲,他总不能还是如往常那般一口回绝吧?
李恽心思转动,瞅了一眼身边眼巴巴等着自己出主意的长孙溆,心道对不住了兄弟,为了本王的终身大事,这回只好委屈你一回,不过本王是个讲究人,断不会让长孙冲觉察到是你泄露了他的行踪便是……
不过这件事想要做得巧妙,还需仔细斟酌,不能鲁莽。
“八郎放心,你的事就是本王的事,岂能推脱?只不过此事有些难度,你若想置身事外,怕是要好生绸缪一番。咱们不急,还未用膳吧?来来来,今日正好有东海快船运抵京师的黄鱼,肥美鲜嫩,素有‘琐碎金鳞软玉膏’之称,你有口福了,哈哈!”
长孙溆推脱不得,只得跟随李恽到了后堂。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