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
小說推薦藥妃傾權:王爺吃棗藥丸药妃倾权:王爷吃枣药丸
连偏生温氿情人眼里出“西施”,就是听出了宁嵇玉话里的关心。
“我穿了很多才出来的,不会受风寒,倒是你,听你的侍卫说你刚喝了酒,再在这里吹上一阵冷风,恐怕你就真要染上风寒了吧?”
到时候他肯定就不肯让她近身了,温氿关切道:“你还是早点进去休息吧,若是生了病就要吃药,药很苦的。”
宁嵇玉听着温氿如同孩童一般的话,嘲讽地笑了一下,这位公主确实是被临沧君主保护的很好,几乎没受过什么苦,自小被宠着长大。
如今有了想要的东西,便不顾一切地想要留下来。
只不过,她想要什么都可以,千不该万不该遇上了他,他天生感情比常人冷漠,只接受一个人走进他的心,如今他心里眼里已经有了个人,而且只装得下那一个人,自然早就没有了她的容身之地。
哪怕温氿再如何,他都不会动一分情,相反她还非常厌恶她的接近。
因为宁嵇玉清楚,温氿之所以会对他这般执着,也不过是因为他的一张脸罢了。
如果这张脸没了,她自然也会消了执念。
只不过现在还没到时机。
等他的人将信息全部收集完毕,便是他可以离开的时候了。
是的,他查出茴月族其实就藏在临沧皇都之中,而葛行也只是茴月族的一个傀儡罢了。
茴月族想利用葛行将巫蛊之术发扬光大,而这件事的第一步,就是让楚国因为巫蛊败在临沧的手里。
而葛行手里培养出的蛊虫,也不过是茴月族放出去的试验品和诱饵罢了。
恐怕葛行手里都没有能够接触巫蛊之术的方法,而唯一将巫蛊之术的解法掌握在手里的,只有茴月族的现任族长,葛贤绎。
葛贤绎一身研究巫蛊之术,对巫蛊相关之事要比葛行精通上不知道多少。
只不过现下宁嵇玉也只知道葛贤绎在皇都之中,却不知道他真正的藏身之地。
正所谓狡兔三窟,葛贤绎这个老东西能在温訾厉的眼皮子底下藏这么多年,就更是老奸巨猾了。
更何况如今温訾厉已经知道了他的存在,他行事便更是要小心谨慎,如果露出破绽,那温訾厉定然会将他关押和控制起来。
届时温氿就算真的去撞那殿前柱也是没用的了。
宁嵇玉回房时,温氿也跟在了身后,只不过在宁嵇玉关门之时,他转过身,对温氿说:“夜已深了,还请公主回去早些休息吧。”
溺宠一品弃后 清溯
说完,他就利落地关上了门,没有给温氿任何进门的机会。
温氿碰了一鼻子灰,心里有些恼,但这恼意,温氿又不肯发泄在宁嵇玉身上,就只有向下人们撒火。
下人们也皆是苦不堪言。
不过近日来,公主府的眼线增多了,宁嵇玉再不好让他的人到公主府里传递消息,哪怕用的是飞鸟,也极有可能被发现。
所以在温氿再次提出要带宁嵇玉出去时,宁嵇玉便答应了。
温氿沾沾自喜,她就知道了宁嵇玉对她不会这么绝情,想必是觉得昨日拒绝的太狠,今日便想补偿她,所以才会答应和她出来。
温氿连昨日积攒的那点怒气也都消失地干干净净了,宁嵇玉果真还是在乎她的。
一路上,马车里都是温氿叽叽喳喳的说话声,宁嵇玉嫌太过吵闹,用内力闭了听觉。
他看着是在听温氿说话,实际上他什么也听不见,果然清净了不少。
等到了用膳的地方,宁嵇玉下了马车,温氿跟在身后。
这“怡然楼”是临沧皇都有有名的酒楼,里头都是最负盛名的大厨,里头的菜品,有时就连皇宫里的宴会都比不过。
在怡然楼用餐的人非富即贵,所以就连温氿这样的贵人也会来。
里头的装潢就更是华靡奢侈了。
有人说这怡然楼里的一块木头,都是穷苦人家一辈子挣不来的,人们听到传言只道夸张,只有亲自去看了才知此言不掺一点假。
宁嵇玉二人被接待人接引着上了贵人厢,越到里头,便越是安静,空气中蔓延着一种淡香,叫人心神宁静,委实是个好地方。
到了厢房,因为温氿身份不同的缘故,后厨的菜已经早就开始做了,等他们到时,菜就已经一个接一个地端了上来。
盛开的夏天
“公主,菜上齐了。”不一会儿的功夫,热菜已经布齐。
温氿满意地点了点头,“嗯,退下吧。”
她坐在宁嵇玉身边,给宁嵇玉布了几道他们家的招牌菜,“嵇玉,这几道菜是他们家最好吃的菜,你快尝尝。”
宁嵇玉这次没有拒绝,拿起筷子尝了一口,很是鲜咸爽口,他吞下肚后,起筷给温氿夹了一道菜,“你也尝尝吧。”
温氿见此高兴得不能自己,她欢天喜地地接过,脸上像笑开了花儿似的,“谢谢嵇玉。”
这还是宁嵇玉第一次给她夹菜吃,她自然感到受宠若惊。
所以宁嵇玉之前对她这么冷淡只是闹了别扭而已,只要她肯认错,宁嵇玉便会重新变回最初的样子。
“嵇玉你……”她吃下那筷子菜后,一句话还没有说出口,她便觉得整个人都有些晕,眼前像是旋转了起来,景物都变得扭曲了。
“我怎么……”温氿头往下栽去,倒在了桌上。
“温氿……温氿?你怎么了?”宁嵇玉象征性地淡淡喊了两句,见温氿彻底失去意识之后,他对着房间的某一处喊了一句,“出来吧。”
“王爷。”李立从檐上欠身而下,跪在地上,对宁嵇玉恭敬道。
宁嵇玉缓缓说道:“这阵子叫你的人别靠近公主府,那温訾厉已经知晓了本王的存在,之后若是有事相报,你就在公主府的府前,我若看到,就会出府相见。”
李立仔细听着,应声道:“属下明白。”
“这公主……”李立将目光移到温氿身上,犹犹豫豫地问说。
宁嵇玉道:“你不用管,本王给她下了**,过一阵子就会醒过来,醒过来以后不会记得任何事情。”
“是。”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