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的長髮皇后
小說推薦朕的長髮皇后朕的长发皇后
宁王府后院西北角有个角门,是为方便王府守卫出入所设,出角门往东是走不通的,自生了棵粗壮的杨树,往西通向启洲最繁华的主街。
巷子里堆积了常年无人打扫的落叶,此刻全被积雪覆盖,在冬日里越发萧条阴森。
千山暮出梅花谷时未免打草惊蛇,装扮成林云墨的护卫,如此一来行事倒是方便了许多。
午后,千山暮闲来无事,扮成王府护卫,陪着荷叶跟安宁在府中闲逛,偶然到了角门旁,隐约听到了角门外有男女激烈的争执声。
“你这个混蛋,怎么还不滚?你是想要害死我吗?”女子低声的喝道,这声音极为熟悉,竟是棠梨。
宁王没有侧室姬妾,而王妃又下落不明,棠梨回王府后,几乎以准王妃自居,平日里趾高气昂,甚至连柳梦离都不放在眼中。
千山暮嘴角勾起一丝冷笑,赶早不如赶巧,她蹑手蹑脚的走到角门下侧耳听着。
“这天寒地冻兵荒马乱的,你让我能去哪里?”有中年男人阴阳怪气的说:“还没恭喜你呢,没了宁王妃,你也终如愿成了宁王的贴心人,爬上王妃之位怕是不远了!”
“不过呢…他沉了沉,嘲讽挖苦道:“若是宁王得知,在床上你这个骚货跟条狗一般,不顾廉耻的来取悦魅惑我,你觉得他会不会恶心?”
“你才恶心,你这个卑鄙无耻下流的狗贼,若不是你给我下药,我也不会…”棠梨忍不住抽噎起来。
千算万算没算到,赵余是个滚刀肉,缠上就抖落不掉了,她好恨。
想到此处,她哭的梨花带雨,又苦苦哀求道:“我处子之身都给了你,你还要怎样?求求你,放我一条生路吧,若他日我真能上了宁王妃之位,绝不会亏待你的!”
男人啐了一口痰,急不可耐的淫笑道:“既然处子之身都给了我,也不在乎多这一次了!”
“放开我!你这个无耻的小人…棠梨压低了声音嘶吼起来:“拿开你的脏手,不然,不然,我喊人了!”
“喊啊,尽管放声喊”,男人猥琐的笑道:“我赵余还就想让宁王府的人看看,你这个骚货是如何勾引男人的!”
似是传出衣物窸窣摩擦声,紧接着是棠梨惊惧的声音:“赵余,你,你就是个畜生,你答应过,不再逼我吃这种药的!”
赵余嘿嘿淫笑道:“吃了这个才能让你我尽兴啊,来,别怕…”
“不,不…”棠梨拼命的挣扎,厮打着,似乎是无济于事,片刻后便传来她大力喘息着,痛苦的干呕声。
很快,便衣衫被扯烂的碎裂声,棠梨的呕吐声,无力的咒骂声逐渐变成令人面红耳赤的呻,吟,剧烈的喘息声在森冷的小巷里回荡。
千山暮阴沉着脸,走回到安宁身边拉起了她的手,轻声说道“我们回去吧。”
荷叶对这种事早已见怪不怪了,她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不该说的也绝不会多半句。
走了两步,千山暮抬眸对荷叶道:“跟李继说,让他查清赵余如今的藏身之地,即刻回来禀报!”
“是,王妃!”荷叶答应着,转身而去。
“暮姐姐,刚才是不是有女人在哭?”安宁好奇的问道。
千山暮轻声笑道:“哪是女人在哭,分明是发情的野猫!”
“又哭又笑的,好吓人!”安宁低低的说道。
千山暮捏了捏她手,笑问:“暮姐姐带安宁去吃好吃的可好?”
安宁笑呵呵摇头,却指着千山暮的衣饰说道:“暮姐姐你穿成这般,难道是要与墨哥哥一起去疆场吗?”
安宁的一句话点醒了千山暮,林云墨早晚会挥师北上,他定不会同意让自己随军而行,若是扮做他的护卫,就好说多了。
天地谣
自安宁偷吃了那朵荆棘花之后,对于那段撕心裂肺的过往已经遗忘的差不多了。
千山暮对此还是极为庆幸的,有那段痛苦的阴影在,安宁的后半辈子就彻底毁了。
将安宁送到院子里,她哼着小曲走在碎石小路上,在路过膳堂的时候,正巧碰到芷兰端了新沏好的红茶走了出来。
她狡黠的一笑,知道红茶是林云墨的最爱,便喊住了芷兰,芷兰见一个护卫喊她,纳闷中停住脚步,辨认出竟是宁王妃,激动之下刚要开口喊,千山暮忙做了个禁声的手势。
在芷兰错愕的目光里,千山暮将茶盏中的红茶倒了一多半出来,然后慢悠悠的又倒了小杯香醋,一勺酱油,最后掺了点盐到里面。
做完这一切,才泰然自若的端起茶托盘,朝着春韵堂走去。
难得有个闲暇的午后,林云墨正在书房看书,阳光由虚掩的门缝里溜了进来,起初在紫檀木的桌几上,后来慢慢攀爬到了墙壁的壁画上。
千山暮自门外悄悄探进头来。
“夫人请进!”林云墨眼皮都没抬笑道。
“你都没抬头,怎知是我?”千山暮奇怪的问着,顺手将茶托盘放到桌几上。
“自然是夫人身上的香气!”林云墨粲然一笑。
千山暮奇道:“我一向不用脂粉,又哪里来的香气?”
林云墨转念间想到了汝山上那个女子来,禁不住懊恼起来,怨自己多嘴。
“自然是,夫人天生的体香”他端起茶盏,掩饰着自己的心虚。
漫不经心的缀了一口,他眼皮猛的一跳,脸色由红变绿又变白,最后凝固在他脸上的是一抹怪异的神色。
“怎么了王爷?我亲手沏的茶不好喝吗?”千山暮状若无辜的问道。
林云墨面色无常的咽下了那口茶,眼眸里噙着戏谑的笑意:“好…喝,这是本王有史以来喝过的最好喝的茶了。”
“真的?”千山暮狐疑的在他脸上扫来扫去,那些调味掺在一起真的好喝?看林云墨砸着嘴的样子,不像是难喝的样子。
林云墨将手中茶盏递了过来,挑眉笑道:“夫人细品,绝对是…”他停顿不语,故意卖起了关子。
千山暮看着他漆黑如墨的眼眸,伸手接了过来,一口将剩下的茶水都倒进嘴中,脸色骤然一变,转身疾步奔了出去,全吐到了门外。
“绝对是想死的心都有,对不对夫人?”林云墨坏坏的笑着。
千山暮擦着嘴,走了进来,不满的瞪了他一眼:“王爷真是比狐狸还要狡猾!”
“此话没毛病!”林云墨点点头,邪魅一笑。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