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木葉開始逃亡
小說推薦從木葉開始逃亡从木叶开始逃亡
“万花筒写轮眼?”
听到四方长老这样充满遗憾的叹息,琉璃皱起了眉头。
“跟那个有什么关系?”
她不理解暗杀白石,与万花筒写轮眼之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四方长老脸色平静,一言不发,只是佝偻着身体,朝着一旁走去。
只见他对着一块石板结印,那块石板漂浮起来,露出一条通往地下的黑暗通道。
“跟我来吧,我来告诉你,我们宇智波一族的终极秘密。”
四方长老率先走了下去,琉璃迟疑了一下,也跟着他沿着地下通道向下。
这条通道连接的地下室并不很深,但琉璃可以感觉到,把这个空间包围起来的石板,都是一些特殊石材,有非常强大的抗压力。
在这个地下室前方墙壁的两端印有宇智波一族的团扇标志,其中间摆放着一块半人高的古老石碑。
石碑上刻印着痕迹残旧的诡异字形,完全不像是可以正常读取出来的文字。
“这个地方你知道吗?”
四方长老问。
“听说过,但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这里有什么特别的吗?”
琉璃用写轮眼仔细观察周围,结果什么都没有发觉。
这里除了那块石碑以外,其余地方都很正常。
“这块石碑上记载着我们宇智波先祖,代代流传下来的秘密。用写轮眼与万花筒写轮眼可以依次解读上面的内容,得到禁忌的力量。”
最美的时光(被时光掩埋的秘密)
四方长老用自己的写轮眼,观看着石碑上面的内容,对琉璃说道。
“禁忌的力量?万花筒写轮眼?”
“没错,因为写轮眼只能看到上面一部分的内容,后面的内容,需要更高级的万花筒写轮眼才能够看到……而开启万花筒写轮眼的方法,那就是杀死……至亲!”
这一瞬间,四方长老脸上的和善消失,变得无比狰狞,眼眸中也露出了邪恶深邃的色彩。
开启万花筒写轮眼的答案,令琉璃震惊的睁大眼睛,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瞪着四方长老,表情凝滞,站在那里的身体好像被石化了一般,僵硬不能动弹。
“杀死……至亲?”
似乎是为了确认这个让她感到无比扯谈的问题,琉璃愣了一会儿之后反问。
“没错哦,琉璃,这就是万花筒写轮眼开启的方法。但其实杀死至亲也不算特别准确,例如亲如家人的朋友,也是可以的。当初的斑大人和泉奈大人,也是用这种办法开眼的。”
似乎怀念起了什么往事,四方长老语气幽幽叙述道。
听完,琉璃拳头握紧,皱着眉头站在原地没有行动,但眼中已经露出厌恶的愤怒之色。
“你说他们是用这种方法开启了万花筒写轮眼……难道他们……”
宇智波斑的名号自不必说,其弟弟宇智波泉奈,在宇智波一族中也是数得上名号的强大忍者,在健在的时候,于宇智波一族中,是仅次于宇智波斑之下的二号人物。
也是以万花筒写轮眼之名,纵横战国时代的忍者。
四方长老直视着琉璃的双眼,嘴角扯出带有阴森气息的笑容,一字一句说道:“没错。斑大人和泉奈大人当初为了得到更强的力量,以此来引领宇智波一族,所以杀死了自己在族中最亲近的朋友,开启了万花筒写轮眼。”
琉璃冷冷盯着四方长老,不知道为何,突然对这个家族感到失望起来。
对传说中的万花筒写轮眼力量,也同样感到无比失望。
“但是呢,不是每个人都能用这种方法开眼。在千手扉间逝去,猿飞日斩那个小鬼上位的时候,我意识到宇智波一族的机会来了。我为了让族中重新诞生万花筒写轮眼,以此来掌控木叶,可是……失败了。”
四方长老说着这段往事,有着深深的遗憾。
琉璃拳头握得更紧,算是第一次认识到了眼前这个总是对人和颜悦色的老人。
琉璃明白他说的‘失败’是什么。
身为这个家族的一员,琉璃感受到的只有恶心,惊了她一身冷汗。
这个老东西,过去肯定以胁迫的手段,强迫使得族人开眼,让那些族人去杀死自己的朋友、亲人。
但在他的主导下,那些被胁迫的族人,没一人开启万花筒写轮眼。
因为一些原因失败了。
“他们的资质不够啊,失去某种重要之物的情感刺激虽然有了,但他们本身的能力太差了,毕竟斑大人和泉奈大人在开启万花筒写轮眼之前,就已经是名镇一方的忍者了。在我失望的时候,你出现了,琉璃。”
说到这里,四方长老以狂热的目光盯着琉璃,或者说是她那双充满鲜红色彩,充满明亮闪耀色彩的写轮眼。
仿佛认定那双眼睛,最终会蜕变为万花筒写轮眼一样。
“我知道,以你的性格,很难下定决心。所以我想,在你面前由别人杀死那个男人,和你亲自杀死没有什么不同才对。但是离火的任务却失败了,这点倒是出乎我的预料之外。”
无视了四方长老在那里说着几近扭曲的话语,琉璃直接走到石碑前方停下。
“果然,你也是宇智波的族人,对力量的追求不择手段,我们每个人都是一样的。尽情看吧,这石碑上面的内容。”
四方长老这样笑道。
“你给我闭嘴。”
琉璃声音低沉。
四方长老笑而不语,但是脸上胜券在握。
琉璃用写轮眼观察这块石碑,从开头部分开始扫视,但是在阅读到四分之一的时候,就突然断掉了。
后面的内容,需要更强的瞳力,才能够阅读下去。
琉璃皱了皱眉,把仙术查克拉集中在双眼部位,以此来让自己写轮眼的瞳力进一步增强。
在一旁的四方长老不知道为何,忽然感觉自己的身体变得很是沉重。
尤其是自己的写轮眼,这种感觉,就像是在面对不同等级的写轮眼一样。
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压制力。
“果然,你和斑大人一样,在三勾玉状态下,写轮眼就已经如此强大了。怎么样,我没有骗你吧,以你的瞳力,在石碑上看到的内容远比我多,一定得知了很多禁术与万花筒写轮眼的秘密吧。”
四方长老近乎手舞足蹈,脸上激动万分。
在为琉璃拥有如此强大的写轮眼内心感到无比振奋。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这一切,琉璃,那你自己去完成这个工作吧。用自己的双手来亲自觉醒万花筒写轮眼,亲身体会沐浴最爱之人的鲜血,这样你开眼的概率会更大!”
四方长老激动说着,语无伦次。
“我知道的,你和斑大人非常相似,你们都是为了力量而不择手段之人,能够达成目的,死多少人,牺牲什么,都不用在意。对你们这一类人来说,只有力量才是真正的永恒。为了你自己,也为了宇智波,更为了从千手一系中抢夺火影之位,这是你必须要走的道路!”
他抓着琉璃的肩膀,说得越来越兴奋。
啪!
琉璃冷淡的甩开了四方长老抓住自己肩膀的手,冷冷说道:“我才不要对你这种家伙唯命是从。”
“什、什么?”
四方长老不可思议看着琉璃。
“你看到了石碑更深处的秘密了吧?”
他在确认。
“是又怎么样?”
“不可能的……你不可能对这种力量失去兴致,你可是和斑大人一样,为了这种力量,为了得到传说中的瞳术,应该毫不犹豫才对。你不可能对这种力量无动于衷……”
四方长老有点脑子不清醒似的,有点不敢置信琉璃会忍住这股力量的诱惑。
只要得到那个,成为火影也是轻而易举。
“力量的确动心,但我又不是被力量主导的奴隶,靠这种方法得到的力量,只会让我感觉恶心而已。”
“恶、恶心?那可是传说中的力量,琉璃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你难道不想要成为斑大人那样的盖世忍者吗?能够与忍者之神匹敌的至强之力……面对这样的力量,你怎么可能拒绝?”
“你已经脑子不清醒了,冷静一下吧,不要被这样的东西迷惑。”
琉璃希望四方长老能够冷静下来。
“够了!我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但是,琉璃你必须开启万花筒写轮眼。宇智波一族现在需要你的力量。第三次忍界大战已经开启,我们必须利用这次机会,得到火影之位!错过这个机会,以后都可能不会再有了!这种简单的问题,你都不懂吗?”
四方长老歇斯揭底在那里狂吼着。
眼中已经出现了血丝。
看着陷入癫狂状态中的老人,琉璃只是叹了口气。
真是可悲。
被当年宇智波斑的万花筒写轮眼力量迷惑住了吗?
又或者是对火影之位的觊觎。
虽然是为了宇智波一族考虑,但如果自己真的用这种办法开眼……连自己的挚爱都可以无视,为了力量就能够无情抛弃,这样不择手段追求力量的自己,到时候真的会对整个家族负责吗?
只会让整个宇智波一族陷入更加万劫不复的境地罢了。
“那是你们自己的事情,火影之位我不需要,你们要去争就去争吧,不要扯上我。”
第一次把自己对火影之位没有追求的想法说了出来。
琉璃叹息,真是令人失望透顶。
转身准备离开时,背后传来四方长老阴恻恻的声音:
“如果你不去做的话,暗杀还会继续。除非你把属于我麾下的激进派所有宇智波同族人杀掉。”
琉璃停下脚步,眼中充斥杀气,转过身子,冰冷的视线如刀刃直刺四方长老。
四方长老知道自己的挑衅成功了,阴冷笑着:
“不只是这样,你的父母也会在我的暗杀计划之中。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总会让你开眼的。你身边的亲人,爱人,朋友,会被我一个不剩的杀掉。”
“闭嘴!”
轰!
绝世文鼎 心花错
身体与地面接触,发出巨大的震响。
四方长老从口中咳出血,皱纹遍布的脸上无比苍白。
被琉璃掐住喉咙按在地面上,面容上依旧露出笑容,与琉璃的写轮眼对视。
“生气了吗?没错,杀了我就可以结束了。来吧,如果我这条命也可以让你觉醒的话,那最好不过,你就不用承受爱人与亲人在面前死亡的痛苦了。杀了我吧,如果这样让你满意。”
琉璃脸上流出冷汗,老实说,面对这样的四方长老,她有点不寒而栗。
“怎么,不动手吗?你要知道,现在宇智波一族中,大多数族人都是我的麾下,只要是我的命令,他们都会毫不犹豫的去执行。你要么把他们全部杀了,要么把我杀了,或者你亲自去斩断……否则,暗杀将会无穷无尽围绕你的至亲展开。”
“不要逼我!”
琉璃按住他喉咙的手掌力量越来越大。
四方长老笑着咳嗽。
“哈哈……就是这个样子,连我这种老东西都舍不得杀死,你对于感情太过不舍和留恋了啊,琉璃。再加上你的天赋,如果能够狠下心来,你正是用来开启万花筒写轮眼的完美素材!”
四方长老看穿了琉璃所有心思,让琉璃背后直冒冷汗。
他是在故意挑衅自己。
从一开始,自己就在他的布局之中。
如果自己杀了他,正是他所期望的。
堕入黑暗,为了力量变成第二个宇智波斑。
“你真是个疯子。”
“因为这是唯一解救一族的办法……现在的宇智波,需要一双崭新的万花筒写轮眼,夺得村子的火影之位。比起富岳,你更有开眼的潜力。”
对于琉璃的评价,四方长老毫不在意的笑着。
琉璃沉默了下来,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能被对方的言语诱导。
松开四方长老的脖子,琉璃站了起来。
四方长老没有露出高兴,而是浮现愤怒之色。
琉璃呼吸了一口地下室中的清冽空气,走向阶梯,朝着上面走去。
“你决定好了吗?这种时候不杀了我,那么从今以后,迎接你身旁家人的暗杀,将会永久持续下去,直到你开启万花筒写轮眼为止!你不是那种喜欢把威胁留到最后的人吧!来啊,杀了我!这样你就可以保护住他们!为什么你不杀了我?”
不理会后面那头陷入癫狂状态的野兽的愤怒嘶吼,踏上楼梯的琉璃只感觉到一阵心寒。
走出地下室,打开内堂会议室的大门。
在神社的广场上,大量的宇智波上忍在那里汇合。
琉璃从内堂会议室里出来后,大部分人都用冰冷与愤怒的眼神瞪着琉璃。
无声指责她之前对四方长老的无礼。
他们一声不吭从琉璃身旁越过,带着冰寒的气息,朝着会议室里涌入。
琉璃有点失神向前行走。
与一族之人背道而驰。
“队长。”
有几名宇智波忍者没有进去,而是走过来关心琉璃,眼中露出迷惑,不知道琉璃与四方长老之间发生了什么矛盾。
“不要问了,这对你们没好处。我累了,我先回去休息了,你们也快点回去休息吧。”
琉璃轻声说完,一步一步沿着南贺神社的台阶走向下方。
狐作妃为:误惹嗜血暴君 妖凰
看着琉璃不断远行的背影,那几名属于琉璃直属麾下的宇智波忍者,面面相觑。
“怎么办?”
“看队长的失魂落魄的表情,受到的打击不小啊。我从没见过队长那个表情。”
“毕竟那可是四方长老啊,在族中说一不二的人。”
几名宇智波忍者深以为然,对那位率领激进派的四方长老,打从心里感到畏惧。
能把激进派那些忍者驯服,那位四方长老的恐怖,是他们这些人无法想象的。

回来之后,白石看到琉璃坐在走廊上一言不发,呆呆望向外面的夜色,心里一阵担忧。
虽然不知道琉璃去见了那位四方长老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琉璃这种大受打击的样子,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无论是当初被根部设计,陷入砂隐忍者的重重包围中,还是愤怒与无奈火影高层的偏袒与无视,亦或者是朔茂逝去时,都未曾见到她露出这种失魂落魄的表情来。
“休息吧。”
发呆结束,琉璃突然转过头说道。
白石似是愣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
睡觉的时候,白石静静地把琉璃抱在怀中,琉璃在白石的怀中闭上眼睛,似乎已经很疲累了。
去和四方长老见面,那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白石无法知晓。
可是脱离木叶的计划就在明天了,今天晚上无论如何都要对琉璃进行坦白吧。
只是看到琉璃此刻疲惫的神情,在她这种心情低落的时候,突然跟她谈明天要离开木叶的事情,是不是有点不合时宜呢?
早知道如此,就该在之前拦着她一点的,也不至于如此纠结。
不过,无论如何都不能再拖延下去了。
错过这次机会,下一次不会再有了。
正当白石鼓足勇气,想要对琉璃说出那件事时,琉璃的声音先一步传进了他耳里。
“我们离开这里吧。”
语气中包含着一种疲倦与伤感。
诶?
白石表情直接呆了一呆。
什么?
琉璃在说什么?
“离开这里……是指哪里?”
“木叶。”
琉璃给了白石一个准确的答案。
白石深呼吸一口气,企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这种事应该是自己率先提出来的才对,为什么琉璃会首先提出来呢?
“我不想再在这里待下去了。这个村子也好,这个家族也好,尽是一些让我感到厌烦和无聊的家伙。”
白石听完后,低头看去,琉璃不知何时睁开眼睛,鲜红色宛如宝石般闪亮的写轮眼暴露出来。
白石把琉璃搂得更紧,他可以感受到琉璃对于这里的失望和无奈。
这是走投无路之下才会做出来的决定。
他不知道琉璃面见那位四方长老时到底交谈了什么,可以让琉璃突然做出这种决定来。
“发生什么事了吗?”
琉璃只是挤进白石温暖的怀中,没有回答。
白石轻拍着她的背,也没有追问下去。
琉璃离开木叶……不,或者说是远离家族的决心,是如此强烈。
白石可以清晰感受到。
也可以理解。
在根部与朔茂那件事上,琉璃早已对那些木叶高层失望透顶。
她之所以还用木叶忍者的身份自居,便是因为宇智波一族与木叶之间纠缠不清的因缘。
过去的事情,也是因为她还是这一族的忍者,才不得已之下忍耐下来。
而此刻,这份耐心已尽。
“啊,那就一起走吧,离开这种地方,展开新的开始。”
怀抱中,只传来琉璃酣睡的轻响。
白石挠了挠头,这应该算是比较圆满的结局吧。
虽然他感觉自己在这里面完全没起到什么决定性作用。
不过,琉璃果然从一开始就知道他要离开木叶的决心,毕竟组织里也有她的眼线。
毕竟没有提前交流,就直接提出要和他一起离开木叶……很明显,她早已察觉到了什么。
算了,这种事还是不去想了。
如果有琉璃的写轮眼协助,明天晚上的行动就更加有把握了。

次日,也是白石准备策划离开木叶计划的当天。
中午十二点——
女总裁的贴身保镖 萧忆情
在琉璃家,一间不起眼的密室之中。
墙壁上刻印着宇智波的团扇标志,两侧以三个黑色勾玉作为陪衬。
琉璃坐在坐席的最上方,在她前面,还坐着一共十二个人。
其中三名是上忍,坐在最前方,另外九人是中忍,坐在稍后一点的位置。
琉璃在这些人脸上一一扫过,没有任何废话,直入主题,对这些人说道:
“我打算离开木叶,你们是打算留下来,还是选择跟着我,你们自己做决定吧。”
在琉璃说完这句话后,这十二名宇智波忍者均是互相对视,都能看出对方眼中的诧异和迟疑。
就算要他们来做这个决定,时间也实在是太突然了。
“队长,暂且不说离开木叶的问题,假如我们真的离开村子,我们要在哪里安置下来?”
一名上忍犹豫问道。
这也是其余人要关心的问题。
“这个不用担心,关于撤退计划,以及之后的安置问题,我已经做好了妥善安排。而且现今那个地方有个不错的规模势力,是我所组织起来的,即便是你们全部过去,也完全还有剩余的安放空间。”
琉璃回答。
这算是打消他们的后顾之忧。
看到这些人脸上的挣扎和犹豫,琉璃也明白他们的难处,突然之间让他们做出这种决定。
“无论做出何种决定,不要令自己后悔就行了。如果选择继续跟我,下午三点之前,到我这里报备。我会替你们安排好一切。”
“是,队长。”
正当琉璃准备离开时,其中又有一位上忍开口询问:“那个,队长,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
“想知道我为什么要离开村子和家族吗?”琉璃呢喃自语,也算是回答这名上忍的问题:“原因很简单,因为激进派那里,已经无法容纳下我。他们接下来要谋取木叶的火影之位,要么浴火重生,要么……就像千手一族那样,失去一族的名号。再要么,是更加悲惨的结局。”
大掌控
众人心神一凛。
这次战争突然爆发,激进派那些家伙,果然已经忍不住了。
他们等的便是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吧。
走到旁边的房间,白石正在那里等她,表情淡定的喝着茶水。
“不用跟着他们可以吗?他们可能会暴露我们的行动。”
“没有问题,我对他们有信心,我不找无能的下属。”
琉璃这样信心十足说道。
走到白石旁边坐下,给自己也倒了一杯茶水,喝了一口。
“行动时间是晚上十一点,你那里准备如何了?”
面对琉璃的提问,白石身上涌动出清澈见底的水流,正慢慢凝聚着。
“没关系的,这孩子已经迫不及待了啊。”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