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第九特区
接下来的几天内,秦禹一直没有在公开场合露面,而是在师部医院内疗养身体,而老李,老猫等人则是在负责和八区资本谈判。
双方很快达成协议,老李也以川府自治总会的名义,跟八区多家银行、金融机构,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不过有意思的是,这帮大佬都没有要求川府这边质押什么资产、项目、土地,而是签完各种协议细则后,就通知各部门准备拨款了。
……
半个月的时间过去。
九区,二龙岗的演习区内,沙系的核心将领,沙中伟第一次私下约见了二战区的刘维仁师长。
沙系营帐内,一群中年将领坐在餐桌旁,拿着刀子,正在割着烤羊腿肉。
沙中伟声音爽朗的冲刘维仁说道:“老刘,这次对抗演习,你们师打的是真不错啊!一开局,我们这边的两个欧系团,就被堵在了三泉口,还没等反应过来,就被打了个2:1的战损。说实话,你们师的战斗力,远超我们师部的预估啊。”
“演习和实战是两回事儿。”刘维仁淡笑着回道:“你们欧系兵团牛气惯了,没拿我们这帮土老帽当回事也正常,哈哈!”
“没有,没有。”沙中伟摆手:“我跟你说这话,不是给你戴高帽。演习虽然不比实战,但也能试出很多问题,打的好就是打的好。”
刘维仁端起酒杯:“那就谢谢你老沙的夸奖了啊,呵呵!”
黑 將軍
“你太客气了。”沙中伟与对方撞杯,一饮而尽。
酒杯放下,沙中伟夹了口菜,轻笑着说道:“老刘,这次演习是军部总政组织的,事先是先通知的你们师部……呵呵,周司令没有不满意吧?”
刘维仁怔了一下,立即摇头:“没有啊,周司令最近身体不太好,二战区司令部的工作,都是由总参主持,我也没听说,他对这事儿有啥看法啊。”
“呵呵,真的假的啊?”沙中伟问。
“我骗你干啥。”刘维仁继续说道:“不过说实话,军部这么搞,其实挺让我难做的。上层一个命令下来,直接就要调我们进二龙岗,你说……我怎么办?去吧,怕二战区司令部上层不满;不去又是抗命。哎呦……真是搞的我里外不是人。”
“呵呵,这有啥里外不是人的?军部总政本来就有权指挥一切军事单位,身为将领,咱们听最高命令,那就是职责所在,谁也挑不出毛病来。”沙中伟笑着回道。
“话是这么说,但……人在官场,就难免得遵守一些潜规则。”刘维仁龇牙回道:“你下回也跟上面反应反应,可别这么搞了。万一二战区的同仁,真对我有看法了,咱以后的路,就越走越窄了。”
“哈哈,行!”沙中伟点头。
刘维仁点了根烟,用余光瞄了一下对方的反应,也没再说话。
“老刘啊,其实有很多话,我早就想跟你说了。”沙中伟铺垫完毕,循循善诱地说道:“以你们师的战斗力,和你军官团的指挥能力,你其实早都应该更进一步了。”
“此话怎讲?”
“其实沈司令,和咱军部总政那边,都挺喜欢你的。”沙中伟低声说道:“如果不是郑开在你上头挡着,你估计早都是少将了。”
“拉倒吧。”刘维仁撇嘴摆手:“我身上的标签太明显了,而且之前又是秦禹的领导,在很多事儿上,都做的没让军部总政满意……上层能喜欢我才怪呢。”
“我说的是实话。”沙中伟轻声回道:“秦禹的问题,确实对你有一定影响,但这事儿细掰开来看的话,其实你也是两难的处境。周司令要罩着他,你不是也没啥办法吗!”
“你说这话,算是说对了。”刘维仁立即点头回道:“我当初照顾秦禹,那是没办法的事儿。首先,周司令很看重他,而秦禹本人跟吴家,还有冯家的关系又很亲密……那你说……我能怎么办?只能充分领会领导意图了呗。”
“是这个道理。”沙中伟点头。
“唉,现在这年头,做点事儿太难了,哪边照顾不到都不行啊。”刘维仁感叹了一声。
“老刘,咱以前虽然不太熟,但毕竟也算是一个学院里出来的师哥师弟了。”沙中伟插手说道:“我不瞒你说,上层近期可能要大范围提拔一波年轻将领,你要把握好机会啊。”
“怎么把握?”刘维仁很感兴趣地问道。
“沈万洲司令,进军部总政担任大区安全部部长,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沙中伟低声说道:“他在这个提拔名单上,是有绝对话语权的。我个人建议啊,你没事儿时候约他一下,多跟他沟通沟通。”
刘维仁听到这话,脸色为难地回道:“这……这不行吧?我偷着约沈司令,这让外人知道了……?”
“老刘啊,要我说你做事儿就是太谨慎了。”沙中伟笑着回道:“这就是你一直提不上去的原因。你看秦禹,刚开始只是个大校,现在都和你平级了。他为啥能上来啊,说白了,不就是敢下注吗?!”
刘维仁沉默。
重生之星光路
“准将和少将虽然只差一级,但没有机遇,那是一辈子都上不去的。”沙中伟再次提醒道:“这次军部总政要大规模提拔年轻干部和中坚力量,那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你可要把握住啊!”
孤魂祀
“我有机会吗?”刘维仁问。
“我把话放在这儿,只要你有态度,那至少是个少将。”沙中伟斩钉截铁地说道。
刘维仁眨了眨眼睛,端起酒杯回道:“那就谢谢沙师哥给我指的这条明路了哈!”
“事情成了,你可欠我一顿酒啊,哈哈!”沙中伟一笑,端起了酒杯。
……
一个半小时后。
刘维仁乘坐军车返回营区,目光复杂地看向了窗外。
营帐内,沙中伟拿着电话,轻声说道:“司令,他到底是啥想法,我还摸不准,所以就没有跟他说得太明白。不过该暗示的我已经都暗示了,就看他下一步怎么走了。”
“嗯。”沈万洲应了一声。
松江,土渣街军情局分站。
“报告!”一名军情人员,走进了站长办公室。
马老二抬头:“说!”
“二龙岗传来消息,刘维仁和沙中伟今天见过面,喝过酒。”军情人员将资料放在桌上说道:“具体内容,我们还没有摸到。”
马老二皱了皱眉头,立即吩咐道:“把这个资料加密,直接电传军监局局长办公室。”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