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之王
小說推薦刺客之王刺客之王
圆形竞技场,中心是巨大竞技擂台。
这个擂台实际上有多种模式,星空,深海,沙漠,高山,丛林等等等等……
此时,最古老的圆形竞技台上,正有两个修者在战斗。
两人都是青铜层次,各自使用长剑,穿着战甲,你来我往打的很热闹。
高玄只是看了一眼,就没什么兴趣了。层次太低。
袁幼缘介绍说:“竞技场的匹配机制相对公平,一般来说不会出现战力悬殊的战斗。而且,竞技场也很难刷分……”
她说着意味深长的看了眼高玄:“这里毕竟是神皇创造的虚拟神国。谁会在这里耍小聪明呢,谁敢在这里搞事呢。”
高玄笑了,他知道袁幼缘再提醒他不要乱来。
他说:“我的信仰很虔诚。”
袁幼缘瞥了眼高玄:“我的信仰也很虔诚。”
两人说着对视一眼,都觉得有些好笑,两人脸上都浮出了笑意。
但他们很快就收敛笑容,拿信仰开玩笑可不聪明。何况,这里是赛博空间。
袁幼缘说:“赛博空间里战斗和真实世界一样,竞技场很适合用来磨砺战技。大多数圣堂武士的战斗经验,都是在竞技场上积累来的。”
毕竟人只有一条命。不可能总参加生死血战。只有竞技场这种地方不会死人,可以放手一搏,可以磨砺意志,可以激发潜力。
虚拟天网有很多战斗平台,但虚拟就是虚拟的。不止是力量是虚拟的,人都是虚拟的。
全部都是虚拟的,沉浸感再强,对于真实战斗也没意义。
只有赛博空间,神魂,身体、装备全部能投影过来。除了死亡是假的,其他都是真的。
而且,每次被杀死也会非常痛苦。在赛博空间中尝试过死亡的人,反而会对死亡更加敬畏。
圣堂在试炼武士阶段,就会进入赛博空间竞技场战斗。
高玄这种都成就筑基了,还没在竞技场上战斗过的人太少了。
袁幼缘给高玄详细介绍了竞技场的情况。竞技场最大意义就是增加战斗经验,磨砺意志。
诸如积分奖励,不过是一种正向刺激手段。要获得积分也非常困难。
因为赛博空间会匹配机制非常厉害,谁都不可能连胜。就算是金丹修者,也无法在竞技场刷分。
“一般来说,筑基修者一天可以在竞技场战斗三场。如果失败被杀,那就要休息72小时才能再次登陆。”
袁幼缘说:“你暂时不会被分配具体工作,这段时间可以安心修炼。刷刷竞技场对你大有益处。”
高玄问:“为什么不会被分配具体工作?”
他才来云光圣堂,对圣堂内部结构、派系一无所知。
有袁幼缘在,他当然要问个清楚。
袁幼缘耐心解释说:“曹家这次目标就是你。结果,武士长来了一招狠的,逼得曹家吃了大亏。虽然事实证明你和曹业的事情无关,曹家还是恨上你了。”
她说着叹口气,“曹家动不了武士长,这口气只会撒在你身上。以后你真要小心一点。”
袁幼缘又提醒说:“你们金兰会人是很多,但对高层几乎没有影响力。秦菲、黄麟英袁海这批人,都有他们自己的立场。在大事上也不太可能太偏向你。”
高玄点点头,这到很正常。
金兰会本身就是松散组织,没有外在压力会解散,外在压力太强也会立即崩溃。
总体来说,别看金兰会很热闹,实际上就是颗鸡蛋。和各大世家各大组织相比太的太多了。高玄也没没寄希望金兰会有用。
袁幼缘说:“圣堂内部派系林立。像你这种没有派系却很有潜力的人,其他派系也在观望。他们都要考虑利弊,一时间也未必会下定决心招揽你……”
雍正熹妃传 心若言
高玄点头,袁幼缘这话说的就很实在了。一个新冒出来的筑基修者,看起来很有天赋。但是,谁也不确定这人能走多远。
另一方面,招揽一个高手就要给他相应资源。
各大世家内部有无数人等着上位。哪会随意招揽外人。
总而言之,高玄现在地位略有点尴尬。
“你有什么好建议?”高玄很客气的请教袁幼缘,这位年纪比她小的多,但她熟悉圣堂情况,人又聪明机敏。在这方面有资格给他建议。
“你不要着急,圣堂人太多,具体职务都有人。就算黄庭道武士长想重用你,也要挪出一个合适的位置来。”
袁幼缘沉默了一下对高玄说:“你愿意不愿意加入我们袁家?”
“嗯?”
高玄有点意外,袁幼缘这么聪明的女孩,怎么把话说的如此直白。
至少,也应该试探几句。
不过,这种直接的态度他到是挺喜欢。
袁幼缘有点不好意思,但她还是直视着高玄:“我并没有开玩笑。五大世家的说法虽然有点夸张,但我们袁家的确也有几分实力。和黄家比不了,比其他三家却绝对不差。”
高玄笑了笑:“你突然说这么严肃的事情,我还有点不适应。”
他沉吟了下说:“那我就直说吧,加入你家对我有什么好处呢?”
袁幼缘精神一振,高玄说的如此直接,也证明他的确是认真的想谈。
归根到底,大家都是为了利益。
世家招揽人手,也是想增加势力,找人给他们卖命。别人加入世家,也不过是想找个靠山,获得更多资源和利益。
高玄这种底层出身的高手,是一步步杀出来的。和他谈理想抱负,说人生价值,说未来宏图,那都没用。
直接谈利益,才最实际最有用。
袁幼缘也是聊到这个话题,这次想要招揽高玄,说实话,她也没想好要给高玄什么待遇,什么资源。
她说:“这种大事我还真做不了主,我要回去问问我太爷才行。”
高玄不禁笑了,“好,等你问清楚我们再聊。”
袁幼缘被笑的有点脸红,她解释说:“我是特别看好你的。绝对有诚意。”
“嗯嗯。”
高玄说:“没事,我等你。”
袁幼缘脸更红了,高玄这句话说的挺暧昧,简直像是情话。
她强作镇定的说:“一言为定,你可一定要等我呀。”
“一言为定。”
高玄一笑,他说:“今天既然来了,我下去竞技场练练手。我觉得,我拿个十连胜还没问题。”
他对袁幼缘说:“我看十连胜可以下注。你可以在我身上压一点。赢了我们平分。”
“输了呢?”袁幼缘问。
高玄轻轻摇头:“我不会输。”
袁幼缘愕然,这话说的也太狂了。完全不像高玄的性格。
赛博空间内藏龙卧虎,金丹修者都有很多。高玄怎么就不会输。
“开个玩笑。”
高玄淡然说:“输了就输了,那是你眼光不好,也是我技艺不精。”
“这到是说法。”
袁幼缘想了下豪气的说:“我就赌自己眼光,压你一千积分。”
她说的豪气,心里也有点舍不得。她在竞技场拼死拼活赢一场,也不过赢几十积分。
因为输赢差不多是对半的几率,她打个几十场,都未必能攒下一百积分。
这一千积分,她辛苦攒了两年。从不敢乱用。
事实上,这点积分也没什么用。那些有价值的奖品,最低都是一万积分起步。
说实话,袁幼缘不太看好高玄。
新手三连胜很容易,五连胜就特别难了。十连胜,嗯,袁幼缘还没见过。
不过,高玄说的好,这赌的就是眼光。如果这都不信任他,那还说什么招揽。
袁幼缘就是为了表现诚意,也要押注高玄。
高玄提着一柄制式长剑上了擂台,他选择是最古老最公平圆形擂台。
赛博空间的主脑很快就给高玄分配了一名对手。
这人穿着黑色战甲,手握黑色长剑。看装备都是他自己的。一身的源力气息圆满不放,明显是筑基修为。
全封闭的面甲遮住了这人的脸,只能看到他一双精光四溢的眸子。
这人也不搭话,上来就静静站在擂台一角。等到主脑宣布开始,他就挥剑向着高玄斩过来。
这人剑法很不错,出剑既狠又快,脚下动作又快。
黑色剑锋疾斩而下,直斩高玄面门。他也是看准了高玄没有穿战甲,以有甲对无甲,这个优势就太大了。
而且,高玄手里是制式长剑。凭着战甲的防护力,他就站在那任凭高玄砍几剑都不会有事。
所以,这人出剑凶狠不留余地。
戏说武林 萼123
高玄撤步后退,一剑轻引,以剑脊对方剑脊,把对方长剑带出去。
高玄御剑的手法很轻灵精巧,用的正是云光圣堂的云光剑法。
这一套剑法的讲究如云飘逸,如光幻化,最是轻灵精妙。不过,这种剑法过于讲究身法姿态之美,在实战中未免差了一层。
圣堂真正的实战剑法是破军十剑,圣光斩魔剑,玄元七剑。
这三套剑法虽然简单,配合圣堂的神力符文种子,却有着无穷威力。
云光剑法,其实更多是为了好看。就是一种练剑的方式。
三国美人志
袁幼缘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实战中使用云光剑法。她瞪圆来明眸,到要看看高玄能把这套剑法练出什么花来。
高玄剑法变化精巧,对面也不是白给的,手腕一转,黑色长剑就把制式长剑斩断了。
就在这时,一道湛然银光凭空闪耀而出,直射入那人面甲,把他脑袋前后贯穿。
那人来不及做任何反应,直接就化作了一团灵光溃散。
高玄的脑袋上显示出大大的金色胜利两字。
观战的袁幼缘也轻吐了口气,她刚才真的有点紧张,生怕高玄一个大意被打下来。那就太丢脸了。
通过这一战,袁幼缘也看出来了,高玄驾驭飞剑手法真是精妙。
飞剑就藏在左手里,对方一个招式用老露出空门,直接御剑一击解决了对方。
这一招其实很简单,却非常有效狠辣。
不过,高玄本就很有战斗力,哪怕不用诈,赢一场也很正常。
高玄知道袁幼缘再看他,他竖起了一根手指,示意这是第一场。
跟着,第二个对手已经来了。
这名对手也是穿着深黑色战甲,手里拿着一柄五尺长的宽剑。
宽剑显得很巨大,形制有点特殊。这人身材足有两米三,这柄巨剑在他手里就显得比例恰好,并没有一丝笨重。
这名魁梧大汉也搭话,开始之后抡剑就上。
大汉臂展就特别长,加上五尺长剑,一伸手长剑就斩到九尺之外。加上他脚步又大又快。
一式立劈斩下来,当真有几分风雷激荡之威。
高玄可不敢硬接,手里普通长剑和对方一碰就碎了。再有,他这副身体虽然很不错,比起对方天赋神力却差不少。
大汉一剑逼退高玄,把手中巨剑挥舞起来。一道道纵横明亮剑光,如同一张大网,不断向着高玄收缩。
高玄不断游走,如此避过了十余剑后,就在对方再次挥斩之际,高玄突然横剑一格。
双剑交击,高玄手中长剑当即断裂。大汉抓住机会长剑一卷一刺,就要结果了高玄。
就在这个空档,高玄再次催发明月剑,先一步贯穿了大汉眉心。
七品的明月剑,异常锋锐。普通战甲根本经不住明月剑一击。
第三个对手,第四个对手,都是被高玄用同样手段解决。
袁幼缘有些好笑,高玄来来去去就这一招啊。但是,这一招的确是好用。
因为双剑交击,双方力量直接硬拼。对方力量再强,也不可避免要受到一点冲击。再跟着变招,高玄再催发飞剑,几乎不可能失手。
还有一点,就是竞技场都是随即匹配对手。高玄的对手们都是第一次遇到他,对这种手段没有任何防备。
有飞剑和没有飞剑,这个距离可差远了。高玄就是不耍花招,凭着明月剑也有极大的胜算。
这个时候,擂台上高玄对袁幼缘竖起四根手指,示意已经四连胜了。
袁幼缘很想提醒高玄一句,主脑肯定会给他匹配更强的对手,这个时候可不能得意。
第五个对手上台了,这人穿着银色圣甲,明显是圣堂的高手。
圣堂的人太多了,袁幼缘连云光圣堂的人都认不全,也不认识对方是谁。
这位的玄元剑上带着一条长长金色剑脊,明显是重新炼制的特殊剑器。只此一点,就不好惹。
这人到是很客气,他也看出高玄圣堂身份。他虽然没说话,却拱手施礼。
高玄也抱拳还礼。
对方姿态上很客气,可动起手来却没有一点客气。
金色剑脊的玄元剑轻刺,袁幼缘就听到嗤的一声,似乎无形的空气屏障都被刺穿个窟窿。
这一声并不是真实声音,而是剑气激荡引发的源力波动。落在高手眼中,自然就能听到声音。
袁幼缘心中一紧,好快的剑。
不止是对方运剑快,对方的剑器也锋锐之极。所有出,轻轻一刺就有如此威势。
高玄故技重施,再次挥剑迎上。
双剑交击,对方剑锋一转,高玄手中长剑已经无声断裂。
与此同时,明月剑化作银色剑光飞射对方眉心。
就在明月剑刺穿对方透明面甲前,一道金色剑光飞舞而出正挡住明月剑。
银色剑光和金色剑光交缠在一起,爆出一团团金光银芒。
观战的袁幼缘心中一紧,对方也有飞剑,而且看起来早有准备,高玄致命杀招被破,情况不妙啊。
明月剑被对方飞剑挡住,对方手里玄元剑趁势再刺。
金色剑脊的玄元剑化作一到金线笔直前刺,剑锋破空的锋锐之气甚至压住了两道纠缠的飞剑剑光。
枕边人 洛洛公主
高玄在玄元剑刺到之前向后疾退,这一步的距离,正好避开玄元剑。
只是他这一退,却让对方剑势更盛。接下来的一剑,必然威力更强。
袁幼缘神色更加紧张,高玄若无什么逆天手段,这一剑必败无疑。
高玄的对手也是这么想的,他毫不犹豫御剑进步再刺。
双方源力气息交缠,这种情况下高玄几乎不可能避开他的直刺。
就在这个时候,高玄身上深蓝神光闪耀,瞬间就武装上了雷光电磁圣甲。
深蓝色的圣甲,深蓝的圣光明亮纯澈,闪耀出迷人的光辉。
在高玄左臂上同时浮现出一个直径尺许的椭圆电磁盾。
电磁盾由半透明的蓝白电光构成,看着通透如玻璃,内里的电磁源力架构却无比稳定坚固。
高玄左臂一推一转,疾刺而来的金色剑脊玄元剑就被电磁盾架开。
对方警觉不妙,却有点晚了。高玄臂盾猛然向前一拍,正拍在对方脸上。
透明的面甲当即被拍出无数裂纹。电磁盾上可怕的冲击力量,震的那人浑身一颤。更可怕的还是电磁盾上电磁力量,在对方战甲上留下一道道闪耀电光。
电光并没能立即穿透对方防护圣甲,却让圣甲陷入半瘫痪状态。
对方知道不好,在这个瞬间却做不出任何有效反应。
高玄臂盾连续三击,都拍在对方面甲上。电磁盾上的冲击力量,硬生生把对方头盔拍的烂碎。人也当场化光消散。
高玄对擂台外伸手比划了个五的手势。
观战的袁幼缘一脸惊讶看着高玄身上雷光电磁圣甲,这东西才到高玄手里三天,他就炼化了圣甲的种子符文,就能如意驾驭了?
袁幼缘真的很惊讶,雷光电磁圣甲,可是七品层次最强圣甲。
这个品级的圣甲,正常都要祭炼一两个月才能勉强掌控。想要熟练驾驭,至少需要一两年的时间。
因为圣甲符文非常复杂,想要如意运转圣甲,就需要完全掌握符文种子。这又涉及到神魂层面,可以说异常的精微复杂。
高玄三天就掌握雷光电磁圣甲,而且运用的如此自如娴熟。
对于电磁盾的应用,更称得上精妙。
袁幼缘忍不住想叹气,作为天才,她心里其实是谁都不服气的。
靠近高玄,并不是她觉得高玄多强,而是源于她对未来的预感。
袁幼缘本来觉得自己绝不比高玄差。她和高玄的真正差距在于年龄。毕竟高玄比她大了将近十岁。
现在看到了,高玄的天赋还真是惊人。她比起高玄来却似乎差了很多,这多少让她有些沮丧。
也不怪高玄口出狂言,有雷光电磁圣甲在手,又运用的如此精妙,还真有可能拿十连胜。
袁幼缘看了眼积分,拿到了五连胜,一千积分已经翻到了六千三百多分。
可惜,她押的是十连胜。只有等高玄拿到十连胜,积分才能拿出来。
按照竞技场的赛制,十连胜会有两次加倍,如果高玄真能十连胜,她岂不是能拿到三四万的积分?
想到这里,袁幼缘又紧张又兴奋。
三四万积分,甚至可以兑换七品法器,包括一些特殊资源。
她虽然很受家里重视,但是,家里人太多了。她一个女孩子,在资源方面终究受到很多限制。
她手里有一件六品法器,是她父亲留给她,也是她最重要法器。可限于修为,她只能勉强掌握。
若能得到月灵珠淬炼神魂淬炼法器,她的层次就大不一样了。
几万积分,足以兑换三颗月灵珠。足够她用。
袁幼缘刚才下注,不过是为了表示对高玄的重视。反正一千积分也干不了什么。
现在却不一样了,有了胜利的希望,袁幼缘反而患得患失起来。
按照竞技场赛制,高玄连胜次数越多,对手越强。
好在高玄很给力,雷光电磁圣甲也的确是强横。
尤其在高玄手里,电磁盾被他玩出花来。
接连四个敌人,都被高玄轻松斩杀。
与此同时,观战的人也越来越多了。
袁幼缘作为开创房间的房主,能够看到房间观众的准确人数。
等到高玄九连胜时,房间里观战人数已经达到五千多人。
对于竞技场来说,这样的观众数量极其可观。
来竞技场大多是为了磨炼自身武技修为,一般都没人有时间去观战。
毕竟赛博空间内消耗的是神魂力量,一个人在线的时间有限,正常人都会抓紧时间做自己的事情。
只有极少数重要战斗,才会吸引观众。
高玄也是连胜,在竞技场排名迅速上升。加上被个高玄击败的对手,也会找人来看高玄的战斗。
就这样,人越聚越多。
这些观众也都很有兴趣,想看看高玄能不能拿到十连胜。
拿十场胜利不难,难的是十连胜。竞技场的匹配规则,就是注重平衡。不会让人连败,更不会让人连胜。
在场的五千多观众,谁也没拿过十连胜的成就。正因为如此,他们才对此特别有兴趣。
高玄九连胜之后,第十场匹配的对手必然极其强大。
站在擂台上的高玄,也能看到下方看台上多了很多观众。只是隔着半透明光屏,也看不清到底有多少人。
九连胜之后,系统沉默了好一会。
高玄等了差不多十分钟,擂台上才出现一道人影。
流转光影一凝,对面的人显现出本来样子。
土黄色战甲显得极其厚重,透明面甲后的脸也显得很方正,只是五官有些模糊不清。
高玄没见过这人,观众们却有不少人认出来这人了。
“重山!”
“是地榜第三十六名重山!”
“重山都来了,这小子必败……”
“系统够狠的,直接匹配战力榜上高手……”
观众们议论纷纷,或是惊讶,或是幸灾乐祸,不一而足。
竞技场战力榜分为天榜、地榜。
天榜是所有赛博空间高手统一排名,地榜,实际上就分成若干区域。金丹修者不进入地榜排名。
地榜三十六名,说起来好像不高。但在这片区域的地榜,一共有十亿个名次。
也就是说,至少有十亿人在这个区域地榜参加积分排名。
重山能排到三十六名,那已经是顶尖的高手了。
看到重山出场,观众们都觉得高玄没戏。因为高玄雷光电磁甲注重变化,招式也很精妙。面对重山,这些变化都要被克制了。
想击败重山,只能靠硬实力。
众多观众眼睛也都很毒,早看出来高玄真实修为也不算多强。
遇到重山这种超强对手,几乎没有赢的机会。
袁幼缘也认识重山,这位是比较喜欢在竞技场刷分。她排位太低,到是没和对方动过手。却看过好几场对方的比赛,知道这位力量厚重强大,在他面前没侥幸可言。
她看了眼积分,现在是两万七千分,按照赛制,高玄再赢一场积分翻倍。
袁幼缘紧张的双手的冒汗了,她知道没什么胜算,却还忍不住默默祈祷:“一定要赢啊,老娘吃肉还是喝风就看你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