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加哥1990
小說推薦芝加哥1990芝加哥1990
‘APLUS两场柏林演唱会一票难求,这位流行歌曲、电影原声、交响乐都有涉猎的音乐天才八年生涯正式的录音室专辑其实仅发过两张,米国歌迷苦苦等待,但他似乎已完全沉浸在世界杯主题曲生命之杯的全球流行中……’
九月下旬,宋亚向送机歌迷挥手、飞吻,告别德国启程前往二毛,米国记者在画面音中说:‘至于东厅丑闻……’
‘嗒。’
巴里迪勒将电视机关掉,“都请坐。”
“好的,迪勒先生。”
两位A+酒业高管,也是前西格拉姆老臣刚恭谨坐下,又微微起身接住大亨亲自递来的酒杯。
“别拘束,我和埃德加父子多年朋友了。”巴里迪勒说。
“我们知道。”
猎鹿
“当然。”
两人连声应是。
“APLUS告知你们来见我的具体事务了吗?”巴里迪勒坐到老板桌后问道。
“是的,我们想尝试解决和西格拉姆的专卖问题。”
巴里迪勒:“OK,到底什么情况?APLUS说你们的酒在被西格拉姆用渠道能量故意打压?”
“没那么严重,西格拉姆拒绝在这边投放我们的新款红白葡萄酒,但那情有可原,米国本身就是葡萄产区,无论相关协会还是本土酒商都非常抗拒从华国来的葡萄酒新品牌,我们和西格拉姆压力都很大,而且产品本身也没价格优势……”
对方回答:“伏特加产品线就合作得很好,一直在正常铺货。”
巴里迪勒:“是那款灰雁伏特加吧?和法国人打过官司的?市面很常见。”
“是的。”
巴里迪勒:“那红白葡萄酒生产出来怎么办?”
“由于打不开国际市场,产量不高,都在华国内部消化了,其实卖得也还行。”
巴里迪勒拿支笔在桌上一下一下顿着,“APLUS告诉我你们趁他昏迷期间和西格拉姆绑了长约……”
“呃……”俩老头对视一眼,“迪勒先生你知道的,我们为布朗夫曼家族干了几十年,和西格拉姆合作从来都是第一选择,这点从我们接受APLUS先生聘用时就讲得很清楚……否则我们不会为一家新酒商工作。”
“这本来是件双赢的事,而且决策是A+酒业总裁里瑟先生做的。”
“我们只是没想到他后来和小埃德加发生了矛盾。”
“我们知道小埃德加后来暗中对西格拉姆下达了类似打压的命令,这点很令人沮丧,我们完全没预料到……我们去找过他父亲,卖光了老脸哀求但也只能保住已经合作多年的伏特加产品线。”
“小埃德加不喜欢,也很少过问酒生意的经营,这点我们以前在西格拉姆的时候就和他吵过……很多次,也许也是因为这一点,他不乐于看到A+酒业继续高速发展。”
“当然他是个非常优秀的好孩子,转型娱乐业也很成功,只是兴趣问题。”
“是啊,小埃德加是我们看着长大的。”
“和他的兄弟姐妹们比简直就不像从一个家庭出来的。”
“老板什么都好,就是太骄纵孩子们了,从小就……”
“总之把家产交到小埃德加手里是完全正确的。”
俩老头你一言我一语唠叨个没完。
很有意思,他们口中的老板仍然不是指APLUS,而是老布朗夫曼,一想起那老狐狸……巴里迪勒带着点苦涩的笑了,“那APLUS呢?你们怎么看APLUS?”
“他当然也很优秀。”
“是的,有种芝加哥老派商人的气质,锐利得就像一把刀,和老板还年轻时有点像……”
“他对赚钱有种野兽般的直觉。”
“而且知道现在的年轻人喜欢什么……这非常重要。”
俩老头又连声夸赞。
“听你们的描述,他甚至有望赶上摩根和洛克菲勒。”巴里迪勒故意说。
“不不不,那不可能。”
俩老头笑了,“缺点还是不少的,他不够成熟,有大多数年轻人通常的毛病,比如横冲直撞式的鲁莽,经常和人发生无谓的争执,以及缺少耐心。”
“是啊,经营传统产业需要忍受长期的枯燥工作,这点他完全做不到,推广出灰雁伏特加一个拳头产品后他除了定期看下报表,基本就把酒生意丢之脑后了。还有服装生意,好像也不怎么过问了……”
“跨界天才因为兴趣过于广泛导致注意力无法集中,今天玩玩这个,明天玩玩那个。”
“对,念书念一半出国开演唱会……”
“流行乐玩腻了又开始弄福音大合唱。”
“还有那些女人……”
“我们知道他这几年靠牛市赚到了大部分身家,有轻松的上亿上十亿的快钱赚确实也没必要继续盯着服装和酒,他本人也够努力,精力旺盛,听说经常长时间工作,我们只是觉得有点可惜……”
“当然我俩都是老脑筋,也许已经跟不上这个时代了吧哈哈……”
巴里迪勒嘴角含笑,眯着眼睛默默听着并在脑海中勾勒之前没深入研究过的APLUS性格画像,并加以揣摩。
那天电话会议对方突然很激动的威胁道格莫里斯,但这令自己和大卫格芬瞬间敏锐地把握到了他的真实心理,即:他在和小布朗夫曼的互相伤害中底气也不是十分充足的,他猜测小布朗夫曼提出A+唱片和Def Jam唱片合并这个无厘头的要求背后,很可能已抓到了他什么确凿的把柄,否则不会对道格莫里斯说‘我从不接受要挟’。
因为自己很清楚的知道小布朗夫曼实际上百分之九十九就是随口那么一说。
但设身处地,任谁面对布朗夫曼家族的压力,心起码都会有些虚的,就算不虚小的,肯定也会虚老的,否则他就是个完全失去理智的疯子,根本不配赚到三十亿的财富。
都一样,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APLUS那个最年轻的白手起家十亿富翁光鲜外表下必然也藏着一堆污垢……
只要条件合适,APLUS是愿意妥协的,大卫格芬和自己同时发现了这一点,两位三十亿大亨相互之间纠缠不清的生意硬脱钩,这里面有大把赚钱的机会。
“呃,迪勒先生,因为老板关照过我们才对你说这些的,希望刚才的话不要被传出去……”俩老头抱怨完了。
‘老板’依然在指老布朗夫曼。
“当然不会,我和埃德加刚刚聊过,他也和我的意见一致,生意就是生意,和APLUS一直僵着对双方都不好。”巴里迪勒回答。
“小埃德加那里……”
“他也答应了。”
“真的?”俩老头脸色一喜,但马上露出有点不信的表情。
“是的,他太忙了,我劝他从华盛顿回来后给自己好好放个假,但他又马不停蹄飞去香江了。总之交易细节方面你们先和我谈到一定阶段,我再跟他说。”
同位于洛杉矶的环球音乐总部,“老板到香江了吗?”总裁道格莫里斯问手下。
“刚到酒店,现在应该在休息,倒时差。”
“OK。”
他把伸向座机的手放下,目前公司整合宝丽金唱片已经进入到了下一个阶段,就是通过或赎买、或分拆出售等手段将旗下一些股权结构繁杂的厂牌尽量理顺,精简管理节省成本,还有各种修修补补的内部合并,为了如期上市,宝丽金以前吹起来的一些泡泡千万不能在自己手里弄破了。
他自然很忙,老板小布朗夫曼表面云淡风轻的,但心里应该也非常着急,刚答应放走APLUS就急匆匆又去亚洲灭火了,由于没有沿用宝丽金前高层诺曼郑继续管理那个大区,近期果然出了好多纰漏。
但巴里迪勒、大卫格芬和自己都很了解富三代的性格,谁也不敢打包票他从亚洲回来时会不会又改主意,所以起码在尽快和APLUS达成一致这件事上利益是相通的。
因为APLUS对自己气愤的威胁之语,那天巴里迪勒和大卫格芬两个老狐狸窥破了APLUS实际上也是愿意脱钩的,他们察觉到了‘商机’,自己看在眼里但无意戳破而已。
当然交易价格上自己是不能让的,否则富三代回来如果又后悔,那自己还要背锅。
“唉!”
他不由唉声叹气,大概率要背锅的,还是那句话,富三代老板的性格就那样,而APLUS一旦成功和环球脱钩,那就是个出笼猛虎啊,新专加电影项目钻石印钞机重新开动,到时候媒体再稍微煽风点火说点老板的怪话……
不该签他,不该收购A+唱片,不该放他走,放走了也没完成继续打压的任务云云……
那肯定被富三代老板指着鼻子骂的肯定又是我了……
但他又不能不做,印钞机放在家里落灰还不如拿出去换笔现金,再加上放走后五大唱片公司再联手封杀……
巴里迪勒实际上没有进入唱片业的计划,他的所谓朋友存在与否也很可疑,这事只有他和自己知道,那个老骗子应该不会透露给大卫格芬。
希望APLUS离开后折腾不起什么水花吧,起码在唱片业别折腾出什么大水花,至于电影项目,那就不属于自己的烦恼了。
“我听到一些传言,联邦贸易委员会明年会得到一笔新的拨款,用来专项处理我们的旧案子。”
手下察言观色,等他脸部表情转为柔和后报告。
“什么旧案?”他问。
“就是当年的垄断案,CD价格转售价格维持,六大一起被告的。”
手下回答。
“呵呵……”
拖了这么多年,每年年底的时候都会有相关传言出来,道格莫里斯一开始没怎么放在心上,但想了想眉头又皱起来,“我知道了,你去查查是哪些人在后面推动。”
把手下打发走,他独自长考,APLUS那与摩图拉皆亡的脾气,加上他现在已某种程度上能控制丹尼尔,说不定他那天电话会议后又发疯了,不惜把丹尼尔卖出来直接加速垄断案?
那可有点不妙,丹尼尔那会儿是索尼哥伦比亚唱片总裁,串通CD价格联盟的发起者,而第一个响应的就是时任华纳唱片总裁的自己……
不至于啊,APLUS应该确实是愿意脱钩的,今天都派酒生意的手下去见巴里迪勒了。
难道一切只是他掩护报复行为的烟雾弹?
一旦被判垄断行为成立,收购宝丽金后的环球音乐可是要承担起码三分之一的罚款啊……
“啧!”
他烦闷地砸了下嘴,手伸向座机,停在半空中良久后才开始拨号。
“道格!”丹尼尔意气风发的声音从听筒中传出来,“我的朋友。”
“你不是我的朋友,丹尼尔。”
他冷冷说道:“你那有点吵……”
丹尼尔那头非常嘈杂,他听到男男女女们在大笑、高声交谈,还有酒杯相碰的声音,“能找个安静点的地方说话吗?”
“抱歉哈哈,我这在开派对。”
丹尼尔好像有点微醉,“要和三十秒上火星乐队聊两句吗?莱托!香侬!”
“不不,我有事找你。”
他知道丹尼尔最近在力捧跨界玩摇滚的影星杰瑞德莱托,香侬好像是杰瑞德的亲哥哥,香侬莱托,乐队鼓手。
“好的,稍等……说吧。”
丹尼尔转移到了安静的地方。
“明年联邦贸易委员会又有钱弄我们那个案子了。”虽然丹尼尔在RIAA版权争议委员会主席任上出卖过自己,但这桩案子里两人都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都跑不了。
“我知道。”丹尼尔很放松的说。
“你知道?什么渠道?”比我还快?你哪来的资源?他很奇怪。
“我就是知道。”
“你不怕APLUS为了报复我们环球出卖你?”他也不奢求丹尼尔出卖秘密,挑拨。
“正好相反,他和我聊过这个问题道格,那小子这方面算有底线,我好歹是带他离开芝加哥贫民窟的大恩人……”
“呵呵,把下半辈子寄托在三十亿富翁的做人底线上?你知道那些钱里不少是带血的。”
“别挑拨了,没用的道格,这件事上因为他的庇护我还能更安全点,还真别说,你也享受了我和他交情连带的好处。”丹尼尔嬉笑,“不用谢哈。”
“你们什么时候聊这件事的?”
“有段时间了,他出发去全球巡演之前?”
“你们那时候就知道联邦贸易委员会要……”
“这就不方便透露咯。”
“蠢货!那种可能涉及几十亿罚金的案子APLUS有什么资格提前那么早知道消息,还庇护你?你现在真是一头钻进他冷山项目的糖果罐里昏头了!庇护?这个词还真卑微呢,你好歹当过六大总裁!别放松警惕!”
道格莫里斯怒其不争地骂了几句放下话筒,脸色阴晴不定的继续长考,一直到办公室门被敲响,“进来!”
“总裁先生,我打听到了一个传言,联邦贸易委员会这次……好像背后是几家互联网业的大公司在推动。”
手下汇报。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