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h2p7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我是佐助-第794章 流刃若火 (上)讀書-x8d9e

我是佐助
小說推薦我是佐助
“日番谷队长,其实他们和我们有共同的敌人,蓝染。”看到日番谷一定要出手,浦原喜助立即开口,简略的把当年蓝染做的事情,还有平子真子等为什么会被尸魂界通缉的事情说了出来。
“我会把他们的事情,汇报给尸魂界的。”听完浦原喜助的话语之后,日番谷在沉默了片刻之后,立即打消了出手的想法,不过作为护庭十三队的队长之一,看到通缉犯的事情,还是需要汇报上去的。
“多谢了。”浦原喜助说着就把目光转向了佐助这边,悠悠的说道,“这位佐助先生,不知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头上带着绿白相间的渔夫帽的浦原喜助,一脸警惕的看着佐助,对于这位突然冒出来的人物,他可是一直十分警戒的,如今佐助把假面军团的人引出来,更是让浦原喜助更加的警惕起来。
假面军团本来是浦原喜助隐藏起来对付蓝染的底牌,他并不知道假面军团的事情已经被蓝染知道了,在浦原喜助看来,尸魂界,还有蓝染都认为平子真子这些虚化过的死神已经死了。
虚化对于死神来说,固然可以跨越原本的极限,但是这里面也潜藏着巨大的危险,一不小心,死神就会变成虚,如果不是浦原喜助用他的崩玉帮忙的话,假面军团未必可以存在。
论在崩玉的运用上,蓝染比浦原喜助强太多了,浦原喜助因为忌惮自己制造的崩玉的力量会影响尸魂界平衡,所以在制造不久后,就被其封印了,而蓝染则是一直在利用死神,还有虚做着相关的实验。
“我没有什么意思,事实上我只是过来和你们打一个招呼,还有告诉你们一件事而已。”佐助说着对着缓缓来迟的一护和露琪亚,还有井上织姬,茶渡泰虎点了点头。
死神的几位副队长,虽然转学到了一护的班级,不过他们只是图一个新鲜,很快就失去了去学校的兴致,相比之下露琪亚这边要强的多,至于一护,井上,茶渡,这三人的本职就是学生,当然不可能像死神的那些副队长们,说不去就不去了。
一护四人之所以来迟,就是之前在上学,石田雨龙因为暂时失去了灵力,暂时脱离了一护等人的队伍。
不等浦原喜助开口,佐助接着说道,“蓝染已经死了,被我杀了。”
佐助的话语,直接让现场的所有死神,还有假面军团的所有人直接愣住了,良久之后,还是浦原喜助最先反应过来,一脸不敢置信的开口说道,“你是在开玩笑的吧。”
对于浦原喜助来说,蓝染已经死了的消息,是他完全不能接受的,固然蓝染死了,会让尸魂界减少了不必要的损失,但是为了对付蓝染,他可是布局了近百年,眼看双方就要进行殊死一战的时候,你告诉我,那个把静灵庭尸魂界所有人耍的团团转的人物,就这么死了,那他这么长时间的所作所为有什么意义。
“我可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不只是蓝染死了,东仙要也死了,如今虚圈的主人是我。”佐助再次开口说道。
“这么说市丸银还活着。”日番谷冬狮郎突然开口说道。
“不错,他现在活的好好的。”能不好吗,多年的夙愿达成了。
“也就是说,带走乱菊是你的命令了。”日番谷说着就拔出了其身后背着的斩魄刀。
“某种方面来说,你说的没错。”佐助点头道。
“蓝染队长,绽放吧,飞梅。”在佐助刚点头,就在日番谷要出手的时候,突然在其身后传出了一声凄厉的吼声,紧接着雏森桃立即挥着斩魄刀向着佐助冲去,在半路上,其立即始解了其斩魄刀。
雏森桃的斩魄刀是七支刀系列,外观比起一般的斩魄刀要漂亮很多,其能力是可以发出一个巨大的火球,并且可以和鬼道系的力量并用。
此时冲向佐助的雏森桃,双眼充满了愤怒,看样子蓝染的打击对他非常的大。
”破道之六十一六杖光牢。”看着冲过来的雏森桃,佐助心里一阵腻歪,尽管心里恨不得给她来一道九十号的黑棺,不过看在日番谷的面子上,佐助还是只使用了缚道,把其定在半空中。
“不要冲动。”看着雏森桃被定在半空中,日番谷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立即一个瞬步出现在雏森桃的身前,护住了他。
与此同时,死神们,还有假面军团也展开了行动,一左一右,把佐助包围在中间。
“你竟然敢杀了蓝染队长,我要杀了你,一定要杀了你。”被定在半空中的雏森桃,大声的向着佐助吼着。
“雏森桃副队长,冷静的。”看着雏森桃的模样,日番谷随即大吼一声,总算把雏森桃的声音给压下去了。
“真没有想到蓝染竟然这么死了,那么不知道虚圈之主阁下,出现在现世有什么目的。”浦原喜助抬手阻止了,要动手的假面军团和死神们之后,立即开口问道。
“浦原喜助,你这话说的可真是有意思,我可是人类啊,出现在现世不是一件很正常的吗,再说,我想去什么地方,好像不需要向你报告吧。”佐助看着出现在自己身前五米左右地方的浦原喜助,笑着微微摇了摇头。
“失礼了,那么可以说说你的目的吗。”浦原喜助接着问道。
“很简单,蓝染已经死了,他的计划我可没有执行的想法,我来这里就是告诉你们,现在天下太平了。”佐助笑着说道。
“这倒是一件大好事,那么能否解释一下,为什么带走乱菊副队长呢。”浦原喜助说话的时候不断的点头,看样子是很赞同佐助的话语,不过随后其眼神就变的锐利起来了。
“你说这个,这不过只是市丸银想要见见乱菊而已,青梅竹马的两人想要见面,应该没有问题吧。”
“啊。”佐助的话语,让浦原喜助锐利的眼神直接变的有些呆滞了,他想了很多答案,但是完全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个原因。
“市丸银队长和乱菊是青梅竹马,这怎么可能?在静灵庭根本没有这方面的情报。”吉良伊鹤在听到佐助的话语之后,不由的张大了嘴,其他死神们,此时也是一脸的愕然。
“为什么不可能,你是想要说,为什么之前没有人知道,这个原因很简单,那是因为蓝染啊,市丸银是为了保护乱菊,才故意这么做的。”佐助说道。
“你的意思是市丸银很早就发现了蓝染有问题。”浦原喜助在沉吟了片刻之后,立即开口说道。
“不错,在一个偶然的情况下,市丸银发现了蓝染的阴谋,之后他就一阵潜伏在蓝染的身边做卧底,为了救乱菊。”佐助说着就把市丸银和乱菊之间的事情,以及蓝染用死神的灵魂制造崩玉,还有乱菊的部分灵魂别夺走的事情说了出来。
“市丸银队长。”佐助的话语刚落,吉良伊鹤的神情立即放松下来了,市丸银的背叛对于他来说,是一大煎熬,如今知道事出有因,市丸银并不是故意背叛尸魂界的,他的心情好了不少。
“这还真是。”此时那怕浦原喜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在佐助的话语之中,可是把市丸银塑造了一个痴情人的形象,为了乱菊,潜伏敌营百余年,甘愿忍受着一切痛苦,也要解救对方。
“说起来,日番谷队长,我真是替你不值啊,同为青梅竹马,市丸银和乱菊那怕是分道扬镳,也从来都是彼此相信着对方,从来没有怀疑过对方,再看看你,区区一封信,就让你的青梅竹马直接对你下杀手,连问都不问一句,这可真是一点信任都没有啊,这样的人,真值得你去喜欢和守护吗。”佐助扫了一下日番谷和被其护在身后的雏森桃,说出了一番虾仁猪心的话语。
“闭嘴,这一切都是你在胡说八道,蓝染队长不可能是那样的人。”雏森桃大声吼着。
“看看,现在这种情况下,还替蓝染那个大阴谋家辩白,你们之间没有丝毫的信任基础,听我的劝,放弃她吧,相比之下,一护的那个妹妹,黑崎夏梨,你应该认识吧,她可是一个很不错的女孩子。”
“你在胡说些什么,夏梨还只是一个初中生。”没等日番谷开口,这次是一护一脸不爽的瞪着佐助。
“一护,你也不过高中生而已,而且你不觉得日番谷很不错嘛,年轻帅气,还是护庭十三队十番队的队长,这样的人物,可是非常难以寻找的。”
对于一护口中的初中生,佐助是嗤之以鼻,初中生就不能谈情说爱了,不要说初中生,小学生都有,看看隔壁的高木和西片,虐死你这个单身狗。
“你在胡说,就不用怪我不客气了,人类和死神怎么可能在一起。”一护所在就拔出了其背着的斩魄刀。
“不会这是你后面选择井上织姬的原因吧。”一护的话语让佐助沉思起来了,在佐助沉思的时候,假面军团和一众死神则是面面相觑,很不明白为什么话题会转到日番谷和一护的妹妹身上。
不过意外的是,一行人都没有打断的意思,而是都用一种看好戏的表情看着日番谷,一护,还有雏森桃。
雏森桃的事情,本来并不是什么问题,她的举动完全可以理解因为被蓝染欺骗的太深了,但是这一切是建立在没有对比的情况下,一旦有了对比,就不一样了,而市丸银和乱菊之间的事情,正好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
“谁告诉你,死神不能和人类在一起的。”看着想要冲过来砍自己,又被露琪亚和井上拉住的一护,佐助继续开口说道,“一护,有一件事,你就没有感觉到奇怪吗?”
“什么事情?”佐助的话语,立即引起了一护的兴趣。
“你的实力啊,你成为死神才多久,满打满算不过几个月,但是你在尸魂界却打败了十一番队的队长更木剑八,更是在三天之内练成了,其他死神最少需要数年,甚至数十年才能完成的卍解,之后还和朽木白哉打了个旗鼓相当,这样的实力进步速度你觉得正常吗。”
佐助说着指了下日番谷冬狮郎,“日番谷冬狮郎,十番队的队长,是尸魂界近百年少有的天才少年,你问问他修炼卍解用了多长的时间,这些事情你难道都没有发现吗,或者说,你比日番谷队长这个天才少年,还要天才。”
“啊,那是为什么?”佐助的话语,让一护看起来有些头昏脑涨,不过其他死神,还有假面军团的人,此时看着一护的脸色都变了,事情在没有说出来之前,大概是灯下黑,没有人觉得太奇怪,但是经过佐助这么一说,一众死神立即感觉到这里面绝对有问题了。
这些人里面,只有浦原喜助一脸的平静,只是其眼神看向佐助,更加的幽深。
“很简单,因为你是死神和人类的孩子。”佐助看着一护,缓缓的开口说道。
“你说什么,我老爸是死神。”一护此时震惊的差点把手中的斩魄刀给扔掉了。
“不错,你的老爸,黑崎一心是死神,而且还不是普通的死神,其是尸魂界护庭十三队十番队的前任队长,他的本名是志波一心,尸魂界四大贵族志波一族的前任族长,也就是话说,一护你的真正身份是尸魂界志波一族的大少爷。”
“什么,志波。”露琪亚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一护,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个当初迫于形势选择的小混混,竟然和她一样是尸魂界四大家族的人。
“志波一族。”一众死神,被佐助这个消息,炸的是昏头脑涨,虽然现在志波一族在尸魂界有些没落,但是毕竟是四大贵族之一啊。
大名鼎鼎的死火海,其实也换成一个统一的名字,二代奇遇记,三代登顶记,一护身兼死神,虚,灭却师三种血统,厉害吧,但是如果和其儿子相比,还是有些差距的,一护起码还经历了不少血战,其儿子则是开场满级。
让尸魂界一众队长束手无策的友哈巴赫的残余灵压,被其像捏死一个蚂蚁一样,捏没了。
“老爸那个混蛋。”在楞了良久之后,一护突然大喝一声,提着斩魄刀,就向着其家里的方向冲去,看样子是想找其老爸算账,井上织姬和茶渡泰虎立即追了过去,只有露琪亚留了下来。
“看样子,你知道不少事情啊。”在一护走后,浦原喜助看着佐助笑着说道。
“这多亏了蓝染,谁让他有记日记的习惯呢,好了,事情我已经通知你们了,乱菊很快就会回来,你们不需要担心,再见。”佐助说着,手一挥其身后立即出现了一道黑腔。
“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有些麻烦了。”浦原喜助看着假面军团,低声嘀咕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