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魔神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魔神我真不是魔神
灵平安带着贺奇,循着声音,向着那个似乎已经被废弃、倒塌的厂房走去。
一路上,灵平安看到了无数倒塌的建筑。
巨大的铸铁件,栽倒在荒草之中。
锈迹斑斑的机床,被一块块混泥土掩埋,上面都已经长满了杂草。
影影绰绰,还有无数倒塌、废弃的厂房,延绵在远方。
灵平安甚至还看到了一块非常庞大的停车场废墟。
里面,一辆辆早已经被侵蚀、风化的只剩下些残骸的自行车。
可以想象,此地当年,是何等繁荣!
估计,起码有几万人在这里上班。
那可是一百多年前啊。
奉子成婚:豪门长夫人
几万工人的工业园!
就这么废弃了?
当时的内阁,得下多大决心?
这里又到底发生过什么?
灵平安忍不住的想着。
“难道……”
“这里发生过污染泄露?”
只能有这个解释了。
一百多年前,联邦帝国的工业,假如用四个字来形容的话,就是‘丧尽天良’。
而当时的科学技术,也远没有今天发达。
如今,被人们公认为有毒的各种致癌物,在当时是可以被光明正大的加入食品之类,作为添加剂的。
那时候更没有什么防护、保护之类的概念。
也缺乏安全措施。
所以,这里是有可能曾经发生过一次严重的有毒物质泄漏。
这么一想,很多事情,灵平安就释然了。
十字坡的凶地传说。
或许,就是一百多年来,官方刻意营造出来的传说。
因为,假若官方告诉人民:这里有毒啊,你们别过来!
可能一开始有效。
但很快,随着时间的推移,老百姓在猎奇心理驱使下,可能会不断涌入。
若此地若被渲染成凶地、有鬼。
在恐惧的威慑下,就可以大大减少外来者随意进入的问题。
毕竟,比起实实在在看得见的危险。
大多数人会更害怕鬼啊妖魔啊之类的东西。
而且,只要一直维系着这个传说。
日积月累之下,量变产生质变。
这里就会在所有人心中投下恐惧。
一百年下来,假的也就变成真的了。
灵平安又看着那几只始终环绕在自己身旁的萤火虫。
“或许这些小东西,就是此地毒害物质的受害者……”
“一种变异的类萤火虫……”
这么一想,他就将所有逻辑与关系理清楚了。
一百多年前,十字坡工业园,发生了一场重大的污染泄露。
帝国内阁紧急开会,决定马上关停整个工业园,并建立封锁带。
同时派出专家,进入工业园考察。
经过考察,专家们提交了一份专业报告。
报告可能指出了此地泄露的有害物质,会长期在地下水和土壤中存在。
该物质的半衰期,可能极为漫长。
所以,内阁方面经过研究,制定出了‘凶地传说’的计划。
借助人们对鬼的恐惧,将十字坡打造成了帝都的都市传说。
又用行政力量,故意将十字坡周边打造成‘丧葬产业中心’。
然后,还故意的放纵周边基础设施。
让路灯啊、信号啊什么的都受到干扰。
这样一来,人们自然就会远离此地。
官方兵不血刃,以极低的成本,解决了有毒物质污染的问题。
顺便还给帝都打造了一张全新的名片。
这年头,要是没有个出名的凶地、鬼屋的城市,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国际性大都市!
沉浸在自己的推理中的灵平安根本没有在意外界的一切。
或者说,他也不在乎这里的一切。
直到……
“救命……”贺奇的尖叫声传来。
我记得那时是九月
这个偷猎集团的成员,扭头就躲到了灵平安身后。
有点将灵平安当成肉盾的样子。
灵平安皱起眉头。
他不太喜欢这样的人。
但他现在没空管这个事情了。
因为,在他面前,一个轮着拳头的黑袍人,正在挥着拳头,向他打来。
“去死吧!”对方嘴里喊着。
灵平安微微皱眉:“现在的偷猎犯罪分子的胆子这么大了吗?”
“在我面前,还敢出拳?!”
他扬起眉头。
便伸出手来,轻轻一抓。
对方的拳头,被他抓住,然后轻轻用力,就是一个过肩摔。
这可是灵平安当年念大学的时候,特意在军训时,和一位教官学过的格斗技巧。
而灵平安又是天生神力。
这么多年来,他从未遇到过,自己搬不动的东西。
不管是箱子也好,麻袋也罢。
他提着都不会吃力。
虽然没有具体测试过,自己的力气究竟有多大。
但,对付区区蟊贼,自然是不费吹灰之力。
事实也是如此。
啪嗒。
对方被灵平安轻轻一甩,摔在了地上。
砰!
脑袋砸在坚硬的地面,砸的水泥都啪啪作响。
隐约中,灵平安还好像听到了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
“好像有点用力过猛啊!”他挠挠头,有些懊悔。
看着那个被摔在地上,摔了个七荤八素的家伙。
灵平安抬起头,看向前面。
那里还有十来个黑袍人。
应该是一伙的。
于是,他问道:“那啥,你们的那老祖呢?”
“叫他出来!”
灵平安感觉,自己现在可以打十个。
所以,若是那啥老祖,还想着负隅顽抗,他不介意也摔一下。
合法的揍人。
感觉很好!
但,在他对面的人,却都是瑟瑟发抖。
“大人……”
一个有些沙哑的声音说:“老祖,就在您脚下……”
灵平安愣了愣,看了看自己脚边,那个被摔晕过去的家伙。
“这就是这个偷猎集团的头目?所谓的老祖?”他想着,回忆着方才的感受。
对方给灵平安的感觉,就像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嗑药磕坏了身体的瘾君子。
所以,轻轻一甩,就直接摔在地上。
“就这?”
“现在的犯罪分子,已经转型搞笑了吗?”他耸耸肩膀,便看向那些人,问道:“你们是想和你们老祖一样?还是举手投降?”
于是,他看到了十来个手臂,高高举起来。
果然,现在的犯罪分子,都已经转型搞笑了!
他叹了口气,有些失望的摸出手机。
拨通了早已经设定好的报警电话。
片刻后电话被接通了,一个甜甜的声音出现在手机中。
“您好,帝都报警中心……”
“嗯……您好……”灵平安说道:“我要报警,我这边发现了一个犯罪集团……”
“嗯……”
“不需要了……”
“因为他们已经被我捕获了!”
“你们快点派人来接收就好了……”
“啥?地址?哦……我这里好像是什么十字坡……”
啪嗒。
电话对面一声惊呼。
放下电话,灵平安摇摇头,然后向前走去。
那一个个举着手,蹲着身子,披着黑色罩袍的人,看上去都很乖巧的模样。
就是,在他经过的时候,每一个人都似乎无比害怕。
灵平安走过去,看到了在旁边角落,有几个人被绳索捆着。
“嗯?”灵平安摇摇头:“居然还有绑架……”
他看向那些人:“你们死定了!”
绑架是重罪!
依照联邦帝国法律,绑匪在犯罪过程中不受任何法律保护。
换而言之,任何人都可以将之击毙、格杀,而不需负担责任。
于是,灵平安走过去,将那几个受害者松绑。
然后,摇了摇他们的身体:“喂……醒醒……”
………………………………
“喂……醒醒……”楚文在昏睡中,听到了一声呼唤。
他慢悠悠睁开眼睛。
“啊!”他尖叫起来。
记忆中,他记得,自己是被厌胜学派抓到了。
而厌胜学派的人,从来都是不会放过任何落到他们手中的人。
魂魄会被抽出来的,当成符箓的原料或者修炼的耗材。
而血肉筋骨,则会卖给巫蛊教的人,作为培养蛊虫的饲料。
对多数人来说,落到厌胜学派手中,聪明人应该赶快想办法去死。
因为,倘若不快点死的话,那接下来,厌胜学派会让他在死前,体会到人世间最痛苦的那几种残忍术法的折磨。
据说,厌胜学派认为,只有死前无比痛苦的魂魄,才是最好的耗材。
“没事了……”
耳畔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你安全了……我解救了你!”
楚文这才忐忑不安的睁开眼睛。
然后,他被吓的瑟瑟发抖,整个身体都蜷缩在了一起。
实在是眼前的景象,太过恐怖与惊悚了一点。
月光下,厚厚的浓雾,环绕着周围,将一块十来平方的狭小地域牢牢包围着。
一个巨大的虎首,从浓雾中探出头来,垂在这片狭小地域的上方。
巨大的虎首上,三只灯笼一样的巨大眼瞳,绽放着无比恐怖的色泽。
地面,仿佛被导弹轰击过一样。
蜘蛛网一般的裂缝,密密麻麻的延伸向远方。
而在中心,一个人的肢体,被砸在了坚硬的地表。
那人被砸了个稀巴烂。
鲜血和内脏以及骨头,到处都是。
但这还不是最恐怖的。
最恐怖的是……
在那残肢的上方,一条黑色的触手一样的东西,紧紧的缠住了一个灰白色的魂体。
那触手,缓缓卷曲着。
头部完全张开,像花蕾一样。
一滴滴黑色的粘稠液体,从那花蕾一样的口器中滴落。
像花蜜一样滴在了那灰白色魂体身上。
每次滴落,其魂体上,就燃起了无色无光的烈焰。
在烈焰中,它被烤的惨嚎不已。
一张人脸,在烈焰内痛苦的尖叫和哀嚎。
当烈焰渐渐熄灭,那魂体就已经被烤的形体涣散,黯淡无光。
下一瞬……
一滴金色的液体,从花蕾中滴落。
落到魂体之上,便像传说中的甘霖一般,叫之形体瞬间凝实。
然后,又是一滴黑色的粘稠液体,滴在魂体上。
烈焰升腾而起。
楚文看着,咽了咽口水。
只是看着那魂体的哀嚎和惨叫。
他自己就忍不住的缩了缩脖子。
他能想象到,那定是无比痛苦和恐怖的酷刑。
更要命的是,那古怪的触手,还有着随时随地救活那魂体的能力。
“咯咯咯……”楚文的牙齿上下的打颤。
他不敢再看那边了。
抬起头,他看到了自己身前的人影。
戴着眼镜的年轻人,手中抱着一只猫。
廉价的眼眶下,是一双无比幽暗的眸子。
“别怕,别怕……”就听着这年轻人说道:“犯罪分子,都已经被制服了!”
楚文咽着口水,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冷静下来。
他终于想了起来,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看着眼前的年轻人,他也想了起来,自己就是来找他的!
“你……”楚文猛地吞下一口口水:“真的来了十字坡了?”
对方咦了一声:“你认识我?”
楚文低下头去:“公子……”
“今天在燕楼,不就是我向您提议来的十字坡吗?”
对方惊讶不已:“那你怎么?”
“我担心您有危险……”楚文叹了口气:“哪成想,我是有眼不识泰山呐!”
到得此刻,楚文的内心,已经是一片敞亮。
所有的事情,都被串联在一起了。
为什么自己今天在燕楼,遇到这位,会直接排除掉他是X公子的可能性?
当时,他毫无所知。
但此刻,看着眼前的场景。
他明白了。
是这位X公子!
他似乎有着某种无法理解的领域或者神通。
直接干扰人的判断,叫人忽视他的异常,将之导向另一个层面。
换而言之,他若是不想叫人知道自己的身份。
那么,他就算是带着所有传说中的特征。
哪怕是,提前将他的照片,拿给自己看过。
自己恐怕也会当面都认不出来!
这种直接基于心理层面和心灵逻辑的神通术法,是无解的。
所以……
楚文直接熄了有关机缘的心思。
你是我的恋恋不忘
超警 六划先生
在这等人物面前,想靠着单纯的跪舔,就抱上大腿?
简直是开玩笑!
他肯给,才能有机缘。
不然,就算站在面前,也会被他的神通术法所扭曲认知,篡改念头。
而且是直接从心智底层入手。
老实说,楚文感觉,自己这次能捡回一条命,恐怕也跟自己选择了来这里有关。
不然……
他眼角瞥了瞥自己前面的一切景物。
巨大的虎首,从浓雾中探出来。
那三只神目,紧紧盯着那一个个厌胜学派的人。
只要稍有异动,恐怕那虎首就会当头咬下。
将这些人全部嚼碎。
而那具已经被砸的稀巴烂,连血肉和内脏都混在一起的人身上,隐隐约约,楚文感受到了强大的灵能。
将军!
一位将军,被这位X公子,活生生砸死了!
不止人被砸死,连魂魄也被抓了起来。
施加无法想象的可怕刑罚!
所以……
楚文知道,自己要是没来十字坡。
那么,大约他就要和那位将军一样了。
肉身被砸死后,抽出魂魄。
一次次的折磨,再治好,再折磨。
与这位的残忍和恐怖相比,厌胜学派的所谓折磨,就好似小学生们的游戏一样简单可笑。
想着这些,楚文就低头道:“多谢公子……”
这时候,他身边的那几个人,也都醒来了过来。
他们也都看到了自己面前的场景,全部都吓傻了。
远方,出现了警车的声音。
滴乌滴乌……
不知为何,从前无比厌恶和讨厌黑衣卫干涉的楚文,忽地无比期待着黑衣卫的到来。
黑衣卫在他心中的形象,也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他开始理解黑衣卫的种种政策了。
黑衣卫难道只是在保护平民吗?
不!
他们也在保护着所有的超凡者与异类!
若真按照超凡者们自己的想法去做事。
那么……
像他这样的低阶超凡者,恐怕会直接沦为类似厌胜学派这样的疯子组织的耗材。
又或者,被人抓起来,充作人型电池和工具。
于是,他这样的人的下场,恐怕会比平民还要惨!
“倘若对力量的使用不加以限制……一定会导致强者对弱者的剥削……”
他想着高宗皇帝在黑衣卫总部题下的碑文。
过去,他一直以为自己是强者。
但现在,他发现,其实自己是弱者。
在强者面前,他就是一颗绿幽幽的韭菜,一枚精力旺盛的电池,一个人型自走的耗材。
所以……
“明天,我就去黑衣卫报名……做编外人员……”他想着。
……………………………………
滴乌滴乌……
坐在警车中,宁轻虹看着两侧的浓雾。
她的灵能可以清楚的感知到,在这些浓雾内,危机四伏。
没有许可的人,只要踏入浓雾的范围,就可能被无情绞杀。
但现在,她和她的警车却在这其中畅通无阻。
她低下头,看了看自己准备好的证件,记忆了一下刚刚准备好的材料,然后练习了一遍。
“您好……我是帝都警察局,北方路分局乙级警长宁轻虹……”
“感谢公子对帝都治安的贡献!”
一连演练了好几次,她才放心下来。
如今,黑衣卫对那位已经有了一些足够的认知。
所以,虽然素未谋面,但宁轻虹已在心中,初步勾勒出了那位的一些轮廓。
祂是一个来历神秘的高位存在。
祂身边,始终有着无数无法想象的奴仆和卫兵,时时刻刻为祂小心翼翼的打扫着周围的痕迹。
而祂本身,更是有着无法理解的可怕力量!
在同时,祂还掌握着无法想象的知识和秘密。
祂会有意无意的,做一些事情来奖赏或者惩罚与祂接触的人。
所以……
“我这次的接触,会得到什么?”
“奖赏还是惩罚?”宁轻虹想着。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