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港綜成爲傳說
小說推薦在港綜成爲傳說在港综成为传说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入夏的西湖美不胜收,仰头就是湛蓝如洗的天空。
就是太热了。
医馆。
廖文杰手握折扇,感慨又是热到病人不愿出门的一天。
好事,人少早关门,回家陪妖精打架。
正想着,李修缘快步走了进来,端起廖文杰面前的茶壶,吨吨吨豪饮了几口。
廖文杰瞥了李修缘一眼,在他身后看到一个眼熟的黑胖子,四五十岁,一脸痴傻,赤脚、肚兜、总角发髻,造型十分犀利。
青海迷藏
套用李修缘长相的比较方式,黑胖子五官轮廓和曹达华有三分相似,又和鬼王达沾亲带故,依稀可见车亲仁和一群达叔的影子。
廖文杰推了推不存在的眼镜,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位低能儿应该就是伏虎罗汉了。
伏虎下凡现身,距离李修缘变成降龙不远了!
“杰哥,帮我看看,这家伙还有药医没药医?”李修缘放下茶壶,见廖文杰正在打量低能儿,急忙将其拉至身边。
“鸽鸽。”
伏虎傻笑出声,两手一张朝廖文杰飞扑而去,身上的肥肉上下颤动,看得人清心寡欲。
啪!
廖文杰缓缓收脚,指着贴在墙上的伏虎,摇头道:“治不了,等死吧,没救了。”
“不是吧,要不要这么狠。”
李修缘急忙上前,将贴在墙上的低能儿弟弟抠下来,抱怨道:“杰哥,我知道他没救了,随便问问而已,可你也不能下这么重的手,万一打坏了脑子怎么办?”
廖文杰无情说道:“以他目前的智商,打坏了脑子没准是件好事。”
“有道理啊!”
李修缘点点头,而后想到了什么,疑惑道:“杰哥,你精通医术,敢问一句,过期毒药是没毒了,还是更毒了?”
“你买一包试试不就知道了。”
无限星皇 莫渐明
廖文杰咧嘴一笑,从怀中摸出一个小瓷瓶:“Look,我最新研制的‘含笑半步癫’,杀人于无影无形,你买回家放个一年半载,等过期了再服用,到时就知道答案了。”
听起来就很不靠谱。
李修缘连连摇头,之前廖文杰给的养颜丹倒是不错,李茂春夫妇用完,气色有所改变,乍一看还年轻了几岁。
“修缘,这位脑子不好使的大叔,你从哪里捡来的?”
“他可不是大叔,昨天刚刚出生,就在我家茅房,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
“听起来像是个妖怪。”
廖文杰挑挑眉,折扇挡脸,露出‘心魔’二字:“修缘,这种来历不明的妖怪都敢收留,你爹娘怎么想的?”
“心肠好呗!”
两人正说着,突然大街上一阵喧嚣嘈杂,远远便看到乌压压一群人簇拥着一顶轿子走了过来。
准确来说是个担架,床板改的,粉红色的罗帐拉开,坐着衣衫半解的怡香院头牌小玉。
在其胯下,一男子成大字型躺好,口吐白沫,脸色青黑,间或一抽。
“咦,那人不是黄大富吗!”
“还真是,他出了名的怕老婆,没想到竟然有胆子去怡香院,治好了也死定了。”
“一举成名天下知,但这种名气不要也罢!”
“也不一定,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骑着他的是怡香院的小玉,吹拉弹唱样样精通,手艺活很厉害的。”
“你怎么这么清楚,说,你是不是试过?”
“我说的是音律,你在说什么?”
“我说的也是音律,你又再说些什么?”
“……”
“杰哥,那边什么情况?”李修缘探头去看。
“马上风。”
廖文杰解释一句,见李修缘不是很懂,小声道:“就是在行房事的时候突然挂了,死因多种多样,至于这位……应该是自不量力越级挑战,可能还服用了助兴的药物。”
“那你还不去救人!”
“治不了,人凉了,没救了。”
廖文杰摇摇头,再次送出三连,和伏虎不同,这位黄大富送医耽误时间太长,是真的没救了。
街上,黄大富的妻子听闻消息赶至现场,纠集一批女性亲友,拦下轿子和小玉争执起来。
小玉战斗力惊人,一打七,将一群泼妇骂得毫无还口之力。
“一个个黄脸婆,成天叽叽歪歪,看不住男人就过来骂我,我们怡香院是正经买卖,交税的好吧!还有你们的男人,老娘都认识,一个个也是鸡鸡歪歪的!”
伤害性极大,侮辱性也极强,骂战升级,随着一声‘he~~tui’的发令枪,当场打得不可开交。
说来很奇怪,明明是女人打架,参战的男性选手却更多,尤其是小玉身边,围住了好几个挺身而出的路人。
李修缘连连摇头,都这么长时间了,居然没人关心已经凉了的黄大富,叹气道:“光天化日之下,男的不自尊,女的不自爱,一点羞耻心都没有,活该你们被雷劈。”
轰隆隆!!
万里晴空骤然起风,无边阴云汇拢而来,平地一声惊雷,咔嚓一声劈在李修缘脚边。
“咕嘟!”
险险擦过死亡线,李修缘咽了口唾沫,抹掉头上冷汗,想要逃离原地却发现腿脚发软不停使唤,急忙求助旁边的廖文杰。
“杰哥,快过来拉我一把,我腿麻了。”
说完,没见身边有什么动静,掉头一看,廖文杰一路跑回医馆,早就没影了。
“我靠,这么讲义气的吗!”
李修缘目瞪口呆,仰头看了看天空,商量道:“老天爷,你也看到了,这么多人该挨劈,麻烦你劈准一点,别误伤了好人。”

强光划过,闪电直击李修缘脑门,黑烟原地爆开。
正在争吵打闹的人群见状,吓得尖叫四起,嘀咕着坏事做多了真会挨雷劈,几个转身就跑了个没影,只有黄大富从头到尾一动不动,静静躺在床板上。
٩(´0`)ง
“降龙罗汉现身,下凡普渡众生!”
李修缘……不,是降龙罗汉凹造型完毕,撩了撩刚做的烟花烫发型,朝小玉狼狈而逃的方向看了一眼。
“九世野鸡,今天我还有大事要办,改天再去找你。”
说罢,他快步走进保安堂,从桌底下拽出痴痴傻傻的伏虎,动容道:“阿虎,为了帮我,你竟然变成了这幅样子,好兄弟讲义气,欠你的那笔钱我就不还了。”
廖文杰阖上折扇,皱眉道:“修缘,你被劈傻了吗?”
“你认错人了,李修缘是我,但我不是李修缘……”
降龙随口回了一句,拖着伏虎向屋外走去,三秒钟后,他折返回来,瞪大眼睛看着廖文杰:“大哥,我都要走了,你怎么不拦着我?”
“这话说得,素不相识,我为什么要拦你?”
“别装了,我懂的。”
降龙撩开面前的烟花烫长发,胸有成竹笑道:“你一个陆地神仙,无缘无故在城里开医馆,还和我转世之身关系亲密,肯定是收到风声才过来帮我,对不对?”
“麻烦配合一下,出门左转,我这里就不送了。”
“不会吧,不应该呀!”
见廖文杰一副事不关己的架势,降龙抬手掐算一番,越算越乱,越算越毫无头绪,只得承认自己在天上的人缘没有想象中那么好。
“嘿嘿嘿……”
降龙眼珠一转,搓着手靠上前:“既然你都看出来,那我就不瞒你了,没错,我就是降龙罗汉转世。”
“啊。”
廖文杰点点头,看向正在门口滋尿的低能儿,无语道:“你是不是还想说,他是你的好兄弟伏虎罗汉?”
“呃,关于阿虎的情况,说来就比较话长了。”
降龙挠了挠头,半晌后憋出一句:“大哥,别装了,别人不信他是伏虎,你又不是普通人,何必揣着明白装糊涂。”
“老弟,不装糊涂不行啊,你看看你们两个,一个比一个歪瓜裂枣,摆明了猪队友下凡找神对手。”
廖文杰叹气道:“我普普通通一个陆地神仙,细胳膊细腿,肩不能挑,手不能提,掺和进去肯定要倒霉,不装糊涂难道主动送死吗?”
“我靠,什么叫主动送死,事情办成了,功劳有你一半的好吧!”
“不妥,风险太大。”
“其实没那么大风险,我这次下凡,是和几个神仙打赌,在不用法力的情况下,感化九世野鸡、九世恶人、九世乞丐,从而改变他们的命运……”
降龙解释道:“好让那帮高高在上的神仙明白,人的命运并非注定,不要整天高高在上,老拿‘命中注定’说事,视凡人如蝼蚁草芥,对他们的苦难不管不顾。”
“辛苦你了。”
廖文杰点点头,而后直言道:“你说的我都明白,可这是你的任务,和我有什么关系?”
“因为我不能用法力呀!”
胡说,你刚刚又是掐又是算的,还敢说自己没用法力?
廖文杰心头吐槽,无语道:“抱歉,我没想通这其中有何必然的逻辑关系,麻烦你说话之前先捋一捋。”
“没问题,逻辑很通顺,我不能用法力,你用就没问题了。”
降龙咬着嘴唇,媚眼一抛:“大哥,人间自有真情在,帮帮凡人吧!”
廖文杰沉吟片刻,摇了摇头:“还是不行,这是你的考验,是你感化他们,我掺和进去算什么?”
“没让你帮忙渡人,这事我来就行,我担心这么简单的任务,天上那群人会暗中下绊子,耍无赖让我没法完成赌局。”
“请问,这些人都会是谁呢?”
“也没谁,我在上面得罪的人比较多,充其量就是阎罗王、财神、二郎神、玉皇大帝、王母……”
说着说着,降龙发现情况有点不对,廖文杰如沐春风将他带出医馆,然后挂上‘歇业三年’的招牌,关窗锁门将他扔在了屋外。
“我靠,这也太现实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