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小說推薦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无论从哪一个点都能看出,云同笑已经输了。
输得很彻底。
即使开始的时候,他将诸洪共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但在百劫洞冥的面前,这一连串的拳罡,便是他作为真人的最大耻辱。
云同笑虚影一闪,挣脱了百劫洞冥的束缚。
缓缓落地。
道之力量维系的效果在更强者的面前无效。
故而这一切陆州和陈夫看得清清楚楚。
陈夫摇头微叹,朝着陆州拱手:“让你看笑话了。”
陆州说道:“年轻人,血气方刚,争强好胜,在所难免。”
陈夫继续摇头道:“他可不小了,在我的门下修行也有五百年之久,本以为他已经足够成熟稳重,如今再看,还是差了些。”
听到师父的评价,云同笑羞得面红耳赤。
空间凝固效果消失以后,诸洪共扑了个空,顺势收起百劫洞冥,有些茫然地看着前方的羞愧难当的云同笑。
云同笑朝着诸洪共说道:“我输了。”
诸洪共本想挠头,一看自己带的是拳套,只得作罢,说道:“我赢了?”
这就赢了?
感觉对方远强于自己,几乎没有战胜的可能,这就赢了?
云同笑一言不发,老老实实走到了一边。
诸洪共本想退回去,陈夫叫住了他:“等一下。”
“叫我?”
“你刚才的法身,应该是元神境的百劫洞冥。但它所散发的力量,却是名副其实的千界,何故如此?”陈夫百思不得其解。
并蒂莲不知道这事也正常,毕竟这里的修行者,很少接触外界。红莲和黑莲知道了金莲界砍莲修行之道,却无人学习效仿,一来是没必要,二来这玩意除了给自己找不痛快,暂时还看不出有什么优势,而且就一条命,比起命格而言,很容易让修行者们更偏向于不砍莲修行。
“前辈好眼力。”诸洪共笑着往下半身比划,道,“这种修行方式不适合你们,要拿刀……咔嚓!”
“……”
秋水山的弟子们,本能地后退了一步。
这特么是什么修行之法,要用刀抹命根子?
陈夫也领会错了,当即咳嗽了一下,差点被空气给呛到,看着陆州说道:“你对徒儿的教导,令人刮目相看。”
陆州点头道:
“俗话说,严师出高徒,若不对他们严苛,那是在害他们。”
“……”
陈夫不理解,也无法接受,“那也不至于要……哎。”
实在说不出口。
好歹是大圣人,虽然对七情六欲不怎么感兴趣,但也不至于为了修行,断绝子孙后代。
陆州继续道:“老夫与你的理念不同,棒打出孝子,严师出高徒。今日的切磋,便是他们付出带来的回报。”
陈夫看向诸洪共说道:“你不会怨恨你师父?”
噗通!
诸洪共突然跪了下去。
众人一愣。
这又是什么操作?
只瞧见诸洪共,收起拳套,双手朝天,五体投地,朝着陆州跪拜,说道:“徒儿能有今天,全赖师父的栽培。养育之恩大于人,栽培之恩大于天!徒儿对师父的感激之情,日月昭昭,天地可鉴!”
跪拜,磕头!
“……”
不管秋水山的修行者作何感想,反正魔天阁众人已经麻木了。
初见时觉得太夸张过分,习惯以后,也就那样了。
武林玺 东方玉
秋水山的弟子们,个个嘴巴微张,被秀得一脸懵逼。
秋水山十大弟子,乃至大翰天下的修行者,对陈夫的敬畏,不必多说,自然是受得起所有人的跪拜。但没有一人像诸洪共这么夸张的,命根子都没了还要感激涕零?
先服为敬!
陈夫朝着陆州拱手,心悦诚服道:“佩服,佩服!论做师父,我不及你!”
“不值一提。”陆州说道,“老夫见你对金莲的修行之道颇为好奇。真正开启此道的不是他,而是老夫的二徒弟,虞上戎。”
虞上戎站了出来,朝着陈夫微微拱手道:“天下修行,殊途同归,让前辈见笑了。”
这……
陈夫评价道:“敢为天下先,亦是一种难得的胆识。”
陆州说道:“若有人想学,可向他请教心得。”
“……”陈夫先开口道,“我不过是问问,就免了。你们谁若是想学,为师不会拦着。”
十大弟子个个剧烈摇头。
陈夫当然不想看到徒弟们走这条道,也没必要这么做,但见众徒弟如此抗拒,胆小如鼠,反而有些不悦地摇了下头,叹息一声。
陆州说道:“凡事不能强求,既然如此,那就算了。”
十大弟子松了一口气。
命根子可算是保住了。
挥刀自宫?就算原地立马涨五个命格,也不愿意,这不开玩笑吗?!
“多谢前辈谅解。”不少弟子感谢陆州帮他们说话。
陆州点头道:“砍莲修行,本就艰难,并非适合每一个人。”
“等等。”陈夫疑惑道,“方才所言的特殊修行之道,乃是砍莲之法?”
“你有疑问?”陆州道。
“只是想确认一下。”
“砍掉莲座,使得法身自由。老夫这徒儿虞上戎,乃砍莲修行第一人,前无古人!”陆州说道。
“……”
陈夫听明白了,赞许地看向虞上戎道,“长江后来推前浪,真是英雄出少年。”
“多谢陈圣人夸奖,不过是雕虫小技,不足挂齿。”虞上戎说道。
于正海听得眉头直皱。
罢了罢了,今天就让你出够风头。
陈夫回头看向众徒弟说道:“这就是你们学习的榜样。”
陆州说道:“还有一场,继续吧。”
既然是五大真人,那就五场打完。
这时,张小若走了出来。
他早就忍不住,想要出来试试身手。而且他的看法和其他人完全不同。秋水山连输三场,面子上已经无光,再这么下去,秋水山以后还怎么在大翰立足。
师父大限将至,一旦师父走了,秋水山今后还怎么震慑天下,稳坐高台?
大局为重,决不能因为眼前之人弱小,就要放过。
他对云同笑的做法很是不屑,说道:“周师兄,还是我先来吧。”
“也好。”周光点了下头。
张小若朝着魔天阁众人拱手,说道:“哪位愿意出来与我一战?”
开门见山,倒也直爽。
于正海和虞上戎已经战过,自然不想继续再战。
“我来吧。”明世因笑了一下,嘲讽道,“让你尝尝失败的滋味。”
明世因很直接。
张小若说道:“我怕败的是你。”
这二人开场便是针尖对麦芒,没了前面几位的温和有礼,语气中已经充满了火药味,反而激发了全场看客的热情。
好戏要来了。
“我好怕怕啊,那你要收着点打,我怕我真打不过你。”明世因说道。
就在他要上台的时候,端木生开口道:“老四,你修为不弱于大师兄二师兄,还是别以大欺小了吧。”
“???”张小若心中一惊。
明世因道:“三师兄,我修为怎么可能比得上大师兄二师兄,还是差了那么点点。”
“别藏了,我还不了解你?这场战斗,还是让我来吧。”端木生让了一把,不想再让。
“啊?”
明世因想说点什么,却看到端木生正怒瞪着自己,只得咽了下去。
张小若当即道:“长幼有序,还是这位兄弟吧。”
说完心中暗想,这家伙一脸阴笑,眼神里尽是暗搓搓的神色,果然不是什么善茬,修为居然比老大老二还要强……差点吃了大亏。
明世因退到一边,悻悻道:“算你走运。”
张小若皮笑肉不笑地道:“多谢。”
开局九个神级姐姐
端木生提着霸王枪,走了过来,遥指张小若说道:“我四师弟这一点说错了。”
“哦?”
“你并不走运。”端木生朗声道,“遇到我,你更倒霉。”
呼!
长枪横向一提,四十五度倾斜向上,健步如飞。
哒哒哒……三两步,场面上留下一串残影。
眨眼间来到张小若的面前。
叠浪千重!
纵入空中,便是万千枪罡,朝着张小若的面门戳去。
张小若心中一惊,且战且退,好霸道的枪罡,难道这厮比魔天阁老大还要强?
这股的霸道的力量逼得他连连后退,退到了场地边缘地带的时候,纵身飞向天际。
端木生紧随其后,长枪如龙,朝着上方飞掠。
天际出现了巨大的金龙!
张小若凌空倒悬,掌心压下来,说道:“浩然天罡!”
看到这一幕,陆州道:“儒门?”
陈夫说道:“我本精通三家法门,张小若极其擅长儒门浩然天罡,主修的也是儒门。”
“儒门多中庸,元气随和。此子罡气霸道,有些不太一样。”陆州说道。
“好眼力。”陈夫说道,“张小若自幼深受他人欺负,故而嫉恶如仇。儒门心法的确偏中庸大和。但浩然天罡却恰恰相反,越霸道,越能发挥出力量。”
“有理。”陆州赞同。
天空中。
端木生的枪罡越发地凌厉。
进攻频率前所未有。
可能是在未知之地压抑得久了,许久没个真正的对手好好历练,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看起来不太顺眼,自然要全力以赴。
张小若本以为自己的浩然天罡掌印可以击溃枪罡。
奈何端木生喝道:“天眷有缺。”
枪罡势如破竹,竟将天罡戳破!
砰!
继续向上!
张小若眼睛一睁,施展道之力量,向上闪烁。
端木生的感官下,张小若便是突然消失了,枪罡落了空。
但他的节奏未断,继续向上,且频率越来越高。
众人抬头,惊讶地看着这一场战斗。
比之前任何一场都要激烈得多。
张小若见端木生穷追不舍,冷声道:“你太自视甚高了!看我五重罡!”
他掌心下压。
再一次倒悬天空。
手掌迸发青色掌印,从天而降。
端木生丝毫不怂,还是施展天眷有缺迎了上去。
就在枪罡要接触掌印时,那掌印突然一化五,叠加在一起,划破了空间,眨眼间来到了枪罡之上。
砰!
滋————
这是道之力量加五重掌印,强势镇压的姿态,压住了枪罡。
端木生顿觉手臂麻木,但他死死抓住霸王枪,枪尖顶住掌心,急速下坠!
只一个呼吸,端木生落地,轰!!!
殿前的青石演武场,顷刻间瓦解,四散溅射。
陆州拂袖!
碎石飞向别处,视线清晰。
所有观战者,还是祭出了护体罡气,防御剩下的碎石。
这一手,严格意义上来说,端木生落了下乘。
地面已经损坏,理应结束战斗。
奈何张小若好不容易得势,岂能放弃,这种程度的胜利,远远不能满足。
他怒瞪着双眼,看着苦苦支撑的端木生!
滋——
霸王枪弯曲!
“老三!”于正海皱眉。
“五先生!”秋水山弟子惊呼。
众人看了一眼陆州和陈夫,见二位前辈表情淡然,似乎没有插手阻止的意思,便继续观看。
端木生双臂彻底麻痹,也就是失去了疼痛。
张小若道:“何必呢,你差得太远。”
端木生爆发罡气,奋力支撑霸王枪,霸王枪终于被罡气逼直。
张小若心中一动,眼神之中,迸发一抹细微不可见的杀机,沉声道:“八重罡!”
掌心上又叠加了三道掌印。
轰轰轰!
霸王枪彻底弯曲了下来,端木生双腿进入了地面。
浑身青筋暴发,双眼战意浓烈。
端木生依旧不放弃,咬牙暴喝:“起!”
霸王枪又一次变直了!
张小若道:“那我就不客气了!双八重罡!”
他倒悬空中,左右手同时变幻。
陈夫见状,眉头微皱,正要抬手,陆州的大手伸了过来,摁在了他的手臂上,淡淡道:“且看就是。”
那两道八重罡从天而降。
魔天阁众人已经感觉到了危险,再继续下去,这是要受伤,而且是不轻的伤。
两个人的切磋节奏太快,也太过于较真!
战场瞬息万变,他们很想插手,但见师父稳坐高台,也就只能看着。
轰!
两座山似的掌印落了下来。
端木生闷哼一声,双腿再入地面半尺。
霸王枪弯曲到了极限。
枪身上的盘龙纹饰,出现了滑动闪烁,这意味着霸王枪要断了!
“给我起来!”
端木生暴喝一声,双臂紫龙再也安耐不住爆发了出来,两条紫龙瞬间抻直了霸王枪,席卷两道八重罡,轰!
张小若措不及防,被两条紫黑龙撞在掌心里,凌空上飞,厉声道:“魔?!”
秋水山众弟子异口同声,惊讶道:“居然是魔!”
端木生踏地向上,枪罡爆发,两条紫龙膨胀百倍千倍,站满天空。
与张小若激斗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的秋水山弟子们,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师父,这是魔啊!”有弟子朝着陈夫道。
陈夫亦是惊讶,但见陆州面色淡然,显然是早就知道此事,便道:“只许看,不许动!”
众弟子只得观战。
张小若一边打一边道:“你居然是魔?”
端木生道:“什么是魔?!”
张小若身形变幻,瞬间化作无数道影子,在端木生的四面八方到处闪耀。
嗖嗖嗖!
端木生的枪罡密密麻麻,戳向四方。
越戳越快,几乎形成了一个实体的圆形枪罡领域。
双臂和紫龙在领域中来回飞旋。
“真人?”陈夫惊讶,“以枪入道,领悟空间之能,此子竟是如此特殊的真人?”
话音刚落。
砰!
只听见天际传来一声极致的碰撞。
枪罡似乎命中了一道影子。
所有的影子都在刹那间消失,只剩下被戳中的那一道,而后吐出一口鲜血,落了下来!
轰!
“……”
众人咽了咽口水。
战斗似乎结束了。
端木生落了下来,站在张小若不远处。
倒提霸王枪,目光凛凛地盯着落地的张小若。
紫龙回归,隐入双臂之中,浑身的衰败力量也消散了。
端木生摇了摇头喝道:“再来!”
霸王枪戳地。
砰!
这太不过瘾了!完全没打够。
秋水山弟子:“……”
这人得势不饶人啊!
端木生是被张小若一闪即逝的杀机激怒了,故而说话比较气愤:“孬种,起来与我继续战斗!”
砰!
张小若就是不起来,嘴角挂着血丝,浑身疼痛不已。
也就是这时候,陆州淡淡道:“够了。”
端木生的怒火消失,冷静了下来,朝着陆州道:“是。”
“下去吧。”陆州挥袖。
“是。”
端木生收起霸王枪,缓缓转过身子。
就在他转身时。
张小若突然弹起身来,空间顿时静止,手中寒芒爆发,朝着端木生掠去:“我还没输!!!”
嗖!
端木生感觉到脊背一阵凉意,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完了!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陆州漠然开口:“放肆!”
一道金光闪闪的掌印,比张小若快了不知多少倍,眨眼间将其击飞!
砰!
帝 寵
张小若手中寒芒断裂落地,整个人落了下去。
“五师弟!”
“老五!!”
数名弟子迅速掠了过去,接住张小若。
“是可忍孰不可忍!切磋就切磋,以大欺小,算什么本事?!”
嗖嗖嗖!
秋水山十大弟子在这一刻变得极其团结,华胤,云同笑,梁驭风本来不想管,但师弟遭到重创,魔道当前,呼声太大了,不得不冲上演武场,振作秋水山的士气和片面!除了受伤的张小若,全部掠入场中。
陈夫沉声道:“住手!”
咳咳咳,咳咳咳……声音被淹没了。
嗡————
不知何时,陆州出现在端木生后方,秋水山众人身前,掌心向前。
淡淡道:“不自量力。”
轰!
秋水山所有人,尽数被金色罡气击飞!
哗啦啦落地。
一招,肃清全场!
PS:大章求票!谢谢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