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小說推薦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秋阳和煦,金雀台巍峨高耸。
台阁里的美人们也被外面的动静所惊动,挤挤挨挨地站在扶栏后,好奇地围观汉白玉广场。
广场上聚满了文武百官,各大世家的青年才俊也都赶了来,乌压压跪在场上,像是一场无声的抗议。
青衣道袍的道人,负手立在最前方,眉间朱砂痣鲜红欲滴,更添几分入魔似的邪气。
他含笑注视从金雀台中走出来的两人。
他的徒儿英俊内敛,他的小师妹娇俏灵巧,这么看着,确实是一对璧人,只是……
萧弈环顾众臣,冷淡道:“这是做什么?”
一品红拱手作揖:“来请陛下斩妖除魔,拱卫江山社稷。”
萧弈似是早已料到他会出现,平静道:“青天白日四海升平,哪里来的妖,又哪里来的魔?”
一品红的目光落在南宝衣身上,唇畔多了几分笑容:“人死而复生,乃是妖怪作祟,怎么就不是妖魔?你说呢,小师妹?”
小师妹?
美人们面面相觑。
这位受宠的女郎是顾家养女,怎么突然成了国师的小师妹?
国师的小师妹,不是南宝衣吗?
群臣也都面露惊讶。
宁晚舟和沈议潮并肩站在角落,诧异地望向南宝衣。
他们听闻天子宠幸了一个美人,为此,家中娇妻曾骂了天子一整晚,难道这位美人,其实就是南宝衣本人?
面对这些疑惑的目光,南宝衣小脸平静。
她出来之前就已经被萧弈提醒过,很可能是一品红来找茬,她做好了心理准备,因此半点儿不慌,对春夏道:“拿药。”
春夏点点头,将溶解人皮面具的药水洒在帕子上,小心翼翼地为南宝衣擦拭过面容,不过须臾之间,众人便清楚地看见了面具下的那张脸。
未施粉黛却纤浓得宜清丽娇艳,宛如一朵出水芙蓉。
那双丹凤眼漆黑清润,是南宝衣无疑了。
她失踪了那么久,竟还活着!
南宝衣笑了笑,嗓音清脆:“我知道你们有很多疑问,我这就与你们一一说道。”
从双生蛊到一品红的欺骗,从白首山的冰棺到流落北魏,字字不曾掺假,句句都带血泪。
她说完,偌大的金雀台陷入寂静。
她转向一品红:“我知道,国师厌恶我。可是生而为人,我也有活着的权利。你屡次害我不成,就搞出今天这种罪名……国师,我也只不过是个弱女子,我究竟能碍到你什么呢?”
面对她的控诉,一品红眼瞳隐隐泛红。
他冷冷道:“死而复生,这就是妖。”
他转向一侧:“来人。”
两名侍卫,立刻领着几名中年女人过来。
南宝衣眯了眯眼,隐约认出她们是从前在南府做过长工的婢女。
她们给萧弈行过大礼后,才恭声道:“小姐自幼资质蠢笨,既大字不识,还不通琴棋书画。十二岁那年大病一场之后,却像是变了个人,不仅开始读书写字,甚至还赢了那年的花朝节桂冠。她看起来就像是……就像是变了个人!”
又有女人夸张道:“最蹊跷的是,小姐仿佛能够未卜先知,好几次都成功让南家提前避开灾祸,就像是曾经经历过那些事儿似的!”
南宝衣并不愿意被人知道自己是重生归来的。
她害怕被人看作怪物。
她反驳:“幼时懵懂爱玩也是有的,后来长大了,慢慢就懂得名声的重要,学琴棋书画又如何,哪个闺阁小姐不学这些?也值得你们大惊小怪?至于所谓的未卜先知更是无稽之谈,所有的未卜先知,不过都是洞察秋毫提前发现端倪而已!”
几个女人对视几眼,低头不语。
一品红微笑:“就算你解释了这些,沈议潮当年为你占卜的卦象,你又如何解释?‘桃花煞血,两世国望’,这‘两世’,小师妹作何理解?”
南宝衣咬住下唇。
她知道一品红算卦厉害,却没料到他厉害到这个份上,竟然还能洞悉别人的卦象……
萧弈把南宝衣护在怀里:“海晏河清,哪来的妖怪?若真有妖怪能叫人起死回生,还要神医做什么,大家何不都去求神拜佛?死而复生终究只是妄言,朕博览群书,尚且不知道死而复生的办法,国师若是知道,不妨说出来,也叫大家开开眼。”
一品红与萧弈对视,暗暗捏紧了负在身后的手。
如何死而复生?
这孽徒自己干的蠢事,也敢拿出来当众质问他!
他不过就是捏准了,他不会把他前世做的那些恶事抖出来而已!
一品红沉声:“我虽不知用什么办法,但卦象不会骗人——”
“卦象而已,又岂能当真?”萧弈讥讽,“如果所有卦象都是准的,还要官员作甚,若是哪里发生大案,派个算卦的过去算上一卦,不就知道凶手是谁了?”
众人对视。
妖王
天子说的,似乎也很有道理……
如果仅凭一个卦象,就证明南宝衣是妖女,对她而言太不公平了。
一品红胸口剧烈起伏。
他眼睛更红,厉声道:“你跟她在一起,就不能要天下!否则,你会遭到天谴的!萧道衍,你想气死为师吗?!昔年在锦官城,为师教你帝王之道,教你谋略武功,不过就是盼望你将来能君临天下,挣一个九州一统太平盛世,而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天地君亲师,为师对你,有师恩!”
他情绪激动,褪去了往日里的温润如玉,连眉目都苍老几分。
萧弈看着他。
幼时的许多记忆浮上心头。
他是被母亲抛弃的孩子,孤零零住在枇杷院,很小的时候就饱尝人间冷暖世态炎凉。
一品红的出现,对幼时的他而言无疑是父亲一般的存在,他彻底改变了他的境遇。
他知道师恩不能忘。
众目睽睽。
萧弈突然平静地取下象征帝王身份的蟠龙金冠:“这天子,我不当了。我愿认国师为义父,将来为国师养老送终,以报师恩。”
最后四个字,他落音沉重而坚定。
金雀台格外静寂。
一品红不敢置信地踉跄两步。

啊啊啊,快要过年啦!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