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獨仙行
小說推薦我獨仙行我独仙行
卷十四 锋芒毕露
第2088章    无端风波
此法和当初元方前辈所授的化血分魂大法完全不同,分魂大法只是一道魂力凝聚,在魂力散去后,分魂也不复存在,可斩元不同。
血色暗影 余岛
将魂魄自斩成独立的一份份,单独修行,吞天食地,如果再配有肉 身,就和一道道分身无异,只不过这样炼制的分身威能有限,难怪青魅不以为然。
姚泽又仔细地审视了一遍,对此法所需要的材料生魂草一时间有些疑惑。
“生魂草没有听说过,该不会记载错误,应该是还魂草的……”青魅细眉微皱,如此建议道。
眼下她早已晋级真仙中期,在浮屠塔中彻底巩固了修为,进化了体内真灵之血,施法后两人间又多出一丝莫名的联系,对于姚泽更加死心塌地。
姚泽有些无语地摸了摸鼻子,就这样一道传承无数年的上古神通,再记载错误,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按照神通所言,三百年份的生魂草已经是絮雾状态,将其和魂魄融为一体,等于在魂魄中栽种此草,一旦成功就等于自斩一缕魂魄而可以单独存在。
他叹了口气,收起玉简,站起身形,“走吧,距离圣寿节开启还有四五天的时间,我们先去参观下闪雷灵洞……”
青牛族整个族群都已经被他收走,参加排位赛什么的,自然用不到了,不过和红伶的约定还要践行,何况圣寿节热闹异常,既然遇上了,怎么也得观摩一番。
此时四族所在的灵脉被强行抽取元气,大都变得枯竭异常,其余种植的药田、丹室之类十分寒酸,二人也懒得理会,直接招来一片白云,腾空而起。
妖界之大,广袤无边,尽管姚泽早有预料,依旧被眼前所见震撼了。
两人飞行了一天,早已超过数千万里,竟然还在闪雷灵洞的边缘地区,等他和识海空间的青袍老者略一沟通,顿时无语起来。
像青牛族他们这些低等家族,分布在最外围区域,每一次前往闪雷族,都必须借助传送法阵,不然像仙人修士需要飞行两三年的时间,才能够到达闪雷族中。
而拥有传送法阵的家族,大都有着中等规模,族内有大罗金仙坐镇的,比如这次他们前去的飞熊族就是其中一个。
“依附在十三灵洞下的家族不计其数,可有一个明显特征,同一族群绝不会在同一家灵洞势力范围内共存,比如这个飞熊族,原本还有黒木熊、双尾熊等族群,或诛杀,或驱逐,最后都被飞熊族清除干净,整个闪雷灵洞中熊族生灵就只有飞熊族一家了。”路上,青魅软语轻笑,眉目含春,举手投足都带着无尽的风情。
姚泽只看了一眼,就觉得口干舌燥的,“咕咚”一声,咽下一团口水,艰难地移开了目光。
讲真,他从来都不是卫道士,男女之事也是率性而为,不然当初也不会一口气娶了八位夫人,甚至风清和东方云还是姑侄关系……
青魅红唇微抿,无暇的脸上露出得意地笑容,她本来就是天生媚体,一举一动都带着莫名的诱 惑,却浑然天成。
不过她还有一个重大的秘密没有说出来,等时机成熟,她自信对方一定会接纳自己。
这些秘密藏在她的心中,可青魅并没有想到,在将来某一天自己会因为这个秘密,被他人觊觎,继而姚泽带着雷霆之怒,搅动天地,惹出无穷的风波。
群山苍翠,层层叠叠,中间一道冲天险峰,直刺苍穹,而山腰处云雾缭绕,犹如一位妙龄女子,笼罩一道轻纱,影影绰绰,又飘渺不定。
“这飞熊族景色挺美……”青魅赞叹着。
和青牛族他们不同,眼前的飞熊族人丁旺盛,方圆数万里都不时地有魁梧的身影掠过,而山谷之中有一片巨大的广场,此时已经聚集了不少修士。
“诸位前辈,还请领号排队,安全起见,这传送法阵每一次只能传送九人,而且中间还需要间隔一柱香的时间。”
一道粗大的声音在广场上回荡着,却是一位黒壮男子,不过元婴修为,此时却满头大汗地,毛茸茸的脸上带着惶恐,硬着头皮在那里吆喝。
可能是圣寿节临近的缘故,前来使用传送法阵的人竟蜂拥而来,这在平时根本不常见,偏偏来者无一不是前辈人物,几位维护秩序的飞熊族弟子谁也不敢得罪,只能到处陪着笑脸。
不过此时也没有人刻意捣乱,飞熊族中有两位大罗金仙老祖坐镇,其中一位万年前就已经成名,如果在这里惹出是非,不但无法使用传送法阵,还需要迎接两位金仙的怒火。
一张石制长桌摆放在那里,顺着人群走过去,缴出二十块元晶,拿到两块青色玉佩,姚泽转头看了看,暗自摇头。
排在前面的修士已经有二十余位,看来轮到自己时,还需要等待。
这些修士大都有着真仙修为,三五一群地聚在一起嘀咕着,显然这些人都是附近各族妖修,相貌都有着某种怪异特征,议论的重点正是即将开始的排位赛。
“胡莱族这次竟请了位邪修,据说每一次厮杀,必定将对手撕成碎片才肯罢手。”
“邪修还敢明目张胆地出来?大不了遇到认输就是。”
“认输也不行,只有撕成碎片才算结束,要不然怎么算是邪修。”
“强中更有强中手,那邪修要是遇到了修为高绝的前辈,也不会有好下场。”
夺心契约:逃爱上上签
……
姚泽和青魅站在不远处,听的真切,相视而笑,参加排位赛,代表着各方利益,自然都是无所不用其极,邪修除了修炼功法阴邪狠毒外,相貌上也无法分辨。
人群越聚越多,更多的却是那些前去圣寿节看热闹的,甚至连结丹期的妖修都有几位,估计在各族中有着重要地位,不然光这传送花费的十块元晶就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
丧命游戏
二人正等候着,突然同时有所感应,扭头望去,却见到一处特殊存在的人群。
“魔族修士?”
姚泽有些意外了,那里聚集着七八位修士,其中还有两位圣祖模样的人物,相当于大罗金仙修为,中间簇拥着一位身着血袍的青年男子,剑眉星目,相貌不凡,也有着真仙后期修为,此时正冲着青魅意味深长地一笑。
如果不是这些人的身上隐约有丝丝魔气散发,姚泽也无法看出有什么不同。
而此时青魅娇躯蓦地一颤,粉脸煞白,急忙转过头来,和对方视线甫一接触,竟突然生出十分亲近的感觉,如果不是紧紧抓住了姚泽的手臂,只怕当场就要出丑。
她深吸了一口气,才心有余悸低声道:“此人的功法有些诡异,是不是那位邪修?”
“应该不是,这位修炼的是摄魂通之类的特殊神通,倒像是魔界某个家族的重要人物。”姚泽神情淡然,摇摇头,黑衣在魔界待了这么久,也和不少大人物打过交道,是故他对于魔气极为敏感。
很快就轮到二人传送,只是意外的,他们竟和来自魔界的那波人一同走进传送法阵,好巧不巧的,加上他们竟整整十人之数。
“诸位前辈,这传送法阵每一次只能通过九人,你们看……”一旁的飞熊族守卫有些为难的样子。
万古邪帝 萌元子
姚泽眉头一皱,抬头和中间的那位血袍青年视线相接,对方只是面挂微笑,并没有开口的意思。
对方一共八位,而自己只有两人,青魅在后面扯了扯他的衣袖,示意让对方先行。
只不过多等一柱香的时间,姚泽倒不以为意,刚想转身,不料站在一旁的灰袍男子却冷哼一声,“你,滚下去!”
都市藏龙 纷飞的雪
声音刺耳,一时间整个广场都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投向了这里,而传送法阵上,几位来自魔界的修士一个个面带讥讽,似乎在看场笑话。
姚泽原本已经抬起的脚又收了回来,双目一眯地,目中一道寒光暴闪即逝,“你是在和我说话?”
别人还没什么感觉,可那灰袍男子只觉得眼前一晃,竟似面对一头上古凶兽,他大吃一惊,倒退了一步,脸色惨白,后背冷汗淋淋,这才发现刚刚只是自己的幻觉。
四周诸人都觉得有些意外,不明白这位为什么后退,而灰袍男子回过神来,一时间有些恼羞成怒。
对方的修为明明和自己一样,刚才肯定施展了某种邪术,再想到自己还有圣祖修为的同伴在一旁,胆气一壮,他深吸了口气,向前一步,四周的丈许空间顿时一滞,丝丝规则之力交织闪动。
“不是你还有谁?快滚!”
此时整个传送法阵都被其界域所笼罩,而所有的规则之力都被此人控制,强加到姚泽身上,自己身旁还有众多同伴,如果对方明智,现在退出还有一线机会,不然……
灰袍男子的脸上露出狞笑,其余诸人都没有出手,在他们心中认为,同阶修士相争,一时半会也难以分出高下的。
青魅身处界域之中,修为境界上要差上一截,顿时感到四周空间犹如精铁铸就,连手脚都被紧紧束缚住,一时间花容失色,又惊又惧。
而站在那里的姚泽并没有异动,目光冰寒,周围虚空猛地一震,一道无形的波动蔓延开来。
“戛道友,小心!”
血袍青年面色一变,感到了些许诡异,低喝一声。
人群中的两位圣祖也面色一凝,挡在了血袍青年的面前,看来他们是专职保护此人的安全。
灰袍男子倒没那么紧张,狞笑着,单手一扬,就要施展某种厉害法术,不料,这一刻,异变突起!
无形的波动竟刹那间变幻成一股恐怖的风暴,以此人为中心,向着四周铺天盖地地席卷而出。
巨大的漩涡带着震耳欲聋的呼啸声,携裹着对方,似一块天外飞石,朝着虚空激射而去。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