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965z优美玄幻小說 金色綠茵 起點-第一〇五章 放棄了聖女權杖讀書-d9hyd

金色綠茵
小說推薦金色綠茵
“萧执事,我亲爱的好兄弟,我很希望你能出任圣教光明左使。”拜火教教主欧基里恳切地说:“我们的友谊,会因为这次战争进一步得到加强。”
“对不起,欧基里阁下。”羊一说:“我不会反对你担任教主,但我只忠于圣女。”
圣女和羊一率领波斯人反抗敌人两年多,终于取得了胜利,当年逃下不周山的光明右使欧基里却也没有闲着。欧基里整合了拜火教的剩余势力,利用圣女的军队牵制住突厥和巴文德敌人的机会,他带着这些人沿着雷翥海岸去了小国阿赫马蒂斯王国。
阿赫马蒂斯也是波斯人为主体的国家,而且是日族波斯,欧基里他们家作为日族的拜火教领袖,一直在这里很有影响力。
欧基里比羊一强得多,他不光武术绝伦,而且还是高级复合型人才,精通权谋擅长斗争。在阿赫马蒂斯得到休整后,欧基里率领着忠于他的人,返回了打成一锅粥的高地战场。
但欧基里没有让他的势力去和圣女反抗军汇合,这个时候无论谁也压不住圣女和圣火战神羊一的光辉,欧基里凭借相对实力上的优势,开始清算日族千多年来的仇敌——月族。
如果只看个人武勇,光明左使萨拉蒙在武术上与欧基里不分伯仲,但在综合能力上,他不如欧基里。萨拉蒙没有欧基里那么腹黑,也没有他的领袖气质和整合能力,而且月族人口数量本就远远不如日族。
萨拉蒙既不甘心投靠圣女和羊一,也得不到外部的支持,他成了真正的四面受敌。
圣女率领的反抗军打退了突厥人,欧基里也借此机会彻底摧毁了波斯月族,击溃了光明左使萨拉蒙。圣女军团将巴文德伪军打得节节败退,欧基里趁机抄了巴文德王国的后路。
突厥塞尔柱被羊一击败,苏丹也被生擒活捉,不可一世的塞尔柱帝国面临四面楚歌。欧基里则迫使同以日族为主体的巴文德王国与拜火教达成了和解。
欧基里在亚兹德重建了拜火教圣坛,自领教主,抢先标注了圣教正朔的地位。
巴文德王国承诺默认拜火教在波斯人当中发展,欧基里也承诺利用拜火教的影响力,使得波斯人民顺从巴文德王国的统治。
不周山已经变成了焦土,峰顶的圣火殿建筑群被突厥人用当地取之不尽的猛火油烧成了一片废墟,整座山都被烧了,已经不再具备重新成为圣山的条件。
而且不周山太高了,峰顶上常年积雪,生活苦寒。如果有一个庞大的帝国来供养,圣坛设立在不周山上问题不大,例如萨珊王朝时期。
可波斯人灭国之后这五百年,不周山上过得确实太苦了,一袋米运上山顶,需要花上五袋米的代价,也十分容易让敌人把自己围堵在山上。
所以这次不周山被毁,在人口密集的平原重设圣坛,成了顺理成章的事,也早就在拜火教历代核心的考量之中。
欧基里略微改组了拜火教高层构架,他自领教主,下设左右光明使,其他几乎没什么变动,只不过彻底将月族的势力清洗出了拜火教。
大儿子欧几里斯死了,欧基里的二儿子欧几里什担任了光明右使,而光明左使一职就是针对羊一的诱饵。
欧基里很清楚,圣女虽然名义上是波斯反抗军的领袖,但她本质上还是不周山上的图腾,只起到信仰作用,反抗军所有作战策略和实际领导,都是羊一。
欧基里重建了圣坛,圣女是他彻底掌握拜火教的最后一个环节。而想要达成这个目标,绕不开对圣女有极大影响力的羊一。
经过两年多的战争,圣女在底层波斯民众当中拥有者无与伦比的号召力,同样也是拜火教底层教众忠心崇拜的光明女神。
欧基里必须继续让圣女去做图腾,去做圣殿里的雕像,因为底层庞大的人口是所有事业的基础。
可通过两年多的战争,圣女不再是原先对于教众来说只能仰望的虚拟图腾,而变成了真真切切的光明圣火,她的影响力彻底深入人心。
所以欧基里这一次必须彻底控制圣女,让她在拜火教构架内任自己摆布,做一个高高在上的图章。
羊一和圣女当然会拒绝,欧基里的用心狗都能看出来。可拒绝归拒绝,羊一和圣女也遇到了难题。
现在该怎么办?
战争很艰难,但比战争更难的是建设。打完仗何去何从,是所有反抗军将士面临的实际问题。
如果羊一和圣女此时凭借麾下军团另立一个拜火教总坛,和欧基里在亚兹德的总坛分庭抗礼,完全能做到,甚至以此武装实力建立一个国家政权也没问题。
可这样一来,就要继续打仗,而打仗不光是战场厮杀的问题,实际上这两年后勤、组织、人事等事情已经搞得羊一和圣女疲惫不堪,他俩都不擅长这些。
而且人心已经厌战,追随圣女的人此时需要圣女和羊一率领他们重建家园,率领他们有吃有喝以及荣华富贵。
可这些事情,圣女和羊一无能为力。
羊一能带领只有生与死选择的波斯人冲锋陷阵,能带领他们打胜仗,却无法在和平之后带领他们过上人上人的生活。
圣女能在危难关头凝聚人心,却没办法在危险解除后给他们发金子、发庄园、发女人。
圣女和羊一做不到这些,他们也对权利争夺没有丝毫兴趣。但欧基里十分有兴趣,而且他能做到。
放下武器的波斯人纷纷离去,就连一起浴血奋战的欧几里德也返回了父亲欧基里的身边,凭他的能力,以后有很大概率接任拜火教教主一职。实际上,这两年多欧几里德一直没有离开,本就是他父亲的意思。
甚至就连不少圣女殿的法老和侍从也去投奔了欧基里,他的权谋和蛊惑的确非常厉害。
到最后,圣女和羊一身边只剩下四百人左右。他俩虽然略微有些无奈,但又何尝不是正遂了心意?圣女和羊一的理想,是鸳鸯比翼蝶双飞,是趁着青春年少做一对放飞自我的江湖侠侣。
可最后这四百人也没能全留住,拜火教教主欧基里翻脸了,他带人包围住圣女和羊一,命令她交出圣女权杖,并逼迫她今后不得再以拜火教圣女的名义行事。
欧基里的想法很简单,拿到圣女权杖后,随便再找个女性来当圣女就好,谁都行,反正都只是塑像。实际上,若不是忌惮圣女在民众当中的威望,若不是担心激起民变,他会立刻杀了圣女和羊一。
圣女虽然挺生气,但她还是心平气和把权杖交给了欧基里,她其实也不想再当什么圣女了。
她也答应了欧基里的条件,从身份上卸任圣女一职。如此一来,追随圣女的四百人又散去了一多半,最后只剩下了百十来人。
临走前,欧基里问羊一:“萧执事,你到底是谁?我派人在西辽国打听过,他们萧氏后族以前没有一个叫萧天佐的人。所以,我亲爱的朋友,你到底是谁?从哪里来?”
欧基里说:“我很怀疑圣山上的内战与你有关,神秘的萧执事,能否为你的朋友欧基里解答疑惑?”
羊一微笑着说:“欧基里教主,好奇害死猫,也会害死你。这个世界大得超乎你的想象,有很多事情,你理解不了,所以还是不知道为好。”
欧基里哈哈大笑:“我亲爱的朋友,带上你的女人走吧,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波斯人的土地上。否则,你就会是那只被好奇害死的猫。”
羊一和圣女骑马转身离去,欧几里德朝着他们的背影施以最后的抚胸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