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e66精彩都市言情 孤島諜戰笔趣-第六百八十五章 時機-ywexa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王圆瑛,江苏奉贤人,上海中华职业学校高级机械科肄业。1938年入中央警校特警班第二期受训。毕业后,派任忠义救国军八支队修械处管理员,后调总部参谋处中尉助理员。1940年5月,调任上海区直属行动组组员。奉命率同苏德胜,将上海区枪械押运乡下。
苏德胜也是奉贤人,行伍出身,1940年10月,参加军统,任上海区行动员。
两人各提着一个沉重的行李箱,走进祝瑞庭家大院时,王圆瑛突然感觉不对,厢房里多出不少人,以警惕的目光注视着他们。
王圆瑛轻声说:“不好,有情况。”
苏德胜迅速掏出枪,回头望了一眼,看到大门已经有人冲了进来,他怒吼一声:“祝瑞庭这个王八蛋!”
“砰砰砰!”
王圆瑛率先开枪,朝里面冲。回头是死路,冲到里面,或许还能坚持一会。
王圆瑛的枪法很好,一开枪就撂倒两人。
听到祝家传来枪声,胡孝民迅速拿起望远镜,仔细看着对面的情况。
刚才在窗口,他用望远镜观察,除了察看周围的地形外,也是想看诸福鸣和林福全的表现。看到两人都独自离开,他心里终于放了心。
然而,听到枪声时,他又迅速紧张起来。他看了一眼手表,距离诸福鸣和林福全单独离开,还没有半个小时。这么短的时间,军统的人还赶不过来。
王圆瑛和苏德胜,至少要坚持半个小时,才有可能得到支援。而且,带队的军统行动人员,还不能蛮干。如果一味往祝家救人,反而会损失惨重。
渡边义雄在旁边笃定地说:“胡桑放心好了,他们跑不掉的。不要说来两个人,就算来二十个人,也是有来无回。”
这点自信他还是有的,日军的军事素质,比国军要高出不少。一个日军中队,就能挑战国军一个团,甚至一个师。
两个宪兵分队,如果硬碰硬的话,消来军统上海区一个外勤单位是没有问题的。
胡孝民说道:“我担心军统会不会有后援。”
渡边义雄得意地说:“你以为都是新二组?他们这么谨慎。就算有,也改变不了结果。”
胡孝民说道:“还是小心点好,我让手下警戒。”
他其实是想给诸福鸣和林福全制造机会,也是想让情报处的人,离祝家远点。子弹不长眼睛,吃颗枪子那是自己倒霉。
过了十分钟,祝家大院的枪声依然在响,渡边义雄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才两个军统,十分钟都没拿下,太不像话了。
胡孝民一直注意着时间,每一分钟对他都是一种煎熬。面对王圆瑛和苏德胜,他没有一点办法。
令他欣慰的是,又过了十分钟,祝家大院内,还是传来零星的枪声。
换在平常,王圆瑛和苏德胜早坚持不住了。毕竟他们不会带多少子弹,枪里的子弹打光了,枪连烧火棍都不如。
今天他们都提了一个行李箱,里面装了二十把手枪,还有上千发子弹。正是这些械弹,支撑着他们。
胡孝民看着手腕上的表,快半个小时了,天色也越来越暗,蹙着眉头问:“渡边君,要不,我的人也上?”
这个时候,如果军统的人赶到,绝对是最佳时机。他希望王圆瑛和苏德胜能再坚持一会,或许,军统的人已经在路上,甚至已经到了附近。
渡边义雄脸色很不好看,冷哼道:“不必!”
如果宪兵队都拿不下王圆瑛和苏德胜,胡孝民的手下又有什么用呢?情报处的人,吓唬老百姓可以,要对付这些军统的叛乱分子,还差得远。
就在渡边义雄的话刚落音,祝家大院的后门,突然响起了枪声。不一会,杨辉朝着胡孝民这边跑来:“处座,后面突然出现不明人物,有十来人,火力很猛。”
胡孝民惊诧地说:“什么?”
他知道渡边义雄的计划,从后门进攻,确实是最好的选择。宪兵队在后门只放了两个人,冲进祝家大院,就能接应到王圆瑛和苏德胜。
渡边义雄再也顾不上面子,马上说道:“胡桑,你的人马上去后门。”
胡孝民命令道:“杨辉,你马上带五科去后门,要把人堵在祝家大院。”
杨辉大声说道:“是。”
他早就想一显身手,只不过胡孝民一直不给机会罢了。
然而,杨辉赶到后门时,里面的人已经冲出来了。军统的火力很强大,人手一把快慢机,子弹像泼水一样,密得不透风,杨辉的情报五科,只能趴在地上,谁敢站着谁就是活靶子。
杨辉只能眼睁睁看着军统的人冲突,此时天色也暗了下来,谁也不知道前面有多少人。
而且,前门也突然传来枪声,刚从前门撤出来的日军,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渡边义雄气得哇哇大叫,此时天色完全暗了下来,只能借着枪管发出的火花,判断哪里有人。一旦站到明处,就会成为靶子。
胡孝民劝道:“渡边君,这个时候不宜乱动,回到祝家大院才是正途。”
他也不敢站到窗口了,把窗户关上,房间的灯也熄掉。哪里有灯,哪里就是攻击的对象。
“砰砰。”
渡边义雄正准备说话时,突然从窗口射进两发子弹,吓得他一哆嗦。
日军进了祝家大院,军统很快也撤离。徐家栅的百姓,更是躲在家里,大气也不敢出。等了好一会,枪声渐渐消失后,胡孝民才放了心。
可就算如此,他也不敢下楼。这个时候要是被打了黑枪,那就太亏了。
杨辉在楼下喊道:“处座,你在吗?”
胡孝民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惊慌:“杨辉吗?快上来。”
杨辉暗暗好笑,堂堂特工总部的情报处长,被枪声吓得躲着不敢动,这要是传出去就是个大笑话。他收起笑容,安慰道:“处座,军统的人已经走了。”
胡孝民的声音明显大了些:“真的吗?”
杨辉忍着笑,说道:“你听外面已经没有枪声了嘛。”
胡孝民长长地吁了口气,问:“哦,兄弟们没事吧?”
杨辉说道:“兄弟们没事,但宪兵队死了几个人。”
胡孝民问:“军统的王圆瑛和苏德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