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b9e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 線上看-927、死亡約會-wlk6u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
“你知道了?你知道什么了?”
见顾晨突然冒出一句,还没反应过来的卢薇薇,顿时表情一僵,看着走来的袁莎莎。
而袁莎莎则是站在原地,不明所以的看向二人。
卢薇薇和袁莎莎双目对视,又将目光投向了顾晨。
“顾师兄,挡雨的塑料布我已经拿过来了。”袁莎莎说。
“交给卢师姐吧。”顾晨的心思已经不在这了,他穿过袁莎莎,直接走向了高跟鞋脚印处。
袁莎莎扭头看向顾晨,轻声问卢薇薇:“卢师姐,顾师兄这是怎么了?”
“嘘,他在思考,没准是发现了问题。”卢薇薇现在还不清楚顾晨的想法,只能让袁莎莎将遮雨塑料布拿来,两人就地摊开,将韩丽丽的尸体遮盖起来。
而顾晨这边,依旧在研究地上的脚印。
“也不对啊。”顾晨摇了摇头:“如果凶手是按照脚印走回去的,那的确有可能只留下一个脚印。”
“可这样一来,脚印重叠,也会造成大小不一,但从现场来看,并没有出现这种情况。”
想到这里,顾晨刚刚萌发出来的思路,顿时像被浇上一盆冷水。
完成尸体覆盖的卢薇薇,这才带着袁莎莎,小步走到顾晨身边。
此时,天空依旧下着蒙蒙细雨,卢薇薇干脆将雨伞打开,替顾晨遮挡雨水。
然而顾晨的思路刚刚陷入困境,卢薇薇的一把伞,顿时又将顾晨的思路活跃起来。
“对呀。”顾晨抬头看着上方的雨伞,不由欣喜的说道:“脚印就像是我脚下的区域,如果要遮挡雨水,打一把可以遮挡的雨伞就够了呀。”
“顾师弟你在说什么呀?”卢薇薇越听越懵,完全有点跟不上思路。
主要是顾晨办案,总喜欢一惊一乍。
没人知道他什么时候又能想出哪一出。
顾晨站起身,问卢薇薇:“卢师姐,你觉得这个现场脚印如何?”
“脚印?”卢薇薇一呆,看着顾晨那帅气的笑容,淡笑着说道:“现场只有一个脚印啊,而且你没听那些路人说吗?他们甚至说凶手没腿,因为现场只有韩丽丽一人的脚印。”
“凶手肯定是有腿的,只是被凶手掩盖了过去。”
“掩盖?”卢薇薇看了眼地上的脚印,道:“我还是不太明白。”
“这么说吧,你先后退一步。”顾晨挥挥手,让卢薇薇向后退去一步。
卢薇薇虽然不知道顾晨要搞什么幺蛾子,不过还是听话照做,小退一步问:“那现在呢?”
顾晨没说话,只是按照卢薇薇的脚印大小,同方向,重新踩上一脚。
随后拔出泥地的时候,先前卢薇薇的脚印,就瞬间被顾晨较大的脚印覆盖过去。
“明白了没?”顾晨问。
卢薇薇点头:“好像懂了,你是说,凶手是踩着韩丽丽的脚印退回去的,目的是为了掩盖痕迹?”
见顾晨微微点头,卢薇薇蹲下身,仔细检查了一下现场脚印,有些无奈道:“可是……这是高跟鞋啊?还有比这种时装高跟鞋更窄的鞋底吗?”
顾晨没说话,只是淡淡一笑。
袁莎莎也是不明所以,挠头思考。
倒是站在不远处维持秩序的王警官,不由提醒了一句:“卢薇薇,你练过舞蹈吗?”
“练过呀,我从小就练舞蹈,不然哪有现在这身材。”卢薇薇说。
王警官笑孜孜道:“我女儿小贝也练舞蹈,她那练功鞋穿了跟没穿似的。”
“练功鞋?”被王警官一提醒,卢薇薇似乎想起什么,赶紧看了眼自己脚下。
片刻之后,卢薇薇顿悟了:“对呀,我以前穿过的软底练功鞋,鞋底内有一块橡胶鞋板,鞋底外有一块皮质底,很窄的那种,穿了就跟没穿似的,鞋底很窄……”
刚说到这里,袁莎莎似乎也顿悟了:“对呀,我小时候也练过舞蹈,的确是卢师姐说的那样。”
“那相比较高跟鞋,你们觉得哪种鞋底容易覆盖?”顾晨又问。
卢薇薇笑道:“那当然是高跟鞋的鞋底更宽了,是完全可以覆盖练功鞋鞋底。”
看着面前的王警官,卢薇薇不由竖起大拇指道:“老王,还真有你的,要不是你提醒,我都不知道还可以这样?”
“小意思。”王警官昂首挺胸,也是存在感满满:“主要是我女儿小贝的练功鞋又穿坏了,前几天刚给她买过,所以才突然想起这件事情。”
王警官这么一说,站在外头的吃瓜群众们,顿时也都佩服不已。
“要不说警察就是专业呢。”
“就是啊,原来是这样?练功鞋鞋底才是最窄的。”
“靠,刚才还以为是撞鬼了,还以为是无腿凶手。”
“要么说你鬼故事看多了,怎么可能没腿呢?”
“对啊,但凡现场作案,肯定会留下证据的,你看不见证据,只是证据被掩盖。”
……
听着路人各种调侃,顾晨也没当回事。
毕竟,现在自己找到了几个关键方向。
凶手或许是大家一直在找的张雅琴,这点是通过爱美丽整容医院那名女子知道的。
或许,张雅琴自己没注意到她喜欢打网球这个细节。
还有就是,昨天顾晨给韩丽丽打电话,当提到张雅琴喜欢打网球时,顾晨明显感觉到韩丽丽情况不对。
以至于后来顾晨问韩丽丽,知不知道张雅琴喜欢去哪打球时,韩丽丽直接否认,随后便挂断了电话。
原本当时没注意太多,但是现在韩丽丽的尸体就躺在这里。
如果凶手真是张雅琴的话,那么当时的韩丽丽就有问题。
“或许,她昨天已经知道张雅琴在哪,但是她没有马上告诉我?”顾晨问心自问。
卢薇薇瞥他一眼:“你是说……昨天那通电话?”
“对,就是那通电话。”顾晨扭头看向卢薇薇,道:“我应该早就发现了问题,但我没有及时去制止,真是该死。”
“顾师兄,这也不怪你吧?韩丽丽和张雅琴之间,好像有秘密,否则按理来说,她应该告诉你才对啊。”
袁莎莎也是在听闻顾晨的讲述后,才发现原来这个受害者韩丽丽,竟然会去私下寻找张雅琴。
这也难怪,昨天顾晨在告知她张雅琴喜欢打网球的情况后,当晚就没回家,竟然会出现在距离芙蓉分局较远的网球场外头。
按理来说,身上只有300块钱,她韩丽丽没事跑这来做什么?明显是来见人的。
而现在通过顾晨的引导,袁莎莎也非常确信,杀掉韩丽丽的凶手,或许真的就是这位“张学姐。”
“那现在怎么办?”卢薇薇问。
“把尸体带走,交给市局技术科。”顾晨说。
“那她的死亡时间?”卢薇薇又问。
顾晨瞥了眼被塑料雨布遮盖的尸体,淡然说道:“根据我初步推断,死亡时间应该是在昨晚8点左右,但是尸体经过雨水淋湿,或许会影响我的判断。”
“但这已经是我根据昨晚的雨水情况,和排除掉外部干扰得出的最终结果。”
“具体如何,或许会存在误差,所以还需要刘法医和高川枫他们进一步验证。”
“我来打电话。”卢薇薇说完便掏出手机。
……
……
将韩丽丽尸体运走之后,大家也都没闲着。
顾晨带着所有人返回芙蓉分局。
三组办公室内,何俊超又一次被大家围拢起来。
“我说顾晨,这也不能怪我疏忽啊,昨天晚上大家都很累,也没人关注韩丽丽的情况。”
“再说了,跟她住一起的人都没发现她失踪,我们就更加不得而知了。”
“不是这个意思。”卢薇薇打断何俊超,直接又道:“我跟顾晨的意思是,全市各大网球场附近的监控任务,一直是有你负责的,现在韩丽丽被杀,张雅琴连个人影都找不到,这就是你的疏忽了。”
“而且这福山小区附近不是有监控吗?难道你就不能再加点班?去调度室那边配合一下?我看你就是懒得跑。”
对于这次韩丽丽被杀,卢薇薇心里是有怨气的,所以需要找人发泄一下。
正好监控的情况一直交给何俊超负责,出现纰漏,何俊超首当其冲。
“算了,也不能全怪何师兄,毕竟监控范围实在太大,很难面面俱到,何师兄一个人,也不是神仙。”
“看看,看看人家顾晨这胸怀。”见顾晨替自己说话,何俊超顿时逮住反驳的机会。
卢薇薇则是不懈道:“我不管顾师弟怎么说,但是这个张雅琴现在已经出现,你是不是该有所行动了?”
“好吧,我再去趟调度室。”感觉自己像头驴,何俊超却无力反驳。
然而此时顾晨却打断道:“这样调查实在太慢,我跟你一起去调度室。”
“行,那我们一起过去。”
大家一行人离开办公室,直接来到调度室。
一名二级警司见顾晨带着三组成员走进来,顿时哟道:“顾组长,有事?”
“有。”顾晨走上前与师兄握手,淡笑着说:“平台能不能借我用一下?”
“又要找人吧?”二级警司见怪不怪。
自从顾晨来到芙蓉分局后,三组几乎成了调度室的常客。
顾晨嗯道:“找个杀人嫌犯。”
坐在操作平台前的见习警,立马让出一个身位道:“顾师兄,这里交给你了。”
“谢谢。”顾晨道了声谢,瞥了眼身边的何俊超:“何师兄,你来操作。”
“好吧。”
何俊超还能说什么?直接一脚将凳子勾到身边,坐下之后开始调取福山小区附近的监控。
在根据福山小区的道路分布情况后,何俊超锁定了几处通过网球场的必经之路。
这些路口都有监控分布。
何俊超扭头看了眼顾晨,问:“时间呢?”
“昨晚7点左右。”顾晨说。
何俊超听话照做,将三处监控全部调到昨晚7点左右。
此时此刻,何俊超不断加快进度。
而就在7点50分33秒左右时,顾晨忽然喊停。
何俊超将画面定格。
此时,韩丽丽出现在其中一个画面中。
不少人咬着手指,仔细查看着画面情况。
何俊超随后又将画面倒放了几秒。
此刻的画面中,韩丽丽左右观察,进入道画面中心位置。
“她好像是在找人。”王警官说。
卢薇薇嗯道:“可能是找张雅琴。”
“之前画面没有看到张雅琴,那她会不会紧跟在韩丽丽身后?”袁莎莎也提出自己的质疑。
但不管大家如何热议,顾晨却始终一言不发。
时间很快来到了晚上7点58分21秒。
此时,一个身高在170左右,且身材姣好的女子,忽然出现在画面中。
她戴着鸭舌帽,帽檐压的很低,从监控画面中,根本看不清来人的样貌。
但是顾晨已经可以根据画面中女子的身材和心态,大概清楚这就是张雅琴。
此时的张雅琴,手里背着一个小挎包,脚上穿着一双帆布鞋。
“停。”这次喊停的是王警官。
他脑袋微微向前,盯着画面中的女子:“这是一双帆布鞋啊。”
“帆不帆布无所谓,你们没看见她太背着一个大挎包吗?说不定其他款型的鞋子就在挎包内。”
顾晨也是根据女子身上所带物品,大概的分析一波。
毕竟,要完成现场这种只留下一种脚印的做法,的确需要舞蹈练功鞋做掩饰。
因此顾晨有理由相信,那把凶器和练功鞋,就藏在女子的包内。
“过去了。”见女子离开画面,何俊超也是介绍说:“这个监控画面,是目前距离案发现场最近,也是唯一的监控,画面只能看到这些。”
“别急,慢慢看,顺便看看其他几个路口的监控,看看她是不是从其他几处地点离开的。”顾晨说。
何俊超默默点头,继续观察。
画面中的时间很快又来到了昨晚8点01分23秒。
此时此刻,三个监控画面中,另一处监控捕捉到那名女子的身影。
然而此时画面中的女子,却是穿着一双高跟鞋,跟之前的帆布鞋完全不同。
“看见没?鞋子调换了。”卢薇薇指着画面说。
顾晨也来到监控前,转身对大家道:“看见没?几分钟时间,这名女子在原本只需要几十秒钟就能通过的地方,足足待了几分钟。”
“而这几分钟内,韩丽丽也并没有走出监控范围区域,可以说,此时的韩丽丽就站在案发现场,等待着这名女子的到来。”
“就是她没错了。”王警官眼眸一眯,也是不由分说道:“她先是走到监控盲区,在远处见到了韩丽丽的生意后,便直接换上了练功鞋。”
“随后她将韩丽丽叫到路边的泥地上,二话不说,在最短时间内,一刀刺中韩丽丽咽喉,这让防备不足的韩丽丽,当场死亡。”
“之后她又在现场换上跟韩丽丽同款高跟鞋,沿着自己穿练功鞋走过的脚印,一步一步再走上一遍。”
“这样一来,她便可以将自己之前的脚印全覆盖。”
“王师兄说的很对。”见王警官已经帮自己回答完毕,顾晨也只好补充说道:“练功鞋的鞋底非常窄,因此换上一双高跟鞋,是完全可以覆盖上去,且很难留下痕迹。”
“而案发时间,准确来说,应该是我之前推测的晚上8点,而为什么是8点整?或许这是韩丽丽和张雅琴约定好的见面时间。”
“因为约定见面时间的时候,人们往往喜欢取个整数,就比如晚上7点见面,晚上8点见面,晚上9点见面。”
“而不会选择所谓的晚上7点半见面,晚上8点半见面和晚上9点半见面。”
“因为对于半点来说,是比较累赘的,所以人们约时间见面,往往就喜欢取整数。”
“没错。”卢薇薇非常同意顾晨的意见,道:“也许她们自己在约定假面时间时,并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
“但是从现场监控画面来看,这两人显然是事先约好的见面时间,而且时间就定在晚上8点。”
“韩丽丽是早到了几分钟,而到了8点01分23秒时,那名女子离开,随后韩丽丽就再没出现在画面里,这也证实,韩丽丽被杀时间,可能就是晚上8点。”
“没错。”顾晨微微点头,扫视半圈后,又道:“而且这次的约见地点,很有可能是张雅琴安排,或者说是画面中这名女子的安排。”
“因为她事先约好了见面地点,那地方我们也都去看过,属于偏僻地点,如果不是晨练,或许很少人会经过那里。”
“这也是为什么,韩丽丽昨晚被杀于路边草坪,今天早上才被人发现报警。”
“细思极恐啊。”袁莎莎不由摇了摇头,道:“那这么说来,张雅琴是抱着杀人目的,将韩丽丽约出来的,她的目的很明确,就是了解韩丽丽。”
顾晨看了眼何俊超,又道:“何师兄,根据监控画面中出现的情况,你把周围监控都联动起来,查一查这个张雅琴的去向。”
“没问题,有了方向就好查了。”何俊超爽快答应。
之前由于排查范围实在太大,何俊超根本无法做到准确定位。
但是这一次,张雅琴的突然出现,完全将何俊超的排查范围大大缩小,提供了追踪的便利。
何俊超在一番连续骚操作后,最终在一处地点发现了张雅琴踪迹,淡笑着说道:“没错,就是这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