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j9t超棒的玄幻小說 四重分裂討論-第八百四十六章:落花有意,水呆萌展示-gzf84

四重分裂
小說推薦四重分裂
“我之前跟校方的说辞,是‘达布斯’最初出现的地点是距离学园都市很远的西南大陆。”
达布斯面色阴沉地绞着手指,低声讲述着事情的始末:“我在论坛里有找过一些资料,记得有人提起过一个叫帕米拉港的地方,那里是一个相对比较繁华的贸易区,交通虽然不能说不方便,但如果想要前往位于无罪大陆中央的学园都市,最近的方法也是乘船沿着海岸线到东南大陆紫罗兰帝国的邓蒂斯领,在从那里取道辗转至学园都市。”
因为某些原因在游戏早期同样经常逛论坛的墨檀微微颔首,紧跟达布斯的思路:“据我所知,因为帕米拉港的特殊性,你刚才说的那种船只费用普遍都比较高昂,对于新手玩家来说应该根本无力承担才是。”
“就是这样,虽然我也不想撒谎,但比起无条件配合这个令人讨厌的实验班,我宁可用这种幼稚的方法稍微抗争一下。”
达布斯叹了口气,揉了揉自己的大鼻头:“而且除了这一点之外,当时已经跟安东尼绑在一起的我也实在不符合教师形象,唉,听说陈老师的角色是花精灵,虽然没有见过面,但听教师群里的人说,她在游戏里也是跟平常一样漂亮,再看看我……双头食人魔。”
“我觉得没什么不好啊。”
季晓鸽笑盈盈地打了个岔,莞尔道:“虽然没有安东尼那么可爱,但达布斯你这张脸也还挺帅气的。”
“在食人魔里。”
王霸胆翻了个白眼,撇着嘴做了个补充。
“虽然脸型差不多,但我在外面的五官可是要精细很多哦。”
达布斯并没有在意王霸胆那毫无褒义可言的多嘴,只是有些颓丧地垂下了肩膀:“当时的我跟现在一样,已经把教好安东尼当成了一种使命,当成老天给我这个教育工作者的最大挑战,一门心思地想让他成为对社会有用的栋梁,就算是自我安慰也好,因为这些私人原因而不断推辞校方传唤的我还算心安理得。”
“我大概知道达布斯你是不想去学园都市了。”
听懂了七成左右的贾德卡捋了捋胡子,皱眉道:“但你和夜歌、默一样,都是提升速度快到令人咂舌的‘异界人’,再加上你来到我们这个世界已经很久了,就算跟别人传信说自己在西南大陆的最边缘,现在也应该有资本乘船渡海到紫罗兰帝国了吧,或者直接穿过西南那几个国家也不是不可以啊。”
达布斯狡黠地翘了翘嘴角,点头道:“老贾说的没错,不过那也只是在理论上而已,所以我这几个月过的也挺辛苦,要么就是说出发到一半的时候紫罗兰帝国内乱,导致客船直接返航,要么就是说自己在提升实力和攒钱的过程中被杀掉了,竹篮打水一场空,反正是死无对证的事,关于自己挂掉的事我写了整整俩小时报告,参考那位【被超神般杀戮】的大佬当年那篇帖子,想要做到天衣无缝还是很简单的。”
【原来科尔多瓦并没有把自己就是那位大佬的事告诉达布斯啊……】
因为‘默’在前段时间的上线频率不高,在寻找金晶兽时大多数都在一起行动的科尔多瓦、贾德卡和安东尼·达布斯关系已经变得很好了,再加上同为玩家的原因,墨檀还以为达布斯早就知道这件事了。
不过现在看来,科尔多瓦似乎还是没有吐露出自己那番黑历史的样子。
仔细想想的话,虽然说是‘黑历史’,但其实一直都是现在进行时啊。
对不起,科尔多瓦!
回想起科尔多瓦扑街在‘自己’的阴谋下时那绝望的殉爆,墨檀在心底向友人诚挚地道歉,然后便将回忆中那音容宛在的面孔抛到脑后,继续静听着达布斯的讲述。
“总而言之,直到前段时间为止,我都还在拖着学校那边,好在钱校长的精力有限,虽然也有玩过两天,但对无罪之界的了解其实并不多,也没有理由为我这种刚脱离实习期的教师过于费心,这才让我钻了这么长时间的空子。”
达布斯耸了耸肩,然后目光忽然变得沉痛了起来:“但是,因为某些我完全想不到的原因,我现在已经离开西南大陆的事败露了。”
“汪露了!”
牙牙板着小脸一本正经地在旁边附和了一句。
墨檀和季晓鸽则是对视了一眼,然后小心翼翼、异口同声地问道:“方便说说原因吗?”
“是田老师。”
或许是已经决定向这些不会给自己增加任何心里负担的‘网友’坦白了,达布斯并没有丝毫犹豫,而是干脆利落地说道:“那天下午校长正在跟我打电话,当时田老师似乎就在学校,就随口告诉校长我在哪儿了。”
季晓鸽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为啥那个田老师知道你在哪呀?你们之前的关系应该很僵硬才对吧?”
“所以达布斯自然是不会告诉田老师的。”
因为达布斯没有说话,所以大概已经猜到了真相的墨檀代他作答,然后转头看向情绪几乎低落到冰点的当事人,轻声问道:“是……陈老师?”
并不是通过自己的主观臆断揭人伤疤,墨檀只是在明知道达布斯一定会说出扣的情况下帮了他一把,说出了或许对于达布斯来说最残酷的那个答案,如果说对了,那么已经决定吐露心声的达布斯就可以少经历一番挣扎,如果说错了,那么至少不是可能最令人感到难过的事。
而结果……
“没错,我……我只把这件事告诉过陈老师。”
沉默了好一会儿的达布斯肯定了墨檀的猜测,消沉地捂着自己的额头缓声道:“我,我很相信她,虽然陈老师有些单纯过分了,但我还是很相信他,就跟她说了很多游戏里的事,安东尼的事也好,你们的事也好,我经常跟她分享自己在这个世界中的点点滴滴,而她也经常跟我说很多自己的事,无论是游戏里的还是游戏外的。”
因为诉说着幸福的回忆,男人消沉的脸露出了柔和的笑意。
墨檀等人没有打断他。
“我跟陈老师说过,希望她不要把我在游戏里的事告诉校长,她答应了,虽然天然呆的性格让人有些不放心,但之后的几个月也证明她并没有跟校方透露有关于我在无罪之界中的任何事,知道我对陈老师有好感的校长找过她两次,她都没有说。”
达布斯的目光有些复杂,嘴角的笑容逐渐敛去,最终抿成了一条线:“但是她……告诉了田老师。”
随后就是一声五味杂陈的长叹。
“啊这……”
看着快要哭出来的达布斯,没有恋爱经验的贾德卡显得有些慌乱。
“啊,这……”
看着快要哭出来的达布斯,完全搞不清楚状况的安东尼张开了大嘴。
“唉,这……”
看着快要哭出来的达布斯,感觉事情走向有些不妙的墨檀合上了双眼。
“啊,汪!”
看着快要哭出来的达布斯,牙牙觉得手里的大骨头不香了,然后继续吃。
“啊这……”
看着快要哭出来的达布斯,王霸胆撇了撇嘴,紧跟队形。
“啊这……”
看着快要哭出来的达布斯,季晓鸽并没有放弃希望,轻声说道:“或许是误会呢?”
“不是误会,第二天我就打电话找陈老师确认过了。”
达布斯把脸埋在掌心里,喃喃道:“结果……结果她很爽快地就承认了,而且还补充了一些我根本就不想知道的细节。”
牙牙歪了歪头:“汪么细节?”
“据说是跟田老师一起看电影的时候告诉他的,因为田老师当时刚进无罪之界,而且好像并不觉得这个游戏有多有趣,陈老师就跟他说了很多游戏里的趣事,我……也是其中之一。”
达布斯的声音有些颤抖,过了好一会儿才心如死灰地笑道:“一起看电影的时候,应该很开心吧,毕竟就说好的约定都轻松忘记了。”
空气突然变得安静。
“电影是什么?”
打破了安静的贾德卡一脸茫然,好奇道:“雷系魔法吗?”
“你可以理解为……达布斯倾慕的女性,跟另外一个优秀英俊的男人一起去看了场戏剧。”
季晓鸽低声为老法师解答着。
“啊,抱歉!”
这才反应过来事情严重性的贾德卡连忙捂住了嘴,让空气重回安静。
达布斯对老法师报以心如死灰的微笑,示意自己并不在意。
就这样,整整半分钟过去了,正当完全没有从阴影中走出的达布斯强颜作笑准备说点什么活跃一下气氛时,墨檀却是先他一步打破了沉默。
“达布斯。”
不知不觉间成为这支小队主心骨的墨檀皱了皱眉,用颇为笃定的口吻说道:“抛开别的不谈,我觉得从单纯的‘约定’方面,那位陈老师应该并没有做出什么让你难过的事,或者说,她并不觉得自己有做出什么让你不愉快的事。”
“啊?”
“诶?”
“什么?”
贾德卡、季晓鸽和达布斯这三个反应比较快的率先给出了反应。
“达布斯你刚才有说过那位陈老师有点天然呆吧?”
墨檀冲达布斯歪了歪头,并在得到后者肯定的答复后耸肩道:“你还说过,你不希望陈老师把你在游戏里的事告诉校长,而她也确实没告诉过校长,但问题在于,那位田老师不是校长啊。”
达布斯面色一僵,憋了半天憋出了个:“呃……”
“再想想的话,如果她在告诉那位田老师时是忘了和你的约定,但你给她打电话问情况的时候总能想起来吧?在那种情况下还很爽快地把事情告诉你,总觉得是她根本没觉得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呢。”
墨檀对眼睛瞪得老大的达布斯和季晓鸽报以苦笑,摇头道:“虽然这么说有些奇怪,但达布斯喜欢那位陈老师的事可是连校长都知道了,在这种情况下都完全没有察觉到端倪,甚至会在跟达布斯通电话的时候直言不讳地表示‘有跟田老师看电影’的陈老师相比确实有些……该说是天然呆么,如果以此为前提的话,完全没觉得告诉田老师这件事有什么不对就可以理解了。”
“呆到这种程度都能当老师吗?!”
不得不承认,墨檀这番推测还是很有说服力的,听完之后季晓鸽觉得自己人都傻了。
“是不是天然呆跟能不能教好书是两码事,当然,我也仅仅只是基于达布斯刚才那番话凭感觉猜测一下而已。”
试图让达布斯解开心结……至少解开一点点心结的墨檀笑了笑,然后便转头看向一直处于呆滞状态的当事人:“你觉得呢?我的猜测靠谱吗?”
过了好一会儿,似乎变得精神了不少的达布斯才深吸了一口气,干笑道:“已经不是靠谱靠谱的问题了,我觉得你完全就是在描述事实啊,要说别人的话我肯定不能信,但如果是被别人帮忙拜托去打饭,结果却只帮忙带了‘米饭’的陈老师……应该就是这样没错了,呼,总觉得必须要谢谢你啊。”
“你能好受些就再好不过了。”
墨檀温和地笑了笑。
“但那女人还是跟其他男的单独去看那个什么‘电影’了吧。”
王霸胆咂了咂嘴,贱兮兮地捅出一刀:“那个各方面都比达布斯牛辶的男的。”
“夜歌。”
“好嘞~”
“啥?啊不是,大姐你听我解…….呜啊啊啊啊呕!!”
两分钟后,高贵的黄金龙裔停止了挣扎,情绪平稳,表情安详。
“别太在意,这家伙一直嘴欠。”
作为饲主的墨檀面色尴尬地向达布斯道歉。
“没事没事,我已经好多了,既然没有被陈老师背叛,剩下的就是公平竞争的事了。”
“所以还是要去学园都市?”
“肯定的啊,本来刚才跟你们说的也只是附加问题,充其量是让我觉得心如刀割的附加问题。”
“那,达布斯你想怎么公平竞争呀?”
“这就得拜托夜歌妹子你了。”
“我?”
“你会做便当吗?”
“诶?算……算是会吧。”
“我给你个地址,你做一份比较方便保存的便当放恒温箱里给我快递过来呗,到付就行。”
“哦哦,好哒,是想送给陈老师吗?我可以帮你用番茄酱画爱心哟!”
“怎么可能,当然是送给田老师的啦~”
第八百四十六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