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63zp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網遊之金剛不壞 愛下-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恐怖的曉月禪師讀書-qbkxa

網遊之金剛不壞
小說推薦網遊之金剛不壞
面对元婴境界的高手,大家深知难以对付,纷纷往后退……
这一趟副本已经捞了不少好东西了,现在退出去的话也算是见好就收,若是被BOSS打死,不仅要掉修为,还可能把把捞到的东西给爆出去,倒不如趁现在赶紧跑路。
“轰隆!!”
可就在最后一个王远来到地牢二层后,二层的入口突然被一块石头给封住了。
“???”
大家心中一慌,知道这是出不去了。
常玩游戏的人都知道,这是触发了BOSS的机制,别说堵上一块石头,就算盖上一层纸,玩家也不能跑了。
“呵呵呵呵!”
就在这时,祭坛上的晓月禅师突然呵呵笑道:“正道弟子,为何趁老夫闭关之际闯我慈云寺?莫不是欺我魔门无人?”
晓月禅师的声音并不大,却如同金属摩擦一般,极其的刺耳。
“这谁啊?这么嚣张?”王远刚进二层,还不知道眼前此人身份,一脸懵逼,而马里奥已经走上前去。
“我们只是路过的!”
马里奥大声道:“无意冒犯前辈,看在我们长眉祖师的面子上,让我们走吧。”
长眉祖师可是飞升渡劫级别的超级高手,晓月禅师不过才元婴期而已,马里奥自以为可以吓住晓月禅师。
“哦?”
听到长眉祖师四个字,晓月禅师突然睁开了眼睛,马里奥顿觉一股压力迎面而来,腿一软险些瘫坐在地上。
“长眉祖师……”
晓月禅师意味深长的叹了一口气道:“想不到你也是峨眉弟子,长眉真人乃是老夫的授业恩师,你拿他吓我?”
“长眉真人的徒弟?”王远闻言心下一惊,暗道这老头后台挺硬啊,不过长眉真人的徒弟,咋跑这里来了?还干坏事……
“师祖!!”
马里奥当即顺着杆子往上爬道:“咱们都是一家人啊。”
“放屁!”
晓月禅师怒道:“当年师父厚此薄彼,我才叛出师门,峨眉派的弟子都该死!!给我拿下他们!”
随着晓月禅师一声令下,地牢内的黑风金刚一窝蜂的就涌了过来。
“我日!”
这些小怪足足有四五十个之多,个个都是金丹一层的修为,大家俱是有些慌张。
毕竟乌合之众里面修为最高的也才金丹期一层而已。
“别慌,后退靠住墙壁!”
王远大喝一声,稳住了大家的心神。
众人纷纷往后几步,贴在了地牢墙壁上。
“条子!挡住他们!”
王远再次下令。
“好嘞!”
条子一直都是非常淡定的,无奈他没有什么输出,再淡定也没啥用,此时见王远似乎有作战策略,于是手中毛笔一转,在地面上斜着一划,口中念念有词:“画地成河!”
“哗啦!”
条子笔落法成,地面上划出了一条弧形的小河,和墙壁组成了一个大写的D。
乌合之众一伙人被围在了中间。
“阿长,填料!”王远又道。
“流毒无穷!”
长情子祭出蜈蚣,丢进了河里。
河水瞬间变成了绿色,散发着腥臭味,让人望而生畏。
黑风金刚却是相当凶悍,被小河里的毒水挡住后,纷纷纵身跃起,就要飞身跳过来。
“老板!不要让他们过来!”王远又给飞云踏雪下达攻击指令。
“给我下去吧!御木之术!”
飞云踏雪双手一合,河边伸出十几条藤蔓,对着半空中的黑风金刚一顿猛抽。
“啪嗒,啪嗒!”
围攻上来的小怪们好像下饺子一般,被藤蔓接连拍进了河水里。
百蛮山的毒对于这些小怪而言害是非常霸道的,这些黑风金刚落水后,登时中毒变成了绿色。
也就几个呼吸间,四五十个黑风金刚全被扔进了河里。
“收!”
飞云踏雪藤蔓一卷,将毒水里挣扎的黑风金刚牢牢缠住。
“烧死他们!”王远下达了最后指令。
道可道一拍葫芦,放出了三昧真火……
道可道的三昧真火初学乍练,看起来十分柔弱,似乎风一吹就要灭一样,和汹涌澎湃的南明离火气势不知道差了多少。
素年瑾时见状双手掐诀,水龙破对着三昧真火就扑了上去。
“呼!!”
三昧真火是挺柔弱的,但这玩意啥都可以烧,遇到水龙如同遇到了汽油,火焰暴涨三丈高,水龙破变成了火龙破。
火龙落入河中,河里藤蔓和毒水都是可燃之物,三昧真火再次暴涨数丈,火焰直接烧到了地牢房顶上。
一众黑风金刚被烧得哇哇乱叫,连滚带爬的就往岸上跑。
“刷!”
一道剑光掠过,左边爬上岸的黑风金刚被杯莫停一剑砍成两段。
“轰!”
一道天雷落下,右边爬上岸的黑风金刚被马里奥一雷劈成焦炭。
只一个回合的功夫,黑风金刚尽数团灭。
“哎呀……”
这么快就团灭了几十个金丹期的精英怪,大家都有些不可思议。
王远却是神色淡然,仿佛一切都是理所当然一样道:“你们都是高手,心理素质还得练啊……”
“额……”
被王远这么一说,大家纷纷脸红。
可不是嘛,方才这么多精英怪一围上来,大家第一想法竟然是害怕,而不是反击,这显然是新手反应。
不过更多的还是因为刚进仙灵界,对各派技能互相之间还不了解,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反击,黑风金刚身后又有晓月禅师做后台,大家惊慌失措也属于情理之中的事,这一慌就没战斗力了。
若是心态足够淡定,彼此之间相互了解,只要配合得当,区区黑风金刚就是送经验的。
想到这里,大家忍不住高看了王远一眼。
以前王远固然也是诡计百出,可很少想现在这样用正儿八经的手段对敌,故而给人一种个人实力强于战术手段的错觉。
如今乌合之众一群人进仙灵界还是第一次会面,素年瑾时更是王远临时拉来凑数的,而王远却能在最快的时间内,把各大门派的技能都摸清楚,还能迅速的针对黑风金刚做出战术,可见这家伙之强悍,不仅仅是在个人修为和实力上。
这家伙对场上任何一个人,都有着敏锐的感知和洞察力,似乎是身体本能一般。
……
这种本能,自然和王远从小习武接受的训练有关。
当一个人面对多个人的时候,必须第一时间内分析出身边每个对手或同伴的优缺点,从而设计出最合理,最省力,最快速的打法。
王远很聪明,而且很懒,在这方面天赋远超他那个不需要战术的爹。
可惜啊这孩子好的天赋从来不用在正道上,一天天招猫逗狗,为非作歹,搞得村里鸡飞狗跳,除非他爹亲自出手,不然还没人抓的住他。
王家村那都是群什么人?他们都奈何不了的混世魔王,这些手段都是基本素养,王远从小到大也算是身经百战。
不得不说,环境影响人啊!
……
“混账!胆敢伤我弟子!”
黑风金刚被清理干净,祭坛上的晓月禅师站起身来,大声道:“本来看你们是小辈,让你们知难而退,可你们却不知死活,那就休怪老夫以大欺小了。”
“擦!真不要脸!”
听到晓月禅师这话,大家各种翻白眼。
妈的,合着刚才吹哨子喊小弟打人的不是他一样,现在又说什么不会以大欺小,之所以出手是因为杀了他的弟子。
又当又立,厚颜无耻。
“干他!”
一个回合就灭了四五十个黑风金刚,大家对彼此之间的了解更近一层,又有王远亲自指挥,大家此时信心高涨极度膨胀。
王远一声令下,条子手中判官笔一甩,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八个大字从天而降。
“八门金锁阵!”
八字落地,地上升起法阵将晓月禅师困在其中。
“御木之术!”
飞云踏雪一招鲜吃遍天,召唤出藤蔓就要去缠绕八门金锁阵里的晓月禅师。
“哼哼!雕虫小技也敢班门弄斧!”
晓月禅师却是冷笑一声,左手掐诀,背后地水火风四柄飞剑齐出,只见剑光闪烁,飞云踏雪的藤蔓瞬间就被切成了千百段。
“噗!”
飞云踏雪法力未收,就被破掉法术,元神一阵喷出血来。
这时晓月禅师往前一步,一脚踏在了八门金锁阵上。
“轰隆!”
牢不可随的八门金锁,被晓月禅师一脚踏碎。
“老匹夫看剑!”
杯莫停催动蜀山剑诀。
背后飞剑一分为十,十化为百,剑光如电如丝直奔晓月禅师。
“哦?好快的剑!”
晓月禅师夸赞了一句,心念一动,地水火风四柄飞剑挡在了自己面前,如风车一般飞速转动。
“铛铛铛铛……”
杯莫停的剑光,全部被晓月禅师的飞剑拦下。
“擦!!”
杯莫停一脸惊恐。
蜀山剑法以快狠准主城,融合了《葵花炼阴大法》后,杯莫停的飞剑比寻常蜀山弟子至少要快一倍有余,再加上赤阴剑的特效,可以说是无孔不入,难以抵御。
晓月禅师则是心念一动,便催动剑光将杯莫停剑诀破解,到底是元婴级别的大修,果然非比寻常。
“看法宝!”
杯莫停惊讶之际,祭出法宝,一根细针若隐若现飞至晓月禅师面门。
“阴毒的小贼!”
晓月禅师见状忙往后退了一步,随手一挥剑光斩下,只听“铛”的一声,杯莫停的法宝被砍落在地。
“轰隆!”
然而就在晓月禅师挥剑的时候,一道红色天雷从天而降,落在了晓月禅师头上。
“duang!”
晓月禅师被劈的身形一晃,被打出了僵直。
这时候马里奥猥琐的笑道:“玄冥绝护手!”
说话间马里奥右手往上一举,一直巨大的玄冰大手出现在了晓月禅师的胯下,接着五指一攥,攥住了晓月禅师的裆部。
晓月禅师固然修为高深,可还没有修到化神期,做不到元神出窍……肉体还是很重要滴。
男人嘛,挨上几拳或许没事,要害被人抓住可不能生拉硬拽,晓月禅师这般修为高深之辈,不惧八门金锁之阵,也不惧御木之术,如今被马里奥抓住胯下,却是一时间无可奈何了。
马里奥如此下流猥琐,晓月禅师气急败坏,指着马里奥怒道:“混账东西!峨眉派以你为耻!”
“少特么废话了!上三昧真火!”
王远一声令下,道可道葫芦中放出一朵微弱的白色火苗。
“加油!”
素年瑾时水龙破喷出,三昧真火迎风高涨,化作赤红色,长情子顺手加了点毒药进去,赤红色的三昧真火竟然变成了绿色……
三昧真火这玩意不仅什么都可以烧,还能吸收燃料特性。
被素年瑾时和长情子这么一添油加醋,三昧真火变成了三昧玄毒火,兼具火焰,冰霜,中毒三大特性。
烈焰青龙嘶吼一声撞向了晓月禅师。
“三昧真火!!”
晓月禅师自然不是没见识的人,深知这三昧真火的恐怖,当鸡立断,挣脱了马里奥的抓取,纵身而且飞身闪过道可道三人的火焰攻击。
“轰!”
烈焰青龙落在晓月禅师背后的祭坛上,祭坛当场被点燃,火焰迅速往四下扩散开来。
“卧槽!快飞!”
看到这一幕,乌合之众等人也是吓得够呛,慌忙踩着飞剑飞到了空中。
晓月禅师恶狠狠道:“杀我弟子,烧我洞府,毁我躯体,此仇不共戴天,死吧!”
言罢,晓月禅师屈指一弹。
地剑光芒一闪,一块块巨石从天而降,巨石在法力加持下,每一块都有数千斤重,若砸的结实,当场就能将人砸成肉酱。
“快闪!”
大家慌忙驾驭着飞剑,在巨石之间穿梭。
杯莫停马里奥几人还好,身手都不错,虽然狼狈却也堪堪能闪过,无伤身体。
王远更变态,挥舞着手中斗战,巨石挨着既碎,根本近不得身。
而素年瑾时和丁老仙就比较悲催了,这俩人被砸的抱头鼠窜慌不择路,素年瑾时连续被三块巨石砸中,得亏她一身的好装备,又有仙剑护体才没被砸死。
不过血条已经红了。
“救我救我……我不想被石头砸死……”素年瑾时闭着眼睛喊救命,王远差点没忍住一棍子抽过去。
百花谷治疗大师丁老仙比她还菜呢,哪有时间管她……
“御木之术!”
关键时刻还是老板给力,飞云踏雪双手一合,法力倾泻而出。
一道道藤蔓自地面升起,互相缠绕着越过众人头顶,形成一个巨大的防护罩,将天上落下的巨石弹开。
“姐们,治疗不管用,来一颗药吧!”危机暂时解除,丁老仙也不给素年瑾时治疗,而是凑过去扔给她一颗丹药。
“?”
素年瑾时吃下,血量瞬间恢复60%。
“这药……”
“嘿嘿,很便宜呦,量大!”丁老仙嘿嘿一笑。
“草,啥时候了你还在卖药。”大家真想把它按在地上踩一顿。
丁老仙道:“这可是咱们团的经费!”
“姑娘,多买点!他有的是!”大家连忙改口。
素年瑾时:“……”
见玩家这边还有时间胡闹,晓月禅师冷笑道:“这样的法术也敢死撑?看剑!”
话音未落,晓月禅师屈指一弹,弹在了火剑上,火剑光芒一闪,化作百道火龙铺天盖地的覆盖了过来。
飞云踏雪的藤蔓还在,藤蔓惧火遇火则燃,而乌合之众众人就在藤蔓之下,这火焰落在了藤蔓上,藤蔓顿时燃烧起来,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哈哈,火涨!”
晓月禅师哈哈一笑,屈指弹在了风剑上。
风剑青光一闪,一道龙卷风平地而起,火借风势,风借火威,火焰“蹭”一下烧到了天花板上。
这般大火,让大家想起了当初的黑风山……只可惜放火的人变换了位置。
“水龙破!”
“控水!”
马里奥和素年瑾时拼了命的释放水系法术,意图灭掉快要烧到自己身上的大火。
奈何晓月禅师修为高,这火又借助了藤蔓和风势,岂是寻常法术可灭,二人法术基本就等于杯水车薪。
不仅起不到丝毫作用,反而搞出水蒸气来,弄得众人和身处桑拿房似的,又潮又热,那叫一个难受。
“怎么办,这样下去迟早是要被烧死的!”
大火将众人包围,众人灭不掉也挡不住,天上还有落石,晓月禅师手里还有一把剑,大家就算勉强抵挡住了火焰,后面的法术估计也撑不住。
“晓月禅师法术太强了!我们搞不过他的啊。”马里奥急道:“不愧是峨眉派出来的。”
都这时候了,马里奥还不忘给自己脸上贴金。
“剑法也不弱!”杯莫停道:“我的攻击根本破不开他的招式。”
“关键是控制效果也不大啊……”飞云踏雪和条子齐齐郁闷。
修为差距属实有点太大了,低阶法术对高阶修为可定要吃力。
说到这里,大家看了丁老仙一眼。
“喂,我是个医生诶,你们不会是想让我去打他吧。”丁老仙瑟瑟发抖。
……
“哈哈哈哈!”
晓月禅师看着眼前的火柱把乌合之众众人困住,笑容越发的猖狂:“小辈,别怪老夫心狠,要怪就怪你们不长眼睛竟敢打扰老夫……”
“duang!”
晓月禅师话还没说完,突然一根房梁一般粗细的铁棒破开了火柱,直奔晓月禅师面门而来。
“?”
晓月禅师见铁棒来势汹汹,双手忙往前一推,推在了铁棒的一端,将铁棒挡在了胸前。
“哼哼,就这也想偷袭老夫?”
挡住了铁棒,晓月禅师一脸不屑。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身影紧随其后,一脚蹬在了铁棒的另一端。
这一脚力道极大,而且来的突然,晓月禅师完全没有防备。
“砰!”
一声闷响,铁棒结结实实撞在了晓月禅师的胸口。
晓月禅师被撞得往后一仰,一个趔趄差点从飞剑上掉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