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j69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我不是那種許仙》-第431章 時間不對稱-lelsx

我不是那種許仙
小說推薦我不是那種許仙
“呃……哎呦好疼!”
这可是很严肃的事情。
于是许娇容毫不犹豫果断出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一把拧住了臭男人的耳朵。
后者一声怪叫。
打眼瞧见了婆娘那凌厉的目光,在万丈深渊前摇摇欲坠的脑袋瓜子也顿时惊醒了过来,不由得心生懊悔,是啊,我怎能有这种乱七八糟的想法呢……
简直混账啊!
“李公甫,你混蛋!”
“哎哟哎哟,疼疼疼……娘子听~听听我解释……”
就在耳朵快被拧掉的紧急关头,李大捕头突然想到了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对啊!
天上一天地上一年啊!
我怎么能把这事给忘了!
这逻辑一通,堵心中的包袱,也随之一松,悬在头顶的那一个惊天霹雳,也立马烟消云散。
“对了对了对了!”
“对什么对!李公甫,你不是东西,你竟然……竟然!”
“唉娘子啊,你先别着急,先听为夫把话说完……”
“好!你说!今天要不说出个子丑寅卯,老娘挠死你!”
许娇容愤愤地说着话。
手中的力道也随之加重了几分,恶狠狠地瞪着眼前的死鬼,真恨不得现在就挠死他。
太混账了!
竟然会有这种想法!
“为夫之前听说这天上一天啊,那地上就是一年。”
“啊?天上一天地上一年?好……像是有这么个说法,可这事与那事有什么关系?!”
“娘子你想啊,为夫这巡天将,可是在下界当差的,所以我才会说是一个月前过来的。
而娘子这嫦娥宫中的一个时辰,不正恰好就是下界的一个足月嘛?因此娘子才会感觉,为夫是一个时辰前才刚来过的。”
“天庭的一个时辰,正好……是下界的一个足月?”
许娇容听罢喃喃自语。
拧着耳朵的手渐渐地松了下来,口中一遍遍地计算着,天庭与凡间的时差问题,她显然还没有理顺这其中的逻辑。
不过李大捕头终于松了一口气,拿手一探,便一把握紧了悬在耳朵上的柔嫩小手。
继而贼兮兮地笑着说道。
“娘子快随为夫入内屋,为夫上月又在凡间寻到一株宝贝,我听说这宝贝可是非常……”
“天上一天,地上就是一年?地上一个足月,天上才过去一个时辰?怎会这样的?”
这……这这……
这不对啊!
如果真的是天上一天地上一年,那就不得了了呀,这……这让老娘我如何承受得住啊!
“娘子莫怪,这规矩老早就有了,为夫方才也是一时心急,把这么简单的事都给忘了,都是为夫不好,这就给娘子赔罪了,娘子快随为夫到里屋说话。”
“天上一天,地上就是一年??我这一天都还没过完,你却已经过大半年了?这……这如何使得,不成这不成……”
许娇容完全没有把话给听进去,仍在一遍一遍地念叨着,她似乎已经想通了什么。
之前还在奇怪呢。
这死鬼为什么老往自己这里跑,一天都还没有过完呢!他就已经偷跑过来七回了!
“娘子想通了就好啊!”
李公甫则是得意洋洋。
顾自牵着娘子的手就往里屋走,刚拨开帘子,便一把将娘子横抱了起来,已一月余未曾见与娘子恩爱,一刻都等不急了。
“公甫,你先等一下!”
恍惚间,许娇容感觉身子一轻,直到这时才猛然惊醒过来,顿时被吓得脸色一白再白又白,感觉双腿都在发颤了,狠狠地拍着男人的肩膀一脸焦急。
“要死了要死了!公……公甫你先等下!先听我说…!”
“咦?娘子这是为何啊?”
箭在弦上哪顾得了这些。
“你起开!起开!”
许娇容大怒。
抬脚一蹬,想着把人一脚踹开,然而慌乱之下却蹬了个空,反倒摆出了一个奇怪的姿势。
“容姐姐……?”
正在这时。
屋外突然传来一女子的说话声,李大捕头忽觉头皮一麻,下意识地就想着要找地方躲。
“容姐姐…快……”
然而来人似乎是小跑着过来的,还不等李大捕头有所应对,门上的珠帘就已经被人掀起,紧接着便见一道倩影闪入。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几人面面相觑。
一时间皆都无言以对。
“你……你是何人!”
最后还是仙子姐姐先反应过来,涨红着脸厉呵了一声,许娇容与李公甫两人同时一颤。
几乎被吓得魂不附体。
嗖一下分开来。
“原……原来是素娥妹子……你…你你怎么来了。”
许娇容尬笑着,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这也太丢人了,狠狠地瞪了身旁的男人一眼。
仿佛是在说都怨你!
“咳咳!呃姑娘莫慌……”
李大捕头强行按住心中的尴尬,转眼间就换上了一副,略显威严的神情,沉声道。
“你……你们?”
门口的素娥一脸懵逼。
她从来都不曾想过,男女之间,竟然……竟然可以用这种姿势纠缠在一起,简直……简直突破了她想象力的极限啊!
但无论如何。
数千年来的天条铁律让她知道,他们是在私通!离乱纲常,这可是天庭的头号大罪!
若拿到西王母那里。
绝对会被囚禁在湖底。
关上一万年的!
“你…你们怎么能……”
素娥哆哆嗦嗦。
“咳咳,这位姑娘…嘿!”
机智果断如李公甫,
趁其不备果断出手,直接一掌,把人家姑娘给拍晕了过去,随即很熟练把人提起,然后从腰上摸出一截神奇法宝。
这是专门用来捉妖用的捆仙索,只需轻轻一吹,就能把人捆起来,无论是妖还是人。
捆扎结实之后,就直接把人给扔到了床上,干净利落,简直就是此间的高手高高手。
“公公…公甫,你要做什么?你把人绑起来做什么?”
直到这时许娇容猛地回过神来,这个素娥妹子,是嫦娥宫的宫娥,为人单纯善良,解释一下,把话说清楚就行了……
可是。
死鬼竟把人家打晕了。
还拿绳子捆了起来!
“娘子莫慌!这事一时半会说不清楚,直接拍晕最好,委屈她一下,最多也就两天。”
汉文说过,顶多两天。
他就会过来接他们回去。
“两天?什么两天?”
便是晕了,她也是会再醒的呀,到时岂不是更说不清楚,许娇容心中焦急,没领悟到自家男人的金算盘,只道这天庭哪都好,就这一点不好,便是夫妻。
也不能私下会面。
连见自家娘子都要偷偷摸摸的,世间哪有这样的道理。
“公甫,我们要不回钱塘县吧?你不是说反正也没人拦着吗,这天上好是好。
却总也不得劲。”
才住了不到一天的功夫。
许娇容就突然觉得有些厌烦了,就连跟自家相公见个面,都要偷偷摸摸,跟做贼似的。
这哪是人过得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