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j8di火熱小說 蘭若仙緣-第三九四章 蠱 一條死魚-gsxmo

蘭若仙緣
小說推薦蘭若仙緣
“那下面有东西。”空虚一指。
无生一掌推出,地面的烂泥被推开,地下东西露出来,是一只大虫子,约有一尺多长,小小的头和身躯,硕大的肚子,长得很恶心。
“那些是蛊虫,这是母蛊!”空虚和尚看到那虫子大惊失色。
“蛊,这里怎么会有蛊?”无生听后很是惊讶、
“先把这母虫处理掉再说。”
“怎么处理?”
“用佛法,超度。”
无生挥手一道佛光,那虫子爆开,肚子里流出大量的灰色的虫卵,还在不停地蠕动,一道佛光落在上面,片刻功夫,那些虫卵尽数被杀死。
或许是感受到了母蛊被杀,附近树上的虫子开始躁动起来。
看着四周树上的虫子,无生眉头一皱。
这么多该怎么杀绝呢?
唵,
想了想,他以佛法催动佛门真言,梵音好似海浪迅速的涌向四面八法。
所过之处树上的虫子身子一僵然后裂开,噼里啪啦的往下落,藏在土里的、石头缝中的虫子也是如此。
还真有用,
想了想,他直接催动法力以无畏音的神通,一声吼,梵音笼罩方圆数里之地。
滚滚如潮,如雷。
所过之处,那些怪虫立时死掉。
无生还是不放心,转遍了村子附近的山头,确定再无这种怪虫之后方才回到村子里,空虚和尚正在和村子里的长辈喝茶聊天。
“无生大师。”
“怪虫应该是全部清除了,这些虫子的尸体你们收集后焚烧掉。”
“好。”
随后,无生又给村子里那些被怪虫咬伤的村民和牲畜一一疗伤。
“死掉的牲畜烧了,不要吃。”
无生发现一些牲畜已经被咬死之后特意叮嘱。
这些牲畜身体之中还有那些蛊虫叮咬之后留下来的毒素,虽然并不致命,但是的吃了难免会身体不舒服。
“知道了,大师。”
等他们忙完的时候已经是夜里了,他们没回兰若寺,就在这宁家村找了户人家借宿。
“师父,这个地方怎么会有蛊虫呢,我记得那时西南一带特有的东西吧?”
“西南巫教却是最擅长用蛊、炼蛊,但是他们却极少出来,而且这天下也并不是只有他们会用蛊,一些邪修也懂炼蛊的法门。只是这蛊虫一般颇为珍贵,不会轻易放出来,为何突然出现在宁家村这个偏僻的山村之中呢?”
“嗯,师父,有没有可能是不小心掉下来的?”
“我说过这东西很珍贵的,不是路边的石头,随便捡,随便扔,拥有者都看得很紧,不可能不小心掉落。”
“那就是有炼蛊的人来过了?”
“这种可能性是比较大的。”
“可他来这里做什么呢?这种蛊虫最开始的时候只是啃食之物,到后来才开始吃肉,而且不难对付啊?”
“是你觉得不难对付。”空虚和尚瞥了无生一眼。
“其实很不好对付,只不过刚好你修的佛法是这些东西的克星,而且这种蛊虫其实已经有些霸道了。”
“这么说附近有炼蛊之人了?”
“可能还在,可能已经走了。”
“那我去金华看看?”
“也好。”空虚沉思了片刻之后点点头。
无生随身带着易容的工具,简单的易容,换了一身衣服之后便去了金华城。
夜里的金华城静悄悄的,安静的有些吓人,甚至听不到狗叫之声。
站在城墙之上,无生以法眼望去,整座城灰蒙蒙的。
“衰败之气越来越重了。”
这样下去会是个什么后果,无生也不清楚,但这座城池肯定是要出乱子的。
他以法眼看遍整座城池的房屋,在一处房屋上方看到了一道黑气。
“那里有邪修。”
他一步就来到了那处房屋之上,这是一处客栈。
客栈之中,一处客房之内。
一个身穿长袍的男子盘膝坐在床上,身前放着一个奇特的香炉一般的器物,其上有孔,有墨绿色的烟气从那孔洞之中飘出,然后被他吸入鼻中,几番呼吸之后,他吐出一道气息进入那炉中,里面传出一阵奇怪响声,然后又有墨绿色烟气飘出,被他吸入,如此这般往复不断。
嘎吱一声,临街的窗户开了一道缝,有冷风从外面吹进来。
他睁开眼睛,朝着那窗户望去,收好东西,起身下了床,来到窗边,透过缝隙朝外望去,空荡荡的街道,黑漆漆的夜色,不见一人,不见一点灯火。
这个时候金华城一片死寂,连只野猫也看不到。
他又将窗户关上,转身猛地一道绿光从袖子飞出来,他身后空无一物,那绿光落在桌子上,兹拉一阵声响,那桌子冒气绿烟,很快起了泡,变得酥软,哗啦一声散了架子,然后在极短的时间内变成了黑炭。连同地上的木板一起腐蚀了一个窟窿。
没人?
他眉头微微一皱。
然后回头望向窗户,眼前出现一道人影。
嘿嘿嘿,
几声怪笑,
他刚想有所动作,一股热力从脑后传来,人接着就昏死了过去,倒在地上。
“这法术,够阴毒!”无生看着地上被腐蚀的地方。
来到那邪修身旁,他伸手要抓他,突然从他身上飞出来两只小虫子,朝无生飞来,直奔他的头颅,速度极快,无生身上佛光护体,那两只飞虫撞在上面,好似飞蛾扑火,身上冒气黑烟,接着掉在地上。
无生伸手捏碎了那两只蛊虫,检查了一番屋子,提起那邪修,窗开一道缝,人消失不见。
好冷,有一种窒息的感觉,好像掉进了冷水里。
咕噜噜,
不对,就是被泡在冷水里。
那邪修睁开眼睛,发现四周都是水,冰冷的水,他真的被泡在了水里,耳鼻口都灌满了水。
他奋力挣扎,发现一身法力居然无法调动。
糟了!
呜,救,呜,咕噜噜。
哗啦,头朝下从水中提了出来,被扔在地上
呼、嘶、呼、嘶,他大口的喘着粗气,就好像一条将死的鱼。
他挣扎着起身,发现浑身上下并无多少力气,感觉不到身上的法力。
被封住了,还是直接被废了?一时间他的心情跌落到了谷底,抬头看着眼前这个陌生人,他不记得自己见过对方,他为什么找自己的麻烦,这么对自己,难不成是那个村子里人?
“你,你是谁?!”
“说你自己。”
“我就是个路过的散修。”
没等他话说完,接着又被扔起来扔进了旁边的河水里。已经是冬天了,河水很冷,他身上法力全无,被无生那一指点下去,身体也大不如前。在感觉自己就要被淹死的时候再次被提出来,躺在岸上,如同一条死鱼。
“说。”
“我……”
刚说了一个字有被无生扔进了水里,水里不停的冒泡,后来气泡越来越少,有血飘了出来,随着气泡漂上了水面,染红了河水,就在感觉不行,就要被淹死的时候,那邪修又被提了出来。
“我说,我全说……”
这名邪修开始交代,可能被水泡的时间有些长,脑子进水了,说的有些乱,但是主要的东西无生还是能够听明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