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秋不死人
小說推薦千秋不死人千秋不死人
凤凰二祖作为太古时期的神灵,一身本事可谓惊天动地,夺乾坤之造化,汲取日月之玄机。
虞七可不敢给凤凰二祖破开胚胎的时间,若凤凰二祖破胎而出,到时候一心想跑,他未必能留得住。
但现在对方没有破胎而出,可就怪不得他了。
既然出手,当是全力以赴,不给二人脱困的时间。
一掌伸出,袖里乾坤拍出,笼罩一番寰宇虚空,颠倒了寰宇下的乾坤法则。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不好!”凰祖一声惊呼:“不能保留实力了!你继续涅槃,我去出世对付他。”
一个人出世,总比两个人都早夭的好。
伴随一声清脆的啼叫,只见凰祖的胚胎崩裂,显露出一道道裂痕。
一股无匹伟力自那裂痕中投射而出,虞七掌中世界笼罩下的乾坤法则不断动荡,空间破碎混沌,那无匹伟力爆发开来,其手心上的道道纹理竟然仿佛是一道道裂痕般,缓缓的崩裂开来。
“这凰祖即便不是古神,也远超寻常人神。我不过是想要夺取其精血罢了,犯不着死拼到底。那尚未破胎而出的凤祖,就是我的机会。”只见虞七心头念动,刹那间化作三头六臂,然后六只手掌,六只掌中世界向下方压了下去。
“砰!”
世界之力沉落,凰祖被虞七一击打飞出去,还不待其反应过来,掌中世界已经将淬不及防的将凤祖收了进去。
“唳~”
一道清脆的凤鸣声响,只见凤祖振翅而起,欲要在胚胎内撞破胎壳出世。
可是如今既然落入了虞七的掌中世界,虞七又岂会他机会?
天意如刀化作九字真言贴,轻飘飘的落在了那凤祖的胎壳上,只见胎壳得了那金贴加持,呼吸间固若泰山,任凭凤祖如何施展神通,都无法撼动那胎壳半分。
本来是护持凤祖的胚胎,此时却化作镇压其真身的牢笼。
无法出世,其真身就不能真灵大道相合,一身神通本事大打折扣。借不来天地法则之力,单凭肉身又岂能撼动虞七的六字真言贴?
弹指间虞七镇压凤祖,然后功成身退,飘然远去。
镇压了凤祖,凰祖他也不想在继续招惹,此时凰祖出世,在想镇压怕不是一般的难。
凰祖可不是一般的人神。
他想走,凰祖却不答应,只听得一声怒喝,凰祖一把伸出,那南方离地焰光旗被其拿在手中。
然后轻轻一抖旗杆,然后猛然用力一弹,圣人的打神鞭竟然被其一击弹飞。
“狗贼,休走!留下凤凰胚胎。”只见凰祖手中南方离地焰光旗卷起涛涛南明离火,向着虞七杀了过来。
“南方离地焰光旗乃是顶尖天地至宝,决不可小觑分毫。虞七目光里露出一抹凝重,正要出手去阻挡凰祖,忽然只听一道笑声响起:“宰相大人且退后,孔宣正要会会这开天辟地的古神。据说太古魔神孔雀,乃是凤凰二祖与先天五行之气交感诞生而出,双方一体同源。我现在逆反阴阳,想要演化混沌却被血脉桎梏,正要取凤凰精血一用。”
天边一道彩光流转而过,孔宣划破长空来到近前,挡在了虞七的身前。
面对着那划破虚空,焚烧苍穹的南方离地焰光旗,孔宣声音自若的解释道:“南方离地焰光旗虽然能发南明离火,可以炼化天下万物,但真正厉害的还是那南方离地焰光旗中的法则之火。法则之火霸道无比,就算圣人降临,也能将其活生生的烧死。那法则之火乃是道火,此物才是天地间最为难缠的。”
听闻此言,虞七了然,一双眼睛看向南方离地焰光旗,目光内不由得多了几分慎重。
法则之火,听起来就不简单。
此等火焰专是克制大神通之辈。
五色神光卷起,向着凰祖的南方离地焰光旗席卷而来,只见凰祖一声咆哮:“区区后天生灵,竟然敢盗窃先天造化。尓敢亵渎我儿尸体,速速納命来。”
南方离地焰光旗猛然一劈,五色神光竟然被劈开,然后长枪径直向孔宣的胸膛刺来。
“逆转阴阳。”只听得一声呵斥,孔宣周身气化,变成了先天阴阳二气,化作了一道太极图,绕开了南方离地焰光旗,向凰祖的真身绞杀了去。
五色神光有的时候也并非是万能的!
尤其是面对这等开天辟地而成的至宝,双方神通术法不分胜负之时,比拼的只能是武艺。
只听得一道声响,就见凰祖手中南方离地焰光旗猛然对着大地一插,刹那间方圆十丈尽数化作火海,滔滔不绝的法则火焰升腾,将其牢牢的护持住。
孔宣五色神光卷动,只是在靠近凰祖周身十丈之时,纵使先天阴阳二气也被那南方离地焰光旗的法则之火给逼开。
“孽畜,吃老夫一拐。”只听得太清圣人一声呵斥,手中拐杖打落,裹挟着浩荡开天清气,向凰祖打了下来。
鬼医王妃
“好奇怪的生灵,竟然与天道相连,成为天道的一部分?与神道相似,但却截然不同。”凰祖此时转过身去看向太清圣人,待瞧见太清圣人后,目光里露出一抹诧异:“好奇怪的手段。不可思议!当真是不可思议!”
下一刻背后万道金光卷起,向太清圣人的拐杖迎了上去,将太清圣人的拐杖招架住。
“混账,尓敢坏我大计。”姬发此时怒气冲冲的自西岐废墟内钻出,然后手中一道彩光飞出,砸向了太清圣人。
天地异宝,定海神珠。
那定海神珠内蕴三十六重天地,内蕴‘镇’字法则,就连无量大海都能镇压,更何况是一方虚空?
那太清圣人虽然及时回防,连忙避开,但却依旧是迟了。
他虽然打破了定海神珠凝滞的虚空,但自家身形的闪避,终究是差了一步。
“咔嚓~”
一道骨裂声响,只见那定海神珠砸在了太清圣人的左腿上,一道彩光渗透其神魂真灵,然后定海神珠回返。
法界之中
正在与诸位圣人谈话的太清圣人真灵忽然一声惨叫,只听得大罗长河内一道凄厉声响,一道伤势竟然自其真灵显化,太清圣人的真灵左腿竟然被打断,整个人瘸了!
确实是瘸了!
太清圣人整个人都瘸了!
“好怪异的定海神珠,不但能定住虚空,还能定住因果。”玉清圣人毛骨悚然。
“不愧是来自于混沌深处的宝物,果然邪门的很。竟然能追溯本源,砸在了真灵上。真灵不死不灭,怎么会‘瘸’了?”孔圣人的真灵骇然失色。
细看太清圣人的真灵,上面附着一道奇异彩光,那彩光犹若跗骨之蛆,就算大罗长河也无法消除。
“小心,这宝物忒邪门。竟然能追溯因果,打破天道定律,就算天道之力也无法磨灭定海神珠的力量。”太清圣人收回拄杖,此时立在半空,瘸着一只腿,目光里充满了骇然。
“定海神珠!”凰祖失色:“那不是混沌玄龟的宝物吗?你莫非是混沌玄龟转世?”
不等凤祖话语落下,姬发手中定海神珠又一次飞出,向着凰祖砸来:“凰祖,如今各路神圣汇聚,大千世界所有强者齐聚,你纵使有惊天动地的法力,也是在劫难逃。还不速速臣服于我,借我定海神珠之力度过劫数?”
话语落下,定海神珠已经到了凰祖身前,只见凰祖身上卷起万道神光防备,但是下一刻那万道神光径直被定海神珠击穿,然后砸在了凰祖的真身上。
只听得凰祖悲鸣,筋断骨折声音响起,一口精血喷出,身形向下方坠落而去。
“好邪门的定海神珠。”朱拂晓拿住混元伞,目光灼灼的看着姬发手中定海神珠。
此时姬发一步迈出,神通运转,径直向下方的凰祖奔去。
忌惮于定海神珠的威能,众人竟然迟迟不敢上前,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姬发施展神通,欲要将凰祖收摄。
虞七大袖一挥,收了凰祖精血,然后向下方看去,只见姬发一掌伸出遮天蔽日笼罩一座山川,将凰祖整个人包裹住,欲要将其攥在手中。
孔宣面色变了变,背后阴阳二气转动,心中蠢蠢欲动,但终究是没有出手。
眼见着姬发就要将凰祖镇压,忽然只听一声清脆的鸣叫,只见凰祖叱咤九霄,猛然振翅翻身,南方离地焰光旗倒卷,向姬发的手掌刺了去。
姬发淬不及防之下,瞬间手掌被洞穿,凰祖驾驭着南方离地焰光旗将那遮蔽山川一掌洞穿,然后继续向姬发的眉心处杀去。
“好孽畜,好本事!受了定海神珠一击,竟然还有这等力量。”姬发面对凰祖的杀招,不急不忙的收回神通,看着掌心处的窟窿,那不断燃烧的法则之火,煅烧着其掌心处的肌肤,姬发眼神里露出一抹凝重。
眼见着那南方离地焰光旗即将刺穿姬发眉心,姬发反倒是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那南方离地焰光旗神威无边,即便是古神被洞穿,也唯有陨落得份,可现在偏偏姬发竟然笑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