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路过游戏王世界的打牌神
气氛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之中,只有数据通道中的风在静静的吹着。
“那家伙怎么了?”艾一脸摸不着头脑,“怎么突然不动了?”
Playmaker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在远方看着左轮。
“啊!难道说那家伙……”艾看向左轮的目光中满是警惕,“不会是抽到了什么很强力的卡吧?”
左轮沉默的看向了通道中流动的光,他很清楚,在这个通道之外,还有一双眼睛静静的盯着这里。
如果说那双眼睛还有什么感情的话,也许是饶有兴致,也许,这场playmaker与左轮之间的世纪大战对他而言只是一场消遣活动。
左轮心中有了这样的想象。
那个人并不着急,并不急着见证左轮与playmaker之间决斗的胜负,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在那个掌握了一切的人面前,这场决斗只是很有趣罢了。
“这场决斗看起来还很漫长,playmaker!”左轮拿起了刚刚抽到的卡,“但是我绝不容许!哪怕是临时的合作伙伴,我也绝对不是什么忠实的走狗!”
“左轮?”playmaker与艾顿时一脸茫然。
“当场上存在弹丸怪兽时,手卡中的【绝对路由龙】可以特殊召唤!”
左轮将抽到的卡拍在了决斗盘上,一只由金属外壳和线路构成的黑色龙族怪兽张开翅膀跳到了场地上。
“接着我将场上的【绝对路由龙】与【金属被甲弹丸龙】设定连接标记!以两只包含弹丸的龙族怪兽作为连接素材!打开吧!照亮吾之道路的回路!”
绝对路由龙与金属被甲弹丸龙化作两道光芒窜上了天空,在天空中点亮了大门左和下两个连接箭头。
“link召唤!出来吧!Link2!”
黄色的双管猎枪取代的飞龙的爪子,一只散发着凶暴气息的飞龙张开翅膀,驾驭着疾风飞出了连接的大门,落到了左轮的左侧连接端。
“【削短枪管龙】!”
“接着被送去墓地的【绝对路由龙】效果发动!”左轮再度下达了命令,“这张卡被送去墓地的场合,从卡组将一只【弹丸】怪兽加入手卡!我将卡组中的【弹丸同调士】加入手卡!”
墓地中一个庞大的虚影一闪而过,随后左轮的决斗手环上弹出一张卡,被他拿在手中。
“接着通常召唤手卡中的【弹丸同调士】!”
一只小小的子弹飞龙飞出了召唤的光环,落到了左轮的场地上,“接着【弹丸同调士】的效果发动!这张卡从召唤成功的场合,从墓地中将一只五星以上的暗属性龙族怪兽效果无效化守备表示特殊召唤!我将墓地中的【绝对路由龙】特殊召唤!”
漆黑的墓地再度打开,黑色金属块与线路构成的龙族怪兽再度浮了上来。
“出现了!”艾惊呼道,“三只怪兽!还有一只link2!又要来了吗?Link4的王牌!?还是说要召唤LV8的同调怪兽?!无论哪只都不好对付啊!”
Playmaker没有理会大呼小叫的艾,他此刻只想快点离开这个通道,而且在心中感慨。
不得不说,左轮的卡组羁绊真的不简单,哪怕手中只有一张卡也能做出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的事情。
比如现在,哪怕场上只剩下了一只怪兽,而且手卡也只有一张卡,也依然能做到这种程度。
那么,他现在是要link4,还是要同调呢?
然而,左轮的回答是……全都不是!
“再度打开吧!照亮吾之道路的回路!”回路的大门再度在左轮背后展开,“箭头确认,召唤条件为LV4以下的龙族怪兽一只,我将【弹丸同调士】设定连接标记!”
小小的子弹头怪兽化作一道光芒,击中了回路大门的左侧连接标记。
“回路联合,link召唤!出来吧!Link1!”
一只蓝色金属的迷你手枪龙飞出了回路的大门,再度出现在场地上的时候,playmaker和艾的神情都不好看了。
“那家伙放着同调不用,又将调整怪兽link掉了!”艾的话音刚落,就看到一只熟悉的怪兽落到了削短枪管龙身后,“又来!?”
“【主动撞针龙】!”
“主动撞针龙的效果发动!这张卡连接召唤成功的场合,从卡组将一张【旋转引导扇】加入手卡!”
“手卡的数量又增加了,playmaker!”艾在决斗盘里不知所措。
“接着发动主动撞针龙的效果!”左轮再度下达了指令,“一回合一次,以场上一张表侧表示的怪兽与墓地中一只弹丸怪兽为对象,场上表侧表示的怪兽破坏,从墓地中将那只【弹丸】怪兽加入手卡!”
左轮按下了主动撞针龙自身,“我将主动撞针龙破坏,从墓地中将【弹丸装填龙】加入手卡!”
主动撞针龙身上的蓝色装甲寸寸碎裂,随着一声爆炸声过后,一道流光落入了左轮的手中。
“接着发动场地魔法卡!【旋转引导扇】!”
如同格纳库一般的左轮手枪的巨型弹巢虚影在左轮背后一闪而过。
“发动【旋转引导扇】的效果!对方场上怪兽数量比自己场上多的场合,从自己墓地中选择那个差值的弹丸怪兽特殊召唤!我选择墓地中的【弹丸曳光龙】,将其从墓地中特殊召唤!”
闪光弹蹿上了天空,化作一头龙族怪兽缓缓落到了左轮的场上。
“那家伙想要做什么?”
无论是playmaker还是艾都在心里这么想着,只不过艾提前问了出来。
忽然间,playmaker一愣,恍然大悟的同时心中也泛起一阵阵的寒意,“难道说……”
“弹丸曳光龙的效果发动!将自己场上一张表侧表示的卡破坏,从卡组将一只弹丸怪兽特殊召唤!”
左轮却不给playmaker去思考的空档,“我将场上的【旋转引导扇】破坏,从卡组将【麻醉弹丸龙】特殊召唤!”
一只麻醉弹飞出了枪膛,在半空中化作了龙的姿态,落到了场地上。
顿时左轮的主要怪兽区域被塞得满满当当。
三只下级怪兽并列存在于主要怪兽区域的场地上,而在额外怪兽区域还存在着一只link2的削短枪管龙。
山村奇人传 爱抽烟的石头
“场上有五只怪兽了!他到底想干什么?难道说……”眼前的状况,就连艾都反应过来了,“该不会是……”
“就是那个‘该不会’!”左轮冷冷的说道,“再度出现吧!照亮吾之道路的回路!”
回路的大门再度从左轮背后打开,这一次出现的大门巨大无比。
“箭头确认!召唤条件为效果怪兽三只以上!我将link2的【削短枪管龙】、【弹丸曳光龙】、【麻醉弹丸龙】与【绝对路由龙】设定连接标记!”
随着一声令下,四只怪兽分别化作了五道光束飞向了回路大门,一一点亮了大门的上、左、左下、右下、右五个连接标记。
“五个……是link5!?”艾捂着脑袋大叫,“不可能!绝对不可能!Link怪兽直到link4之后再往上就应该没有了才对!怎么可能突然间蹦出link5!?”
“那么我现在就告诉你!如果眼前的一幕超越了你的常识,那么我可以告诉你,从今天开始,我就要打破这个常识!”
网络的世界中波涛汹涌,数据的潮汐在轰击中雷声滚滚,带走了playmaker与艾的所有疑惑。
召唤成功,意味着这个世界上出现了第一头link5的怪兽,打破了艾与playmaker对link vrains世界的固有认知。
“link召唤!”左轮对着天空张开手,“出来吧!Link5!”
轰!
数据的潮汐涌出了召唤的大门,自网络的世界中发出第一声link5的龙啸,三个龙首轮流探出了召唤大门中。
数据在它的身上构筑出如同燃烧的火焰般的装甲,坚实而厚重。
翅膀张开,金色的羽翼掀起呼啸的风暴,三首的巨龙出现在了左轮身后,在他的前方,则是亡命逃窜的playmaker和艾。
“【前托枪管龙】!”
“真的被他召唤出来了!LINK5的怪兽!”艾惊呼完了,半天才想起来自己作为AI的责任,“等一下!我先看看这只怪兽的效果……”
“前托枪管龙的效果发动!”左轮当然不会任凭playmaker和艾探清楚自己王牌怪兽的虚实。
“等一下!我还没看完!”
“一回合一次,选择场上一只效果怪兽和自己墓地中一只弹丸怪兽为对象,场上的怪兽效果无效化,墓地中的怪兽特殊召唤!我选择你场上的【电子界时钟龙】与我墓地中的麻醉弹丸龙!”
“吼!”
前托枪管龙爆发出一阵雷声一般的咆哮声,震动中包裹住了场上的电子界时钟龙,在振动波的笼罩下,电子界时钟龙身上的光芒逐渐暗淡,随后消退。
【电子界时钟龙atk:3500→2500】
“糟了!”艾哀嚎了一嗓子。
而前托枪管龙的脚下,漆黑的通道忽然间在魔法阵的加持下张开,麻醉弹头的龙族怪兽飞出了墓地。
“战斗!”
左轮下达了攻击宣言,“用前托枪管龙对【电子界时钟龙】攻击!!”
随着一声令下,前托枪管龙的三个龙首上闪烁着爆炸般的光芒,枪管从三个头颅中各自探出,对准了场上的电子界时钟龙。
“开火!!”
“轰!”底火爆炸,战略武器一般的光芒带着暴力的美学轰然间从天而降,瞬间吞噬电子界时钟龙的身影。
“咚!!”
“额啊啊啊!!!”playmaker的滑板在前托枪管龙的一击之下顿时晃动起来。
【playmakerLP:3200→2200】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