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y1jm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木葉養貓人 愛下-第三百零三章 照美冥【求月票】展示-nvk26

木葉養貓人
小說推薦木葉養貓人
宇智波带土和黑绝还是跑了,这一点舍人也很无奈。
没办法,带土这明显就是在感知到他存在的时候,就将写轮眼的终极幻术伊邪纳岐隐藏了他唯一的那只万花筒写轮眼中,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当初的宇智波斑之所以在能死在千手柱间手中后,被千手柱间和千手扉间确认真的死亡却依旧能复活,就是因为他同样将伊邪纳岐这个幻术隐藏在了万花筒写轮眼中。
而原著中宇智波止水将自己最后剩下的一只万花筒写轮眼交给宇智波鼬时,就在那眼中隐藏了整个忍界的最强幻术别天神。
所以就算宇智波鼬没有将这只眼睛装在自己眼中,只是装在一只他的通灵乌鸦上,依旧能施展“别天神”这个幻术。
宇智波带土从宇智波斑手上学到了伊邪纳岐他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居然连装死这一手也学到了。
“走吧,回去吧,他知道我在雾隐村,以后绝对是不敢来了,就看他能不能在最后关头醒悟,明白自己是别人手中棋子这一点吧。
下次再被我碰到,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
舍人摇摇头,带着干柿鬼鲛和枸橘矢仓朝着雾隐村走去。
他这一次的确是有些失策,他想到了伊邪纳岐,只是没想到会这样施展的伊邪纳岐。
不过以后再碰到,这一招就对他没有用了。
“希望黑绝还能说服他吧,不然可就不好玩了。”想到这里,舍人脸上的笑容有些戏谑。
他这么想归这么想,不过他确定,宇智波带土已经不可能那么容易被黑绝忽悠住了。
原著他最后就生出了不同的念头,更何况是这次得到舍人的提点。
回到雾隐村中,原本走在最前面的舍人此刻又变回了佐佐木,和鬼鲛两人一左一右地跟在枸橘矢仓的身后。
并且,原本表情僵硬的枸橘矢仓这一刻也是变回了曾经那副绅士、暖男的形象,每一个向他打招呼的人都被会以真挚的笑容。
一路来到水影办公室,又收割了一波雾忍的忠诚。
这段时间,舍人所伪装的佐佐木,一直与四代水影枸橘矢仓在一起,虽然没有什么实权,不过不过身份地位却依旧是水涨船高。
与看起来长相有些慑人的干柿鬼鲛相比,长相普通的佐佐木反倒是成为了香馍馍。
不少雾隐村的一些小家族的负责人就隐晦地表示过,只要舍人点头同意,他们就愿意将他们家族中的一些长相“标致”,能力不弱的家族小姐嫁给他。
甚至,如果他愿意,他们还可以让他入赘,从此得到他们的姓氏。
要知道,忍者世界是非常传统的,他们对姓氏非常重视。
特别是水之国这种闭关锁国,思想和传统封建,同时又拥有那么多血继限界的家族,就更加重视这一点。
他们会做出这样的选择甚至是邀请,无疑和他现在的身份有很大关系。
不过也只限于一些小家族,就算是中等家族,也只是给舍人抛出橄榄枝,却没有提到用婚姻将他捆绑这一定。
只可惜,舍人对这些小家族是真的一点也不感兴趣。
要是一个血继限界的家族,或者说是一个能使用血继限界长得又好看的女人,说不定倒是能尝试一下。
就舍人看,能使用熔遁和沸遁这两个血继限界的照美冥就不错。
也正是因为雾隐村这种极端传统的想法,才让照美冥这个长得好看,能力、实力又强的女人就算是到了三十几岁也没能嫁出去。
难道真的是他找不到吗?
其实并不是,只是因为她不愿意放弃自己的姓氏,也看不上那些实力不如她的男人。
心中这么想着,三人回到了枸橘矢仓的水影办公室。
却是在办公室内看到了一道倩影。
正是舍人心中的女强人,双血继限界,照美冥。
“水影大人,你总算回来了,刚才雾隐村外发生了战斗,并且出现了一个高达几十米的青色巨人,疑似在外面发生了一场战斗。”照美冥手中拿着一个卷轴,正是雾隐村的情报人员所收集到的情报。
因为照美冥是枸橘矢仓这次政变的得力助手,所以在成为第四代水影后,就让照美冥负责整个雾隐村的情报收集,同时也算是锻炼她的能力。
矢仓笑着接过照美冥递过来的卷轴。
“没关系,刚才在雾隐村外战斗的是我们,现在我们已经成功将对手击退。”
闻言,照美冥露出了原来如此的表情,看了看站在那里的舍人和干柿鬼鲛,又轻轻蹙了蹙眉头,不过很快掩盖了下去。
“还有一件事,我们这次中忍考试去木叶,水影大人你真的要亲自去吗?要是木叶存在什么歹心,对雾隐村,对水影大人你动手,那我们刚刚恢复些许元气额的雾隐村,恐怕就真的要万劫不复了。”照美冥面露担忧。
说实话,参加一个别的大隐村的中忍考试,本村的影亲自去,这种情况是比较少见的,雾隐村的历史上反正是没有过。
就算别的隐村有过这种情况,那也是这两个隐村之间是坚固的盟友关系。
可他们和木叶是什么关系?
说一句不太贴切的,因为第三代水影的关系,木叶和他们雾隐村不仅不是盟友,还是敌人。
这样第四代水影亲自上门,危险系数太高。
照美冥这次来,并不仅仅只是代表她一个人,还代表着那些仅仅跟随枸橘矢仓脚步的那些雾忍集团,以及像元师这样的雾隐村长老。
矢仓摆摆手,“没关系,也正是因为木叶和我们的关系不太好,所以我才更要去,将第三代所遗留的那些问题和矛盾给化解。
我们雾隐村不能再迎来一次战争了。”
“那也没必要自己去吧,实在不行,水影大人你可以让青,让我,甚至是让元师大人代替你去,没必要自己以身犯险。”照美冥脸上难得浮现出些许焦急。
在雾隐村待了这么多天,舍人也终于是弄明白了枸橘矢仓在整个雾隐村,在那么多雾忍面前,究竟是有着多么崇高的地位。
那真的就是堪比救世英雄一样的存在。
他是将整个雾隐村从“血雾之里”拯救出来的人。
并且实力也很强,正面一对一单挑的情况下赢了第三代水影。
说以,照美冥算是为数不多雾隐村能敢这么提出反对意见的人。
尽管枸橘矢仓的性格温和,很多时候可能并不在意这种反对意见,只是当时他一手珊瑚掌对听命于三代水影的冥顽不灵的顽固雾忍出手时,也是一点也不留情,给人留下了很多难以磨灭的强大形象。
“木叶还算是一个比较崇尚和平的强大隐村,他们在之前的忍界大战中同时面对其余死大隐村,肯定是损失惨重,这次中忍考试的主要目其实还是我们雾隐村和云隐村这两个没有宣布结束战争的隐村。
所以这次去肯定没有太多危险,同时也能给木叶看到我们的诚意,说不定还能与木叶结盟。”
矢仓缓缓坐到自己的办公桌后,朝着舍人三人摆摆手,示意他们坐下说。
干柿鬼鲛和舍人不含糊,直接记在旁边的椅子做了上去。
照美冥看着他们俩这么自在的模样,眉头再次皱了皱。
说实话,她对这两个后期加入到水影阵营中的两个人是真的没有多少好感。
不同于别青、桃地再不斩这样的人,都是与第三代水影抗争过的,这两个人在关键时刻不出现,等到现在尘埃落定了他们却是出来了。
并且一个成为与她媲美的护卫队成员,另一个更是成为了暗部中的一个重要分队的分队长。
现在又对水影不是那么恭敬,这让照美冥不管怎么看都感觉不舒服。
只是想到他们是水影亲口认可的人,才不得不按捺下自己心中的那股怨气。
“哼——”
轻哼一声也在矢仓的示意中坐了下去,同时翻了一个白眼偷摸瞪了舍人一眼。
雾隐怪人干柿鬼鲛曾经是西瓜山河豚鬼的手下,至少是证明过自己实力的,而且手中也掌握着大刀·鲛肌,实力应该是不弱。
就是这个佐佐木,一直都是那么不起眼,甚至要不是这次的突然冒泡,照美冥都不知道雾隐村有这么一号人。
这就导致她对舍人的怨气是最大的。
突然被人这么哼了一下,饶是以舍人那缜密的心思一下子也没想明白究竟是为什么。
只能说,这女人心真的是堪比海底针。
不过照美冥还是知道她这次来的主要目的是什么。
“如果水影大人你真的要去,那么我建议我们就在整个忍界大肆宣传,让所有人都知道你要去木叶,这样一旦水影大人你在木叶,或者说是在回来的路上基本上就不会遇到来自木叶的袭击或是偷袭。
甚至为了保证你能安全回到雾隐村,木叶还可能会派出人来护送。
只是这一切都建立在木叶那个新上任的第四代火影是抱着真正要与我们雾隐村的态度才行,这一切终究还是太过被动。
但这应该已经是目前为止最好的一个办法。”
照美冥也没办法了,既然枸橘矢仓这么态度坚定地要自己亲自前往,那么他们也就只能用这个办法。
闻言,矢仓脸上的笑容更甚,“好,这个方法好,那小冥,这一切就全都交给你来安排。”
听到枸橘矢仓那熟悉的称呼,照美冥脸色微微一红。
随着她的长大,实力和地位的提升,已经很少有人这么称呼她了。
“是!水影大人你放心,我一定会把这些东西准备好!”照美冥立刻站起身。
此时她的年纪也不算小了,身体已经完全长开,穿着一身深蓝色的紧身衣,身材凹凸有致,虽然没有舍人印象中的那种成熟女性的魅力,不过年轻的照美冥倒也是有着年轻人的活力。
就在照美冥站起身,坐在后面的舍人以一种“纯粹”的欣赏眼光看向她时,照美冥却也是突然道:“不过,水影大人,我一个人可能会有些忙不过来,所以我建议让佐佐木上忍来帮我的忙。”
闻言,舍人一愣。
连被舍人控制着的枸橘矢仓表情也是明显一愣。
不过矢仓很快点点头,“既然如此,就让佐佐木去帮你吧。”
舍人缓缓从座位上站起身,略带懒散道,“是…”
旋即照美冥兴冲冲地和矢仓告辞,走了出去,舍人则只是非常无奈地跟在她身后。
跟着照美冥,两人来到雾隐村的忍者工作地点,一群负责文职工作的忍者正在其中忙碌着。
舍人就默默地依靠在门口,看着她一点点地交代事情。
这明显就和自己没有多少关系。
只是在门口站了两三分钟,舍人缓缓打了个哈欠,直接摇摇晃晃离开了。
这照美冥就是在逗他玩,这种任务她一个人就能完成,根本就不需要舍人的帮助。
漫无目的地再次在雾隐村内逛了起来。
说实话,整个雾隐村和木叶相比,给人的感觉差距实在是太大了,个人一种木叶整体倒退十年,都可能比雾隐村还要优秀的感觉。
以忍者世界的这种非常奇葩的科技树,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娱乐设施。
电视机这种电器倒是在几年前流进了木叶,稍微有点钱的都买了一台放在家里。
只是这毕竟是刚刚被研究出来的新鲜玩意,没有什么节目,就连电视剧也没有几个人拍,所以买来后就只能放在家里作为摆设。
像雾隐村这样的,几乎就没有几个人家里是有电视的。
整个雾隐村唯一能算得上是娱乐的,恐怕就只有几个赌坊和一些酒馆了。
也难怪整个忍界会有那么多人喜欢赌博和喝酒,因为这个世界实在是缺少娱乐设施。
从这些来打发时间,也就情有可原了。
不知不觉,舍人来到了雾隐村内的一个湖边,找了一块干净的石头坐了上去。
脑中忽然就闪过了一个不成熟地念头。
是不是可以在整个忍界扩展一下娱乐设施?
这个念头刚刚从脑中升起,舍人却感觉自己的视线逐渐变得模糊起来。
不是他的眼睛不行了,而是因为他眼前被一层白色的雾气给遮挡住了。
并且这个雾的浓度越来越高,最终他就只能看见自己和视线范围就三米内的东西。
眼睛微微一眯,紧接着眉毛一挑,嘴角缓缓上扬。
“就说把我也叫出来做什么,原来是想给我一个下马威。”舍人心中念头一动,明白这是谁做的。
眼看着这雾气越来越浓郁,他却只是坐在石头中不为所动。
浓雾中,照美冥一副生气的模样,双眼紧紧地盯着坐在石头上的舍人。
“究竟有没有令人信服的实力,试试你就知道了,要是你连这点实力都达不到,就没有资格成为水影大人的护卫队成员。”
心中越想越气,越气越想,最后终是忍不住了。
双手结印。
“沸遁-巧雾之术!”
将体内的火和水性质查克拉结合,从口中吐出沸腾的,可自由调节酸度的高热雾气。
看看你能不能抵挡住这无声的攻击!
这是照美冥的血继限界能力沸遁,结合雾隐之术使用,能让别人无形之中受到沸遁的攻击,当对方你发现时,可能就已经被沸遁的高温所灼伤。
沸遁的蒸汽与白色浓雾混在一起,在照美冥的控制下缓缓将舍人包围。
不过她并没有突兀地就直接发起全力攻击。
毕竟佐佐木也是雾忍,不管他有没有那个能力,有没有那个实力,他都是雾隐村的忍者。
要是有能力还好说,要是没能力,就稍微给点教训,让他乖乖地自己离开水影护卫队就好。
只是照美冥眉头很快就皱了起来。
她此时已经将温度控制很高了,对方这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蓦然的,坐在石头上的舍人忽然转过头,看向身后隐藏在浓雾中,照美冥的方向,咧开嘴巴。
照美冥心中猛地一突,眼神一凝,那团高温沸遁烟雾瞬间收拢。
只不过原本坐在石头上的舍人却是忽然化作一团水。
“水分身?什么时候?!”
她双眼明明一直紧紧盯着舍人,都没有看到他有任何结印的动作。
“照美冥上忍,如果你把我叫出来是想和我切磋一下,看看我的实力的话,不如直接跟我说,我是不会推辞的。”
就在这时,照美冥的身后忽然出现一个声音。
甚至他感觉这个声音就出现在她的耳旁,只有一点点的距离。
猛地转过身,就看到舍人轻轻跳跃几下,拉开距离,脸上挂着戏谑的笑容。
“用了什么香水?照美冥上忍?”
看到舍人脸上那戏谑的笑容,再听到他那略带轻佻的话语,照美冥的脸一下子就涨红了。
只是不知道是害羞的红,还是因为生气的红。
“混蛋!
溶遁-溶怪之术!”
将右手放到嘴边,从口中吐出具有黏性和强腐蚀性的酸液。
攻击范围极大,高达四五米,宽度也有七八米,和之前沸遁小心翼翼的模样完全不同,可见应该真的是生气了。
舍人也不慌张,双手冷静结印。
“水遁-爆水冲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