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hxnh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仙宮-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玄奇一劍-tkiwk

仙宮
小說推薦仙宮
如今的叶天剑道宗师也不足以形容他的境界。
恐怕他的剑法已经触及天之穹顶,至少也是大宗师之境。
没有这样的境界,叶天不可能剑斩天尊后期的修士。
哪怕是犯错的天尊后期的修士,没有绝顶大宗师级的剑道境界,他这个修为也是斩不掉的。
现在的他如同身处绝顶,“高处不胜寒”,想要更进一步,恐怕只有腾空而去羽化飞升。
到了那个境界,只凭剑道,叶天也足以成就仙帝。
这就是剑仙境。
以天尊中期的修为领悟出无限接近剑仙之境的剑法,他足以自豪了。
不过即使如此,叶天也不会他停下变强的脚步。
若不穷尽万千剑道的奥秘,叶天此生是不会满足的。
而且明明向前一步,甚至只需要很小的一步,就能成就无上剑道,到时候一剑斩出,大帝震惊,岂不快哉!
不过,叶天没有急着进行什么苦修或者想着去寻找什么绝世剑修的传承。
他所学所修包罗万象。
在高等剑法的积累上,叶天真的是非常充足。
圆月之下,他看着手中生出淡淡寒光和透明涟漪的虚陨剑,心有所感。
“如今的我一味苦修反而不起作用。
至今为止,我不知道挥出了多少剑,演练了多少种至强剑法,更是以手中之剑斩杀无数强敌。
这积累已经足够。
而且那剑道的至高境界,不是苦求苦修就能得到的。
剑道,入门难,精通难,大成难如登天。
唯有如此,剑道大成后,才能一剑惊仙,杀机无限。
剑道登顶,没有一颗赤子剑心难以成功。
看来我是时候返璞归真,好好想想当初的剑心了。”
山坡之上,叶天开始修行剑法。
这次他仅仅只是修行最简单最基础的剑招,不过是削、切、刺、击。
虚陨剑轻轻削出,叶天心如明镜,澄清无比,心中手中除剑之外,别无他物。
一切都被抛在脑后,身心全都放在眼前的虚陨剑上。
此刻,天地间唯有手中剑!
剑出!
寒光削过!
感受着长剑之上的声息,感受着剑刃切开空气虚空的感觉,剑还是那柄剑,可心变了,剑的感觉也跟着就变了。
仿佛这剑变得更强更利更快。
剑道就是心之道。
对于剑道,叶天真的喜欢,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执着。
记忆中,闪过当年,他练剑的身影。
那一道道寒光,一缕缕剑风,清晰无比,犹在眼前。
曾经的剑心在闪回。
往昔的记忆历历在目,那份对剑的执着始终不变。
对于别人来说,他的剑那么近又那么远,那剑那道屹立巅峰,不可捉摸,无法预测。
可对叶天来说,不该是这样的。
这剑始终就在他手中,一直帮他斩断阻碍,斩杀敌人,紧密相连非常接近。
剑再挥!
削开了空间,切断了一切!
哪怕是无形的虚空以及大道,似乎也能被切开,他努力让手中的剑更快更利,去接近那有形无形之物,去斩断一切!
真正强大的剑法无物不斩,既然能够斩断神魂,就能斩断虚空天地,乃至连冥冥中的命运都能斩开。
叶天一剑又一剑地演练着基础剑式。
没有剑气剑意剑光,也没有灵气,只有纯粹的挥剑挥剑继续挥剑。
一下下的挥剑,手中的剑越来越轻盈,越来越快速,越来越无声息。
这就是纯粹的彻彻底底的剑道,简单却又璀璨。
一种莫名的感悟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就是这个感觉!”叶天眼睛一亮,跟着继续挥舞手中剑。
他渐渐地感受到了一种异样的律动。
不同的修士,使用同样的基础剑招,都会有不同的剑感。
那怕是威力相同的剑招,其中也有细微的本质上的差别
这种差别不管是自己感受还是别人感受,都能感受到不同。
如今,叶天的这种玄之又玄的剑感仿佛化为了一种真实的律动。
“咚咚咚!”
叶天甚至能够听到这种跳跃的律动发出心跳一样的声音。
就像是他的剑法和手中的长剑有了生命,诞生了灵性。
这是比剑心通明更高的境界,剑心通灵。
修士有了元灵,就是仙帝。
剑法有了元灵,就是剑仙。
就这么简单。
此时此刻,叶天想起了自己那亿万次练剑之旅。
他曾经每天挥动长剑,差点累断胳膊,只为追求最凌厉的剑光。
他曾经一剑斩断细小昆虫的透明薄翼,也曾一剑斩开山岳,斩碎巨兽的头颅。
在荆棘丛生的蛮荒,他一人一剑硬生生凿开了一条道路。
鲜血浸湿大地,汗水湿透全身,叶天却无怨无悔,因为心中的剑更亮了。
一切的一切,最终都汇聚于剑上。
剑修终究是要靠剑说话。
这种对剑道发自内心的喜欢,驱使他不断前进。
如今,叶天终于站在这里。
剑道的绝顶!
他差一步就能登上。
一剑斩出!
叶天的这一剑没有什么凌厉的剑气剑光。
他只是一剑切在了一株苍青的生机勃勃的大树上。
这大树枝繁叶茂,高大粗壮,亭亭如盖,生命力十足。
这个世界的木材沉重坚实,蕴有不俗的防御力。
只是这样的树木也不可能挡住叶天的虚陨剑。
他毫不费力就切进了大树内部。
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大树的树叶开始变得枯黄,树枝枯萎。
很快原来犹如巨大青色伞盖的树冠就只剩难看的光秃秃的枝干。
这大树眨眼间死去枯萎,像是被完全抽干了生命力。
叶天的一剑看上去没有什么惊天的威力,却彻底切断了大树的生机。
一剑将概念上的生命抹去。
这非常的玄奇。
剑道乃杀道,一剑出,万物寂灭。
不管是意志还是生命,一剑之下都能泯灭抹除。
这是一种根源上的伤害,那怕是有无比强悍的生命力,堪比金刚的血肉骨骼,也防不住这一剑。
这是剑道的至高境界。
叶天隐隐地触摸到到了这个层次。
只是一剑之后,他感到自身还有很多的不足。
修士不是大树,同样的招式那怕是问天境的修士都不会起作用。
修行之后,叶天感觉自己的确领悟了一些什么。
不过,他只是触及到了皮毛。
以现在的积累,叶天远远不能突破境界。
他眼中闪过一丝锐利的光芒,“看来需要几个热心的修士配合一下,用他们的血来证我的无上剑道。”
山谷之中,此时围攻的修士或死或逃,再也没有一个站立的活人,只有白衣胜雪的祖华仍旧站在那里。
月下,这位翩翩公子摇着白扇,“你失败了。”
“多谢师兄援手。”恢复之后的陈寿脸色发白,神情很是难看,马上解释道:“那混蛋运气好发现了天荒血祭法的弱点,下一次就没有这么好运了。我要把他炼成活人傀儡,让他永世不得翻身。”
那道剑光落下时,他真的快绝望了。
结果,眼前的景物变幻,忽然回到了他们藏身的幽谷。
劫后余生的陈寿先是一喜,接着心情变得很差。
即使用丹药治好了伤势,脱离了危险,他的心情仍旧没有好转。
被叶天轻易打败的那一幕,深深地印在他心中。
那是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耻辱。
“我只是不想承受陈长老的怒火罢了。”祖华知道陈长老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个儿子。
对于仙途无望的陈万海来说,这个儿子是唯一的寄托。
要是陈寿死了,那位长老可是真的会发疯杀人。
陈寿恨声道:“师兄,这次我知道错了。我要学习那道禁法。我一定要打败叶天。”
“不急,你先把战斗过程说一下。为何你会败?”祖华有些好奇。
在他的推算中,叶天是有可能赢,可概率很小。
可是这事还是发生了。
并且,陈寿败的如此迅速如此干脆,竟然差点连命都丢了。
祖华真的震惊了。
要知道陈寿的天荒血祭法练得很不错,更有天荒血石作为核心依托。
那血河保命逃遁的功夫绝对一流。
就算面对天尊后期修士,陈寿也不至于如此狼狈。
这叶天到底有什么本事,竟有这般恐怖实力?
这人到底又是什么来历,为什么推算不出其过去的经历根脚?
“他就是运气好,不知道怎么看破了天荒血祭法的一点漏洞。下次我会弥补的。”陈寿仍旧非常不服气。
这次,他不是输在了硬实力上,而是敌人太狡诈。
不过陈寿知道祖华极擅谋划,说不定就有解决的办法。
他连忙将战斗过程一一说了出来。
听完陈寿的话,思考了一会,祖华无奈叹气道:
“哎!看来师弟你还没有吸取教训啊。
你说那叶天只是运气好。
可我却听出,他有起码有三处十分惊人的本事。
若你不能正视这人的真正实力,纵使你能修复天荒血祭法的漏洞,也不一定能够胜过此人。”
“除了剑法有点诡异,其他的没什么了不起的。”陈寿有点不以为然。
“你听我细细道来。”祖华耐心解释道:
“首先,你偷袭时,他及时发现并一下子来到了你的身后。
这说明,叶天有着极强的感知能力,然后还有着灵动无比的空间之法。
要不然,他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甚至叶天的感知能力强到了能够看破血河的一点些微漏洞。
这份本事,连师兄我都没有。
如果只是看到这个破绽,没有能力针对,那还算了。
可偏偏他具有十分神奇的剑道,竟然能够斩开神魂意志。
这就十分恐怖了。
你所谓的只是有点诡异的剑法,可是连天尊后期的修士都敌不过。
这三者综合起来,其实力叠加到了一个十分的恐怖程度。
只是,看起来,这个叶天的实力短时间内增强了好几倍。
错觉吗?
或者是另有图谋?”
“他真的有这么强?”仔细回想了下,陈寿总算有点明白自己是怎么输的了。
祖华合上折扇在手中轻轻敲打几下道;
“叶天几次杀敌都表现出了极为强悍的空间挪移手段。
一般的仙法仙术压根留不住他。
只是这一手段,就胜过万千天尊,连我都要好好思量。
若是你施展仙法神识封锁空间,他凭借感知能力一定能提前感知到。
然后只需要一道剑光就能破坏你的仙法。
这就是能够斩断神魂意志的可怕之处。
假如你起了躲闪的心思,却又怎么能够快过那空间之法。
再说,以他的修为竟然能够你的血河纠缠那么久,说明这叶天的修为根基也是极为扎实。
你想胜他,还需多多努力才行。”
陈寿经验太浅,不知道叶天的厉害。
可是祖华却明白强悍的感知、空间之法、恐怖剑道,这三样每一样拿出来都能轻松战胜同级修士。
三者合一的威能超乎想象。
对上叶天这个妖孽一样的修士,就算祖华这个天尊后期的修士也要皱眉。
听了祖华的一番讲解,陈寿总算明白了叶天的可怕之处,“看来要胜过这小子,就要先砍断他的腿,废掉那空间之法。”
“若是那么容易破解,吴道雨和吴道雷就不会死了。”祖华知道陈寿还不服气。
不过,他放弃劝说陈寿的举动。
要是这位有这么容易被说服,也不至于被宗门放到这偏僻之地吃苦了。
那怕是辩无可辩,陈寿仍旧嘴硬,不服输,“也就是那剑法诡异,否则我用宝物也能压死他。”
“剑道练到巅峰当真令人心寒。这人果真是剑道奇才。几次出手,无一人能够幸免,这剑未必太利太无情。”祖华出神地回忆道:
“我听说在万年前碧晶界有一名修士同样剑道大成,然后以一人一剑之力独斗万魔,守护了一界。我还以为这是谣传,没想到世间果然有如此绝顶剑修。”
一般来说,仙源大世界是看不上下界的修士。
除非那些修士能够突破瓶颈,飞升到仙源大世界。
可近万年来,不知道为什么,再也没有出现飞升突破的修士。
在这样的情况下,能够将名声传到仙源大世界的,一定是极为了不起的修士,为天才中的天才。
“这叶天到底是什么来历?这样的剑法不可能没有传承,这人总不能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吧?”叶天天赋越好,陈寿越是怨恨。
“对了,不管我怎么推算,都看不出这人的来历和过去。现在,叶天又随着冰冷村的壮大而有了气运加持,就更难测算了。”祖华就是因为这点,才几次看好叶天。
只是,他未能想到叶天表现如彩,这战力快要超出控制了。
陈寿咬牙切齿,“不管他是什么人,有什么来历,既然与我们为敌,那就必死无疑。”
“你还是稍安勿躁。”气质雍容的祖华淡然看向远方,“吴道云和安在田应该有了结果。不管胜负如何,吴家都有麻烦了。这就是我们的机会。”
守山居中,叶天暂时停止修行。
这段时间的积累和努力修行,他的剑道以及修为各方面都是到了一个极高境界,继续修行下去效果不大。
接下来,叶天需要血与火的灼烧,才更容易更进一步。
时间不长,提升巨大,他还是非常满意的。
正好趁着这时间,叶天开始搜捡起得来的战利品。
光是乾坤袋就好几个,不过都被他送人了。
这东西对他意义不大。
叶天的储物空间比乾坤袋方便安全,还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他只是留了一个备用。
曾经,叶天也是一个“多宝道人”。
乾坤袋加储物空间的宝物,都快抵上一个大宗门的宝库。
可惜虚空还真迷局这些宝物要么泯灭消失,要被被暂时封存起来。
不过不要紧,“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这不“热情”的吴家修士就给他送宝来了。
叶天开始兴致勃勃地察看起那些宝物。
“这玉简是好东西,留下。
这是什么?
看不懂,用神识摆弄一下。
嗯嗯,原来有如此,有意思很有趣。
这个不错,那个也还可以。
……
这匕首是吴凡的道兵,品质不错,相性不合,扔给冰灵村的护卫玩玩。”
将这些宝物的用途摸清后,叶天随手将绝大部分的东西随手送给了山下的一队护卫。
这群修士是他的专属护卫,个个实力不俗。
这一队人只听命于他,忠心耿耿,没有半点私心。
不过,叶天特意叮嘱,没有他的命令,不能出手。
就算有人袭击,他们只需要用禁制传递信息就行,其他的不用管。
原因就是,叶天不需要。
那怕是面对千军万马,他一人一剑足矣。
就像他不需要那些宝物一样。
那些对于天尊修士都堪称珍贵的宝物,在叶天眼里就跟破铜烂铁一样。
只是这个世界的许多宝物都很有趣。
倒是让他好好品鉴学习了一番。
由此,叶天也参悟出这个世界的禁制之道。
当然他不是专修此道,用来战斗有些不灵便,平常束缚镇压个敌人什么的还是很有用。
当然需要他将敌人打的无力反抗。
以叶天的神识强度,一旦展开禁制,等闲天尊万万无法自行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