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朝做昏君
小說推薦回到明朝做昏君回到明朝做昏君
看着孙传庭,陈发财的脸上有点不敢置信。
他实在没有想到孙传庭居然敢这么说话。
这位皇帝派来的宠臣,比他想象中的胆子要大。这种话可不是随便乱说的,如果事后传出去,那是要出问题的。
不过这个时候,陈发财不能拆穿孙传庭,更不敢去质疑。毕竟在朴正阳的面前,他什么都不能说,回头他也不想问。
天镜乾坤
用陈发财的话来说,知道的越少,活得越长。
“丑话要说在前面,这件事情最终如何,暂时还不知道。”孙传庭看着朴正阳语气随意的说道。
越是这种似是而非的东西,越会让人激动。朴正阳整个人都激动起来了,连忙站起身子躬身说道:“请大人放心,只要我能够坐上这个位置,一定以大人马首是瞻,绝不反悔!”
“如此甚好。”孙传庭捋着胡子点了点头,大笑着说道:“接下来,我会把从大明带过来的盔甲都给你,让你手上有一支人马。”
“另外,需要你马上去接触朝鲜的二世子,告诉他,你有大明这边的人脉,同时你也愿意支持他。适当的时候我们会见他、给他支持,让他登上朝鲜的王位。”
朴正阳愣了愣。说实话,这个是他真的没有想到的。
大明要做什么,他不太清楚。但加强对朝鲜的控制,那是一定的,大执政就是一个非常可行的想法。
可是现在大明要支持朝鲜的二世子,这就让人有些不明白了。
在朴正阳看来,明明是大世子更有才华、更有能力,不过也有很多人支持二世子,毕竟夺嫡这种事情本身就不是看能力的。
略微想了想,朴正阳有些迟疑的问道:“大人,小人有一句话不知道该问不该问?”
“说。”孙传庭点了点头说道:“咱们现在如此亲密的关系,有什么话都可以问,但讲无妨。”
“是,大人。”朴正阳答应了一声说道:“不知大人为什么要支持二世子?”
“哦,你有什么想法?”孙传庭看着朴正阳似笑非笑的问道。
“小人不敢。”朴正阳连忙说道:“只是小人有一些不明白,毕竟大世子这些年地位稳固,继位的话也是名正言顺。大世子本人也是一个非常有才能的人,孙大人为什么要支持二世子?”
“你这个试探毫无水平。”孙传庭看着朴正阳,原本还笑容灿烂的脸瞬间就沉了下来,直接说道:“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如果再有下一次的话……”
“算了,威胁人的话我也说不出来。不过你可以试试,看看我能做什么?”
“这一次破例回答你,我想你也应该明白。”孙传庭站起身子走到朴正阳的身边说道:“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
“大世子本就能得到的东西,我们帮不帮忙他都能得到,我们又能够得到什么?”
“反倒是没有机会的二世子才是我们最合适的人选。至于二世子的人品如何,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雄才大略?大明不需要任何人有雄才大略。”伸手拍了拍朴正阳的肩膀,孙传庭笑着说道:“这句话也送给你。”
说完,孙传庭转头看了一眼陈发财说道:“陈掌柜,我先走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小人恭送孙大人。”陈发财站起身子恭恭敬敬地对孙传庭行了一个礼说道:“送孙大人。”
孙传庭点了点头,转身向外面走了出去。
陈发财连忙跟上,路过朴正阳身边的时候,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脸上也露出了不满的神色。
不过陈发财还是紧紧地追着孙传庭出去了。
朴正阳站在原地,脸色有些尴尬,也想跟着出去。
只不过刚走到门口的时候,朴正阳就被一个女人叫住了。
你 好 壞
转头看过去,朴正阳的脸上顿时就露出了欣喜的神色。
来的自然不是别人,正是他魂牵梦萦、朝思暮想的轻轻姑娘。
此时的轻轻姑娘站在那里,穿着一条淡青色的长裙,就如水中的兰花一样。
脸色微红,看起来又如兰花的一抹娇羞,漂亮得不像话。
“你不用去了。”轻轻转头看着那个方向说道:“他们肯定有事情要商量,你过去了反而不方便。”
听了这话之后,朴正阳就是一愣,随后点了点头,停下了脚步。
“刚刚你们的谈话我都听见了。”轻轻来到朴正阳的身边,缓缓的说道:“你不了解这位孙大人。”
“不过我想以后你做事的时候还是小心一些,这位孙大人在大明绝对是排名靠前的几个不好招惹的人之一。”
“他是当今皇帝陛下最信任的臣子,年纪轻轻的就曾在南疆指挥过大军作战,而且还打赢了。”
“后来他为陛下编练新军,参与过平叛;在辽东作战的时候,也是势如破竹;前些日子在蒙古草原上和蒙古人打仗,也是大胜而归。总之一句话,这位孙大人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你不要以为他一直来都是依靠大明的军队多、装备好,其实并不是那么回事。当年在南疆的时候,他硬生生领着一支乌合之众打败了叛军。”
“说孙大人是大明军方第一人现在有些言之过早,但是再过上几年,估计就是了。”
“这次陛下把他派过来,足见对这次战争的看重。那也就意味着,陛下不允许有任何人把事情搞砸。你不行,朝鲜也不行。如果真的有人把事情搞砸,想想后果吧。”
朴正阳看着轻轻,面容严肃的点了点头,随后躬身说道:“多谢轻轻姑娘。”
“不必如此客气,以后就是一家人了。”轻轻脸色微红,媚眼横波的看了一眼朴正阳,继续说道:“真要是弄错了,这位孙大人可能会兴辽东的军队攻打朝鲜。到了那个时候,朝鲜就什么都没有了。”
“他们会这么做?”朴正阳面露吃惊之色,全都是不敢相信的样子。
“你为什么会以为他不敢?”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真的发展到了那个局面,你们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我明白了。”朴正阳面容严肃的点头说道:“我知道怎么说。”
“那我就先告辞了。”轻轻点了点头说道。
朴正阳躬身道:“送姑娘。”
轻轻向前走了几步,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一眼朴正阳说道:“等一下干爹就会回来,想必他会很生气,会说你几句。到时候你千万不要反驳他,他要说什么就让他说,不要和他发生冲突。”
“这个,姑娘也放心。”朴正阳面露笑容说道:“岳父大人是长辈,别说说我几句,就是骂我一顿、打我一顿,那也是理所应当。”
轻轻脸一红,一转身走了。
看着轻轻的背影,朴正阳脸上露出了笑容,不过随后就收敛了起来。
他看到了不远处怒气冲冲的陈发财步履沉重的走了回来。
穿越之嫡女逆袭 梅开无声
看了一眼朴正阳,陈发财冷哼了一声,没好气的说道:“还真是女生外向。”
说完,他一甩袖子就向屋子里走了进去。
朴正阳脸上不敢有什么表情,心里面却乐开了花。
果然自己还是这么的有魅力,正所谓腹有诗书气自华,看看轻轻的态度,让自己有一种老夫聊发少年狂的感觉。
压了压心里面的兴奋,迈步跟着陈发财走到了里面。
坐下之后,陈发财直接说道:“都已经嘱咐过你了,当着孙大人的面不要胡说八道。你说你怎么就不听?那人是那么好相与的?”
朴正阳脸上露出了尴尬的神色,有些无奈的说道:“岳父大人,我这不也是不放心吗?”
“你也知道这争夺王位历来都是最危险的,稍有不慎就是抄家灭族、粉身碎骨。这不问清楚了怎么行?”
“就这点小心思!”哼了一声,陈发财说道:“有大明给你撑腰,谁能把你怎么样?朝鲜国王敢杀你?”
“借他个胆子,他也不敢。那个朝鲜的大世子现在还在大明,远水解不了近渴。”
“是,岳父大人。”朴正阳连忙点头答应道:“是孩儿有些不知天高地厚,还请岳父大人不要生气。”
舒了一口气,陈发财说道:“我也是有些着急了,你应该也知道这件事情事关重大,由不得我们不小心。”
“是。”朴正阳再次点点头说道:“岳父大人费心了。”
“行了,回去准备一下吧。接下来这些日子要忙了,千万不要再出差错。”陈发财点了点头说道:“再出错我就谁都没有办法了。”
“岳父大人放心,绝对不会出错。”朴正阳连忙说道。
陈发财点了点头说道:“这样就最好了。”
“既然如此,如果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那孩儿就告辞了。”朴正阳站起来身子恭恭敬敬的对陈发财行了礼,见他点头便转身走了出去。
等到朴正阳离开之后,轻轻从后面转了出来,来到了陈发财的身边。
“这倒是个聪明人。”看着离开的朴正阳,陈发财说道:“可惜都是一些小聪明,用错了地方了。见利忘义、见色忘身,难成大事。”
轻轻看着陈发财,嘟着嘴有些委屈的问道:“你说的色是我吗?”
听了轻轻的问题,陈发财顿时就咳嗽了起来,脸色涨得通红,一脸的尴尬。
“没有没有没有,我说的是他这个人。”
白了一眼陈发财,轻轻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说道:“我不是美色吗?”
“是是是。”陈发财又连连点头,脸上全都是无奈的样子。
“德性!”轻轻娇嗔的说了一句说道:“事情已经走上正轨了,我也松一口气,去给你准备晚饭。”
“多谢夫人。”陈发财连忙说道。
哼了一声,轻轻转身向外面走了出去。
身材窈窕,绰约生姿,看得陈发财口干舌燥,只得暗自吐槽了一句:
小妖精!
朝鲜这边一切顺利,而此时的朱由校也已经回到了京城。
皇宫之中。
安排好了一切的朱由校见到了张皇后。
比起走的时候,张皇后好像丰腴了一些。倒是让朱由校很高兴,胖了好,至少身子好。
夫妻二人见面之后,自然就是接风洗尘,这是朱由校回来之后的保留项目。
皇帝皇后去洗个澡,然后把宫里面的人召集在一起吃个晚饭。
这个澡洗了两个时辰,朱由校从浴室里面出来之后,满意的点了点头。
自己的身子没问题,这就是个好消息啊。
皇帝回到了京城,整个京城的气氛都松了下来。
朱由校不在的时候,一切都显得紧绷绷,大家都小心翼翼。
皇帝回来了,反而让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这气氛自然就缓和了下来。
接下来这几天,朱由校也没有出宫,没有办什么事,在皇宫里面享受着难得的安逸。
“皇爷!”魏朝突然从外面跑了进来,来到朱由校的面前恭恭敬敬的说道:“刚刚外间传来了消息,刑部尚书黄克缵病重!”
听了这话之后,朱由校略微一愣,随后面容就沉了下来。
黄克缵有这一天,倒是没有出乎朱由校的预料,也没有感到意外。
毕竟朝党上的这些大臣都是陪着他从登基的时候就走过来的,这年纪都不小了。谁突然得个急病,朱由校都不意外。别说得个急病,就是谁突然死了,朱由校也不意外。
让朱由校有些难以接受的是他们终于都到了这一天。
这些年朝廷安稳,诸事顺利,这些臣子都有一份功劳在里面。当初黄克缵出力的时候,朱由校还记忆犹新。
叹了一口气,朱由校说道:“御医派过去了吗?”
“回皇爷,已经派过去了。”魏朝连忙说道。
“那就去看看吧。”朱由校想了想之后说道:“让人准备一下,直接摆驾黄家。”
这一次出门自然不能够悄无声息的去,要大张旗鼓,动静动得大一些,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是去看黄克缵的。
臣子生病了,皇帝亲自到场,这代表着认可酬劳。
不光是做给黄家人看的,也是做给外面的人看的。
所以朱由校大张旗鼓的就来到了黄家。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