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5me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孤島諜戰笔趣-第六百八十四章 急展示-swy06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凌生明和孟思吾离开九风茶楼不久,胡孝民的包厢,来了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看到胡孝民后,躬身行礼。他叫耿生炳,吴淞地带的“走私大王”。
最近情报处扣了他一条船,耿生炳这是来疏通关系。
耿生炳脸有点尖,肤色很黑,白天看着像包公,晚上像鬼一样,脸上堆着笑,看着像活见鬼一样,胆小的人能吓出尿来。他拿出一个锦盒,恭敬地放在胡孝民面前,谦卑地说:“胡处长,小小心意,敬请笑纳。”
胡孝民佯装不懂,抱着双臂,问:“什么意思?”
耿生炳诚恳地说:“生炳知道,以前没拜胡处长的码头,是我做得不对。以后,每个月都有一份心意。”
他其实走通了宪兵队的关系,但情报处的路子也要走通才行。
胡孝民听了之后,脸色缓和下来,打开锦盒看了一眼,里面是两条小黄鱼:“既然是心意,就得诚心诚意才行。”
耿生炳忙不迭地说:“一定诚心诚意,一定诚心诚意。”
不怕胡孝民讲原则,就怕他不收礼。只要收下自己的东西,他在上海就可以畅行无阻了。他在宪兵队也是有点关系的,与冈村勾结,宪兵队没收的货物,也是由他代为出手。
胡孝民拿起桌上的烟,抽出一根,耿生炳连忙拿出一个打火机,按出火苗后,护着送到胡孝民面前。
下午,胡孝民在办公室,突然接到渡边义雄的电话,让他带队去徐家栅。胡孝民大吃一惊,他知道今天下午,军统上海区有一批枪械要押运到乡下,徐家栅是必经之路。
胡孝民把杨辉和孟香谷叫来,让他们分别集合情报五科和四科,去徐家栅参加行动。
杨辉问:“处座,两个科同时行动,要抓什么人?”
胡孝民说道:“我们只是配合,重头戏是宪兵队,估计是军统有人在徐家栅行动。你们赶紧把命令传递下去,一个小时后,我们的人务必在徐家栅集合。”
让五科和四科行动,胡孝民是经过充分考虑的。五科的副科长诸福鸣、四科的副科长林福全,都是军统的人。他们知道特工总部要在徐家栅行动,必然会想办法通知上海区。
胡孝民看了看时间,既没给王淑珍打电话,也没通知新二组的交通。这个时候,他是被关注的对象,不能有任何行动。
况且,胡孝民觉得,就算现在通知上海区也于事无补。诸福鸣和林福全身为一线特务,或许还有机会放水。
胡孝民赶到徐家栅时,很快与渡边义雄见了面。除了渡边义雄,还有一个男子,四十来岁,大腹便便,看到胡孝民时,一脸讨好的笑容。
他叫祝瑞庭,正是这次情报的提供者。
祝瑞庭得知胡孝民的身份后,马上说道:“这次军统只有两个人,一个叫王圆瑛,一个叫苏德胜,他们会带着一批枪械出城,说好在徐家栅吃晚饭。”
听到王圆瑛和苏德胜的名字,胡孝民暗暗松了口气,这两个人既不是新二组也不是三大队的。
胡孝民盯着祝瑞庭问:“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祝瑞庭说道:“我和王圆瑛是朋友,他每次来徐家栅,都会在我家落脚。”
胡孝民又问:“现在到了没有?”
他真想一脚踹死祝瑞庭,既然与王圆瑛是朋友,怎么能出卖朋友呢?要知道,王圆瑛是为国出力,出卖他等于当了汉奸。
祝瑞庭说:“马上就到。”
胡孝民随后把杨辉、诸福鸣、孟香谷和林福全都叫来,向他们交待任务:“五科的人配合宪兵队,这次军统来的人,一个叫王圆瑛,一个叫苏德胜,他们虽只有两人,但带着军统上海区的枪械,非常危险。五科不能太拼命,让兄弟们不要太靠前,子弹可不长眼睛。四科注意周围的情况,看军统是否有接应的人。总而言之一句话,军统的人一个都不能跑,兄弟们一个都不能出事。”
至于胡孝民,更是离得远远的,他在祝瑞庭对面的一楼房子二楼,居高临下观察着整个场面。
渡边义雄见胡孝民拿着望远镜在窗口观察着,在旁边突然说道:“胡桑,耿生炳是不是找了你?”
这次他带了两个宪兵分队,一个宪兵分队对付一个军统分子,如果还拿不下的话,宪兵队的人,都可以剖腹以谢天皇。
通知胡孝民来协助,只是让情报处做好善后工作。宪兵队只管抓人,后面的事情将由情报处去做。
胡孝民“诧异”地说:“渡边君也知道耿生炳?”
渡边义雄说道:“他与宪兵队有所合作,宪兵队没收的货物,由他经手变现。”
胡孝民笑吟吟地说:“原来如此,早知道这样的话,我也不会为难他了。不就是一点违禁品么,没什么大不了的。”
渡边义雄说道:“上海往外的通道,大多经过京沪铁路,铁路线上的人赚得盆满钵满,那怎么行呢。”
宪兵队的津贴虽然很高,可相比挣的外快来说,实在不值一提。耿生炳走水路走私,也被宪兵队抓过,可冈村最终却没为难他,反而通过耿生炳摄取财富。
胡孝民笑着说:“我与耿生炳说好,以后不会再为难他。他替宪兵队做事,也是自己人嘛。”
听到胡孝民的话,渡边义雄欣慰地点了点头。胡孝民很上道,只要跟他说清楚,事情就好办了。
诸福鸣接到任务后,马上要求出发,也没机会通知新二组。到徐家栅后,听着胡孝民的安排,更是着急。
胡孝民胆小怕死,让情报五科配合宪兵队,都不能冲在一线,还怎么救里面的兄弟?如果胡孝民稍微有点进取心,想让情报处立个功,他反而有办法可想。现在,只能与汤伯荪和卢义刚联络,让新二组派人来接应。
诸福鸣急,林福全更急,他是认识王圆瑛的,两人关系还很好。既然知道此事,当然得想办法营救。
林福全在徐家栅找了部电话,给三大队打了个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