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gov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主神再啓-第八百三十三章 虛境彙集熱推-o9upv

主神再啓
小說推薦主神再啓
“你们归元宗倒是好运气,嘿嘿……”
李航对着武长老笑笑,表现出了很大的善意。
归元宗的武长老也是笑了,他们归元宗这一段时间真的是好运连连,原本青湖岛悍然出兵,以超过十五先天的绝对优势,欲要剿灭铁衣门和归元宗。
铁衣门在这等攻势之下甚至没能撑过三天,而他归元宗,却在临危之际出现了他这么一个虚境强者,得以力挽狂澜暂时存身。
但是之后的禹皇宝藏,又差点再度让归元宗万劫不复,就连宗门第一天才滕青山,都险些被青湖岛为首的六大宗门逼迫遭劫,但是谁也没想到的是,这一回却是六大宗门踢了块铁板。
滕青山的表兄滕青虎横空出世,一人威慑六大宗门与青湖岛十万大军,甚至还放言让六大宗门带东西赎人,消息传出之后轰动九州,但是知道内情之人,却没有一个觉得这是托大。
滕青虎的实力大家不是那么清楚,但是那日出现,威慑大军的青龙,可是实实在在的虚境神兽,一般的虚境神兽就强于人类的虚境武者,更不要说是神兽之中最为顶尖的神龙了。
而且据说那一头青龙可是足有百丈之长,这可是有记载以来最为庞大的神龙,不说比起九州有记载的另外几头神龙,就算只是实力与那几条神龙相当,那也非常了不得了。
要知道根据九州大势力史料记载,几头出世扬名的妖龙,如部落时代作乱的妖龙紫淅,蛮荒神庙的黑色妖龙,可都是相当于洞虚大成的存在,这滕青虎有这么一尊神龙跟随,本身就相当于是一方绝强大势力。
需要知道在现如今的九州,除却三大至强势力之外,其余包括洪天城在内的五大宗门,都根本不存在洞虚层次的战力,也就是说,如今光就滕青虎和那青龙二者,就不逊色三大至强的高端战力。
这等实力的存在放话让六大宗门赎人,谁都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谁叫这些个大宗门蛮横惯了,这次算是踢到了铁板。
李航的到来和归元宗武长老融入交流到了虚境集会之后,现场的氛围隐约有了些变化,来到此地的强者实际上已经不少了,被古盛通牒的六大宗门,除却摩尼寺和青湖岛之外,其他的几大宗门都已经来人了,就连原本无关的逍遥宫老祖和禹皇门都有强者到来。
逍遥宫老祖是为了自家宗门长老之死而来,逍遥宫当日参与乱战,先天长老几乎全灭,虽说传出是兽王乌侯突袭杀手,但这件事情里面,怎么都有些不同寻常的意味,他想要调查一下‘真相’。
禹皇门的人就有意思了,事情闹的沸沸扬扬的时候,他们这些名义上最有资格继承宝藏的人不过来,等到事情再起波澜,宝藏几乎被瓜分干净了,他们却又派了人过来,实在是不明白他们到底是什么心思。
实际上禹皇门的高层,真心是想喊一句宝宝心里苦,禹皇宝藏他们比谁都清楚内幕,可是禹皇留有命令,禹皇门之人不许去动,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么多北海之灵外流,实在是……
现在过来的是禹皇门嫡系的禹童海,为的是这宝库出世之后的开山神斧,这把兵器对禹皇门来说意义重大,想想禹皇以神斧出名,而开山神斧却不在禹皇门,这事想想都糟心,难道他们不是正统嫡传?
摩尼寺的武僧乃是九州炼神一脉,而包括嬴氏家族禹皇门在内,其他宗门都是练气一脉,摩尼寺在九州之中本就特立独行的很,来得晚也是正常。
而那青湖岛的天眼剑圣,现在之所以还没有到来,众人也都是知晓,这是为了做过一场而准备蓄势。
没办法,小小的扬州之内,青湖岛天眼剑圣不过还有不到百载的寿元,偏偏先是归元宗出了个虚境,而又在大延山炸出一个‘大王’。
这位强势崛起的‘霸虎’,敢于放话包括两大至强势力在内的六大宗门,一看就不是好相与的。加上人家这一次直接截了三鼎北海之灵,仅留下两鼎让两大至强拿东西换,若是之前传言没错,他表弟滕青山还夺了两鼎。
五鼎的北海之灵在手,加上人家让各大宗门拿秘典换人,这一看就是增加底蕴准备培植势力,这好家伙,你说他不想争霸九州,谁敢信啊!
而既然这滕青虎准备争霸九州,这扬州青湖岛肯定首当其冲,既然迟早要做过一场,这天眼剑圣当然要趁着这诸强汇聚的时候出手了,这个时候出手,他就算是败了也没什么,众多强者在场,有利益相关的,肯定不会让他就这么完蛋。
……
“摩尼寺人来了。”
忽然有人开口言道,却是嬴氏家族沉默寡言却气息深厚,仿佛一柄深藏锋芒的利剑,此人开口,众人纷纷抬头看去。
天空中三道流光一道飞来,划过天际,而后落在了禹皇门,赢氏家族的正中央,来的有三人,尽皆穿着黄色僧袍,僧袍袖子上则是有着九刀紫纹。
这三个光头和尚,其中一个双眉皆白垂下。还有一个身材魁梧足有近一丈高,最后一个摩尼寺僧人,竟然是一个胖乎乎少年模样僧人,看起来年纪不大,但却位居正中,看样子地位最高不过了。
“都是虚境大成,摩尼寺不愧是天下第一宗门。”
武长老和李航,同另外两个散修虚境算作一伙,听着李航的感叹,其他三人都是眼中有所异动,尤其是武长老,要知道他可还没有完成入虚蜕变,而摩尼寺直接拿出三个虚境大成,实在是……
武长老李航这四人,说是一方散修虚境,实际上却是争不过八大派的小势力之流,强大的如同归元宗占据一郡乃至数郡,弱小的就只家族三五人,争不过八大宗门,但也不是毫无势力的孤家寡人。
远处,摩尼寺的僧人们正和禹皇门、嬴氏家族的人们很是熟悉的交谈着,这些僧人们都显得很谦和,但不论是禹皇门还是嬴氏家族,都表现的只是相当的表面功夫,不要以为这些至强势力之间关系有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