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27jx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最初的巫師討論-第七十九章 世界並不美麗推薦-kjfox

最初的巫師
小說推薦最初的巫師
在亚历山大的身旁,一卷魔法纸静静的漂浮,正是亚历山大的实验日志。
作为一位合格的巫师学者,自动书记魔法几乎是必备的,这一卷魔法纸上也有着传奇级九环保护魔法,因而被完整的保存了下来。
在半位面湮灭不久,格尔图学派的其他几位大佬陆续飞来。
唐娜望着满目疮痍,仔细观察了亚历山大的状态,长叹了一声:“还好,亚历山大没有死去,不幸中的万幸了。”
娄西卢也说道:“还好半位面在恒星系的边缘,不然这样的冲击恐怕会让格尔图行星直接毁灭。亚历山大到底做了什么了不得的实验?”
布鲁眉头紧皱,沉声道:“先仔细检查亚历山大的情况,展开治疗,然后回收祂的实验日志。这个实验日志不能轻易打开,我们必须先检查亚历山大的情况,再做决定。”
达鲁推了推自己的眼睛,映着太阳泛着白光。
“立刻开始。”
三天之后,亚历山大躺在洁白的病房,接受着格尔图行星最好的医疗巫师的治疗,祂依然昏迷不醒。
在看完亚历山大之后,格尔图学派的人聚在一处,望着桌子上摆着的那卷魔法纸,目光带着恐惧,如同望着即将引爆的一次性核聚变魔法炸弹。
“亚历山大的心象世界已经完全摧毁,法术模型一个不剩,医疗巫师说,祂也可能一辈子无法醒来。”
唐娜声音低沉,心情沮丧。
“这个实验日志,绝对是颠覆性的,极为可怕的实验结果,你们做好准备了吗?”
布鲁面沉如水,声音颤抖。
达鲁心一横,高声说道:“不能因为真相可怕就畏缩不前,我们是巫师,用思想力测量万物的人!我来看。”
说着就要伸手去拿,布鲁忽然出手打掉,自己将魔法纸拿起,笑着对众人说道:“这样的实验数据,还是我亲自来看为好。你们应该听说过拉瓦特的故事,祂已经从长眠中醒来了。我即使认知冲突,心象世界崩塌,也不过是一场长眠,我最合适不过。”
声音坚定,让众人无法拒绝。
布鲁很谨慎,祂先前往了世界外侧,将自己的次位面挪到一个僻静的位置,然后调整心象世界中的法术模型,竟然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将根基法术模型之外的法术模型崩解,然后缓缓打开魔法纸。
“电子双缝干涉实验?已经证实电子是波,波粒二象性也没有太大问题,到底是什么?”
布鲁缓缓的看着,眼睛逐渐睁大,“可是,无法预测,在什么时刻,在探测屏的什么位置,会有一个粒子抵达。”
一阵寒意爬上了布鲁的身上,仿佛有一个可怕的阴灵趴在了祂的背上,祂惊呼道:“不可能,这绝不可能!确定的因会导致不确定的果,这怎么可能是世界的真实,哈哈哈,这不可能!”
轰!
心象世界剧烈震荡,传奇巫师的心象与世界现实干涉,在这僻静的角落,竟然出现了天火降临,空间崩塌的异象。
这样的场景太过可怕,引起了很多传奇巫师的注意,祂们陆续飞来。
布鲁渐渐冷静下来,祂喃喃道:“不可能,还没有重复实验,也许是个美丽的错误,是个错误!”
祂一瞬间进入了自己次位面,试图进行重复实验,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次位面轰的一声爆炸,犹如一道灿烂的火花,胖胖的布鲁身死,陷入长眠。
围观的传奇巫师、神话巫师共有数十万人,祂们沉默了,良久看到漂浮的两卷魔法纸,无人敢动。
“老师!布鲁老师!”
达鲁涕泗横流,布鲁在不久前还在和他一起,现在却在自己时间长河长眠。
“达鲁,达鲁。布鲁阁下是传奇巫师,祂有不朽果实,会从时间长河中重新走出,只是需要时间,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
娄西卢拉住了达鲁,大声的说道。
达鲁慢慢的冷静了下来,心情依旧哀伤,低声说道:“我去把老师和亚历山大留下的实验日志回收。”
祂缓缓的飘过去,将那两卷魔法纸拾起,缓缓塞进胸口,望着这漆黑的虚实之海,心中不知道在想什么,眼泪止不住的流淌。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整个巫师世界一片震荡,陆续对真理好奇,不惧死亡的传奇巫师拜访达鲁,要一观实验日志。
但无论是谁,凡是看过了实验日志,凡是进行了重复实验的,都毫无疑问的心象世界崩塌,陷入了长眠。
阿西娜星,格尔多罗大厦。
“格尔多罗先生,这是最近三期的《魔法日报》。”
漂亮的女巫将厚厚一沓《魔法日报》摆在格尔多罗的桌子上,贴心的为祂倒了一杯水,深深鞠躬,美妙的曲线。
可惜格尔多罗毫无欣赏的心情,轻轻挥手,示意女巫离开。
女巫满脸不甘,却也只能挤出温柔的笑容,扭动着离开。
格尔多罗穿着一身很合体商业化的黑色礼服,戴着单片眼镜,看上去就非常成功。
但是他看上去很哀伤,桌子上摆着格尔多罗和亚历山大的几张合照,里面的两人笑的很灿烂。
他翻开《魔法日报》黑灰色调,一行单词“第十七位贝蒂金质奖章得主陷入沉眠,究竟是实验日志还是诅咒?”。
“纳尔德因为分子键的惊人发现而获得了第四十七届贝蒂金质奖章,祂是一位资深的九环不朽传奇巫师,也是折戟于亚历山大实验的第十七位贝蒂金质奖章得主,是第四十五位陷入长眠的传奇巫师……”
格尔多罗很烦躁的把魔法日报皱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打开了《阿西娜时报》。
映入眼帘的一句话:《维特生命金质奖章得主,顶级医疗巫师迈克尔认为:亚历山大不可能醒来》。
“心象世界已经是一片混沌,这意味着认知已经几乎破碎,意识好似陷入某种类似永恒迷梦的状态,虽然神魂和身体奇迹般的存在,但也受到了重创……”
格尔多罗看的血气上了额头,手上一团火焰出现,将这一期的《阿西娜时报》烧毁,愤愤说道:“可恶!既然神魂和身体存在,怎么可能唤不醒意识,就你也配成为生命金质奖章得主,我看就是个***”
在怒气冲冲的骂了一通后,格尔多罗有些无力的躺在椅子上。
亚历山大就好是另一个可能的祂,在格尔多罗眼中,亚历山大做了自己想做但是最终没有做的选择,虽然自己现在非常成功,是整个多元巫师世界的新晋富豪,商业巨子,甚至凭借商业成就,能登堂入室,成为了神话巫师。
但是,这毕竟不是属于巫师的正路,脱离了学术之路,远离了认识真理,即使是万贯家财,也不能舒缓格尔多罗内心的空虚。
“我啊,也想做学术。”
泪流满面,格尔多罗目光渐渐锐利,祂站起身左右踱步,思路渐渐清晰。
“亚历山大的意识如果真的迷失在潜意识的迷梦之中,我说不定可以帮忙。”
祂来到公司的技术部,将所有精英技术人员和最新的实验室的梦境潜入装置带走,包了一架曲率太空舰,不到两天的功夫,格尔多罗就来到了格尔图行星。
“通过潜入梦境的方法,进入亚历山大的潜意识,将祂的意识唤醒?”
唐娜思索着,对格尔多罗这个人,唐娜倒是也知道,是亚历山大的好友,应该是出于善意。
“是的,既然认为亚历山大的意识陷入了所谓的潜意识梦境牢笼,那就让我进入梦境,也许可以把祂唤醒!请让我试一试。”
格尔多罗诚恳的说道。
娄西卢点点头,对唐娜说道:“左右我们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不如试一试,其他的医疗巫师都说亚历山大不可能苏醒了,我们就试一试!”
唐娜想这样也不是办法,心一横干脆说道:“那就拜托你了,亚历山大是我们格尔图学派最亮的明星,请你务必唤醒祂。”
格尔多罗也不废话,重重的点头,四位技术人员将潜入梦境的金属头盔戴在亚历山大的头顶,调整灵魂频率。
格尔多罗也戴上金属头盔,闭上双眼。
再次睁开时,他从一个奇怪的房间里醒来,这里完全碎片化,明明是个房间,但只有两面相交的墙壁和地板。
“这里的环境好熟悉,似乎是?”
格尔多罗感觉到了,这是第四旋臂大学的自习室!
“格尔多罗先生,请尽快找到这个梦境的亚历山大,取得亚历山大的信任。”
格尔多罗点点头,在病房之中,众人围着一个巨大的水晶球,看着格尔多罗的梦境行动。
作为亚历山大的好友,又是同学,第一层梦境对格尔多罗来说并不难,或者说难点是将破碎的梦境拼接。
祂花了很多时间,将这破碎的大学拼合,最终找到了正在操场自习的亚历山大。
“亚历山大,你又在自习了?在看什么书。”
格尔多罗像大学一样,和亚历山大随意的说道。
亚历山大似乎接受了这个格尔多罗,笑着说:“我在看拜仁《相对论详解》的决定论部分,这部分的内容最美妙,最具有魔法的美感。‘巫师可以认识世界也必将认识世界,我们会逐渐靠近真理,因为自然界和人类社会普遍存在客观规律和因果联系,因为有因就有果’。”
格尔多罗下意识的点点头,轻声的说道:“当然是有因就有果,亚历山大,我想找你尝试下我最新鼓弄出来的入梦仪器。”
亚历山大也笑着说道:“做你的小白鼠,有没有补偿?”
……
望着逐渐进入下一层梦境的两人,技术人员还在分析着。
“梦境是对真实的映射,特别是亚历山大的这种认知崩塌的情况,梦境的话很可能意有所指,祂提到因果决定论,肯定有其原因。”
“可因果决定论有什么问题吗?就像你刚刚的推论,不就是来自因果决定论的认知?”
“这不好说,亚历山大研究的是最顶尖的魔法理论,真实在那里是什么样子,我们也不知道。我说的只是一般心理学上的判断。”
“先别纠结这个了,难道微观世界真的能推翻因果决定不成?那逻辑学的基石都要崩塌,整个人类社会,巫师的认知全部都要推倒重来!”
听着技术人员们的争论,唐娜的额头冷汗淋漓,祂喃喃道:“也许真的是推倒重来,如果不是这样,那为什么每一个看了实验日志的传奇巫师都没有活着回来。”
达鲁刚刚到来,祂听着众人的话,目光闪烁着决绝。
“如果亚历山大还不能醒来,我亲自去看一看实验日志,如果真的是决定论崩塌,那就让我知道究竟是为什么崩塌!”
“这只是猜测,我们先不要着急,耐心等待。”
娄西卢安慰道。
梦境之中,格尔多罗经历的困难逐渐增多,但他终究是克服了所有,进入了不再循环的根源梦境,在这里见到了迷离飘荡的亚历山大意识体。
“亚历山大,跟我回去,我们一起离开这里。”
格尔多罗伸出手,坚定的说道。
亚历山大神色迷茫,这个梦境很奇异,无数的粒子发射装置、光栅和屏幕飘荡,时不时有电子被发射,或者被光栅干涉衍射,或者在屏幕上增添一个小黑点。
“格尔多罗,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格尔多罗摇摇头说道:“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该回去了。这里不是你的归宿。”
亚历山大高举双手,大声说道:“这里是世界的真实,这里就是我的归宿,这个世界有因并不意味着果,你知道吗?在微观世界,一个电子被发射,无法预测,在什么时刻,在探测屏的什么位置,会有一个粒子抵达。
也就是说,一个确定的因,会诞生一个不确定的果。
这就是世界的真实,我们被生活的表象欺骗,我们以为的真实,其实不过是一场虚假的演绎。跟我一起留在这里,这世界的真实并不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