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6i1f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精靈之黑暗蟲師》-第1148章 盤查-a58cf

精靈之黑暗蟲師
小說推薦精靈之黑暗蟲師
清晨,凡纳城。
护城河围着这座方方正正的城市,东城门是很典型的风格,长长的木板两边串着铁链,随时可以收起来,让护城河真正发挥战争时期的护城效果。
此时的东城门,来往的人不算多。
出城的多是一些猎户装扮的城里人,入城的是一些挑着箩筐或者推着简易小轮推车的农民,萝筐里面和推车上装的多是蔬菜果子和一些小型兽类动物,也有柴火木头等等,以日常生活的日常品居多。
守城门的两名士兵,身上穿着中甲,在俩人的脚边,都各自有一条黑色的犬类,他们正无聊的打着呵欠,来来往往的多是熟面孔,没什么好关注。
突然间,东城外的官道上,来了两个陌生面孔的人接近,立即让这俩人打起了精神。
其中左边中年面孔身材的男子,眯着眼睛打量这俩人。
这俩个穿着破破烂烂,有明显几处缝补痕迹,皮肤看着却挺光滑,不像一般穷苦人家,走在前面是位黑发年轻人,五官端正,面容沉静,是位挺耐看的英俊年轻人,旁边是一位看上去怯生生牵着他手,正低着头不看人的少女身姿的小姑娘,有着一头蓬松的长长褐发。
“黑发,挺少见呢。”
“昨晚城西那边闹了大动静,队长让我们盯紧点,你小子一会儿注意点。”
俩人说着话,那年轻人和少女已经走近了。
不等喊声站住,这俩人竟然少有的识趣放慢脚步,走到他们面前两、三米就停下。
沉默几秒,主要是城门卫兵二人打量这俩人。
“哪来的?叫什么?干什么的?”中年卫兵开口,声音沉着。
那黑发年轻人的神情镇静,慢慢开口道:“两位大哥,蛮牛山,山里猎户,长辈死了,只能进城生活,我叫索隆,她叫茜西,是兄妹。”
这人正是梧桐,少女则是艾儿。
他没说自己是投奔亲戚,免得对方开口要找亲戚来对质。
在来路上,梧桐已经抓了几个土著,又搜了不少关于附近这一带的常识,还把针对性入城需要用到的语言词话,进行了快速的学习。
这个时候,他说话虽然慢,口音不算非常标准,不过配合山里猎户人家的身份,平时少与外人接触,也能降低怀疑。
“引书呢?”另一个年轻卫兵目光更多被那容姿清丽娇俏的少女吸引,开口又问另一件重要的事情。
梧桐摇头,道:“我们在山里长大,没有。”
两名城门卫兵还想要再问,这时候心里都涌起一股感觉,前者突然觉得心灰意懒,心头纷乱的涌起很多在这个职位上受的不公待遇,顿时不太想认真管眼前的事,后者则忽然看这对兄妹很顺眼很投缘,特别是后者让他心里砰砰乱跳的心动不已,有心想要帮这对兄妹。
他们再盘问了一些事情,竟然没有再做什么,就让这对兄妹进了城。
这其中,当然有超凡能力的痕迹。
不依赖不代表不使用,眼下这种情况,正要处处争先机。
锻炼自己也要分情况,一个人明知道做很多运动能强身健体,可是在饭都吃不饱的前提下去多做运动,那身体营养入不补出,只会越练越皮包骨和病态,练不出健康。
梧桐进了城,虽然是在东张西望,可更多的是收集新环境的信息。
艾儿也在东张西望,眼里脸上满是觉得新奇的好奇神情,并不像他那样是有意识的去观察收集。
这座城就是这个国家的都城,这其实也只是一个小国家,管辖下只有一座城,下面是六座镇子,以及百来个村子,面积仅有8000多平方公里,他换算一下蓝星世界和精灵世界两个地方,正常的话,这里应该也有百万人口。
这里的风格很古代,俩人在街边的一间店铺坐下,吃起早餐。
梧桐快速观察了一遍,这家店铺早上卖早餐,中午卖午餐,晚上卖晚餐,纯粹吃食的地方,满店都是香料与长期烹饪食物累积的味道,能让肚子饿的人食指大动,让吃饱的人不想多闻。
从劳动量以及店里老板和员工的神态,可以侧面作为证据,看出这座城的这部分阶层生活水平和压力。
吃过早餐,梧桐也不着急找地方住,带着艾儿继续在大街上溜达。
从城东走到城西,又从城北走到城南,俩人沿着这城里十字大街逛了一圈,就算是走马观花,也花去了一整天的时间。
夜里,一个也不知道该叫客栈还是旅馆的地方,反正就是住宿的。
房间,大木桶里,艾儿正在泡澡洗浴,她还是第一次用这种“原始”的东西,热气蒸腾,不禁小脸俏红。
几分钟后,她赶紧出来,擦洗干净,换上一身白天买的新衣服。
衣服是当地特色,一种漂亮的彩布制成,款式特色贴身,把她已经不小的轮廓都明显勾勒出来,毕竟十六岁的少女已经发育完成大半了,上半身还只是寻常的贴身衣服,到了袖子就比较宽,显然设计者是有考虑到活动的便利性,并不是那种主要以观赏性为主的服饰。
比如蓝星世界的东方古代,宽袖长袍之类的就是以观赏性为主,扎袖紧裤管短襟之类的以实用性为主。
下半身是一种裙裤,裙子在裤子外面,裤子粗实适中,布料耐用,裙子是一圈刚到大腿的短裤,有着一圈口袋可以装可以,这里无论是男女都穿这种很具有异域风情的裙裤。
艾儿这会儿也有点害羞的走出这个房间,到了这间客户的厅里,看到了正在看着土著书籍的黑发年轻人。
她轻声道:“哥哥,我洗好了。”
“挺……别致的。”梧桐上下打量,露出想笑不敢笑的模样。
“哼!”艾儿看这模样,反倒不害羞了,稍微有些气呼呼的走向阳台,准备把湿湿的长发在外面吹干些。
这个世界的这个时代生产力还是不够,梧桐看着这木桶,直接倒掉,然后去打了桶井水,也没加热,他又不是艾儿那种小姑娘,直接干冷水就是了,要是换个变态点的,说不定就直接用艾儿洗过的洗澡水接着洗了,可惜他怕脏,再好看的小姑娘,身上使劲搓,也搓得出几个泥丸子,人人一具泥肉身,除了心灵,哪有什么真纯洁无瑕的小姑娘。
一边洗着冷水澡,一边思索着今天收集到的情报信息,冷水浇头,脑子比往常要清醒不少,不过这实际上是一种错觉,以他现在对自己身体包括精神意志的控制和了解程度,燥热和冰冷已经造成不了多少影响,更多的是自以为有影响。
当然,现在是一种良性的影响,他就放着不管了,还能享受。
从今天收集的情报信息,先是这里的地方势力。
这个国家和城市名一样,都叫凡纳,国王就叫凡纳王,王位传承第五代人了,也算是百年国家。
更远些,这是一片大陆,也有可能是大型岛屿,像凡纳国这样的国家势力,一共有一百多,比得上蓝星世界的春秋战国时代了,小国林立。
有些国家大点,有些小点,凡纳也就是排名二十几,还算不错。
国家之外,就是海洋,算上无人的荒芜偏僻险恶之地,这地方应该怎么也有个几百万平方公里。
正因为这样,他才暂时还不确定是大型岛屿还是一片大陆,或者叫次大陆会比较贴切,像蓝星世界那有200多万平方公里的格陵兰岛有时候也能称为格陵兰次大陆。
“路罗菲大陆,直接音译太难听,路罗菲应该是……有了,厚重的,生机的、巨大的,原来是这方面的意思,还真和这里的精灵特点对上号了。”
梧桐一边回忆整理完善白天得到的那些情报信息,一边翻看手里的几本草纸书藉,这个世界虽然也发展出了一种造纸术,但主要是用一种细长草植的植物纤维为主料制造出来的,难以批量生产,同时还没有出现印刷术,整体来看,文明还处于农耕狩猎的时代,需要一定的底蕴积累到契机来临,才能接触到工业化。
“更多的秘闻在坊间和普通家庭里也打听不到了,必须要更进一步,那就是皇宫,要进入皇宫里,得先探好路,最好弄几个傀儡之类的去接触,避免有那些能抵抗甚至反制精神力影响的人,还是小心一些,多加两重保险为妙。”
梧桐心想虽然他现在能用精神控制,在这还落后的时代做很多事情,不过现代社会都没能制造出系统的时空传送系统,古代人虽然整体落后,可是以举国之力专攻某个领域,数量一多,也有时候也容易结成所谓的古代文明的辉煌结晶。
他又把未来一段时间的行动计划大概写了下来,然后继续看土著书籍,快速学习这里的知识。
不管别的,在这里应该至少能掌握一套能进行时空传送的办法,无论是不是各个时空通用,就算是仅仅这个世界,也是一笔巨大的财富,由不得他不动心。
梧桐越深思了解,越是理解百合和玉罗那么人为什么做得出那么歹毒阴狠的事情,只是理解归理解,他并不认同他们过了底线的做法。
夜渐深,他也开始休息,艾儿身体蜷起像只小猫,缩在眼前的怀里。
……
接下来的一连三天时间,梧桐都在收集情报信息,同时暗中布一些棋子。
在进城第二天的时候,他就看到了一些超凡者也进城活动。
到了第三天上午的时候,在大街上转一圈,就肯定能看到至少一名精灵世界的人活动。
第四天的时候,军队开始在全城贴上通缉令,同时也有命令传向凡纳国的所有辖下村镇。
中午的时候,梧桐和艾儿常光顾的这家饭店,就有许多人在边吃边讨论。
“听说了吗,最近我们城里出现了很多异大陆的异人。”
“当然听说了,到处都是通缉告示啊。”
“这些异人还真是猖狂,竟然闯入王宫里,还打昏了王子,奸……欺负了那位!”
“哇!那还真是,啧啧,不要命了啊。”
“那可不是,王家脸面,嘿嘿。”
“不要命了啊!注意用词!”
听着这些传闻,褐发少女脸色古怪,拿眼看黑发年轻人,发现他一脸平静。
梧桐看她一眼,就知道心里想什么,平静道:“放心吧,我不会做那种事情的。”
以他的超能力,除非目标也是同领域或者有特殊抵抗能力,不然他想上哪位美女女神都能找到机会上,就跟那些催眠作坏事的一样,不过以他的性格,不会做那种事情。
一是欺负普通人很无趣,二是不屑于那种掉品的行为,三是他更倾向于交易。
通缉令的事情,确实是他挑动的。
目的单纯,就是通过土著势力,去进一步压迫来自精灵世界的竞争者们的压力。
虽然对于那些同样强大的S级强者来说,也许能影响的人不多,可是这一招使出来,总能让他们收敛一点,还能解决掉一部分大意的蠢货,敌对势力的人通常是损失越惨重越好。
安静的听着这饭馆里的纷杂信息,一顿饭很快吃完。
剩下一碗汤,正要端到嘴边,外面有异样吵杂声响了起来。
众人看过去,看到了穿着铁甲,行走有钢铁碰撞声的一伍士兵。
这些人里,有一城门的卫兵,赫然是梧桐之前见过的那个中年人。
他看了这里的人一遍,很快锁定了黑发年轻人和褐发少女,眼睛一亮,迅速朝这伍士兵的领头人说话。
这士兵队长点点头,带着手下快速来到这一桌面前,附近的人连忙早早散开,不过都想看热闹。
“确定是他?”士兵队长扭头看中年人卫兵。
“没错!我肯定!”中年人卫兵用力点头。
梧桐面前平静,知道麻烦还是上门了,毕竟人走过,就有痕。
他把事情闹大了,作为异人之一,也自然是不可能避得过波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