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9qfp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特種奶爸俏老婆 二斗-第四千八百一十四章:馬上放人閲讀-s7jf8

特種奶爸俏老婆
小說推薦特種奶爸俏老婆
福尔摩斯家族,遗传有一双能够窥视真相的眼睛。
这只是传说。
实际上,他们有一双能够催眠人的眼睛。
被催眠的人陷入到情感的挣扎当中,当情感被击溃之后,嫌疑人将会毫无防抗能力地说出真相。
经过客观的分析,福尔摩斯奇将目标选作了沈霞。
林昆不在川市,梅玉的警惕性太高,又深谙医学之道。
医学与催眠是两个范畴,但一个对人身体结构详细了解的人,催眠术往往对其的效果大打折扣。
沈霞是最合适的人选。
福尔摩斯奇心中兴奋,他的决定没有错,真相就在眼前了。
这个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女人,她内心的情绪正在一点一点的崩溃。
他享受这种感觉,摧毁一个人内心的情感防线。
“我,我……”
“我这到底是怎么了?”
“皮特,皮特真的是我害死的么?我,我不想的……”
“他死了,我心里难过,真的很难过,可为什么是我……”
沈霞双手抱着头,满脸的痛苦之色。
哗啦!
忽然一杯滚烫的茶水,泼在了福尔摩斯奇的脸上。
“啊!”
福尔摩斯奇大声地惨叫,本来细皮嫩肉的一张脸,瞬间被烫得通红。
“F.UCK,你对我做了什么!”福尔摩斯奇大声地冲上官飞儿吼道。
“这应该是我问你才对,你到底对我妈做了什么!”
上官飞儿的脸色冷了下来,抄起了整个茶壶,又泼在了福尔摩斯奇的脸上。
“啊!”
后者又是一声惨叫,这一下估计是要毁容了。
抱着脸惨叫,疼地倒在了沙发上打滚儿。
他一直都把上官飞儿当做一个简单的小迷妹,崇拜侦探小说,对他的祖先福尔摩斯有着狂热的崇拜。
可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小迷妹居然会下手这么狠。
“我的脸,啊……”
“你这个贱人,我要杀了你!”
“还我的英俊与帅气!”
福尔摩斯奇挣扎着站起来,冲着上官飞儿就扑了过来。
砰!
铿!(一零)
咚!
上官飞儿拳打脚踢。
“啊……”
福尔摩斯奇彻底趴在地上,两只手捂着裤裆浑身抽搐。
物业的保安冲了进来,把福尔摩斯奇带走了。
交给警方处理。
沈霞的家里有监控,所有的一切都记录清楚。
福尔摩斯奇的身上也有隐秘摄像机。
沈霞很快便恢复了正常,她向警方提出了对福尔摩斯奇的控诉。
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国外,利用心理学直接粗暴击溃嫌疑人的做法,都是被禁止的,违反职业道德的。
何况,她还不是嫌疑人。
这种做法很有可能导致被心里攻击的人精神崩溃,也容易出现冤假错案。
警方将福尔摩斯奇扣压下来。
对方大使馆那边坐不住了,连夜赶到了警察局。
程序很复杂。
川市警察局并没有为难,一切都是公事公办。
可大使馆的负责人格鲁耶很不高兴,认为警方是在故意针对他们国家的人,提出了国际抗议。
事情闹大了,将市长范文都给惊动了。
但范文来到警察局,刚迈入大厅,就被格鲁耶给拦住。
格鲁耶瞪大着眼睛,谈不上丝毫的尊重,冲着范文便是大声地质问:“范市长,我严重怀疑你们华夏故意针对我方,请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范文冷冷地看着格鲁耶。
格鲁耶继续道:“我们的福尔摩斯奇探长,只是正常的探案,和存在嫌疑的沈霞聊了两句,期间并没有什么过激的行为,只是情绪有些控制不住,你们就以他不正当的理由,将他扣押,这……”
“让开!”
范文冷冷地道。
格鲁耶脸上的表情一愣,怒道:“范市长,希望你能端正态度,不要忽略了我的身份,我不是你们华夏的子民,而是一个维护自身权益的外交官,你们华夏难道就这么对待我们外交官的?”
“我要向国际联合协会控诉你们,让更多的国家和人民,看到你们华夏到底是有多么无耻!”
“傻逼。”
范文冷冷地骂道,直接一把推开了格鲁耶,向大厅里走去。
“你说什么?”
格鲁耶顿时如同被踩了尾巴一样,跳着脚大吼:“把话说清楚,你有什么资格骂我是傻逼,你这个斯文败类,你根本就不配做华夏的市长!”
范文停下脚步,回过头冷冷地看着格鲁耶,“格鲁耶,你不要挑战我的耐心,你没有任何理由,站在我们华夏的地盘上,对着我这个市长大呼小叫。
你喜欢向国际联合协会提出抗议?你尽管去好了,那由你们西方国家为主导组成的联合协会,不管做出什么样的判断,我们华夏都不会在乎。
还有,请你对我说话放尊重一点,另外也请你不要混淆事实,福尔摩斯奇的所作所为都已经被记录下来,我们也已经提交到了国际方面,我相信判决很快就会下来,在此之前你最好不要像是小丑一样,在这里呜呜喳喳,你真的很Low。”
“你……”
格鲁耶胸口剧烈地起伏,冷冷地道:“好,我们就一起等国际判决吧。”他的脸上格外自信。
……
“怎么可能?”
“这些西方国家的联合协会,简直是在混淆黑白!”
“都已经快要对我们华夏公民造成无法密布的创伤性精神伤害,他们居然能说是合法的正当权益!”(零一)
川市警察局局长范有龙的办公室里,范永龙大声怒道。
“这简直是太气人了,我手里现在就有一个典型的案宗,是他们西方国家去年发生的事情,情况和沈董今天遭遇的极其类似,甚至程度没有沈董所遭遇的严重,但那个探案员被严重处罚,罚了重款给被害人作为补偿,同时判处三年的有期徒刑。”
“呵……”
副局长万忠臣冷笑道:“西方国家的丑恶嘴脸,果然名不虚传,他们双标起来,简直可以连脸都不要。”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格鲁耶已经带人在外面叫喊,今天非要把人带走,并且拒绝保释,他这完全就是让我们以无罪的形式释放嫌疑人!”
刑侦大队长赵良田皱着眉头看向三位领导。
范文黑着脸一直没说话。
范有龙和万忠臣一起向他看过来。
这时,桌子上的办公电话响了,是省里打来的。
范文接听了电话,只嗯了两声之后便挂断了电话。
他憋着一口气,道:“省里领导们让我们马上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