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85fj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我這穿越有點怪 ptt-第960章 怒海(八十五)熱推-srlkh

我這穿越有點怪
小說推薦我這穿越有點怪
“那是,野牛波尔!”
“啥?野牛波尔?可是我怎么看,也不觉得这家伙像是什么兽人呀?都不说什么牛角了。这家伙压根就没有长毛吧!甚至连一点野牛的特点都没有。”
“当然没有了,因为野牛只是他的外号而已。对方并不是兽人。”
说到这,看着这个意外情况的阿尔高斯也是继续解释道。
“野牛波尔。是一个赏金猎人。一个十分出名的家伙。而且实力强大。他最大的特点,就是将魔纹刻在身上后,所获得的超越常人理解的力量。面对他,就宛如在面对一群发狂的野牛一般。根本抵挡不住。这也是他外号的来历。”
“魔纹?这东西不是用来附魔,当作魔力网的嘛?这还能刻在人身上的?”刘运好奇的问着。
看见对方的力量甚至比艾伦的还要强,不由的,都想尝试一下了。
但阿尔高斯则是摇了摇头,解释道:“这东西当然可以刻在任何物体上,但问题在于刻在身体上的话,会造成很多问题的。就像他,据说为了维持身上的魔纹,波尔每个月都要用新鲜的海鸟血来泡澡。至于其他人,很多想学他一样的家伙,则是直接在刻印的时候死在了床上。或者没一个月就死了。反正能做到这种事情的,很少。”
听到这,刘运顿时就没有刻这玩意的想法了。
默默的深吸了一口气,看向了那黄昏号上对峙的画面。心想也不过是单纯的增长自己的力量而已。对于他们来说,意义不算很大。
毕竟在这种远距离炮火对轰的世界里,力量再大难道还能把火炮都给挡下来不成?
所以在大致了解了这玩意的缺点后,就没有了什么兴趣。
仅仅只是看着对方那双眼之中,时不时闪过的红光。
暗想这家伙,难道也是堕落者之一?
“话说,我们不用去帮忙吗?我总觉得让艾伦一个人应对的话,有些危险。”一旁的阿尔高斯看着这一幕,有些担心的说到。
刘运则是十分淡定。
“没事。不过是力量上有些吃亏而已。他能应付的了。毕竟又不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更加困难的都遇见过了。”
说完。回到船舱里面拿了一些事物过来。就坐在这桅杆上静静的一边吃着,一边看着。
完全忘记了不远处,那被打了很多炮的战舰已经慢慢的开始下沉了。
一直等到这黄昏号上的战斗差不多打完了,刘运这才像是看完了一场精彩的电影一样,满意的拍了拍手,将手中的骨头扔到大海里面去。
随后看向了这一望无际的大海,发现这水里,多出了一堆漂浮的脑袋。
下意识的,刘运还以为自己是见鬼了。
但仔细一想,这才看着远处那咕噜噜冒着气泡的战舰,明白这些家伙们,是没地可去了。
“嘿,这下直接连抓的麻烦,都没有了。”
…………
就这样。
收获了黄昏号,刘运也是顺便收获了又一位兽人王国的王子。
而从这凄惨的状态来看,可以明白这些家伙比起兔王子,也好不到什么地方去。熟练的将王子关押,部下扔到一旁尝试着收编。
经过这一连几天的忙碌,刘运等人的队伍也是就此壮大了许多。
虽然依靠着收缴的战舰,获得了必要的船只,可这船上的舰炮。则是依旧十分的尴尬。
让刘运觉得,他们还是得想办法去一趟主岛,然后好好的收刮一下那些王子们收集起来的资源。不然就这样一直保持的话,怎么也没有可能和那几人争夺这王位的。
这部队的实力上,差距实在是太大。
仅仅只是吃这些小鱼。根本没法满足他们的胃口了。
于是。稍微思索了一下,刘运便觉得现在最好的选择。
便是从其中一人的身上啃一块肉下来。
而这人会是谁?
回想着和自己缘分最大的那只狐狸,刘运觉得不会有其他候选人了。
“决定了。接下来,我们就去主岛。去好好的会会这个阴险的家伙。顺便,得让他把我押金还来!”
“你怎么还惦记着你那押金呢?”艾伦不解的说到。“这种东西,有必要不停的重复吗?”
“当然有必要。”刘运微微一笑。“因为我要是真的从对方的手上拿回了我说的押金。那我们才有机会收编对方的部队!除了那些因为特殊原因站在他那边的人,你觉得其他的士兵们,会相信一个连钱都守不住的人,能夺得王位吗?”
“显然不能。但是,这种墙头草,真的有必要拉拢吗?”艾伦担心的说到。
“当然有。因为这墙头草,不是拿来增加我们的实力的。而是拿来,给别人看的!是用来提醒所有人,这桌子上要多加一副牌了。”
说完,刘运微笑着深吸了一口气。便开始思索着到了主岛之后,他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而看着这个阴笑着的家伙,艾伦则是觉得比起来那没有见过面的狐狸,这家伙更像是一只成精的老狐狸。
坏点子也太多了!
默默的摇了摇头,离开了后。
这便随着船队开始朝着那主岛的方向前进着。依靠着黄昏号上抓到的活口所提供的线索。直接毫不客气的就朝着那狐王子所控制的港口驶了过去。
借着隐身的效果,一直来到了近处都没有被人发现。
而等到刘运解开隐身的时候,乘着其他船只走在最前方的部队,则是已经停好了他们的船。抄着武器开始朝着这港口冲了过去。
一瞬间,港口的士兵们甚至都没有想明白这是什么东西冲向了自己。
而等到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也是发现一只火铳的枪口,直接抵在了自己的脑袋上。没有给他们任何一点反抗的机会。
没有多久,短短几分钟后这港口就被刘运等人给夺了下来。
等到刘运带着剩下的部队依次停靠时,这港口小镇的战斗,也仅仅只出现了一次枪响而已。并且还不是因为战斗而出现的响声,而是艾伦为了让这大厅之中的兽人们明白他们手里的家伙可不是玩具。
特地为这些没有危机感的人敲的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