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fn00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拉馬克遊戲 線上看-1066 第二十一章上 引而不發(第四十一節待續)鑒賞-mq2bz

拉馬克遊戲
小說推薦拉馬克遊戲
少顷,在仙子们的帮助下曲芸很快埋完了新一波的尸体,满意地点点头:“如此,便可以十足把握在今晚完成了。”
脸上虽是老农播种后期待收获的那种阳光灿烂般的喜悦,但曲芸却始终没放开纠缠着发梢的手指。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真是充实的一夜啊,万事搞定,终于可以回棺材好好睡一白天了。”康斯妮内心发虚地拍拍手想要回房间,生怕再因为弄没了尸体挨罚。
“芸芸是觉得,这第二波刺客太弱了?”唯有最善观察人类的尹熙颐敏锐地察觉了曲芸话里的犹疑。
“也不是。非要说的话,这些人的实力在整个底层宇宙诸天万域也确实能排得上一流,和前半夜那些来探路的家伙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但事实说明一切,咱们每个人不是都轻而易举解决了对方么?
如果说对方没人了矬子里拔将军那显然不可能。他们至少还剩下八十八支与我们先前遭遇那五团同等实力的团队,其中还包含我们尚未见面的域分界组冠名强队。
若是不考虑计谋啊环境啊什么的,单论正面厮杀那五支团队任选出一支都足以和云裳仙府打个旗鼓相当。也都有对我们造成致命威胁,哪怕输给我们也能成功夺去几条性命的能力。
既然如此,那个统帅小姐为什么不从这些团队中排除足以胜任的真正顶尖强者,或者像上次一样组织起五支以上的团队来围杀我们呢?”
曲芸说着突然抬起头,看到确实有敏锐的伙伴脸上出现后怕的神情忙安慰道:
“别担心。既然我已经事先考虑到了这样的威胁,又怎么可能毫无准备?今晚的局原本就是为对付成群结队的顶尖势力接踵杀来而设的,自然会保大家平安无事。”
“既然如此,那唯一合理的解释或许是对方的统帅便也是料到了芸芸会有准备,因此将计就计并没有如你所愿派出手里的底牌……”梅娴诗淡淡说着,却突然又甩了甩头自己否定道:
“倒也不会。毕竟如此一来这刺杀的行为除了让这群刺客送死外就显得毫无意义了……
除非她有什么缘由不由自主,比如那一宿难眠有着远超我们预料的力量,直接把她写进书里影响了她未来的行动;又或者她的目的就是借我们的手除掉这群人?”
后面这些梅娴诗只是顺着思路说说,连她自己也没有当真的意思。五支顶尖团队已经陨在了云裳仙府手里,那统帅又不可能是个玄幻小说里常见的那种傻子,如此明显的证据下还要继续低估敌人的战力。
至于一宿难眠横插一脚,那种闻所未闻扭转意志和历史的伟力如果真的存在,那家伙也犯不着一路丢书稿暗中帮助她们来实现自己的目的了。
“那会不会是……因为要顾全大局?”刚才曲芸折腾花园与尸体的那会儿任棉霜已经从团队空间回归治愈归来,听了曲芸的分析便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毕竟统帅的对手是咱们整个龙隐界而不是单单一支云裳仙府。她或许是觉得把太多的注意力放在我们身上有些本末倒置,不利于整体战略布局?
你想,来刺杀我们毕竟是需要冒着巨大风险的。哪怕真的得手把我们全都灭杀当场,也有着极大的可能被表世界源源不断赶来的强者围杀而不得逃脱。
若真是那样,耗费数倍于我们的兵力只为了围杀云裳仙府这一支团队,她的能力想必会被自己一方的手下质疑吧?”
“不会,”曲芸不假思索地立即否定道:“抱歉,没有欺负你的意思,但如果统帅真的像你这样想,她也就不配成为那因为能力而被公选为统领一个世界作战的统帅了。
你看,在明面上我们双方的实力对比极其悬殊。无论是超人的数量还是常规武装的质量那玛塔尔神国都是碾压龙隐界的。现在唯一的不确定因素便在于顶尖战力的平衡和智谋上短时间难见高下。
哪怕不是什么被超级系统计算出的最聪明的人类,哪怕不是通过层层考验脱颖而出的终极智者;便是任何一个能够称得上‘策士’的普通应选者也该知道如何取舍吧?
如果没有我们,没有依子这个她无法预料,且已经展示过实力的存在搅局,那么等到【清算】的下一阶段只要率领大军从太空中平推过来他们就可以高枕无忧了不是么?
如果不为了对付咱们,她们又何必要派出杀手暴露自身的行动策略?引而不发?不,那只是统帅说给她手下那些棋子听的。暗地里她早已落下了至关重要的必杀一击——对我们云裳仙府的斩首行动。”
“但是她偏偏又没有拿出背水一战的魄力,孤注一掷在我们尚未有防备之前采取唯一合理的手段。因此芸芸才会感到奇怪,”尹熙颐明白了曲芸的意思:
“我倒是觉得,她更像是在试探我们。对!就像是芸芸你一直在动用各种手段试图了解这个统帅其人一样在试图了解你。
她或许确实早就料到你会有后手,料到自己神国内一定会有叛变者让咱们提前了解到【清算】的过程与阶段进行,然后针对于她不得不做的战胜行动反布下陷阱。
在现在这个世界交融初始的【清算】第二阶段里,她横竖是不可能指挥太空舰队平推过来的;但她同样料到一个足以和自己平起平坐的对手不可能死在这种低级的疏漏上……
所以,她的选择仍旧是试探。或许那‘引而不发’的国策并非只是幌子,她是在用这些黑衣人的性命试探出芸芸你对将至的必杀之局如何应对如何反应。
把两个世界之间的生死争端简化到两个人之间博弈,这不正是芸芸最近应对【清算】所体现出的思路么?”
“不,”曲芸又一次直言否定,但这次她的声音没有那么果决,而且手指卷绕起了头发:“
你说的倒也不无道理,小时候那个男人对依子传授育成法时倒是讲过和你类似的话。对弈中如果遇到棋力相当的对手,并非是没有必胜法的。
两人实力不相上下的情况只出现在棋盘上,但棋士却并非棋盘上的二维生物。能够跳出棋盘定石,反而从对方的性格为人上面总结规律,形成针对特定对手一套克制性定石的一方,自然会取胜。
你的观察还是那么敏锐。没有错,这段时间以来这确实是依子的策略。想必,统帅那边恐怕也不谋而合。
然而正是因为秉持着这种态度一直试探下来我才明白——她和依子是一类人。她……十分享受游戏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