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a5id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劍頌 淡水鱸魚-第七百三十七章 死仙展示-ugc1t

劍頌
小說推薦劍頌
风,光,倒影。
翻卷的云雾消失殆尽。
在眼中交错纵横,撕裂天地的,只有无穷无尽的剑芒!
闪耀于天!
锵!
剑击之声不绝于耳,十六位剑仙持着曾经的世间名剑,庞大巍峨,只在人间出现过一次的巨大风雨界,笼罩整个北地雁门之天!
凄风苦雨,蛮风瘴雨,烈风怒雨,啸风冻雨…..
剑声嗡嗡,吱嘎作响,气震动八荒,那持黑剑的一位仙人攻来,剑光肆虐之下,程知远向前托起手掌,于是天地相互分开,人剑相去一万五千里,剑上于天而人落于地,这位仙人被一掌打下青冥!
天摇地动,万军退避,风雨界被程知远拉住,无数大雨倒卷起来,在两根手指之间,倒转为无尽剑气!
至此所有风雨都被驱逐,被转化,诸仙人剑光一顿,眼中映照一片无边血海!
腥风血雨,杀伐至上,滔天的血浪带着凶狠的剑血,大雨如注,剑气伤身而梨花大开,有剑仙抬起名剑斩裂苍穹,刺破寰宇,但迎接他的,是一招盖天之手!
天地隆高相从,日地恒去八万里!
又是一掌,一位仙人被击落,剑入己身,横飞而去!
“来!”
程知远呼唤那两柄被打飞的宝剑,但是下一刻,数位仙人中,立刻有三人站了出来,同时施展和程知远一样的声音!
“来!”
这三位剑仙开口,而仅此一下,程知远便明白,他们也是说剑人!
并且是已经成功飞升的,春秋时期的说剑人!
“那是…风胡子!”
有人大惊失色,认出三位剑仙中的那位老剑仙,毫无疑问,是春秋时期的著名铸剑师,与越王勾践,欧冶子等人齐名的铸剑与相剑之师,风胡子!
而另外两人暂时不被人认识,风胡子因有竹相传世而被赵悝他们认出,程知远看向当中那位老剑仙,言道:“原来是大名鼎鼎的风胡子!”
“久仰了!”
话语落下,程知远松开剑指,因为此时其余仙人已经持剑攻杀而来,此时,三位剑仙同时转手,手中宝剑飞去,只看到三道撕裂天际的流光,再同时伴随一声震彻天地的怒言!
“斩!”
三人同时开口,于是三剑落下,乾坤裂成三片,天道居左,人道在右,地道居中,天地人被三分,六炁大乱,只三道剑光越过程知远身边,远方两个被打飞的剑仙重新回来,再提剑一转!
“击!”
那二位剑仙似要报仇一般,东西两侧,各有一道剑气击来,一剑坠九天于地,一剑起九地入天,天地相合,打为混沌,剑气蒙昧,程知远再以双手开天,伸向前去,对空一斩!
轰隆!
摧天之力被砸出,天崩地溃,三位剑仙起剑势阻挡,而其余周围,又有十位剑仙同时打下一道剑芒!
“起!”
十三剑仙合力,摧天一剑被化解开去,而剩下三位剑仙,分布三方,此时天空中昼夜突然更迭,只听三人各起一柄法剑,唤作“日月星”!
而这三剑,让程知远猛然收手,单手压去,于是三剑破天,与大罗一剑对撞,天地之间溢满流光,再看这三位剑仙同时转剑,刺剑之后,便是合力一斩!
“有杕之杜,生于道左;有杕之杜,生于道周!”
三位剑仙发出的声音冰冷而没有感情,而这今天动地的一击,四面八方,六天法气尽化为剑,此时聚集为一,竟然让程知远的手掌上出现了一道剑痕!
鲜血溅射,但是接下来,三位剑仙眼中日月星辰突然倒转,浑天一掌将他们三位手掌中的宝剑震动的悲鸣不止!
但这三位剑仙的剑气,已经惊动世间!
“斩伤天道!大祭酒身负天道,他仅次于人间!”
“晋地剑仙!这是帝辰的剑!”
赵悝作为跟随过庄子的人物,更是继承了晋国衣钵的赵国王宗,他当然知道晋国侍奉的天帝是帝辰,日月星天之三气是主要的外在体现,而驱动日月星辰的三道剑气,毫无疑问,这三个人是曾经晋国的剑仙!
“先且居,晋襄公之卿!”
“鉏鸒,晋灵公大夫屠岸贾之门客。”
“豫让,晋国正卿智伯瑶之家臣。”
祭天金人说出了这三个晋地剑仙的名讳,而这三个人无不是在青史中记载已经死去的人!
先且居辅佐晋襄公,曾经伐卫破卫,伐秦破秦,极其善战,但是因为侍奉年岁不多就死去,故而他的名字不常被人提起。
鉏鸒则是被世间传颂的义士,晋灵公的臣子屠岸贾,欲杀为晋国宰执的赵盾,告诉鉏鸒,赵盾专权欺主,让他去行刺,但是鉏鸒行刺的时候,在五更天,看到堂上灯光影影,赵盾朝衣朝冠,垂绅正笏,端然于堂上坐以待旦上朝。鉏鸒大惊,退出门外,叹曰:“杀国家的栋梁之臣是不义,违背君令是不忠,可叫我怎么办?”于是,他在门前高呼:“我,鉏鸒也,宁违君命,不忍杀忠臣,我今自杀!恐有后来者,相国谨防之!”言罢,向门前一株大槐一头触去,脑浆迸裂而死。
而最后一位豫让,则是世间著名的刺客,和鉏鸒完全是相反的两个人,鉏鸒为义而死,豫让为恩而亡。
豫让用漆涂身,吞炭使哑,暗伏桥下,谋刺赵襄子未遂,后为赵襄子所捕。临死时,求得赵襄子衣服,拔剑击斩其衣,以示为主复仇,然后伏剑自杀,这便是“士为知己者死”。
“晋地剑仙,此三者皆死人矣,未入黄泉而出现于天门之内,如今拔剑来击,颜色神情冰冷恐怖,全然不似生者…..”
程知远以一人之身抵下往来之剑:“晋国三剑士,还有相剑的风胡子….说剑篇在春秋之时,流转甚广啊…..只是死者,为何会出现在天门内?”
说罢,身躯一转,天地云雾翻动,程知远单手打下一剑,而后一指砸在一位剑仙眉头!
青冥震荡,六气粉碎!
“青帝出蓬莱!”
单手背负于身后,那位剑仙被一指打穿头颅,剑气肆虐,然而剑穿头颅,这位剑仙却恍如死僵一般,反手就是一剑横斩!
当!
程知远动也不动,直接单手握住剑刃,那位剑仙保持着击剑横扫的姿态,手中剑锋被程知远压住,动弹不得!
剑气开天而去,伤不得大祭酒半根毫毛,那仙人头上血洞开始凝固,程知远眼中所见的的,那里面落下的,是无数的尘埃!
人无感受,徒具人形,长存于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