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5zuo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繼承三千年笔趣-801 被你坑苦了分享-oj9ml

繼承三千年
小說推薦繼承三千年
竺东升听到肖遥保证每个课题小组每年的研究费用不低于2亿元,眼前顿时一亮,这样的条件就连他都会动心,他的那几位老朋友肯定无法拒绝。
至于个人的薪金待遇,虽然没有详细说明,但肖遥已经口头上保证肯定比以前的待遇高,这一点他是相信的。
虽然在国内的新材料市场,明远特材的体量连前5名都排不进去,但毕竟也是资产200多亿的大企业,而且母公司太古集团更是财雄势大,肖遥这个大老板给了保证,自然不会有一点水分。
“肖总这样的条件,他们肯定拒绝不了,回头我就和他们联系,让他们尽快抽时间过来一趟和肖总面谈。”竺东升马上给出答复。
“那就谢谢竺教授了,您这趟过来可给我们解决了天大的难题。另外我再多说一句,如果您过来的话,我绝对不能让您受委屈,您对个人的待遇问题有什么要求吗?”
既然竺东升加入明远特材的态度坚决,肖遥也就不再推辞,但在签约之前,待遇问题肯定要先落实好。
“我在研究所的薪金待遇是一年300万,如果出了成果,还会有一些现金奖励以及利润分红,肖总也给我一样的待遇就好。”竺东升大大方方的说道。
“您是新材料领域最顶尖的专家,如果没有西帆的关系,像您这样的顶尖专家,我可挖不过来,待遇上肯定要提高一些才行。这样吧,年薪就暂时给您定成1,000万,出了成果之后,现金奖励和利润分红同样也都有,这些研究所都有相关规定。如果您没有特殊的要求,就按照规定执行就好,如果有异议,咱们也可以再协商。除此之外还有其他一些小福利,这些都有相关规定,我就不在这里一一对您赘述了。”
对于竺东升这样的顶尖专家来说,年薪多少其实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研究所的软硬件设施,以及研究出成果后,公司给予的分红。
“这样的待遇有点高了,肖总没必要给我开这么高的年薪。”
竺东升主动加入明远特材,一方面是想要报恩,另一方面也是对肖遥的信任。太古投资这么大的集团,肯定不会盲目的收购明远特材,既然花了这么大代价介入了新材料领域,肯定是要做出一番成绩来,那么接下来的投入肯定差不了。
以明远特材现有的基础,再加上肖遥大手笔的投入,竺东升入职之后肯定能够大显身手,不会没有用武之地。
竺东升谦让,肖遥也不会小气,还是坚持要给他这样的待遇,劝了几句之后,竺东升也就不再推辞。
竺东升是国内新材料研究领域有数的几位大牛之一,有了他的加入,肖遥对于明远特材未来的发展就更有信心了。
几天之后,竺东升推荐的三位业内老友也陆续抵达,肖遥亲自出面接待,并拍板把这几位新材料研究领域的顶尖科学家都留了下来。
这三位专家的研究水平虽然比竺东升略微差了一点,但也都是难得的一流人才,如果不是有竺东升从中牵线搭桥,以明远特材现在的研究基础还真是挖不过来。
有了这4位专家的加入,明远特材的研究部门也就有了9个研究小组,科研能力算是初步达到了肖遥的要求。
肖遥对刚刚接手的明远特材非常重视,否则的话,他也不会亲自过来,还要耗费这么大的精力和这么长的时间加以调整。
他对明远特材的期望是很高的,三两年之后,明远特材的体量会很惊人,甚至能够顶得上半个明远集团,但这只是他心目当中的起步阶段,他对于明远特材未来的发展有着更加长远的打算。
肖遥名下的企业都有很高的发展前景,在他的心目当中未来的天盛药业将是集团中的第一核心公司,而排在第2位的就是明远特材了。
自从掌握了天运神术之后,肖遥最重要需求就多了一个,那就是想办法获取更多的福运。
而在当今社会,他能够大量获取到福运的办法只有两个,一方面是增加财运,另一方面则是积福行善之后的回报。
积福行善不是只有做公益这一种方式,像他开办的天盛药业以及刚刚接手的明远特材,也能够给他同样的回报。
天生药业即将开发出来的几种新药,除了能够给他带来大量的财富之外,还能够救助无数危重病人,这也是积福行善的一种间接方式。
而明远特材除了能够给他带来财富之外,还能够促进国家的科技发展,这同样也是积福行善的一种间接方式。
对于一家高科技公司来说,最重要的自然是科研能力,肖遥在这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巨大优势。
安排好公司大大小小的一切事物,肖遥还有一项最重要的工作要做,那就是制作符篆。
肖遥名下新开办的公司已经不是一家两家了,他对于制作符篆早就已经有了心得,而且制作的效率很高。
有一些符篆还有库存,他只需要制作那些没有库存的符篆,工作量也不是很大。
处理完明远特材的事情,原本他还想过问一下4块土地的规划和开发情况,但仙宫山庄那里出了问题,必须他亲自回去解决,他只得暂时搁置了其他工作,当天就返回了汉州。
对于肖遥来说,眼下迫在眉睫的事情只有两件,一件是明远特材的交接,而另一件就是重建仙宫山庄的事宜了。至于五峰岛的开发以及四大地块的开发,这些都不着急,慢慢来就行了。
肖遥回到新月潭风景区的办公室,刘天明早就已经在会议室中等候。
他走进办公室的时候,一脸憔悴的刘天明正在不停的转圈,一副特别焦躁的样子,再也没有了以往的沉着和镇定。
“刘总,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看上去这么憔悴,不是生病了吧?”肖遥故作关心的问道。
终于见到了肖遥,刘天明的眼中露出了希冀的神色,苦笑道:“肖总,你可是把我给坑苦了,你要是不拉我一把,那我就只能去跳楼了。”
“刘总你可是明远集团的董事长,不管是人脉还是能量,都不是普通人能够想象的,什么事情还能把你给为难成这样?”
“肖总你不地道呀,明知道仙宫山庄失去了你的管理,早晚有一天会变成普普通通的一片山谷,竟然还像我们报了那么高的价格,我是直接联系人,这次合作的责任和损失自然要由我来承担。这些天看着仙宫山庄一天一个样,慢慢的从仙家胜地变成了一座普普通通的小山谷,我愁的头发都要掉光了。
这几天,每天都有领导给我打电话,询问我发生变故的原因,但我哪里知道是什么原因?请来的那些科学家怎么说的都有,我被指使的团团转,可惜根本解决不了实际问题。现在我已经走投无路,除了求助肖总之外,再也没有一点办法了。”
刘天明现在惨兮兮的样子,确实很让人同情。
肖遥叹了口气,说道:“上次谈判的时候,我多次提醒过你尽量不要介入这件事情,可你不听啊,否则的话,哪里用得着这么为难。”
“我这个人心眼儿实,脑子笨,当时根本就没有听出夏总话里的意思。况且就算我听明白了您的意思,那也无济于事,自从我第1次接下这个差事的那一天,就已经注定再也没有办法回头,领导不可能让我抽身离开的。”
虽然刘天明的表情很到位,但肖遥始终不为所动,“你要是脑子笨、心眼实,那这个世界上就没有聪明人了。我看你不是脑子笨,而是野心太大了,想要的太多。如果你当初没有生出贪婪之心,哪有现在的为难。”
“一开始的时候,我确实生出了贪婪之心,这是我不对,但那不是咱俩还没认识吗?自从咱俩认识之后,我可再也没有生出过占便宜的想法,这一点肖总应该不否认吧?”卖惨行不通,刘天明只能继续打感情牌。
“要不我说你这个人聪明呢,这一点我不否认。”
“如果不是我的错觉,我一直以为肖总对我的观感还不错,我现在走投无路了,肖总你肯定不吝啬拉我一把吧?”
肖遥该拿的利益都已经拿到,而且还通过这件事给了那些幕后之人一个深刻的教训,他的目的也算是达到了,接下来肯定还要解决问题,不能置之不理。
拿捏到这里,火候也差不多够了,肖遥说道:“也是你们太贪心,只看到了仙宫山庄变成了仙家胜境,却没有仔细想一想,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变化?如果你们当时的吃相不是那么难看,静下心来好好考虑一下,自然也就没有现在的着急上火了。”
“还请肖总解惑。”刘天明用郑重的语气恳请道,“因为这件事情请了很多专家来考察,可惜他们连原因都找不出来,就更不要说从根源上解决问题了。”
“一年半之前的仙宫山庄,不过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山谷,为什么我接手之后就有了这么大的变化?
事情很简单,仙宫山庄种植了一些特殊的植物,这些植物能够净化环境,并且还能产生一种对人类健康极其有效的气体。这些植物都是我使用特殊方法培植出来的,咱们签订协议之后,这些植物都被移植到了新月潭风景区,没有了这些特殊植物,仙宫山庄所在的那一片小山谷,自然也就慢慢恢复到了从前的样子。”因为接下来要解决问题,肖遥也就没有继续隐瞒。
“原来仙宫山庄种植的那些特殊植物,竟然有如此特殊的作用,我可真是有眼无珠!”刘天明懊丧的说道。
既然知道了仙宫山庄发生变化的原因,那么下面就好谈了,虽然很可能还会被肖遥继续敲诈,但总比没有解决办法强。
“既然是这些特殊植物的原因,那不知道我能不能从肖总那里购买一部分这种特殊的植物,移植到我们仙宫山庄?”
“当然不能,这些特殊植物是我们仙宫山庄农业科技公司的最高机密,同时还是我们仙宫山庄未来能够跻身世界级农科公司的保障,我不可能把这种领先世界的最高机密,随随便便就放出去。”肖遥态度坚决的拒绝。
“肖总,你也知道,我们接手仙宫山庄的目的是想在这里建疗养院,并没有想过在农业科技上有什么作为。我在这里可以保证,肖总手中的那些特殊植物,我们只会用于改善环境,绝对不会挪作它用,如果肖总不放心的话,咱们可以签署协议,违约条款完全可以定的高一些。”
肖遥微微一笑,继续说道:“有一点你可能并不清楚,这些特殊植物根本就无法在自然环境下长久生存,最多半年时间,这些特殊植物就会出现干枯腐败的现象。如果得不到我的特殊养护,差不多一年时间,这些植物就会彻底干枯。”
肖遥所说的特殊植物,在这里仅仅指那些普通灵植,灵植的等级越高,在自然环境当中生存的时间也就越长。
刘天明没想到肖遥手中竟然还握着这么多张底牌,看来他当初的决定确实很不明智,如果不是利令智昏,也就没有现在的为难了。
虽然知道机会不大,但他还是想继续探问一下更深层次的秘密,“据我所知,仙宫山庄当中的特殊植物,似乎数量很庞大吧,仅仅是那些果树就是一个非常惊人的数字了,肖总一个人能忙得过来吗?”
这其中的原因涉及到了肖遥的机密,但他还是解释道:“仙宫山庄宛若仙家胜境一般的景色,就连历史记载当中都没有,我能够做到这一点,当然是有一些特殊的手段,至于是什么特殊手段,那就不方便告诉你了。我唯一能告诉你的就是——这种特殊手段在当今社会,还无法用科学来解释,除了我之外,也没有人能用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