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海林深
小說推薦樹海林深
激动,兴奋,巨嗨。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我走出寝房,赤墨惊讶道,“今天起的这么早?”
我说道,“我是亢奋的一晚都没睡。”
赤墨笑道,“怎么跟个小孩子似的,风桥在知道第二天要带她去远一点的地方玩时,前一晚也会开心的睡不着觉。”
“所以我跟风桥聊得来啊,她喜欢我,我也喜欢她。”我笑道。
赤墨小声提醒道,“你不要开心过了头,一会儿到了仙灵廷,说话可要小心点,我听他们说,浮扇宫的人,都想着法的要你去他们那里。”
我得意道,“你说说我这招人喜欢的体质,怎!么!办!如果我是只狐狸,你说绾尘上仙会不会也要抢我啊?”
“你正经点!”赤墨急道,“浮扇上仙把这次进诛灵塔的的事,都算到了你头上,一会儿少不了要刁难你,你还在这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我不以为然,“分属是自由选择,他们还能明强啊!再说了,白涣哪次栽了没怪我?我早就习惯了。”
赤墨道,“反正你要有个心理准备,好在今天怅寻上仙也在,想必他们也不敢明目张胆的跟你过不去。”
我点头,“说到点子上了!对了赤墨,你去了绾尘殿后,也要记得没事来找我玩啊,特别是如果有了什么新奇的宝贝,一定要带过来炫耀一下。”
赤墨笑了笑,“知道啦,有好东西还能少的了你?”
我立马行礼道,“多谢赤墨师姐,师弟祝师姐,前程似锦,未来可期。”
黑白道3:滲透
赤墨配合的回礼道,“师弟心意已收到,师姐祝你,平安喜乐,得偿所愿。”
我们两个保持着行礼的姿势,弯腰笑着。
抬头看到了白因,我们马上立正站好,行礼道,“弟子见过白因师兄。”
白因看着我,沉默不语。
赤墨意会,对白因说道,“弟子还有一些衣物未整理,先行告退。”她转身回了寝房。
白因走过来,问道,“心意已决?”
我点头,“从未改变。”
白因淡淡的笑了下,“能做自己想做的事,很好。”
我说道,“这段时间,多谢师兄照顾。”
白因道,“你我之间,不必言谢。”
我看着白因,虽然这个世上,最后一只扇形刃白狐也死了,但是他好像与以往没什么改变。那个在他眉心处,已经凝了万年的冷结,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才会完全化开。
这时,一个弟子跑来,“白因师兄,分属时间已到,弟子们都在前庭静候了。”
神醫鬼王 五弦
十年蹤跡十年心 汴城
我叫上赤墨,跟着白因走到前庭。
白因站到白羽旁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段时间,白羽被镇狩折磨的够呛,他这次看见我竟然没什么反应,甚至连眼睛也没抬一下,一脸疲态。
我们跟白羽打过招呼后,刚想走到队伍最后,白因忽然拉住我,摇了摇头。我跟赤墨意外的对看一眼,心说,今天是主角果然不一样了,以前都是当小尾巴。
执初轩队伍分两列行进,我和赤墨跟在白羽和白因身后,我向前面望了下,没看到其他三家的人。路上也一个仙灵都没有,不知道怎么搞的,忽然有点小紧张。
我看了眼赤墨,她竟然比我还紧张,两只手紧紧的握在一起。我撞了她一下,对她做了个鬼脸,赤墨被我逗笑了。
到了仙灵廷,摄王又站在了门口,经过上次被他识破我食人血之后,再看到他时,反而没那么慌了,他也不再像以前那样盯着我看了。
仙灵廷上站满了人,其他三家也已经到了,仙灵尊的独坐还是空的,估计一会儿,又是空降现身。
白爷那老头果然又没出现。我有些失落,心道,无所谓了,意料之中。
我们停下来时,白羽旁边刚好是小粉,我向前倾着身子,伸头看小粉,小粉也不看我。倒是白羽被我搭下来的头发,弄的有些不耐烦了,回头冷了我一眼。我立马缩了回去。
“仙灵尊到!”门口的仙灵喊了一声。
洪荒之祖龍 浮雲浪子
四大家的队伍,春夏和秋冬各退到了一边,中间空出一条路。
博命的岁月
我们纷纷行礼道,“弟子见过仙灵尊。”
痴魂引
仙灵尊带着他的左右护法从我们面前走过,坐稳后,抱兔子的仙灵说道,“巡习下仙赤墨,巡习下仙赤目上前。”
我跟赤墨从队伍中走出,那个仙灵转头看向仙灵尊。
仙灵尊问道,“巡习下仙赤墨,分属一事可有决定?”
赤墨道,“弟子心属绾尘殿,承蒙绾尘上仙不弃,对弟子悉心教导,倾囊相授,弟子愿用一生为绾尘殿效力,为绾尘上仙效力,誓无二心。”
我转头看了眼白沁,她目光柔和的看向赤墨,淡淡的笑着。
仙灵尊问道,“绾尘上仙意下如何?”
白沁道,“赤墨聪慧好学,尊师重道,练制法器天资非凡,亦是绾尘殿的不二人选。”
仙灵尊点了下头,抬手一挥。
赤墨道,“弟子谢过仙灵尊。”
赤墨开心的走到白沁面前,双膝跪地,“弟子赤墨,见过尊师绾尘上仙。”
不会吧?还要跪师啊?那我一会儿岂不是也要跪小粉?有点亏啊……
白沁扶起赤墨,温柔的看着她,随即从衣袖中拿出一条淡粉色的串珠,亲手给赤墨戴在了手腕上。能看得出来,白沁是真的很喜欢赤墨,看来她以后有依靠了。
我想了想,如果有礼物拿,跪一下也不亏,不知道小粉会送我点什么。我回头瞄了小粉一眼,他刚好也在看我,我看了眼白沁,给他使了个眼色,用嘴型问他,“我有吗?”
小粉提起一边的嘴角,缓缓的眨了下眼睛。我大喜,心道,不会空手而归了!
仙灵尊看向我,“巡习下仙赤目,对分属一事,是否也有决定?”
“有有有!弟子要去怅寻阁!”我回道。
仙灵尊刚想问小粉的意思,白涣忽然说道,“弟子有异议!”
我回瞪了他一眼,你个狗日的,果然一直憋着坏呢!
仙灵尊问道,“浮扇上仙有何异议?”
白涣上前道,“众所周知,浮扇宫一直身负仙灵界的飧酿供应重责,是所有仙灵得以无忧度日,无虑为仙灵界尽责之不可或缺因素。换言之,浮扇宫是否可以无碍运转,关系到整个仙灵界是否得以延续眼前的祥和安宁。”
我双手插在胸前,不耐烦的看着白涣,小粉对我皱了下眉,我马上放下胳膊,假意整理了下衣袖,又规矩规矩的站好。
白沁问道,“所以浮扇上仙此番赘述,究竟是何用意?”
白涣道,“既然绾尘上仙明问,那我便直言。眼下浮扇宫弟子稀缺亦急需,故,巡习下仙赤目此人,我浮扇宫要了。”
“我为什么要去你的浮扇宫?”我说道,“我喜欢怅寻阁,我要去怅寻阁!”
白涣道,“仙灵界的四处仙境,岂由你挑三拣四?”
我问道,“仙灵界巡习下仙分属一向是自由选择,为何到浮扇上仙这里,就演变成公然抢人?”
赤夜忽然冒出来,说道,“我们浮扇宫可不是什么人想进都能进得了的,难得浮扇上仙看得起你,你别不识抬举!”
弒天逆塵
我白了他一眼,“那还真是不好意思,我这人一向不识抬举。”
白涣道,“我倒是好奇,仙灵界四处仙境,你唯独青睐怅寻阁,不知是否因为其他三大家都入不了你的眼,或者觉得,我们其他三位执行上仙,都没有收入你的本事?”白涣看了眼小粉,继续道,“还是有人在你面前自诩吹捧,扰乱了你本来更明智的选择?”
我问道,“敢问浮扇上仙所言之‘有人’,是指何人?可否明示?”
白涣轻蔑的斜了我一眼,没回答。
赤夜问道,“那你为何不顾仙灵界其他仙灵的安稳现状,执意要去怅寻阁?”
我反问道,“依你之意,我一个人的分属去向,会决定整个仙灵界所有仙灵的命运?”
赤夜道,“你只需回答浮扇上仙,为何轻看其他三大家即可。”
“我绝非轻视任何门第。”我说道,“绾尘殿制造法器的技艺,可谓是登峰造极,我自认没生出那样的心灵手巧,不敢留下叨扰添乱。执初轩修练每一张灵符时,无论是对内力还是对心性都是要求极高,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这人没什么耐心,要我每天坐在那里潜心钻研画术心术,我自知没有执初轩各位师兄师姐那么好的慧心。”
赤夜问道,“那么我们浮扇宫呢?”
我回道,“没兴趣。”
“你!”赤夜怒视我。
白涣阴阳怪气道,“如此说来,怅寻阁对你而言是没有什么挑战,所以你才会屈尊降贵选择去怅寻阁?”
此话一出,他身后的子弟一个个满眼讥讽,轻佻不屑的看着怅寻阁的人。
刺客伍六七之剑客陆九 小龙虾与凤爪
怅寻阁的弟子有一些已经沉不住气了,赤念,赤岸,和赤弦横眉怒目的看着浮扇宫的人。小粉依旧神情淡漠,面不改色,没有出面的意思。
燕王殿下有喜了 端木摇
这是要我自由发挥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