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8nd4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紅色莫斯科 ptt-第1232章 曼斯坦因的毒計-lsppu

紅色莫斯科
小說推薦紅色莫斯科
卡恩得到了索科夫的回复后,立即返回己方的阵地,向等在那里的上校副官报告:“上校先生,索科夫将军说了,让我们用三百名战俘,在他们阵地前的两百米的位置,举行交换仪式。”
“这件事我不能做主。”副官听后,表情冷冷地说:“我需要向曼斯坦因元帅请示,征求他的同意。”
副官来到克诺贝尔斯道夫将军的指挥方舱,通过他的电话线路,向曼斯坦因报告了索科夫提出的交换条件。曼斯坦因听后,毫不迟疑地说:“答应他。把话筒交给克诺贝尔斯道夫将军,我有话要对他说。”
听到克诺贝尔斯道夫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曼斯坦因立即说道:“克诺贝尔斯道夫将军,从你们抓的战俘里,挑五百人出来。”
“什么,挑五百人出来?”克诺贝尔斯道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索科夫只提出用三百名战俘交换霍纳多尔夫的遗体,而曼斯坦因则一口气答应给别人五百名,肯定是自己听错了:“元帅阁下,您说的是拿五百名战俘,却交换霍纳多尔夫将军的遗体?”
“没错,我就是这个意思。”曼斯坦因之所以会主动提出用五百战俘,去交换霍纳多尔夫的遗体,并没有安什么好心:“据我所知,被你们抓获的俄国俘虏中,伤病员占了相当的比例,我们如今可没有那么多的药品,来给我们的敌人进行治疗。既然索科夫想要他们的人,那就给他吧,最好是越多越好。”
“明白了,元帅阁下。”搞清楚曼斯坦因所打的如意算盘后,克诺贝尔斯道夫欣喜地说:“用于交换的俄国战俘,绝对都是伤病员。”
“还有。”曼斯坦因在对方放下电话前,又继续说道:“等交换仪式结束,我们的人带着霍纳多尔夫将军的遗体回到阵地后,就集中你们全部的大炮,对俄国人的阵地进行轰击,用我们的钢铁和烈火消灭他们。”
克诺贝尔斯道夫听完曼斯坦因的命令,心里不禁一阵愕然,他知道这个决定是非常毒辣的,如果放回去的俄国战俘,都是清一色的伤员,那么不等所有人回到对面的阵地,突如其来的炮火,就能将他们消灭打扮。
为了切实地贯彻曼斯坦因的这道命令,克诺贝尔斯道夫将军立即叫过了自己的参谋长,对他说道:“你立即看管俄国战俘的指挥官,立即从中挑出了五百名,不,八百名伤病员,最好都是重伤员,用来和俄国人进行交换。”
参谋长听到了克诺贝尔斯道夫和曼斯坦因的通话,知道这是曼斯坦因的一个计谋,打算利用双方进行交换仪式时,打对方的一个措手不及。重伤员无法行动,必须躺在担架上由人抬着行动,而且人数越多,他们的行动越迟缓。等霍纳多尔夫将军的遗体返回已方阵地后,就立即向俄国人的阵地开炮,估计这些受伤的战俘就会被密集的炮火所消灭。
为了让曼斯坦因的这条毒计得逞,军参谋长安排人手挑选用于交换的战俘时,特意叮嘱了看管战俘的指挥官:“记住,用于交换的伤员伤势越重越好,人数越多越好。”
指挥官虽然不明白军参谋长这么说的意思,但还是如实地执行了他的命令,从关押战俘的地方,挑出了813名伤病员,在一百多名士兵的押解下,跟着上校副官和卡恩少尉的后面,艰难地向交换地点前进。
苏军方面负责交换事宜的指挥员,是564团团长。由于己方要交给德国人的只是一口棺材,因此他只带了一个翻译和一个班的战士,早早地等在了交换地点上。不过为了方便向后方汇报情况,他的身边还有一部电话机。
索科夫和科伊达两人站在观察所的瞭望口前,举起望向望远镜,观察着即将进行开始的交换仪式。等了好一阵,还没有看到德军的踪迹,科伊达有些沉不住气了,他拿起电话问:“中校同志,敌人来了吗?”
“报告师长同志,”团长心想你们观察所的视野开阔,敌人有没有出现,难道你看不见吗?不过既然是科伊达问起此事,他还是耐心地回答说:“暂时还没有发现敌人的踪迹……”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站在身边的翻译就惊呼道:“中校同志,您快点看,敌人来了。”
握着话筒的团长朝远处望去,果然看到数以百计的人,从一条战壕里冒了出来。他们从战壕里出来后,行动迟缓地朝着自己所在的方向移动。从那些人的穿着看,团长知道这些肯定就是德国人用来交换霍纳多尔夫遗体的战俘。
待在观察所的索科夫,同样通过望远镜看到了这一幕。见穿着苏军制服的人数,远远超过了自己所要求的数目,他不禁愣住了,他觉得以自己的威望,恐怕还无法让曼斯坦因如此心甘情愿地拿这么多战俘来交换一具尸体,其中肯定有什么问题。
而科伊达却没有想那么多,他看到如此多的战俘从德军防区出来,还饶有兴趣地数了起来。数了一会,他侧着脸对索科夫说:“司令员同志,敌人用来我们进行交换的战俘人数,至少有六七百人。”
“上校同志,”索科夫皱着眉头对科伊达说:“你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让曼斯坦因用三百战俘和我们进行交换,但他却一口气拿出了六七百人,我总感觉中间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司令员同志,您真是太谦虚了。”科伊达奉承地说:“您在德军中的名声很大,那名少尉听说您的名字后,都变得毕恭毕敬,仿佛您是他的上级一般。我想您在以往的战斗中,给了曼斯坦因不小的教训,他是害怕你,才会用这么多的俘虏来讨好您。”
“曼斯坦因需要讨好我?”索科夫的心里很清楚,以自己的威望,想要震慑住曼斯坦因,那简直是痴人说梦,可如今德国人却用六七百人来交换,又是怎么回事呢?为了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索科夫又再度举起了望远镜,继续观察起来。
而科伊达没有察觉到索科夫的异样,在举起望远镜后,还继续说道:“司令员同志,我看到卡恩少尉乘坐的敞篷桶车了,他身边那位穿上校制服的德军军官,应该是负责这次交换的最高指挥官。”
科伊达又看了一阵,摇着头说:“可惜我们是在和敌人进行交换,否则这么重要的一个目标出现在眼前,我肯定会叫狙击手干掉他。”
听到科伊达说想命令狙击手干掉来负责交换的德军上校时,索科夫似乎想到了一点什么,觉得和德军用超过自己要求的战俘来交换有关。但在仓促之间,他的脑子里如同一团乱麻,压根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见鬼,”正当索科夫在苦苦思索之际,忽然听到身边的科伊达叫拉起来:“怎么德国人用来和我们进行交换的战俘,都是伤员啊。”
“都是伤员吗?”索科夫听科伊达这么说,连忙用望远镜仔细地观察起来,发现不光出现在自己视野里的二十几副担架,上面躺着的是无法动弹的重伤员。就算是抬着他们的人,依旧是头部或者手臂缠着绷带的伤员。
“见鬼,我们上当了。”索科夫看到这里,用拳头狠狠地砸在了墙体上,懊恼地说:“好狡猾的曼斯坦因,居然想出了如此歹毒的计谋。”
科伊达一头雾水地问索科夫:“司令员同志,您说的是什么意思啊,我怎么一点都听不懂呢?”
“上校同志,你看到德国人用来和我们进行交换的那些俘虏了吧?”索科夫提高嗓门对他说:“全部都是伤员,而且还有不少无法动弹的重伤员。”
“看到了。”科伊达一直在仔细地观察出现的战俘队伍,自然看清楚来的几百号人,都是清一色的伤员。听到索科夫说这是曼斯坦因的毒计时,他还附和说:“该死的曼斯坦因,把这么多的伤员扔给我们,会让我们原本紧张的药品,变得更加紧张。”
“曼斯坦因把这么多伤员塞给我们,在短时间内出现药品短缺的情况,是在所难免的。”索科夫皱着眉头,咬牙切齿地说:“其实曼斯坦因肯定酝酿着更大的阴谋。”
“阴谋,什么阴谋?”科伊达不解地问道。
“你看看,我们的伤员移动速度多么迟缓。”索科夫用手指着远处的部队,对科伊达说:“别看交换地点距离我们的阵地,只有两百多米,他们至少需要花费十分钟才能走完。假如敌人抬着霍纳多尔夫的尸首,回到他们的阵地后,就立即对我军阵地实施炮击,你觉得这些伤员有多少能活下来?”
索科夫的话,让科伊达细思极恐,他慌忙问道:“司令员同志,那我们该怎么办,难道眼睁睁地看着我们的伤员,都死在敌人的炮火之下吗?”
“别担心,既然猜到了敌人的毒计,我们还有足够的时间来应付。”索科夫吩咐科伊达说:“上校同志,你立即给负责交换的中校打电话,命令他从阵地里再抽调两个连的兵力,出来协助伤员们转移。”
科伊达一把抓住了电话机,紧张地问:“司令员同志,还有什么注意事项吗?”
“还有就是……”索科夫的话刚说了开头,就停了下来,他觉得如果想保全这批伤病员的性命,就必须自己亲自出马:“我觉得还是我亲自去主持交换仪式吧。”
得知索科夫要亲自到前面去,科伊达连忙一把抓住了他,紧张地说:“司令员同志,那里太危险,您可不能去啊。”
“上校同志,我知道那里很危险。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也不愿意去冒险。”为了救下这批伤病员,索科夫只能硬着头皮去冒险:“但如今只有我亲自出马,才能破解曼斯坦因的这个毒计。”
“好吧,司令员同志。”经过几个月的相处,科伊达很了解索科夫的性格,知道他决定了的事情,任何人都无法让他改变主意,只能轻轻地叹口气,叮嘱他说:“那您要注意安全。”
索科夫带着萨莫伊洛夫的警卫排,来到了564团的指挥所,在这里见到了副团长和参谋长。两人没想到索科夫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连忙原地立正,抬手向他敬礼:“您好,司令员同志!您怎么到我们的这儿来了?”
“我是来接替你们的团长,主持交换仪式的。”
两名指挥员听到索科夫这么说,不禁面面相觑,一脸的茫然。副团长试探地问:“司令员同志,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才会让您临时决定来主持交换仪式?”
“我刚刚在指挥部里看到,敌人用来交换的我军战俘,全部是轻重伤员。”接下来的事情,需要两人的通力配合,索科夫也就没有隐瞒对方:“我估计这是德国人的一个阴谋。”
“一个阴谋?”索科夫的话让两位指挥员更加糊涂,但又不敢随便开口问。
索科夫继续说道:“我们的伤员行动迟缓,别看交换地点和战壕只有两百米。没准等德军拖着霍纳多尔夫的尸首回到了他们的防区,我们的伤员还没有进入阵地呢。如果敌人在此刻来上一轮炮火急袭,你们觉得有多少人能活下来?”
索科夫的这番话顿时把两人惊出了一身冷汗,他们仔细一琢磨,还真有这种可能。如果只有两三百名伤员,只需要阵地上派一批人出去,几分钟就可以让他们回到战壕。但眼前过来的六七百,甚至更多的伤员,要把他们都弄进战壕,还真需要花费不少的时间。
“司令员同志。”参谋长开口问道:“那我们应该怎么做?”
“一营跟着我去把伤员转移进战壕,而二营、三营以及团直属部队,都撤到二线阵地去。”
“为什么要把部队撤到二线阵地呢?”副团长不解地问。
“原因很简单,我觉得德国人可能会对你们的阵地实施猛烈的炮击。”索科夫望着副团长说:“你觉得你们现有的阵地,能扛得住德军密集的炮火轰击吗?”
“不能。”副团长很诚实地回答一句后,说道:“那我立即通知二营、三营以及团直属部队,有序地撤往二线阵地。”
“司令员同志,”参谋长考虑问题要比副团长更加全面,他试探地问:“在敌人炮击前,部队可以及时地撤到二线阵地,但那些刚换回来的伤员呢?我们就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留在阵地上,被敌人的炮火炸死吗?”
“放心吧,参谋长同志。”索科夫表情凝重地说:“既然我来了,就不会让这种悲剧发生了。时间不早了,你们快点安排部队撤出阵地吧。”